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巫山妖棺 第二十六章 乱坟沟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2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们绕到仙桃山对面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一路上,凭借着丰富的山里经验,多邦达几人发现了不少痕迹,可以看出,确实是有一个人保持着和我们相同的路线,也就是说,他也正在往鬼雷山走去。

估算了下时间,赵旺去鬼雷山,比我们早了三个小时左右,这小子常年在外读书,没有山里人的体力,连我也比不上,估计这会儿,可能还没到乱坟岗。

临近下午两点时,我们已经下到了半山腰,接下来再走两个多小时,就能下到山沟。

我们略作休息,吃了些红薯干,便继续赶路,以期在赵旺进入鬼雷山之前把人给逮回来,但那小子大约是救父心切,速度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慢,我们到五点钟左右,到达了乱坟沟。

这条路是乱坟沟的中断,一下沟,前面就横了道溪流,水到不深,溪流上架了一座人工木桥,多邦达说,是寨子里的人下葬时走的路。

我们走过那条葬桥到了溪流对面,此刻是五点半左右,太阳已经落山,这里就跟瘦个子形容的差不多,古木林立,雾气很重,夕阳的余光都被参天的大树挡住,抬头一看,上方就如同氤氲了一团黑气,因此不得不燃起了火把。

胖子想掏出手电筒,被我阻止了,不管能不能在乱坟沟里找回赵旺,鬼雷山我们是去定了,到时候会遇到什么情况还不知道,我看着些山民燃料带的很充足,还是能省就省。

溪流的旁边全是大大小小的鹅暖石,越往里面走,石头越见稀疏,取而代之的,是潮湿的落叶和黑色的泥土交杂在一起。

大约是处于对乱坟沟的忌讳,一路上跟我搭腔的瘦个子此刻也不吭声了,紧紧牵着三条狗的链子在前面带路。

那三条狗,黄的叫大黄、二黄,大黄头上有一撮白毛,二黄稍小,比较调皮,一路上总是又蹦又跳。黑色的叫黑皮,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这三条狗之前在山路上,偶尔都会叫几声,但现在却格外安静,伸着脖子,眼珠子看着前方,快步往前走。

这地方,似乎连狗都不想多呆。

我下意识的看了下闷油瓶,他就走在我身后,我只有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当然,如果我有什么危险,他也能第一时间救我一把,虽然想法挺没出息,但看到闷油瓶离的这么近,我就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千年女粽子都要给他下跪,即便真有什么孤魂野鬼,我们也不怕。

小花和老胡走在最前面,一路上小花始终不怎么开口,他显得无所谓,大概他这次跟过来,只是为了确保我不会折在斗里,对寻找赵旺什么的,都兴趣缺缺,单手揣着裤兜里,仿佛是在西湖边上逛,步子悠闲,却始终保持不掉队。

周围浓重的雾气在火光中,仿佛游离的尘埃,每吸一口气,那些尘埃就钻进肺里,仿佛是吸进了很多小飞虫,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恨不得戴上氧气瓶。

空气中有种潮湿的味道,夹杂着落叶腐败的气息,说不上难闻,但很怪,林子很密,风向也不定,一会儿从前面的树林里吹过来,一会儿从后面的树林里吹过来。

多邦达突然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和其它几个山民围着一起说话,我们几个不远不近的听着,只听多邦达道:“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难道那娃娃没有走这条路?”

瘦个子不安道:“从上边绕道会快一些,那娃娃心急,不会是走上面了吧?”我心里一惊,刚才瘦个子跟我说过,走上半段路比较平,可以节省路程,但上半段是乱葬岗,那些尸骨是哪个时代埋下来的,就是寨子里最老的老人也说不出名堂,而且恰巧也是闹鬼传闻最凶的地方。

赵旺那小子该不会……我越想越觉得可能,这时闷油瓶指了指地面,微微摇头,淡淡道:“没有人来过的迹象,咱们走错路了。”

果然,那边多邦达等人合计了一阵,嘴里说着要好好训赵旺,但也不得不转头向右边,我们一行十人,开始往乱坟沟的上半截走。

胖子见我忧心忡忡,便冲我挤眉弄眼道:“天真同志,你的伙计跟你一样会来事儿,这叫什么,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这种哪里危险就往哪里钻的个性,真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说……他不会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吧?”

我直接就踹了一脚,道:“你别满嘴放炮,小心我妈知道,直接把你放锅里熬油。”胖子躲了一下,甩着大屁股跑到老胡旁边,感叹道:“老胡,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动不动就拳脚相向,哪像我们当年,穿同一条裤衩,喝同一碗豆浆……”

老胡比较注重风水,一上路就变得很严谨,也不开玩笑了,目光注视着前方,眼皮都没抬,回道:“小王同志,我从来就没有跟你穿同一条裤衩,因为你当年根本就不穿裤衩……”老胡话音刚落,瘦个子牵着的那条黑皮突然冲着前方汪汪大叫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

我收回注意力,立刻往前看去,火光的尽头是黑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但那条狗叫的厉害,我们不敢大意,连忙快步往前跑。

瘦个子将黑皮的绳子松了一截,那狗就猛的往前窜,我们也跟在狗后面跑,但奇怪的是,黑皮一直大叫的跑动,大黄和二黄却很安静。

我们踩着厚厚的潮湿树叶跑了一阵,黑皮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打转,狗头转了几下,就吐着舌头安静如初。

这里和刚才所处的位置没有任何不同,同样的古树,同样的落叶,同样的雾气,并没有什么异常。

那狗刚才怎么了?

瘦个子蹲下身摸了摸黑皮的头,又拍了拍狗脖子,黑皮依然一动不动,也不叫,重新回了队伍里,跟大黄二黄立在一处,仿佛刚才的异常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时,我突然发现,就在那黑皮脚下不远处的落叶里,似乎有一块凸起的东西,隐隐透出绿色,似乎像青铜一类的。难道是青铜器?

我心里一惊,立刻抽出大腿间的匕首,走到黑皮跟前,用匕首将上面潮湿腐烂的树叶拨开。

“天真无邪同志,你又想干什么……”话说一半,胖子顿了顿,接着骂了句:“他***,这怎么回事!”

周围的人也鸦雀无声,因为我拨开腐叶之后,首先露出的是一个绿漆的便携水壶,紧接着,水壶上露出了一只手,一只发绿的手。

我咽了咽口水,朝胖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站着骂,感觉来帮忙。胖子立刻拔出匕首帮忙,多邦达等人愣了愣,也快速凑过来,我们三下五除二,起了一层腐叶,紧接着,一具穿着现代登山服的尸体显露出来,最奇特的是,这具尸体没有腐烂,而且还是青绿色的,看起来分外渗人。

我粽子也算见的多了,但这具尸体还是尤为恐怖,看一眼就难以忘怀,不止是因为颜色,关键是他的脸,青绿色的脸上沾粘着树叶腐败的汁液,五官扭曲,眼球凸出,那模样,活像是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东西。

这个人,是被吓死的。

胖子低骂了一句脏话,嘴里说了句出师不利。

这时,其中一个大个山民道:“这不是两个月前在我们寨子里借宿过的那个摄影师吗?”

摄影师?我立刻抬起头,问那个大汉:“你认识?”

那大汉连忙点头,道:“不算认识,他当时是山外面的人领进来的,跟你们一样,也是照相的,再我们寨子玩了好几天,拍了不少照片,说什么……反映真实生活,拍一张还给我们五块钱,我就被他拍过。不过……他玩了几天就走了,怎么会死在这儿?”

瘦个子嘴里嘶了口气,目光看着周围,声音含着紧张,道:“刚才黑皮在叫,黑狗可以叫鬼,它又刚好把我们带到这儿,会不会是这个人……”他指了指那具绿色的尸体。

我摇摇头,这人昨晚砍狼时狠劲挺大,现在一遇到神神鬼鬼的东西就吓的不着调。

不过这个也可以理解,巴蜀地区自古以来深信鬼神之说,是不少秘术传说的发源地,被誉为华夏大地最值得探索的地方。虽然新时代教育吹遍了祖国各地,但在偏远地区,大部分的川人和当地的少数民族,都依旧保留着神鬼封建思想,对鬼神的存在深信不疑。

如瘦个子所说,这个人是两个月前到这里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人可能很早就死了,这地方如此潮湿,又是朝云暮雨的天气,尸体怎么会没有腐烂?

最奇特的是,这层绿色是怎么回事?

这人虽然自称是照相的,但敢一个人跑到这种深山老林的,也不多,我估计这人跟我们一样,很可能是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尸体是正面朝上,肩膀上还有背包的背带,包里估计装了不少东西,将尸体的腰部往上顶,显得像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

我估计他包里有不少信息,便身手想将尸体翻过来,这尸体虽然看着渗人,但我徒手摸过的粽子也不在少数,况且解小九就在旁边看着,我不想丢了老吴家的面子,谁知手刚伸出去,就突然被人握住了。

“小哥?”我看着突然窜出来的闷油瓶,有些不解,道:“这尸体不能砰?”

闷油瓶微微眯眼,道:“有毒。”接着,他示意我后退,然后伸出那对黄金发丘指,从尸体的额头一路往下摸,接着,被闷油瓶摸过的地方,皮肤仿佛是被割裂一般,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一种粘稠的绿色液体从里面流淌出来,空气中立刻传来一种奇臭无比的味道。

闷油瓶猛的收回手指,嘴里轻轻啧了一声,起身直接将尸体踢了一脚,整具尸体被他踢翻,变成了背部向上的姿势,接着,他看了我一眼,指了指那背包,示意我拿东西。

我反应过来,立刻翻开背包,发现背包里面装了很多根茎状的东西,我记得这好像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切片泡水喝,长期饮用,有抗衰老的功效,受富婆的青睐,一克几百块,但这背包里,全是整块整块的,看来这是个入山盗药的,咱们虽然目的不同,但都是黑道。

除了药,还有一架掩饰的照相机,除此外就没有别的东西,我把那照相机拿出来,还没等翻开,瘦个子便惊呼道:“快看……”

直接从尸体里渗出的粘稠绿色液体,竟然如同有生命一般,朝我脚下流过来,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

我连忙后退一步,发现那东西还在往我的方向流淌,不由怒从心头起,他***,难道我真如胖子所说,哪里危险哪里就有我吗?

心头一怒,我直接夺过旁边一个山民手里的火把,他们的火把上浇了一种类似桐油的植物油,只要雨势不大,即使在雨中也不会熄灭,那火把扔进绿液里,立刻响起了刺啦刺啦的声音,像是烤肉,接着便冒着浓臭的黑烟,那烟似乎不对劲,我猛的被呛了几口,便觉得有些头晕。

一看,发现旁边的几个山民也踉跄了一下,看来这烟有古怪,我们二话不说,连忙牵着狗往前跑,直跑出了几百米远才停下来。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59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巫山妖棺 第二十六章 乱坟沟》的精彩点评:
  1. 吴邪  2015-08-07 12:02:00

    我这体质,国家怎么不给我发个特级保护动物证书啊。。

    [回复]
     
  2. 生命法则  2015-08-09 17:58:35

    哈哈 吴邪这体质 噗

    [回复]
     
  3. 小哥粉  2015-08-13 16:08:37

    无邪拉着小哥就安全了

    [回复]
     
  4. 啧  2016-02-16 10:39:39

    这是我第几次看到××嘴里轻轻啧了一声了…

    [回复]
     
  5. 匿名  2016-06-14 10:03:20

    小哥到底多愛嘴裡輕輕嘖了一聲、小哥淡淡道?

    [回复]
     
  6. 沈葉一  2018-01-03 11:38:03

    这一集把吴邪描画得太过无能了。胖子也不着调。小哥这及时出现简直和拍电影似的。不像三叔的手笔呀,因为把宝全往一个人身上砸。之前每个人的属性现在全都被夸大了。

    [回复]
     
  7. 匿名  2018-01-06 12:52:12

    @沈葉一:本来也不是三叔写的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