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吴家碎碎念

目录:南派三叔微博    作者: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5-08-27

(←上一章):    (下一章→):

“你还是去吧,难得,家里的阿公也很想我们。”吴一穷有点恳求地看着吴三省,“不愉快的事情过去很久了。”“老大,别说了,那几个老不死的不把我们家的地吐出来,老子一天都不会鸟他们。”吴三省喝了一口茶。吴一穷为难地看了看吴二白,后者啧了一声:“老三,要不这样,做个交易?”

“但说无妨。”吴三省心里暗笑:“不出所料,老二也中了我的套儿了。”吴二白点上一支香,放到香架上:“我们老祖宅,那间被砖头封死的房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吗?”吴三省闻言一笑:“我如果去,你就告诉我,进入那房间的方法?”“成交吗?”“耍我我可翻脸。”

“那间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从房里出来,吴一穷就问吴二白。吴二白抓起一把米喂他院子里的鸡:“你小时候太老实,不像我和三省,喜欢到处乱转。我们家那栋老宅子原来的主人,非常奇怪,那老宅子里,有些地方,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长沙山区。“你刚才睡着了。”吴一穷死死抓着车窗上的把手。“没有。”吴三省说道。吴一穷:“那我们的右后视镜呢?”“不是在那儿嘛。”“放屁!刚才被一辆皮卡蹭掉了!”“没事,反正我也不倒车。”“你做事总是那么吊儿郎当,一把岁数了还不改。”“别瞎担心。”www.daomubiji.org

“你不带嫂子出来,嫂子没意见?”吴二白泡上茶:“我看她有些脸色不好。”“回农村她也不喜欢,而且小邪上大学不在她身边,她有些不习惯而已,很快就好了。”吴一穷就道,说完看了看一边拦车的吴三省,边上是他的老奥迪,撞在一棵老槐树上,车头还在冒烟。

“那是什么?”吴一穷指着老槐树,吴二白站起来,走过去看到老槐树被撞裂的树皮里,露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这…”他凑过去,抠出来一颗,“铁砂子。”“啊,树皮里为什么有铁砂子?”“老树开花,这棵树是常铁树种的。”“他是什么人?”“就是卖给咱们老头子宅子的人。”

“我们从五岁就知道,我们家宅子里的树,里面都有铁砂,当年常铁树种过很多树,就是因为习惯往树皮里塞铁砂,得了这个外号。”“为什么他要这么干,有什么好处?”“铁树开花,比喻事情很难达成,老头子说,他怀疑常铁树一直在做一件非常非常难以实现的事情,只是后来还是失败了。”

三兄弟步行了十四公里的山路,终于到达了村口,天已经漆黑一片,进村之后,到处都是狗叫。“我说了,这个村子没良心,只有狗有良心。”吴三省说道。吴二白道:“希望他们不记得你用鞭炮拴在他们爷爷的尾巴上玩的日子。”“说的也是,这儿的狗基本上都是咱家那只‘少爷’的种。”

三个人来到村头树下,一个土包边上,里面就是‘少爷’。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三省说道:“老四,老一老二老三回来看你了。在下面少搞点母狗,别给吴家丢脸。”说完三个人都笑了,仿佛一下都回到了儿提时代,三个男孩和一只狗的日子。“走吧。”一穷拍了拍他们,“还得收拾屋子呢。”

吴三省沉沉地睡去,吴二白坐在榻边上闭目养神,吴一穷拿着拖把,在老宅唯一一间客房里拖地。吴家老宅有很多房间,这一间是靠着路边的,人气最旺,里面的房间,没有通电,在这样的夜晚,根本无法做任何事情。搞完,天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吴一穷看着干净的屋子,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你确定,你看到床上躺着两个人?”“确定,你坐在床边上,老三在床上睡觉,盖着被子,手露在外面。但是,我看从被子里伸出来的有三只手。除了老三的两只,还有一只好像是个女人的手。”吴三省道:“真的就好了,你太困了幻觉吧。”“应该不是幻觉。”吴二白道,“把被子拆开看看。”

“这被子是从哪儿来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吴三省脸色惨白。吴二白捏着被子里的棉花:“这些是人油。这被子裹过油尸。”“油尸?”“一种古尸,身体里的油脂在腐烂的时候溢出来,裹住了尸体,让腐烂停止,然后慢慢风化。”“被子从哪儿拿的?”吴三省指了指角落,那边是一只老柜。

老柜里全是被子,有些已经被老鼠咬烂了。“这些都没问题。这些被子不是我们家的。应该是常铁树的。”说完,吴三省看了看二白,“老二,难道,这和那件事情也有关系?”“应该是,咱们不是算过?”“等一下,你们到底知道些什么?”吴一穷问。吴二白就道:“这是老头子的考验。”

“老子什么都不打算教你,所以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两个,老头子看我们是不是能入行,都让我们做过一个考验。”“什么考验?”“在这件房子里,有一间谁也看不见的屋子,是利用房屋的特殊结构隐藏起来的,我们必须在晚上,把这间屋子找出来。”“啊,这宅子里有这样的屋子?”

吴二白点头:“老三用了三天,我用了十分钟就找到了那屋子。”“哎,别臭美,不是你说的那样。”吴三省立即道。吴二白就点头:“对,并不是我如何,只是因为,我在考察之前,就已经发觉了这屋子的存在,所以老头一说我立即知道了,后来老头子不让我入行,说我眼力太高,容易冒险。”

“不过,老头子没想到的是。其实我在发现那屋子的几个小时后,已经找到了进入那屋子的方法。只是那时候我胆子不大,不敢进去。”吴二白道,“考察完了之后,我问老头子,那屋子到底有什么。老头子不说,这时候我才决定一定要查个究竟。我就找了个胆大的。”与此同时吴三省举手:“我。”

“我进了那个屋子,但是我不知道,那个常铁树到底想干什么。”吴三省点上烟,“你别琢磨了,看到那屋子里的东西,你会疯的。”

吴一穷炒了三个小菜,盐都放多了,老头子们吃得直皱眉头,不过酒多了之后,咸不咸的也无所谓了。吴三省把家里的几个阿公灌得七倒八歪,吴二白抱着一个不知道多远亲戚刚周岁的儿子,逗着孩子看自己喂鸡。吴一穷脱掉围裙上桌子接老三的酒口,但是,脑子完全不在酒桌上

吴二白把两个人都翻到床上,整个屋子酒气冲天,这两个人是二白和本家的几个亲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扛回来的。吴二白和亲戚告别,关上房门,回头看吴三省已经坐了起来,点上烟:“行了,酒喝完了,该你兑现诺言了。”吴二白看了看老大:“老大确实多了吧。”“他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二白拿着手电在前,吴三省背着被子在后面。两个人推门出去,轻轻把门带上,往老宅的深处走去。下一秒钟,吴一穷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稍微定了定酒气,就偷偷跟了上去。

吴一穷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座他小时候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宅子,在午夜看起来是那么恐怖。惨白的月光投过窗纸早已全部腐烂的花格窗,透在走廊上,一路过去,似乎结了一层冰霜一样。老二走得很快,尽头的手电光越发微弱,让他觉得一阵阵的恐慌。

眼前是一面毫无奇怪的砖墙,从对面阁楼上照进来的月光,照在这面墙上,印出两个人影。“快告诉我,当年你是怎么把墙打开的?里面的那三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吴三省问道。吴二白摸着墙面:“你不想最后再猜一猜?”“猜了十几年了。早没这个心思了。”吴二白笑了笑:“那你看好。”

里面是一间非常简陋的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泥地散发着一股潮气,只有三只非常大的老水缸,水缸比人都高。“人呢?”吴一穷打着打火机,他看着吴二白的手电灯进了这个房间,结果人怎么一下就没了——难道爬到水缸里去了?

吴一穷趴在水缸边缘,用力用腋下卡住,双脚贴在缸壁上,把打火机往水缸里探去。他看到了水缸里,有满满的一层灰白色油膏,白油膏里裹着一团棉絮一样的影子。好像是一棵什么植物。油膏已经毫无味道,他用手摸了一下,和石头一样硬

吴一穷没有意识到,房间的门在他身后缓缓地关上了。他跳下水缸,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四周已经找不到入口了,打火机的光,照出四面一模一样的墙壁

吴一穷爬上第二只水缸,把打火机往里面探去,这时水缸还是一样,但是油膏中被挖了一个大洞,洞口的边缘也已经硬化了,看来被挖开了相当长的时间。他蹬着水缸的壁爬进了缸里,踩了一脚,似乎很结实,就放心地踩了下去,瞬间,油膏的表面裂了,他一下被捂进了油膏里。他立刻抓住了缸壁。

吴一穷想爬上去,就在那一刹那,他一下感觉,自己的腿好像被很多很多的手同时抓住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往油膏里拽去,打火机掉了,四周一片漆黑,他无比的惊恐,死死抓住缸壁,就感觉油膏竟然伸出了无数的手,死死地把他拽住。“救命!”他终于大叫起来。

澡堂子,二白给吴一穷背上搓背。“这些真的是人的油?”二白点头:“是,都是年轻女尸的脂肪。”“那么一缸要多少人?”“两千人左右。那时候生活不好,人没那么多油水。”“那些油里面到底裹着什么东西?”二白笑笑:“我大概知道,不敢肯定,你洗完我和你说。”

“油脂中种的,是一种草。这种草根据山海经中的记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在地上只能存活一个季节.常铁树一直在研究,让这种草开花结种子的方法,因为这种草的种子太珍贵了,所以这样的实验十分困难。他一辈子也只找到了这三棵,已经倾家荡产,死后只能卖了宅子抵债。”

“他把马上就要枯死的草浸入到人油之中,希望找到办法之后,再把这些草弄出来,重新种活。可惜,他到死都没有找到让它开花的办法。”“这草种出来,有什么用处,为了赚钱吗?”吴二白摇头:“这种草民间叫做虻人草,我不知道有什么效用,但是在古代的丹方里,经常提到这种草。”

三只大水缸被抬了出来,堆在了广场之上,人油和着稻草熊熊燃烧,和尚们在一边念经超度,三兄弟在一边默默看着,剧烈的火焰好像无数的少女,在红色中舞动狂欢。“一定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吴一穷想,“这个故事,说给儿子听,儿子肯定不会相信的。”

喜欢 68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吴家碎碎念》的精彩点评:
  1. 无缘  2015-08-27 20:37:21

    这个是三叔写的吗?原来吴邪爹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回复]
     
  2. 曼陀沙华  2015-08-27 21:16:41

    是三叔的

    [回复]
     
  3. 青椒压海棠  2015-08-28 07:59:27

    然而他知道的这些并没有用

    [回复]
     
  4. 刘哥  2015-08-28 12:33:41

    怎么突然写了这个?

    [回复]
     
  5. 琳琅  2015-08-28 22:24:03

    然而。。其实看不太懂。。。

    [回复]
     
  6. 老爹  2015-09-03 14:18:29

    咦,我怎么从缸里爬出来了

    [回复]
     
  7. 只是猜猜  2016-12-25 15:12:33

    感覺這三個就是二月紅的兒子~
    過繼給五老狗

    [回复]
     
  8. 體質是一門學問  2017-01-05 23:33:56

    某人開棺必詐屍的體質原來遺傳自老爹開缸必見鬼~還好吳家倒斗手藝沒傳給吳一窮~

    [回复]
     
  9. 花語君  2017-06-25 15:55:15

    樓上說的是,那吳一窮是遺傳誰?或是…他天生的?

    [回复]
     
  10. 邪帝  2017-07-18 17:16:19

    你怎么知道我不信

    [回复]
     
  11. 苍时  2017-11-25 19:57:31

    什么鬼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