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巫山妖棺 第二十七章 无头人影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2

(←上一章):    (下一章→):

我甩了甩脑袋,觉得晕眩的感觉减轻不少。胖子骂道:“什么鬼东西,就跟粽子放屁一样,熏死胖爷了。”瘦个子心有余悸,问道:“胖老板,粽……粽子还会放屁?”

我摆了摆手,打断他们的话,问闷油瓶:“小哥,刚才那是什么东西?这尸体怎么这么古怪?”最奇怪的是,为什么被闷油瓶摸过的地方,会自己裂开?

“是毒瘴,里面寄生了一些虫卵。”闷油瓶说完,淡淡道:“你们两个跟紧我。”我知道,他这话是对我和胖子说的。

这时,小花嘴里突然啧了一声,接着他修长的腿微微一动,脚尖一踢,土里顿时翻出了一块东西,我一看,是一截黄澄澄的骨头,隐隐泛着一层青。

看来我们已经进入了乱坟沟的上半段,我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地形,依旧没有看出有人走过的样子,这乱坟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想追踪到赵旺的踪迹,还真得费一番功夫。

我看了看那三条犬,问瘦个子:“你这狗会寻人吗?”

瘦个子道:“会,我特意带上的。不过这狗没来过这个地方,而且这里气味太杂,狗鼻子好像不灵了。”我道:“再试试。”

多邦达对其中一个山民道:“东西拿出来,让狗再试一试。”接着,他们拿出了一件衣服,我一看,是赵旺常穿的那条白体恤,当年他来应聘时就穿的这一条,但我一直没留意,想不到这小子这么节约。

那三条狗凑上去闻了一阵衣服,接着,瘦个子蹲下身,在三条狗的脖子上拍了拍,又摸了摸头,似乎是在发什么指令。

片刻后,大黄二黄还有黑皮,纷纷低下头在地上嗅,但嗅来嗅去只是在原地打转,最后转过头,六只狗眼睛直溜溜的看着瘦个子,夹着尾巴,感觉十分可怜。

瘦个子苦笑道:“气味太杂,还是闻不到。”

既然狗靠不住,那还是得靠我们自己,我刚想开口,平地里突然响起一道炸雷,电光惨白惨白的穿透树林,一瞬间将林间照的如同白昼。

那一刻,我眼前全是白蒙蒙的雾气,如同游荡的白色冤魂一样。

电光刹那便消失,林子里又黑了下来,紧接着,又是几声雷响,林子里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豆大的雨点打下来,迅疾无比,仅仅片刻,我们身上就湿了一大半。

巫峡深处的雨,向来让人措手不及,多邦达眉头皱起来,道:“我们还是先躲雨,娃娃看到下雨,也会躲起来,过来这阵子,我们再去追。”此时,雨水已经如同在倒灌一般,我几乎眼睛都睁不开了,一行人抹了把雨水,纷纷开始找躲雨的地方。

这时,闷油瓶单独开始往前走,山林里林木密集,我们虽然想找躲雨的地方,但都跟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走。

我一见闷油瓶脱离大部队,立刻知道他又发现,便冲其余人打了声招呼,紧紧跟在闷油瓶后面。

我想问他发现了什么,但闷油瓶行走的速度很快,如同一只猎豹,轻巧而迅速,再加上雨势太大,我一开口,就被灌了满嘴雨水,最后只能沉默的跟上。

片刻后,我发现了奥妙,闷油瓶带着我们走的路,越往前走,脚下的树叶就越结实,不像之前走过的地方,一脚踩下去,半个脚背都陷进腐叶里。

这里的树叶结实,说明经常有东西在上面走动。

越往前走,古木之间的距离就越密集,到最后,我们几乎是在树缝间穿梭,不多时,一颗巨大的古树出现在我们眼前。

确切的来说,那不是一颗古树,而是很多棵树经过长年的挤压,长成了一颗怪模怪样的大树,树干很粗,我一眼看去,直径都有四五米左右。

树杆上有很多树洞,大约是一些动物的巢穴,树底部的树洞最大,足有一人高,黑漆漆的,似乎很深。

搞了半天,闷油瓶是带我们到树洞来避雨,他看起来年轻,年龄却是一个迷,或许都可以当我爷爷,常年行走在山川河流之间,找一个避雨的地方,对闷油瓶来说自然不是太难。

闷油瓶看了看那个树洞,紧接着一猫腰就钻了进去。

胖子喜道:“跟着小哥就是好哇,风吹雨打都不怕。”说完,大屁股一甩就钻进树洞里。

我们几人相继进去,黑漆漆的树洞顿时被照亮了。

树洞不大,十个人在里面略显拥挤,这大概是一个野兽的巢穴,但洞里很干净,看得出来,已经被野兽废弃了。

雨一时半会儿也挺不了,由于是在树洞里,我们也不能生火。现在正是十月份的天气,又是在四川,寒气逼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我们将衣服裤子脱了,拧干水挂在树洞壁上,围坐在树洞里等雨停。

其中一个山民只脱了上衣,扭扭捏捏不肯脱裤子,胖子调侃道:“我说兄弟,都是大男人你怕什么?”那山民脸红脖子粗,挤出一句:“没穿裤衩。”

我忍不住笑出声,笑完又觉得不礼貌,连忙噤声憋着,瞟眼一看,小花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一脸挪揄的神情。

胖子瞪了我一眼,道:“没礼貌,人家不穿裤衩怎么了?你当初穿着半个月没洗的黑裤衩,不也满世界跑,胖爷笑话过你吗?”

我立刻就冲上去掐他脖子,他娘的死胖子,这件事情你怎么还没忘。

闷油瓶就坐在胖子旁边,背靠着树洞,闭着眼睛睡觉,树洞比较小,我朝胖子一扑过去,他立刻睁开眼,漆黑的眼睛睁开的瞬间,仿佛在发光,但这种光芒仅仅一闪就消失无踪,又变成了那种无波无澜的平静目光,淡淡看了我一眼,又闭着眼睛睡觉。

我被闷油瓶搞懵了,总觉得他刚才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又想起他这次突然冒出来的事情,便觉得心烦意乱,也没心情跟胖子扯皮,开始靠着树洞假寐。

这一天一直在走山路,要是普通人,估计已经两腿打颤了,但我们一群土夫子外加一群山民,体力都比普通人好,因此到可以活动自如。

树洞里很安静,不时有风夹杂着雨吹进来,胖子哆嗦的打了个喷嚏,在装备包里翻了翻,居然翻出了一把雨伞。我惊道:“你还带这个?”

胖子看了我一眼,道:“就允许你下海带花露水,不允许我带雨伞?胖爷没想到小哥回来,敌敌畏都带好了。”说完,真的掏出了一瓶白色装的喷雾式敌敌畏。

我刚想骂胖子不靠谱,却突然看到,闷油瓶似乎笑了一下,大概也是被胖子不靠谱的个性逗笑了。

胖子将雨伞撑到洞口,挡了大部分风雨,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大伙儿都抓紧时间休息,一时没人说话。

我觉得冷,闭着眼睛也不舒服,便拿出了那具尸体上的相机。

相机已经没电,但我们这次带的相机刚好品牌相同,于是我拆了电池安上去,相机启动后,我开始去翻看里面的照片。

如山民所说,这个人在阿鼓山寨停留过一段时间,拍了不少‘生活照’,就在我翻开这些照片时,下一张蹦出来的照片却吓了我一跳。

照片的景色在瞬间改变了,不是山里的风景,也不是阿鼓寨里的山民,而是满地的腐败树叶和参天的古木。

照片中的景象十分模糊,是在夜晚拍的,而且雾气极大,几乎看不真切,但拍摄照片的人明显带了照明工具,大约是荧光手电筒一类的,使得周围的景致,都处于一总阴暗惨绿的色调中国。

照相机一直对着前方,似乎是在拍什么东西,那一片地方是灰蒙蒙的雾气,但就在那雾气中,却有一个站立的人影,最诡异的是,人影没有头。

一具无头的人影,在往前走。

从照片的角度来看,那个人影是侧身对着照相的人,在往前走,我打了个寒颤,难道这地方真有鬼?紧接着,我继续往后翻,后面的照片背景几乎一模一样,拍摄的目标也始终是那个无头人影。

但真正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照片中的人影,一直在往前走,方位在不停的变化。

从照相者的左手边,走到正前方,在走到右边,似乎就要消失在古木里。

我以为照片已经到了尽头,因为那具无头人影,已经已经快要走出拍摄者的视线范围,但我看了眼右下角,发现数字显示,还剩下最后一张照片。

我心中一动,按了下一张。

这张照片完全花了,可以看出,拍照的人当时手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但上面的内容依旧模糊可辨,我看着上面的东西,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因为那个无头人影,原本侧着的身体,竟然转过来了。

也就是说,它开始向拍摄者走过去了。

我脑海里瞬间想起那具死尸扭曲的脸,难道……他是被这具无头人影吓死的?

就在我看这些照片时,老吴也凑了过来,他脸色一变,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道:“朝云幕雨,咱们今晚看来是没法走了。”他又看了我手中的相机一眼,道:“得安排人守夜。”

我沉重的点点头,看了看还在睡觉的闷油瓶,心中一动,道:“咱们人多,可以好好休息,我和小哥守第一班。”胖子立刻道:“那我和老胡守第二班。”

我又看向小花,他笑了笑,收起手机,摸了摸窝在一旁的黑皮,道:“我和它守第三班。”我顿时被噎了一下。

多邦达他们守下半夜,累了一天,再加上现在风雨都被阻挡在外面,一行人横七竖八的挤在狭窄的树洞里,很快响起了呼噜,山民的呼噜和胖子的呼噜交织在一起,听的人心烦意乱。

我和闷油瓶为了方便守夜,挪到了树洞口,我将相机递过去,闷油瓶随手翻了翻,看到那具无头人影时,他眉头一皱,没吭声。

我一直盯着闷油瓶,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睡下,我在等他的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一直在跟踪我?

我不开口,闷油瓶更加不会主动开口,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准备解释的动作,转头看着树洞外,脸部线条柔和而沉寂,完全不打算开口的样子。

我苦笑一声,知道没办法等到他的主动,便道:“小哥……”话才起了个头,闷油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他不知从何处,取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玩意是黑色,像mp3,上面还连接着一条耳线。

我愣了愣,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闷油瓶这样的人,和mp3联系到一起。

最后我发现,那东西不是mp3,因为市场上,我还没见过这种类型的,关键是,它虽然只有一只钢笔大,但它顶部,有一小段塑胶圆头,如果我没有猜错,那里面应该装着强信号的天线。

接着,闷油瓶动了动手指,似乎调了一下,然后他将东西递给我,指了指耳朵。

他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显然是在忌讳树洞里的人。我明白闷油瓶的意思,他是让我带上耳线。

将耳线带上之后,里面穿来了沙沙声,仿佛信号不太稳定,片刻后,我又听到了汽车鸣笛的声音,接着,一个陌生的,冰冷的男声响起:“他已经走了。”

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去了北京。”

两句话过后,又是一片沙沙声,紧接着,声音又响了起来。

男:“还要继续吗?”

女:“他们的车票去了四川昌平县,你继续跟踪。”

整个过程,只有四句话,但我听完,却觉得如坠冰窖。

原来,我们这一行人的行程,早已经被人监视。这对男女是谁?确切的说,他们是谁的人?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51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巫山妖棺 第二十七章 无头人影》的精彩点评:
  1. 吴邪狗仔  2015-07-21 20:19:50

    小哥笑了。

    [回复]
     
  2. 小哥迷  2015-07-29 21:22:43

    我想,吳邪和胖子應該是小哥處最久的人吧。。。
    因為了解,所以笑了。。。

    可小哥也太神了吧。。。遇有那種高科技的天線筆。。。炫。。。

    [回复]
     
  3. 盗墓迷  2015-08-16 12:52:04

    喷雾式的敌敌畏?你也就能骗骗城里人!

    [回复]
     
  4. 龍鳶  2015-08-28 20:08:49

    什麼是敵敵畏

    [回复]
     
  5. 敌敌畏  2015-11-01 16:37:48

    我是最最好用的殺蟲劑

    [回复]
     
  6. 张起灵  2016-06-22 22:18:20

    买敌敌畏,是用来自杀的。有了我大家都不会死。

    [回复]
     
  7. 无邪  2016-08-09 17:42:14

    就在我看这些照片时,老吴也凑了过来 这是为什么,好奇怪?????????????????

    [回复]
     
  8. 匿名  2016-08-20 12:44:55

    张起灵就离不了淡淡的这个修饰词了吗?

    [回复]
     
  9. 我是银环蛇  2017-08-18 23:54:46

    被银环蛇咬后不用怕,喝敌敌畏就能解毒(作死)

    [回复]
     
  10. 天蓝兔  2017-11-01 18:13:48

    他们怎么这么爱“啧”。吴邪啧完胖子啧,小哥啧完小花啧。啧啧啧章章都在啧,不停地啧。这个用词重复太严重了,作者有空回来改一改,别总啧了。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