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六章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六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转念一想,我又觉得不对,对胖子道:“我看不像,之前我和他握手时,以为他是小哥,一怒之下掐了他一把,我打赌,绝对是流血了,他当时哼都没哼一下。”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在握手的时候,如果对方突然见血的掐你一把,估计没有谁会那么的淡定,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两个人之间有猫腻。

如果他是闷油瓶,当然不会有反应,但如同他是个真货,那么初次见面的我这么阴他,他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怎么知道。”胖子想了想,猜测道:“估计他是个老玻璃,以为你对他有意思。”我直接踹了胖子一脚,低声骂道:“少他妈不靠谱,你们刚才究竟怎么回事,你一字不漏的的说一遍,我分析分析。”

接着,胖子跟我说了之后的经过,当时他一路尾随张秃头跟过去,两人走到无人之处时,胖子窜出去,拍着张秃头的肩,压低声音道:“我说小哥,您这是玩哪出啊,可把我们哥俩心脏都给吓出来了。”

张秃子愣了一下,转过身,道:“唉哟,是你啊,别叫我小哥啊,都一把年纪了。”胖子一愣,心说难道是闷油瓶有什么特殊目的,需要隐藏身份?于是他顺势就改了口,腆笑着低声道:“是,是,张教授,您怎么会在这艘船上?”

张秃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自己来的目的,先前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胖子哎哟一声,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周围又没别人,你就别打哑谜了,再这么下去,天真无邪同志非劈了我不可,你是不知道他现在那暴脾气,就跟一头发了疯的公牛一样,没有大神在旁边压着,天天撂蹄子……”

我听到这儿,连忙道:“打住打住,你***是去拆我的台吧?”

胖子瞪了我一眼,让我别打断他,重点在后面。当时,胖子说完,本以为闷油瓶不会演下去了,谁知张秃头张口就问了句,天真无邪是谁?

胖子愣了,心道小哥这也太敬业了,一进入角色,真的很难拉出来。他刚想继续加把劲,让闷油瓶说人话,结果张秃头就显露出不赖烦的神色,挥了挥手,让胖子出去帮忙,德国人都很讲究劳动,船上不养吃闲饭的。

胖子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直接道:“小哥,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这儿又没有外人,你至于这样吗?”胖子这人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真把他惹急了,连闷油瓶也敢招惹,他直接就上去撕张秃头的脸,张秃头吓的往后躲,一个踉跄就屁股着地,摔倒哎哟直叫。

胖子见了更是来气,骑上去就扯脸,一不小心之下,直接给人脸上弄了道口子,胖子一见有血,顿时就懵了,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我的娘耶,这是个真货!

他赶忙将张秃头从地上拉起来,正想着该怎么解释,张秃头已经愤愤然的甩开了胖子的手,嘴里骂道:“疯子,疯子!”一边说,一边往船舱下面走,摆出一副再也不愿意搭理胖子的神情,紧接着,胖子便悻悻的回房等我。

我听完胖子的描述,细细想了一番,觉得没有什么破绽,要说张秃头的反应,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应该有的表现,但我还是觉得这事太巧合,毕竟中国的易容术博大精深,保不准真有能见血的。

我将自己的分析与胖子一说,最后的结论是静观其变,如果他是个真货,那么对我们也没有影响,如果他是闷油瓶假扮的,那么能装到那种程度,必然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而且我就不信,我和胖子如果真有什么危险,闷油瓶会置之不理。别人不了解他,我可是太了解了。

我们商议完毕,便在船上四处溜达,船上人少了很多,由于德国美女选择下水探测,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到达目的地后,就要马上下水,因此她将自己的人手分成了两班,另一班正在睡觉休息。

我出了休息室,灰老鼠等人便聚过来,问我接下来怎么办,我说先按德国美女吩咐的做,所有人都睡觉休整,晚上有可能会下水。

事实上,我自己并不看好德国美女的方法,但如果那个张秃头真是闷油瓶,那情况就不一样了,甚至我怀疑,闷油瓶压根就知道海斗的具体位置,说不定他的老祖宗还曾经去过。

但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完全建立在张秃头究竟是不是闷油瓶这个假设上,因此为了保险起见,我安排自己的人全部睡觉,我和胖子在船上逛了一圈,外面的风暴已经有减小的趋势,更为德国美女的原计划增加了地利,我便和胖子回休息室休整,换了好几种方法,强迫自己睡了一个回笼觉,等醒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也就是说,还有两个多小时,我们就要进入海斗的搜索范围了。

此刻,暴风雨就跟开了绿色通道一样,完全停止了,天空中厚重的乌云消失无踪,金黄色的夕阳挂在海岸线,将远处的天际,染出了一片绚丽的云霞,就如同传说中的麒麟喷火一样,壮丽非凡。我们所有人都聚集到了船头,各种装备从储物室搬到了离甲板最近的位置,德国壮丁来来回回奔跑,德国美女站在船头,一向表情丰富的脸颊上,带上了一丝凝重,而我们这一帮人,则如同是局外人一样。

一种僵硬的气氛在船上蔓延着,戌时,张秃头也从他的工作室钻出来,热火朝天的用结结巴巴的德文指挥着一帮德国壮丁,脸上布了一层油汗,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仿佛是刚建了一栋楼一样,最后当各项装备都齐位后,他哎哟一声,说了句:累死我了。

我听到恨不能扇他两个耳光,你说他要真是闷油瓶,这小子怎么就能把一个人演的这么贱呢?我观察了他很久,但从头到尾,这位张教授,只顾着对德国壮丁们指手画脚,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我。

最后,他从我身边走过,见我周围没人,便贼眉贼眼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我心里惊了一下,心道有门,连忙自觉的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等他过来,果不其然,他身体十分灵活的闪了进来,伸出手,指了指被我抠出的伤口,声音诡异的说道:“小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忍不住觉得好笑,反问道:“你说呢?张影帝!”

他舔了舔嘴唇,稍微凑近,紧接着,便在我腰上摸了一把,嘿嘿的笑道:“我懂。”我顿时就懵了,转头盯着他,再看了看他不规矩的那只手,心里咯噔一下,该死的,难不成被胖子猜对了,这真是个老玻璃?

紧接着,我感觉自己的心凉了,事实上,这是个十分僻静的位置,如果他真是闷油瓶,那么根本就不用再演戏了,但现在他这老玻璃的表现,明显在告诉我一个事实,这人真的不是闷油瓶。

我心情一下子就跌落了低谷,一股失望夹杂着愤怒,一拳就揍了过去,那张秃头哪里回事我的对手,我一扑就骑到那秃头身上,把他揍的呼天叫地,嗷嗷直叫,将德国美女和胖子等人都吸引过来。

小龙女惊呼一声,连忙过来劝架,用蹩脚的中文呼道:“不、不,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胖子一把将我扯过去,怒道:“这老玻璃是不是强奸你了!靠,胖爷我这就把他扔海里喂鲨鱼!”我踹了他一脚,示意他跟上,接着转身就走,其余人看出我怒气很大,没人敢跟上来,戌时,周围人影全无,胖子便道:“怎么回事?”

我将先前的事一说,胖子也愣了,叹气道:“一场欢喜一场空,不过话又说回来,估计这人跟小哥见过面,否则小哥当年也不会扮成他的样子,不过……他本人可欠扁多了。”我连忙点头,表示同意,接着道:“现在可以证明,那人确实不是小哥,现在咱们人在屋檐下,接下来得万事小心了。”

胖子点了点头,又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十分郁闷的说道:“你这种货色都有玻璃能看上,你说怎么就没有姑娘看上我呢?”我指了指自己的脸,道:“看见没,又白又嫩。”又指了指他的脸,道:“棕树皮。”

“靠,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外貌主义,都是纸老虎!”胖子顿时怒了。我扯了他一把,重新回了船舱,那张秃头被揍怕了,一见我俩就跟夹着尾巴的狗一样,灰溜溜的往旁边走,胖子不住的感慨,说小哥当初什么人不好演,非得演这种货色,害的我们哥俩错误定位。

很快,太阳彻底划下了海平线,时间一见到达晚上的七点十四分,海面上已经彻底黑下来,只有我们的船还在发光,电子显示屏上,代表坐标和船只的两个点,彻底重合在一起,接着,呜呜的马达声终于停止了。

德国美女下令打开船上的所有探测灯,数十盏大功率的灯从各个方向射出去,将周围的海水照的通明,光的反射下,仿佛我们的船是行驶在一块琥珀色的琉璃上。

紧接着,张秃头和两个德国壮丁开始穿戴潜水装备,他们的装备,比我们的更先进,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德国那边派下来的,张秃头肚子太大,潜水服穿了半天才勒上去,灰老鼠在旁起哄,一个劲儿吼挺胸收腹,把张秃头气的都冒汗了。

直到七点半,随着三声入水声,张秃头和两名德国壮丁跳下了水,三根牵引绳拴在甲板的木舵上,滴溜溜的往下滑。

这三根牵引绳是专业的潜水绳,长度足有两百米,在木舵上如同一条大蟒蛇,很快,随着绳子的下放,蟒蛇便越来越细,直到绳子放到尾。

我们聚集在船舷上虽然明知什么也无法看到,但还是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集到绳索入海的方位,戌时,绳子开始缓缓向右移动,这意味着,水底下作业的人正在以一个圆弧形的路线进行搜索,我们聚集的人,也不由自主跟着绳索一起移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们所携带的氧气瓶,足够水下三十分钟,我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左右,在接近三十分钟时,水面上突然探出了一颗潜水头盔,我还没来的及反应,德国美女便招手,用德语下命令,很快,几名德国壮汉开始将人往上拉,看体型,不是张秃头,应该是当时下水的其中一名德国壮丁。

我见他们在拉人,便没有过去帮忙,而是注视着海底,等着张秃子两人,但奇怪的是,我看了半天也没有什么东西。浮上来。

这时,德国美女已经走到那个出水的德国壮丁面前,用德语跟他交谈,我听着两人对话的语气,似乎有些急切,忍不住看过去,只见那个出水的德国壮丁,一脸惊恐未定的摸样,一边跟德国美女说什么,一边不断指着海底下。

我心中一动,心说难不成海底下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我怀疑时,德国美女面色已经很不好了,她思考了一下,似乎正打算下什么命令,然而就在这是,那个刚出水的德国壮丁突然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整个人就往海里栽。

他由于刚出水,身上的保险潜水绳还没有解开铁扣,大部分的绳索都垂在海底下,然而海下的绳子似乎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时候,那个德国壮丁猛的被往外扯,整个身体都在甲板上摩擦,速度极快,刷刷刷的被扯到了船舷边上,船舷处有栏杆,他整个人被卡在了栏杆处,不知是哪出的骨头,发出一声咔嚓声,紧接着便响起了德国壮丁的惨叫声。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而此刻,我恰好离那个德国壮丁最近,眼见海底下的力量似乎还在增加,德国人得身体已经被扯成一只弯曲的虾米,想也没想,我直接扑了上去,拔出腿间的匕首想将绳子砍断,谁知匕首割下去,却如同割到铁一样。

我暗骂一声,心说绳子质量怎么这么好,这外国同胞,怎么也不向中国的制造商学习一下。

砍了两下,我心知砍不断,立刻冲身后的人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胖子最先反应过来,一下子扑上来,与我一起抱着德国壮丁的腰,我俩一人腾出一只手去解他腰间的铁扣。

那铁扣十分繁复,加了很多层保险,解起来十分复杂,弄了没两下,那德国壮丁的惨叫声就更加厉害,腰间的绳子蹦成了一条直线,由于被卡在船舷处,又由于水底下传来的巨大力道,他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种扭曲的状态,我心里一惊,顿时觉得不妙,这样发展下去,这人的腰骨绝对会被活生生弄断,千钧一发间,我吼了声:“胖子!”

由于时间太紧迫,我根本连解释都来不及,但我这一句胖子吼出,胖子却突然做了一个十分符合我心意的动作,他立刻放了手,将德国壮丁的上半身使力调整了下姿势,避过了船舷的铁杆,顿时,那德国壮丁就如同一条鱼一样,嗖的被扯入了海水里。

船上的人这时才反应过来,惊叫不绝,胖子骂道:“***,叫什么叫,还不抄家伙下去救人!”那帮人除了德国美女,没人听得懂中文,德国美女本来就不算是个临危不惧的人,反应这时候有些迟钝,我见这样,立刻冲灰老鼠打了个手势,道:“我们下水!”

我话音刚落,估计是德国美女缓过劲儿来,她连忙道:“等等。”紧接着,她语速极快的朝一个络腮胡的德国壮丁说了一句,那壮丁立刻飞奔进了指挥室,也不知干什么。

胖子道:“我说德国妹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等,再等一会儿,你那伙计就不用救了,直接捞尸体就得了。”我心说也不能这么实话实说,多伤人啊。

这情况一看就是水底下有什么大型生物,而且张秃子两人现在还没上来,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了,德国美女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跟你们一起下去。”德国美女坚定道。

“什么?”胖子怪叫一声,道:“我说大妹子,你手下这么多人时摆着玩儿的?就算你想帮忙,也挑个壮一点的,你一个女人跟着下水,这不寒碜他们吗?”那些德国壮丁听不懂中文,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盯着我们,估计以为我们在讨论什么营救方案。

就这片刻间,那个络腮胡子从指挥使出来了,拿了几个装备,我一看,顿时觉得唏嘘,里面有水下鱼雷小炮,还有高压水灯和气枪等攻击装备。

德国美女立刻用蹩脚的中文道:“水下是个大家伙,得干掉它。”谁知德国美女的话刚说完,便听离船舷最近的一个德国壮丁激烈的说了句什么,手一直指着海面,我们下意识的顺着他手指的方位看去,却发现海面上漂浮着一个人,是刚才被拖下水的德国壮丁!

他怎么浮上来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升起一个不祥的猜测,难道人死了?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望向海面上漂浮的德国壮丁时,他头转了转,嘴里断断续续说出一串德文,紧接着,从水底又冒出两个穿着潜水服的人,那两个人冲我们挥了挥手,紧接着,我便听其中一人道:“快把人拉上去,差点要了我的老命。”

我听出是张秃头的声音,连忙冲其他人打手势,很快,我们七手八脚的将三人弄到了船上,那个被拉下水的德国壮丁一直瘫这,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很快,那个给我们做饭的中年女人窜出来,估计她还兼职船医,给德国壮丁检查一翻后,摇了摇头,冲德国美女说了几句话。

德国美女脸色顿时不好看,冲其他德国人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那些人便将德国壮丁用一简易的担架抬了下去,只剩下那个络腮胡留着。

德国美女半晌没说话,大约见我和胖子都看着她,她解释了一句:“max骨折了。”接着她便看向正在脱潜水服的张秃头两人,用中文道:“张教授,怎么回事?”

张秃头喘的厉害,不住摆手,半晌才道:“底下是礁石滩,好家伙……藏了只大章鱼,差点就完蛋了,不行,katharine,我要求加酬劳。”

我顿时就想到王盟了,心说这种怂货,怎么都不可能是闷油瓶,一时间,我觉得很失落,胖子也看张秃头很不爽,直接拍了拍他得肩膀,不怎么客气的说道:“秃子,那章鱼现在在哪儿,胖爷正想吃铁板鱿鱼烧。”

“跑了。”张秃子显然对胖子没有好感,一闪身,又拍了拍被胖子搭过得肩膀,完全不打算搭理我们。

“跑了?”胖子不死心,问道:“怎么跑的?”我心说胖子还真跟张秃头杠上了,刚想劝他两句,就算这人不是小哥,你也不能因为失望就老是针对人家,谁知我还没开口,张秃头便道:“不知道,我们被那章鱼缠住,那个德国小子自己逃命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被拉下水了,再后来,那章鱼就自己放开我们了,我是研究海洋生物的,这种奇怪的现象,根据我得推测,估计是……”他卖了个关子,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似乎很想让我们去问他。

但我和胖子两人,谁也没开口,双手环胸看了他半晌,估计他也觉得没劲,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道:“我估计……那章鱼是吃饱了,刚才是逗我们玩儿。”

我呛了一声,有种扇他得冲动,胖子骂了句娘,直接不搭理她了。

最后张秃头憋的无聊,对德国美女道:“这水下面太危险了,再进行水底探测,我可不愿意,我看不如就按小吴说的,咱们等两天,就在海上巡视,总能等到那地方冒出来。”

德国美女重重叹了口气,问我:“吴,我该怎么办?”

胖子插话道:“我看这姓张的虽然不靠谱,但话说得没错,海底下又是鲨鱼又是章鱼,没准再下去的时候,那章鱼肚子就饿了,到时候可没这么好的运气。”

我虽然没有回答德国美女,但她皱着眉头思考一阵,便点头同意了。她做事没有张博士那么果断,因此即便点头,也有种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我安慰了她两句,随便去看了下同子和那个德国壮丁的伤,便各自回房。

由于我们白天已经补过觉,因此晚上没什么睡意,我正琢磨着岛中斗的事,胖子便拉我起来斗地主,我说干脆锄大地,胖子说不行,怀疑我耍诈,跟我完锄大地,准输得连内裤都不剩。

我刚想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还没开口,门便被敲响了,紧接着,外面敲门的人不请自来的说:“我进来了。”进来的是张秃头,估计刚洗完澡,头上原本可怜的毛发贴在头皮上,就跟没有似的。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33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十六章》的精彩点评:
  1. 吳邪  2015-08-05 19:40:41

    我說呢!這小哥還給咱剝蝦吃,想不到是個看上我美色的西貝貨!嘖!

    [回复]
     
  2. 章鱼  2015-08-14 12:48:37

    吃饱了,娱乐一下

    [回复]
     
  3. mo  2015-08-28 19:10:23

    这真不是闷油瓶?怎么招了个老玻璃?

    [回复]
     
  4. 龍鳶  2015-09-01 21:01:32

    玻璃是指…

    [回复]
     
  5. 张教授  2015-09-20 23:37:50

    请叫我影帝,这次我只会一个人进去,一个拖油瓶都不带,我要终结这一切。

    [回复]
     
  6. 夜猫  2016-03-23 18:22:14

    我还是认为他就是小哥!!

    [回复]
     
  7. 匿名  2016-07-08 22:30:13

    看到后面,排水洞里张秃子刻手掌放血喝退镇水尸,再回过头来看这里——他舔了舔嘴唇,稍微凑近,紧接着,便在我腰上摸了一把,嘿嘿的笑道:“我懂。”——哎呀,小哥的影帝模式,真真真……

    [回复]
     
  8. 小哥  2016-08-11 16:19:47

    我是影帝,哈哈

    [回复]
     
  9. 张秃子  2017-06-04 02:32:20

    你们不会检查一下我的手指么?

    [回复]
     
  10. 匿名  2017-08-06 11:22:31

    @张秃子:@张秃子:闷油瓶会缩骨 你忘了??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