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七章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收藏本站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七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心说这秃子怎么不请自来了,但毕竟是同一条船上的,也不能闹的太僵,便将牌一放,,忙招呼他过来坐,这休息室比较小,连张凳子都没有,便坐在床沿上,他看了看床上的牌,问了句废话:“二位这是玩牌呢?”

“废话。”胖子不客气,道:“我说张教授,来这儿有什么事你快说,这大半夜窜门的习惯可不好。”

张教授脸色有些发僵,腆笑道:“这不为早上的事情来向小吴同志道歉嘛。”说着,从包里掏出两包烟,我一看,还是外国进口的。

虽然看着秃头很不爽,但他既然放低姿态了,我们也不能得理不饶人,便接过烟招呼道:“要不要一起玩几把?”张秃头大喜,忙说好,我们三人缩在床上斗地主,直玩到凌晨三四点才有了睡意,我和胖子两人打和牌,把张秃头输得都出汗了,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待张教授一走,胖子便往床上挺尸,眼皮一边打架一边道:“天真无邪同志,你得好好防着那秃子,一看就是没安好心的。”

我踢了胖子一脚,道:“起来,别挺尸。你觉得他来干什么的?”

胖子道:“送烟。”

“呸。”我恨不得在他脑袋上开一个洞,看看这死胖子到底在想什么:“这人又不是犯贱,没事给咱们送什么烟,我觉得他是不是找借口进我们房间,想打探什么?”

胖子睁开眼,盯着我看了半晌,嘴里啧了一声,道:“我说天真,你这被害妄想症有加重的趋势啊。胖爷问你,他进房间里能打探什么?”

我看了看休息室,也不过巴掌大的地方,一想也对,但我觉得张秃子在我们房间里耗四个多小时,肯定不是为了交流感情,他在打牌期间,除了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偶尔自夸一下自己的学术成就,就没有做别的什么事,也就是说,他来的目的,也不是想套什么话。

既然如此,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看我们房间里的某样东西。

可是这间休息室,所有配置都是德国美女安排的,我和胖子当时住进来,为防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还特意假装打扫卫生,将巴掌大小的休息室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最后什么也没发现,这张秃头如果是想看我们房间内的某样东西,那么究竟是什么?

我将自己的分析说给胖子听,胖子已经眼皮打架,晕晕乎乎的,他想了想,眼皮一抬看向我,道:“没准人家真是来看你的,那可是个老玻璃。”

我忍不住骂了句娘,心知胖子一心想着睡觉,现在就是讨论,估计也说不出个一二三,便关了灯上床。不一会儿,休息室里便响起了胖子的呼噜声。我半天也睡不着,船舱的隔音设施并不好,除了胖子的呼噜声,还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声声不息,似乎没有尽头。

我一闭上眼,脑海里就出现了各种画面,要么是二叔被困在某个地方痛苦呻吟,饿的皮包骨,要么是闷油瓶去了某个地方,然后一去不回,留下一个背影。

我一直觉得自己想象力太过丰富,这一点让我觉得很烦恼,此刻我就被这些想象所困扰,完全无法入睡,一会儿想起几年前的事情,想起一些或活着,或死去的人,越想头脑就越清晰,最后我实在睡不着,便起身出了休息室,往甲板上走,站在船舷上吸烟。

海上完全是一片黑暗,只有船只的探照灯将周围照射成一片橘黄,我连抽了十多根,直到觉得嗓子不适,才停下来,望着漆黑的海面,我忍不住想到了老雷,不知道他们的船只现在在哪里,如果他们也是要等十五潮汐之时,那么也应该还在这一片海域飘荡。

又或者他等不及,学小龙女一样,进行水下勘探寻找方位,那么一切就很难说了,说不定他已经找到了岛斗的入口,也说不定他已经在海底遇到了什么未知的危险,从而葬身鱼腹。

我抽着烟想了很久,虽然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但思想是人类至今为止,最难以控制的东西,因此我停了半晌,又忍不住看是抽烟,然而,就在我得烟才抽了一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橘黄色的光芒之外,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朝我们驶过来。

我的手指顿时抖了一下,那个阴影很容易辨认出来,那是一艘船。

但奇怪的是,船上没有灯光。

我忍不住骂娘,下意识的想起了去海底墓那次遇到的幽灵船,心说有没有这么巧,难道又是一艘鬼船?

船身的探照灯射程很远,足有两百多米,因此那艘船的位置,离我们不超过三百米,很快我就断定,那艘船并不是行驶过来的,而是跟我们一样自由漂流,是被海潮给带过来的。

我看了看那艘进跟不舍得船,忽然发现,那艘船让我觉得很熟悉,最后我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这、这不是我的船吗?它明明已经沉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片刻后,我便反应过来,觉得不对。

我们的船已经沉入海底,不可能再浮起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艘船是其他人的。然而它的造型跟我们之前的船一模一样,那么这艘船……会不会就是老雷的船?

他的船也是找船老大买得,这一点倒是很有可能,不过,如果真是老雷的船,那么船上为什么没开灯?船里的人去哪儿了?

我心知不对,连忙走到指挥室,此刻船上有另一队人马执勤,小龙女也已经睡了,指挥室里的那个人我认识,正好是白天帮我们拿装备的络腮胡,以及帮忙的小胡子和大志。

“爷,您来了?”小胡子先向我打了个招呼。我点了点头,指着船的后方,道:“后面有船跟过来,快,掌舵,咱们把速度放慢,等它靠近。”

“什么?”大痣惊了一下,道:“船?我怎么没看见?”小胡子踹了他一脚,道:“你傻啊,没听见爷说,船在我们后面。”

那络腮胡大概听不懂我们说什么,表情疑惑的看着我们三个,神情带了一丝戒备,想也知道,德国美女肯定跟手下的人交代过,要留意我们的动静,于是我给他比手势,示意他船尾有东西。

络腮胡坐在主舵的位置,前面是各种仪器以及显示屏,只不过此刻显示屏是一片漆黑。

接着,络腮胡按了几个按钮,显示屏便亮起来了,屏幕被分为了四块,分别是前后左右的情景,左右和前方,都是空旷的海水,反射出一片橘黄,然而船尾……

我身上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因为我发现,就在这片刻时间,那艘船已经和我们首尾相连了,甲板的船舷紧紧挨着我们的船边,如同连成一体一样。

这船怎么会这么快?

难道船上是有人的?他加速了?

络腮胡子嘴里发出一声怪叫,猛的从座位上窜起来,随后按了左手边一个红色的按钮,船里顿时响起了阵阵报警声,将大海的宁静完全打破了。

片刻后,所有人都从船舱底下出来了,连同胖子也打着哈欠,眼泪汪汪的张头似乎,片刻后,他在甲板上透过玻璃与我对视,朝我吼了句:“什么事?来海盗了?”

我懒得搭理胖子,示意三人继续呆在指挥室,保证船只稳定,接着跑到了甲板上,德国美女穿着睡衣就出来了,一见我便问道:“吴,怎么回事?为什么拉响了s级警报?”

s级?我愣了一下,但没有深究,而是指了指船尾的位置,道:“有船在我们后面,离的非常近,靠舷了。”德国美女显然明白靠舷是什么意思,那意味着,另一艘船的人,完全可以直接走到我们船上来,她惊得几乎跳起来,嘴里快速说了几句德文,剩下的德国壮丁,一个个立马抄起了装备,浩浩荡荡的杀到船尾。

到了船尾处,所有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因为那艘船太诡异了,船头紧挨着我们的船尾,里面却漆黑一片。

胖子嘴里嘶了一声,古怪道:“又是一艘鬼船?”

“不是。”我摇了摇头,目光紧紧盯着漆黑的船只,道:“很可能是老雷的船,但船上的人不见了。”

“这船怎么会跟上来?”胖子问。

我不知该怎么作答,一开始我以为是被水流推过来的,但如果是水流的原因,它的行驶速度应该我们是均等的,但现在,它却明显加速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船上有人,通过掌舵的方式加速。

我道:“可能里面还藏着人。”

胖子指了指德国美女的手下,示意他们手中的枪支,道:“这可是要开火了。”我心知老雷是二叔最忠心的手下,德国美女容得下我和胖子,却不一定容得下老雷,如果这里面真有人,那事情就不妙了。

我见德国美女已经在分配人手,似乎是要让人进去打探,我连忙道:“katharine,让我去帮忙。”我伸出手,示意她给我一支枪,谁知德国美女摇了摇头,正经道:“吴,危险,你别去。”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些年我也算阅人无数,自然看得出德国美女的关心是真诚的,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或许我真能娶个外国媳妇。

不等我开口,便有两个德国壮丁,打着手电筒,端着枪往船舱走去,逐渐没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我捏了捏手,发现手心有些冒汗。

那两个德国壮丁,走进船舱后便消失了,德国美女手里拿着对讲机,从对讲机里,断断续续发出一些杂音,我们等在船尾的位置,大约三分钟过后,德国美女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紧接着,里面传来德国壮丁的声音。

见我们都盯着她看,德国美女便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一切顺利。

在这个过程中,那艘船没有与我们拉开丝毫距离,仿佛被胶水粘住了一样,紧紧的‘吻’在一起,时间大约又过了五分钟后,德国美女又对着对讲机说了一串德文,但奇怪的是,这一次对讲机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德国美女似乎很生气,重复了一遍,然而,她的话才说了一半,从对讲机里,突然发出巨大的杂音,伴随着这种杂音,船舱里爆发出了数声激烈的枪响,枪声过后,对讲机尖锐的发出声音,刺得人耳根发紧,片刻后,所有声音都停止了。

我们面面相觑,最后胖子道:“开枪了?难不成里面还真有人?”

船上的德国壮丁,训练有素的将枪架在了船舷上,一字排开,五管枪齐刷刷的对着那艘黑船,只有我手下的人没有动,显然,他们也发现这艘船和我们之前的船一模一样,因此他们虽然拿着武器,但并没有学德国人,而是齐刷刷的看向,等着我的命令。

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一起,一时间,又多了四管枪。

张秃头不知从哪个位置冒出来,看了看那艘黑船,神经兮兮的说道:“这该不是鬼船吧?”

德国美女有些气了,语气生硬的说道:“张教授,请您用唯物主义的思想来看待事物,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船。”她顿了顿,大概是想到了雅布达的经历,于是补了一句:“当然,僵尸不算。”

紧接着,她便不理会张秃头,提着对讲机又叫了两声,大概是在喊那两个德国壮丁的名字,但对讲机里,除了一种奇怪的沙沙声以外,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德国美女放弃了,她脸色沉了沉,又对着两个德国壮丁下命令,估计是让他们也进船去看看。我赶紧道:“katharine,我们也去,人多好帮忙。”这次德国美女没说什么,她船上一共只有八个德国壮丁,之前伤了一个,现在两个下落不明,还有一个在掌舵,事实上手里能用的人也不多。

她点了点头,塞给我一柄小冲锋,嘱咐我和胖子小心,接着,我们一行四人便向着黑漆漆的快船走去。事实上,我和胖子之所以跟进来,主要是为了确认这艘船里究竟有没有人,它来的太突然,无声无息的贴到船尾,如果说是无人操控,简直不可能,除非这真的是一艘鬼船。

很快,我们三人到了船的指挥室,指挥室的布局与我们之前那艘船一模一样,但指挥室的东西摆放不同,现在这根本不是我们那艘船,而是另外一批人在驾驶。

但那批人却不见了。

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批人就是老雷,但现在唯一的疑问是,老雷他们去哪儿了?

我们在指挥室查看了一番,我试着去开电灯,但灯没有亮,估计是短路了。紧接着,我们便往船舱里走,先前的枪声,明显是从船舱里发出来的。

那两个德国人胆子十分大,一马当先的冲在前面,两盏大功率的手电将前方的路照的通明,很快,我们下到了船舱底下,下面很潮湿,似乎是进过水。

胖子嘶了一声,道:“我说天真,这船像是进过水,那姓雷的,该不会跟我们一样,船底破了个洞,一个个跳海了吧?”

“放屁!”我看了看前方的德国人,道:“有洞早沉海里去了,你以为这是在沙滩上啊。”我话说完,前面那两个德国壮丁突然停下了脚步,由于他们人高马大,将视线遮了大半,一时我也看不到其它东西,还以为他们发现了什么,便凑过去看,结果一看之下,顿时惊呆了。

胖子也跟着凑过来,紧接着,他一脸纠结,指了指前方的东西,问道:“美好时光海苔?”

我道:“不像,美好时光分量要给的这么足,早垮台了。”只见我们的前方,赫然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海藻,形状跟海苔差不多,挤挤挨挨完全没有一丝缝隙,湿漉漉的淌着水,将船舱底部完全弄湿了。

我一看那海苔就觉得不对劲,因为这里没有水,按理说,没有水的海苔,应该是软趴趴的堆在地上,但我们前面的海苔,不仅没有掉在地上,还如同在海水中飘荡一样,左右摇摆,由于数量太过密集,挤在一起,就像一团蠕动的蛇球。

海苔表面,还布满了仿佛蠕虫触角一类的小突起,那些突点如同有生命一般蠕动着,令人头皮发麻。

那两个德国壮丁,哪里见过这样诡异的生物,脚步一顿,立刻就有了往后退的姿势,很快将我和胖子让到了前面。这两年我见过的古怪事物也不算少,心中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在思忖,难道这一船人的消失,跟这些恶劣时光海苔有关?

胖子对那两个德国人骂了句怂货,接着便往右挪动身体,奇怪的是,他往右一动,那些海苔也跟着往右移动,胖子顿了顿,又往我这边走,那些海苔也跟着走,我心中了然,对他道:“估计是跟九头蛇柏一样的东西。”

胖子一脸鄙夷的神情,道:“***,蠢蛋都能看出来,问题是这些东西打哪儿来的,还有,那两个外国同胞去哪儿了?”胖子的话提醒了我,我顿时惊了一下,心说如果这玩意真跟九头蛇柏特性差不多,那么联合之前的枪声,我敢打赌,那两个德国壮丁,绝对已经成肥料了。

我心里顿时有些发凉,这些德国大汉,虽然不知道身手怎么样,但那么大块头摆在那儿,怎么也不可能等死,除非这些东西很难对付。

对付这些东西,我和胖子比较有经验,当即,我给胖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警戒,接着我便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将火光点燃后,直接朝那些海苔扔了过去。

不出所料,这玩意是有生命的,而且畏火,应该是属于一种食肉性的植物,事实上,海底食肉类植物很多,但顾名思义,它们大多生存在海底,附着在礁石或深沟里,像这样出现在船只的情况,实在很少见。

那些海苔向后退了几下,我的打火机刚好扔在中央,因此海苔中间空出了一块位置,而随着海苔的移动,一个东西突然从里面掉了下来,发出啪的一声响,我仔细一看,顿时浑身发凉,那是一支对讲机。

身后的那两个德国人,顿时惊呼出声,眼中爆发出愤怒的光芒,纷纷学我,将打火机点燃。其中一个德国人,见打火机火光太小,还愤怒的脱下衣服,将衣服点着后扔过去,这下子,中间空出的位置更大,那些海苔仿佛害怕一样,抖动的更加厉害,随着它们的移动,被堵住的一条通道露了出来,那条通道,应该是通向船员休息室。

就在海苔离开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那休息室里面有两个人,而且是两个德国人。

他们原本是缩在一处,手里举着枪,脸上得神情几乎已经崩溃,身上的装备也零零散散,我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还没死,一时间放下心来。

虽然我们立场不同,但毕竟是两条人命,我自认这两年改变很多,但还没冷血到可以漠视生命的程度。那两个德国人估计被逼的快疯了,一见海苔让道,离开发了疯的往外冲,然后除了中间那条火道,两边都是食人的海苔,但奇怪的是,它们并没有做出攻击的动作。

很快,那两个德国人冲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好几处着火,胖子直接踹了他们两脚,踹的两人在地上打滚,把火给灭了。

我刚想夸胖子神速,就听腰间的对讲机里传来德国美女的声音:“小胖、小胖,收到请回答。”对讲机的声音十分刺耳,由于信号不好,还伴随着电流声。

谁知对讲机的声音刚响起,那两个冲出来的德国人就跟发了疯一样大叫起来,朝着我和胖子冲过来,抢我们的对讲机,我一看这情况不对,赶紧冲两外两个壮丁吼道:“快,把他们拉走。”

那两个德国人虽然听不懂中文,但还是冲上来去拉他们的同伴,但就在这一瞬间,那些海苔却突然疯狂的扭动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不怕死的朝我们扑过来,瞬间将火给压灭了。

我顿时懵了,瞬间明白过来,感情这些海苔是受了对讲机的刺激。

这头,腰间的对讲机里,德国美女还在坚持不懈的问话,胖子骂道:“***,回答个屁啊!”一边说,胖子直接卸下对讲机,朝着海苔扔过去,那些海苔就如同看见仇人一样,瞬间包围上去,但仅仅片刻,它们又开始朝我们围攻过来。

之前那两个德国人,基本已经吓的神志不清了,而另外两个德国壮丁还算镇定,立刻朝着海苔开枪,但他们一开枪,我整张脸都僵了,因为那些海苔更疯狂了。

不对!根本原因不是对讲机,而是激烈的声音。

我想提醒他们不要开枪,但已经晚了,胖子骂了句娘,将枪往胸前一跨,掏出打火机道:“天真,你们先撤,我用火拖一拖。”

我和胖子合作不是一天两天,这个时候也不矫情,当即,我二话不说就转头,正打算先跑,谁知一转头,我腿肚子都忍不住抽筋了,不知何时,我们身后也,冒出一堆海苔,将我们的后路封死了。

此刻,我们六个人,只有胖子身上有一只打火机,他点燃了衣服,舞的火光四溅,前面的海苔一时不敢靠近,但后面的海苔,却快速的爬了过来,速度奇怪的缠上了其中一个德国壮丁的脚,那小子顿时就发出一声惨叫,嘴里叽里呱啦说着德文,只见脚踝处流了一滩血。

我不由想起了雅布达的食人藤蔓,估计这些海苔也是一种虫子和植物的寄生体,就跟珊瑚差不多,看起来是植物,实际上却是由密密麻麻的珊瑚虫组成。

我立刻也脱了上衣,在胖子那里借了火,朝着德国人舞过去,缠住他的海苔立刻就散了,接着我道:“快来引火,所有人不准再放枪,不准发出刺激性声音。”

谁知我话才说完,就又听到了对讲机的声音,这一次,德国美女的声音已经很急切了:“吴、吴,收到回答,收到回答。”

我们之前都将对讲机扔进了海苔丛里,如今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对讲机的声音,胖子骂道:“***,那德国美人儿是想害死我们呐,他娘的,让你早点从了她,你非得磨磨唧唧,现在好了,因爱生恨了。”

我连踹他的时间都没有,一边舞火,一边也怒了,骂道:“都要喂虫子了,还堵不上你那张破嘴,死胖子,你就不能消停点。”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5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七章》小说的精彩点评:
  1. 海藻  2015-09-20 23:54:59

    把对讲机交出来

     
  2. 小三爷  2015-09-24 10:28:32

    我和胖子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句话很无语!!!

     
  3. 衣服  2016-01-30 00:51:28

    为什么我总是受伤…

     
  4. le  2016-06-30 18:13:17

    挺好的,谢谢

     
  5. 匿名  2016-08-21 16:39:54

    他对胖子的大屁股描写的很多,好多和认识的女子都死了,剩下一个德国妞一个中国女人嫁人了,还有一个秀秀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