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写给杨洋的一封信

目录:盗墓笔记电视剧    作者: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5-12-06

(←上一章):    (下一章→):

杨洋:

你好!

我首先要向你表示感谢,感谢你的信守承诺,将闷油瓶小哥张起灵从2.5次元带到我们的面前。同时,也为你在剧中辛勤的工作从而取得阶段性胜利表示祝贺。

按照你微博留下的那句:‘看完写篇观后感给我’ 所期望的,在下虽不才,但愿意将自己的想法和你做一下交流,如有出言有冒犯的地方,还望海涵。

如果说让我给剧中的你打一个分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及格分,不为别的,只为的是你神似。因为,我们可以说张起灵拥有“人间绝色”的容颜,却不能说天下所有的潘安都是张起灵。

而你所扮演的小哥,缺少了原著中最重要的气韵,或是被人称作灵魂的东西。如果杨洋你抛开你极高的颜值,你还可以用什么来诠释张起灵呢?

在新剧一开播之际,你接受采访时曾提到,张起灵最难把握的是他历经百年的沧桑。他眼神中的东西,你无法全都理解。其实说句良心话,小哥确是整部《盗墓笔记》人物性格最复杂的那一个。但杨洋,张起灵却非不可以被揣测、被探寻的神一样的存在。他和你一样,是个有血有肉有灵魂有感情的普通又不普通人而已。

你曾提到你读过三叔写的原作,但是有一个道理大家都明白:“看了”和“看懂”其实是两个概念。看到这里请你不要生气,我绝对没有在贬低你的努力和付出,只觉得它们的力度比起稻米的期待略显不足了一点。

我们都知道闷油瓶张起灵“性格沉默寡言,惜字若金,对待其他人很冷淡,是一种与世界无关的令人震撼的淡然”,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闷油瓶张起灵会拥有这些别人不具备的性格特征?如果没有读完整或者是没有认真在原著中寻找答案的人,真的很难回答出,或者回答的非常片面,如同盲人摸象般浅尝辄止。

如果我们想要去了解一个人,大致会从他的家庭背景、所受的教育和他接触的人群来判断,这个人会是哪一类群体。

当你带着以上的问题翻开《盗墓笔记》系列,我想你会更进一步体会到你所不了解的东西。

一、关于“ 张起灵 ”的性格背后的真相

首先,张起灵并非是闷油瓶小哥的本名。所谓“张起灵”只是一个特定称号,指倒斗世家张家的指定继承人(即张家族长),凡是命定的继承人都叫张起灵。据吴邪推测张起灵同时也是族内专司将张家死者入殓张家古楼的人。

起灵,古代有撤除亡者灵位,运送灵柩入土的意思。从这个不祥的名字就可以知道,小哥的一生注定就是一个送葬者的悲剧。

其次,由于从孩提时代起就没有母亲的照顾,小哥的童年是在一个混乱的环境中成长的,懵懂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亲(非生父)是哪一个。这个家族巨大而且蓬勃的体系,让他无法分辨,这很大程度上,是小哥不愿意多讲话的原因所在。

而作为张家内族人,小哥从小就接受了家族非人的训练,比如缩骨功,其间痛楚非常人可以想象(胖子只练了一天就把教他缩骨功的老师打得鼻青脸肿,就可以知道一星半点),比如磨练手指力量和长度,再比如被自己长辈们带到墓下,为了测试还是孩子的小哥体内的麒麟血浓度(也为了让斗里的各类尸蹩避开),他们差点把他的血放干,等等令人发指的行经。

用小哥的话说,这个世间最可怕的并不是鬼怪,而是人心,因为它看不透。对于人世间的各种丑恶,他看得太多了,他很明白,情绪这种东西是最没有用的。因为没有用,所以心慢慢就变得麻木,然后整个人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变得漠然。

还有一点,我认为可能是闷油瓶小哥最具悲情色彩的一笔——失忆症给他带来的痛苦。

张家族人中,只有少数人有这种“麒麟”的血液,而拥有这种血液的人中,血液效果最强的人,才有可能成为族长。而族长的夫人,必须也是同族中有相同血液的女性,这样才能保证这种能力能够延续下去。这就是所谓的族内通婚,但这样也导致了另外一种遗传病的长期遗传,也就是失忆症

闷油瓶小哥看似拥有常人梦寐以求且傲人的力量,实则它却是一种令人发狂的“诅咒”。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他和世界的唯一的联系,似乎并没有多少价值。他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哪里。他只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件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你能想象吗?有一天,当你从一个山洞中醒来,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疑惑地望着四周的时候,你的身上已经有了一个你必须肩负的责任,你没有权利去看沿途的风景,不能去享受朋友和爱人,你人生中的所有美好的东西,在你有意识的一刻,已经对你没有了意义。”

张起灵就是这样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命运。最让我心痛的是,他只是淡淡地背负着,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好像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如果你问他,他只会默默地摇头,和你说:“没关系。”

他背负着世界上最痛苦的命运,甚至比死亡还要痛苦一千倍,然而他不怒不哀,既不逃避也不痛苦。

还记得胖子说的那句话:

而如果你身边的亲人有一个去世了,其他人都健在,你会觉得这一次的去世,是一次巨大的浩劫。而如果你身边的亲人,在一年内一个接一个地去世了,你会慢慢地麻木。而小哥离开时的眼神,似乎就是后者。在很长的岁月里,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以各种方式死去,你发现任何人都无法在你身边留下来,这个时候,对于死亡,你就会有另一种看法。

比麻木更深的一层,就是淡然,对于死亡的淡然。

杨洋想要去了解这个悲情色彩浓重的男人,不妨去设想把他身上的悲情放在自己身上时,或许就能明白闷油瓶的眼神为什么会那么冷漠、那么淡然。
二、有关“张起灵”情感线索

虽然闷油瓶小哥从不愿主动表露自己的情感,但这不意味着他是一块石头,要硬找一个和他相似的事物的话,我唯一能想到的是螃蟹。虽满身盔甲,看似坚硬无比,但内在却是柔软至极。

纵观这部《盗墓笔记》,对闷油瓶小哥而言最重要的三个人,分别是:母亲白玛、生死之交吴邪、胖子。

第一位是小哥的生母白玛,她应该是闷油瓶小哥百年来唯一爱过的女人。

在《藏海花·三日静寂》中,南派三叔用了他所能用极细腻的文笔,一笔笔来刻画闷油瓶小哥内心世界,也让稻米们重新认识这个看似强大入神般的男人,其实也有非常温情的一面。原文道:
……

那天晚上,张起灵被带入了那个封闭了十年的房间,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而让他无法理解。

白玛并没有完全的苏醒过来,当藏海花的药性褪去,她离真正的死亡,只有三天的时间。然而她等这三天,已经等了太长的时间。

张起灵并没有从白玛的口中得到任何的信息。

他甚至没有听到自己母亲呼唤自己的哪怕一声声音。

他也没有感觉到,其他人说过的,母亲带给他的,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丝联系。

他唯一感觉到的,是母亲缓缓恢复的呼吸,苍白的脸庞只恢复了轻微的血色,又瞬间转向荒芜。

这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

白玛知道这一切吗?

如她约定的那样,她从长眠中醒来,已经失去了睁开眼睛的任何机会。但是她知道,当那些喇嘛按照约定让她醒来的时候,她的儿子一定在她的身边。

那一定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感知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她能够感觉到儿子的温暖。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真的来了。

她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只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三天时间,虽然不够,远远不够,她想看到这个孩子成长的所有片段,所有瞬间。但是,三天,这寂静的,只有心跳声和呼吸声的三天时间,已经是她能做的全部了。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觉得这一切,仍旧太仓促了。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情绪,他觉得自己抓着人世间最后一丝自己的痕迹,最后一丝自己愿意去想的东西。

没有人进到这个房间来,没有任何声音进到这个房间来。

三日寂静。

“你不能是一块石头,让你的母亲,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一年前,上师和他说道:“你要学会去想,去想念,你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礼物,会是你被那些人遮蔽的心。”

三天之后,张起灵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跟前,他习惯性的拿起凿子,开始凿起来。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凿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

他凿了几下,忽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凿子,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乎是同时,心中一股难以抵御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雪中,他坐了下来,蜷缩成了一团。

……

张家家规中重最要的一条,为了保证麒麟血的高浓度,张家人绝对不允许本族人与外族人通婚,如有违者都会处以极刑,不论是男女哪一方,也包括那个血统不纯正的孩子,都要处理掉。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小哥的妈妈白玛绝对不是张家人,她只是一个美丽善良的藏族女子,却被命运作弄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生了下了不该生下的孩子。或许在生下小哥的时候(或许更早),她就知道在命运的尽头,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但是这位勇敢的母亲还是意外决然的生下自己爱的结晶,然后被人(或许是爱人)冰封在万丈雪山之中,开始漫长的等待。

白玛是神一般伟大的一位母亲,却只和小哥在一起了三天。教会了他什么叫做想念。张起灵唯一一次流泪就是为这位伟大的母亲。被葬在藏地雪山布落的花海之下。静静地躺了那么多年,只为了重逢的三日。我想,白玛最后一定带着感激带着满足离开这个她爱过的世界。

试问这样的奇女子,世间哪个人会不爱呢?小哥细腻的情感虽然被深深的压抑着,但是它们却残留在对母亲的思念中,不曾被遗忘。

第二个对于闷油瓶小哥非常重要的人,是吴邪。

在小哥长达百年的岁月中,他不曾想和谁留下什么羁绊,因为失去的次数太多,他已经承受不起。但是吴邪的出现绝非是个偶然,因为我相信这个世间只有必然。就想他们两个(外加胖子)似乎注定了要相遇,要一路走来成为生死与共的知己。

但或许吴邪真正走进小哥,大概是他们在戈壁夜谈开始(的吧):

……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

我说不出话,想了想才道:“没有你说得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

(《盗墓笔记》之蛇沼鬼城(中)第十八章)

我固执的认为,就是吴邪那句:“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使闷油瓶小哥第一次主动有了和这个世界的联系。

使他在吴邪腹背受敌的时,还会告诉天真说:“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使他在面对霍家老太太主动地要求合作时,转过身对天真说:“带我回家。”

使他在玉脉深穴勉强救下吴邪时,奄奄一息地对他地说:“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闷油瓶小哥不是没有感情,他只是在不断自我催眠,不要和人有任何联系,不仅仅是他们不在同一个时间轴,更重要的是他承受不起人心的背叛。小哥可以斗下称王,一旦回到地上的世界,他的心智比起他的对手羸弱的像个孩子。赌的代价太大,他真的支付不起。

作为盗墓铁三角的最后一个人,王胖子要比吴邪更加能了解到小哥身上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背后的原因。

有胖子在,铁三角相处起来格外自然,引用吴邪的话,“胖子不在,连和他(指小哥)笑话都不觉得好笑。”。我还记得小哥在盗墓笔记中三次笑中,就有一次是因为胖子:

……

我小时候也得过皮肤病,土办法是有一点,就是有点恶心,对他说道:“挖肉是不用,你真以为你肉多啊,我也不是华佗,不过我身上还有点爽皮水,给你先涂上,可能有点疼,你可忍着。”

闷油瓶楞了一下,胖子也啊了一声,说道:“所以说你们城里人就是娇贵,他娘的倒斗还带着爽肤水,下回你干脆带副扑克牌下来,我们被困住的时候还能锄大D。”

我当然不可能带着这种东西,呸呸两口唾液就涂在胖子背上,带上手套就给他涂开了,没成想胖子这么碍不住疼,口水一涂开他惨叫了一声,人直往前逃去,大骂:“你他娘的涂的什么东西!我的姥姥,你还不如剜了我呢,这下子胖子我真的要归位了。”

我一看,这疼就是管用了,说道:“看你那点出息,疼比痒好熬啊,你现在还痒不痒?”

胖子在哪里手舞足蹈了一阵子,算是缓了过来,奇道:“诶,小吴,行啊,你那什么东西这么灵,还真舒坦多了,那爽皮水什么牌子的。”

我看他要知道我是口水涂上去的,非宰了我不可,忙说道:“别跟个娘们似的,我们快走。”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

(选自《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 第三十九章 混战)

对于胖子,小哥有一种区别于吴邪的信任。在小哥失忆的时候,胖子负责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那种近似家人的信任油然而生。之后即使被胖子坑(骗小哥穿黄色小鸡胖次),被胖子耍(动过把小哥卖给富婆的脑筋),被胖子忽悠给吴邪壮胆装冷血保镖(结果入戏太深),却都能统统忽略不计。

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闷油瓶张起灵,他要么不接受任何人,但一旦他把你放在心里,就会为这份沉甸甸的所有付出自己所能支付的一切代价。

当吴邪和胖子走进小哥内心的时候,他就主动肩负起他们两个人的重担,所以在他们两个人面对危险的时候,他会挺身而出,对着他们的对手威胁道:“这是我的朋友,请你们走开,告诉你们老板,如果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我一定会杀死他,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反正我有的是时间。”闷油瓶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身后是不知所措的胖子和吴邪。

三、有关肩负守护家族秘密的责任

我个人认为张起灵人物魅力不仅仅只停留在“容貌俊逸白净,气质淡出红尘。”表层上。他真正给人留下卓尔不群的印象,完全取决于他的内在的强大,而内在的强大是一种精神,转化成简单的二个字就是“责任”。

他是张家的起灵,他肩负这一族的使命,他的一生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

周穆王利用玉俑的一部分,做了一个小棺材,然后他杀了一个孕妇,取出了她腹中没有足月的胎儿,放入玉俑之中。  

玉俑中的胎儿每一次的变化,伴随着胎儿的动作,都会牵动这只盒子中的机括,引起机括的变化,从而让盒子表面的筹算符号发生变化。  

同一只玉俑对其中人的影响都是一致的,所以胎儿在这只盒子中的变化,会和周穆王在古墓之中的变化完全一样。  

周穆王没有使用规律的计数方式,而是用了完全没有规律的数字,是为了掩盖这个盒子的真实的意义。而如果盒子中的变化开始变得平凡起来,盒子内的机括计数达到一个月一千次左右,代表着玉俑的变化已经完成了。  

盒子表面就会显现出02200059这一排数字,此时打开盒子,指向周穆王所在的所有信息都会出现。然而有一个人,一个真正的智慧者,他看清楚了这一切的布局,他设法得到了这个龙纹盒子,在中国满清皇朝的最后几十年中的一天,他的后人按照他的遗愿打开了那只盒子,取出了那个婴儿。  

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出现了,这个几千年前的婴儿竟然活着,他安静的睡着。3000多年的世事变迁,似乎对于他毫无影响,没有足月的他似乎还在母亲的体内,等待着自己的出生。  

这群人被这样的情景震惊了,这是生命的奇迹,这个孩子从出身开始,已经超越了生命本来的意义。  

他们拜倒在了这个孩子的面前,这些人几乎拥有时间之外世界上所有的力量,但是他们跪了下来,3000年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他们面前流转而过,中国沉重的历史,一切的时光,似乎都在这个孩子身上集合,那实在太重了,重得没有任何人能抬起自己的膝盖。  

“他们养大了这个孩子。”中年人说道:“在未来的一些年数里,这个孩子改变了一切。”  

命运就是如此的神奇,天之骄子周穆王认为世界上的一切智慧和经验都是为自己所用,他布下了惊天的迷局,在3000多年的时间里,不停地翻滚传递,戏弄着他自认为了解的一切,没有想到的是,命运给了他这一切,只是想让一个未足月的小男孩,从远古走到这个时代,和另一批人最终相遇。  

幻灯片上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的照片,那是一个沉默,冷静,眼神淡如清水的男人,他背着一件东西,平常的走着。他的眼睛看着镜头的方向,显然看见了偷拍的人,但是他毫不在意。  

他的眼神透过照片,和黎簇有了第一次的对视,黎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他的心收缩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犹如电流通过他的全身。  

那是吴邪通过那条毒蛇传递消息时,同时传递给他的模糊的信息,无数无法触摸的记忆的碎片,混着那和世间无关的眼神,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  

“他叫什么名字?”黎簇第一次问了这个他以前从来不在乎的问题。  

“张起灵。”中年人说道。

黎簇眉头紧皱,开始思考昨天中年人说的所有的东西,一个活了3000年的婴儿,名字叫张起灵,绘有龙纹的盒子。  

中年人刚才说的每个宗教都会有一个神男圣女的偶像,则是一个非常浅显的提示了,他一下就醒悟了过来。  

“他们需要一个活了3000年的婴儿,这是一种宗教。”黎簇慢慢道,生怕自己说错了,“然后因为你说的事情是正确的,他们得到了一个3000年的婴儿。但是,逻辑上,一个婴儿活不了3000年。所以,他们得到的,是一个3000年的死婴,可是,他们需要一个活了3000年的婴儿,而不是一个死婴。”  

于是他们找了一个孩子,代替了这个死婴。  

中年人沉默的看着黎簇,许久之后长出了一口气,看来在自己的引导下,黎簇的智商终于超过了他心里的及格线。  

“为什么?”黎簇问道,他并没有为自己猜到了答案感到兴奋,反而觉得更加好奇了。

“为什么他们要塑造一个3000年不死的婴儿?这样岂不是很容易让人看出问题?”

“完美的永生,是一种奢望。”中年人说道:“这些人有着比常人更长的寿命,但是他们也承受着无法忍受的副作用。对于他们整个家族来说,一个完美的永生的可能性,恰好是家族存续的核心。”  

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凝聚力,在这么长岁月的痛苦折磨之下,对于自己家族存在的意义,多少都会有怀疑,自毁的情绪时刻会产生,但是如果有一个希望,有一个人告诉他们,这种痛苦是有可能消除的,完美消除痛苦的成功者已经出现,就如同耶稣和世人的关系一样,他会成为关键的关键。至于真假,现在谁又能说耶稣是假的呢?  

“你是说,他们需要一个标本,家族的统治者需要一个标本,来告诉别人,完美的永生是确实存在的。”  

中年人点点头:“这些人都有很高的智慧,他们很少犯错误,但是这一次,这个错误太大了。”  

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个推测,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个可能性,或者说,这个唯一的正确逻辑,他们也许得到了一个活的婴儿,但是这个婴儿可能没有成功长大,但是3000年的活婴已经成为了一个偶像,一种象征,绝对不能让他消失,所以他们用了另外一个婴儿来代替他。  

这种唯一的逻辑,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杀伤力很大,“我们利用了这个最大的错误,一举瓦解了他们最核心的凝聚力。”中年人说道:“他们中有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找到了证据,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些人对于家族的信仰崩溃了,新的社会制度在产生,而家族的阴谋谎言败露,于是这个巨大的家族开始分裂,四散而去,其中相当重要的一支,在大量的争斗之后,前往了长沙,想要逃离那种宿命,这部分的历史,我们之后会讲。”  

黎簇睁开眼睛,中年人继续说道:“神一样被封闭保护着的那个‘孩子’,从神坛上坠落了下来,他从小接受的巨大压力的教育,教育他成为一个神,然而瞬间,他变成了一个丑闻剩下的垃圾,家族分裂的罪魁祸首,平日里利用他统治家族的那些人,开始视他为耻辱。他被丢回给一个家族成员抚养,我们不知道那是否是他真实的父亲,但是不管是谁,这个孩子的日子变得相当不好过,他什么都没有了,唯一剩下的是成为垃圾之前受到的最好的训练。”  

“人性是丑恶的,即使控制着一切的人,活了很多很多年的人,都是丑恶的,家族的危机并没有结束,几年后,家族最大的危机来临,此时已经没有人愿意成为族长,来承担巨大的痛苦和折磨,有一个人忽然就说,就让那个3000年的孩子来做族长吧,他最适合了,于是,那个年青人成为了他们的张起灵,被他们推到了外界,当成了整个家族的替死鬼。”

因为中年人说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这个婴儿是否是被人掉包,还是真的从3000年一直活到现在,其实无法判断,正确答案可以有很多种,但是如果按照中年人的教导,把事情基于基础的逻辑之下,黎簇认为婴儿被人掉包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后者,这个大于几乎是无穷大。  

退一万步说,即使那个婴儿可以活下来,会有人冒险去养大他吗?毕竟这个孩子的智力和资质无法判断,如果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傀儡,一个可控的孩子会更方便很多。

很多人会选择让自己更轻松些的道路,但闷油瓶小哥选的这条,对他来说是最难的:抛弃了所有身为人类的情感,牺牲了普通人原本拥有的生活,秉持着一个殉葬人应有的麻木不仁。

……

——选自《沙海2 》之张起灵

三叔用了2章的篇幅来填了之前小哥看似繁花似锦,令人垂涎的身世的坑,看完《沙海》这几章有关小哥的内容,我只想说:真TM坑!

闷油瓶在《盗墓笔记》中被冠上“一出生成为了张家的继承人”,被内族人细心栽培,用来来日振兴已经开始衰落的张氏一族。但是却在《沙海》中却揭露为,小哥这个血统不纯正的孩子,作为弃子用来代替3000年没有活下来的婴儿,再到谎言被揭露,小哥的命运再一次被作弄,无辜的闷油瓶成为家族长老的戴罪羊,从天之骄子的位置下活生生的踢到了深渊,变成被人唾弃的垃圾。可是就是这个垃圾,在家族分崩离析之时,又被那些别有用心的家族长老推到幕前,临危受命成为张氏一族的族长——张起灵。

如果你冷笑着问他:值吗?

我想那个闷油瓶会用沉默作为回答。

从来没有所谓意义上的值与不值,因为他是张起灵,他自愿承担一个残破不堪的家族和一个被世人贪恋的秘密起,闷油瓶小哥一生开始进入最具悲情色彩的篇章。

因为责任,闷油瓶小哥每一次下斗要要肩负所有队友的安危,尽可能让他们全都活着出去。

因为责任,闷油瓶小哥每一次只救想要活下去的人。

因为责任,闷油瓶小哥在张家凋零和老九门的背信弃义后,自愿代替吴邪进入青铜门,开始长达十年的守卫生涯。

他也许在墓下的世界里实力爆表,一旦回到现实的生活中,闷油瓶小哥有完全相反的一面:

无所不能的“斗里王”,实际上是地上生活为九级伤残。

曾经失忆后被越南人当做阿坤钓尸,被一队越南人如同牲口一般装在篮子里到斗下探路,我想杨洋不曾想到张起灵会有这种“掉粉”的情况吧(如果你敢演小哥最狼狈的一面,我就敢给你点32个赞)。基于这点,我可以很负责的说,小哥是人不是神,神不会让自己那么狼狈。

……

当时去了三个人,他们跟着越南人进了雨林,第一次看到了越南人是 怎么办事的。越南人是全副武装,估计这批人不仅干这一种买卖,还抬着一个筐子,问他们装的是什么,他们说里面是“阿坤”。陈皮阿四地人不懂越南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在中越边境地林子里穿行了三天,他们才到达那个地方。古墓几乎是敞开式的,他们用芭蕉叶盖住发现地入口,好像是一个地窖,就在他们要进入的时候,越南人拦住了他们,对他们做手势,意思大概是“小心”。

  说着有一个越南人把筐子里地东西搬了出来,这时候他们才发现,筐子里装的,竟然是一个浑身**的男人。

  那人的手脚被绑着,披头散发,浑身是泥,越南人就扛着他从入口吊了进去。

  入口下面就是墓道,一路是向下的石阶,越南人都拔出了刀,陈皮阿四的人也准备起了黑驴蹄子,走着就发现这古墓规模极大,走了十几分钟才到墓室,下到底下就闻到了腐臭味。他们寻着臭味,发现墓室的中央有一个脸盆大的方井。味道就是从下面传出来的。

  这是一个两层墓,而且是岭南国的群葬墓,手电照下去,井下是相当矮的墓室,大概只有一点五米高,能看到太阳状排列地木棺浸在积水里。=^3q^z^w^==从底下弥漫出浓烈的恶臭。

  越南人直接把那个被绑住的男人推了下去。然后垂下绳套,用手电照着,似乎在等待什么猎物。

  陈皮阿四的人一看就知道了,这古墓里肯定有问题,也许他们第一次进去已经死了人了,所以在这一次,他们带了人进来。这个人可能相当于鱼饵,他们想要用活人把里面的什么东西引出来。然后放绳套下去套住吊起来。这确实是一种捕尸的做法。

  听着这未免也太残忍了,盗窃文物无非是求财,弄得要夺人性命这事情就变质了,但是那边地事情,有历史原因,很难一概而论。陈皮阿四地人知道越南人都是亡命徒,这种事不能干涉,否则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不过他们等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越南人非常奇怪,在那里用越南话商量了一会儿,领头人就逼着一个越南人下去查看。

  那个人下去之后看了一圈,就招手,意思是没事了。另几个越南人也下去。开始往上面吊东西,陈皮阿四的人当时也大意了。没有跟着下去。结果没吊上来两件,突然下面就起了变故。听到有人惨叫,血都从井里溅了出来。

  这些越南人相当彪悍,立即就有人往上逃,还真给逃上来两个,接着,一下就有一只指甲奇长的尸手从井下伸了出来,差点把领头的抓下去。^^^3q^z^w^^^他们吓得半死,没有办法,只好用石头把井口封了起来,垒了十几块大石头,然后仓皇而逃。

  这事情后来被陈皮阿四知道了,对于这种经验丰富的瓢把子,不可能因为里面有几只粽子就放弃这座古墓。于是陈皮阿四亲自带人回到广西,到达那座古墓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他们搬开石头之后,就发现下面一片狼藉,满是残肢,恶臭四溢。

  陈皮阿四以为人已经全部死光了,下去之后,却看到墓室的一边倒着十几只粽子,脖子全被拧断了。一个浑身**的人坐在粽子中间地棺材上,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楚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之前被越南人当饵的阿坤,也就是现在的哑巴张。当时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

(选自《盗墓笔记》之 阴山古楼 第四章 同病相怜之人)

一口气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其实并不多(那写了这么多是闹哪样),但是还有一点想要告诉给杨洋,闷油瓶张起灵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神通广大,战无不胜。我再次重申,张起灵不是神,而是一个普通有不普通的凡人。

在看完12集周播剧,或许很多人都为你的努力感到欣慰,但是杨洋,透过这些重复的赞美声,你是否真的能找到自己演技上的不足?

别人恭維你時,偷偷高興一下就可以了,但不可當真,因為那十有八九是哄你的;别人批評你時,稍稍不開心一下就可以,但不可生氣,因為那十有八九是真的。

从最一开始我就已经表明了我的观点,对于杨洋在《盗墓笔记S》中的表现,只能打一个及格。你对于张起灵的认知太过表面化,甚至我认为在某时你在排斥张起灵,在你心里的某处你是在被动地接受这个人物,因为你做不到百分之七十理解他的一切,所以在剧中你给我的感觉是:我很勉强,我很吃力,我在为赋新词强说愁。

杨洋,如果你不能说服自己:我就是张起灵,张起灵就是我。那么你就永远不能将这个书中的人物带回三次元。

从来就没有不可被理解的角色,只有不肯去了解角色的演员。

最后的最后,还是期待杨洋的演绎之路能取得更多的成长,毕竟时间会教会你许多。

此致敬礼!

我波风玖辛奈

喜欢 2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写给杨洋的一封信》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5-12-06 21:30:42

    呵呵

    [回复]
     
  2. 某个稻米外加羊毛  2015-12-09 15:58:28

    也许我不能完全理解三苏,或者张起灵,甚至看完盗墓一系列的书后,我心中最爱的那个是小花。仅从个人来讲,杨洋演的挺好的,也许他还有百分之四十没有诠释,但没有人能比他诠释的更好

    [回复]
     
  3. 姝仪  2015-12-10 15:32:25

    我觉得杨洋演的不错啊,除了颜值高之外,还挺有小哥的感觉的,毕竟当时这是三叔自己选择的演员啊,三叔的眼光一直不错的,李易峰也很适合吴邪这个角色,感觉电视剧里的人物选择的都不错。。。嘿嘿,真的希望以后还能有原班人马来出演

    [回复]
     
  4. 瓶子  2015-12-14 17:53:39

    我只能说这封信的作者真是把张起灵研究透了。

    [回复]
     
  5. 嫉妒的化身  2015-12-14 22:48:27

    我觉得杨洋已经演得很好了,都说是演了又不是真的,思念小哥的时候就闭起眼睛好好想,做人要懂得感恩,不要这么说杨洋。

    [回复]
     
  6. 匿名  2016-12-21 18:18:58

    我也觉得我杨洋演的不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盗墓笔记》小哥出场时的镜头,他把牛头还给吴邪后,独自走在漫天的沙尘暴里,让我想起他曾独自走在雪山里的样子…… 孤独而落寞的背影,看着好心疼…… 因为小哥,所以才喜欢的杨洋李易峰

    [回复]
     
  7. 匿名  2017-08-05 22:29:13

    杨洋言的真的很好了,所有演员都很还原了,非常不错了,我觉得季播剧拍的真的挺好的

    [回复]
     
  8. 天蓝色的兔纸🐰  2017-08-21 16:12:17

    打字很累。但看完这么长一篇文章,不得不给个长评。文笔渣。请见谅。首先我得承认。读完这篇文章,我内心的第一感觉,居然是悲哀的。因为我不得不承认,作者完完全全一丝一毫都不差的写出了我对张起灵小哥的认识。我本身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或者说,我习惯自我欺骗。尽管我心里明明承认,我深爱的小哥。他是一个极其富有色彩的悲剧人物。通读盗笔,我一直自我蒙蔽,忽视小哥所有的不幸,将我自身想象出来的快乐凭空强加给他。不同于此文作者,毫不留情直击要害。
    在下不才,妄自评价,三叔笔下的“悲剧”,之所以出彩,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较于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之流,小哥的悲哀,不牵强,不做作。他让人心疼,却无法让人怜悯。他所受的“苦”,都有任谁也无法拒绝的理由。我们,无论是读者,还是文中其他人物。我们不配同情他。故事多了是成熟,故事太多是沧桑。小哥的失忆症,恕我直言,难道不也是一种止痛药。我相信这个世不界是平等的,确实永远平衡的。上天给了历代张起灵没有理由拒绝的痛苦,也给了他们止痛药。如果这个比喻过于抽象,那我举实例。整部小说,抛却部分读者所质疑的三叔起初角色设定不完整。小哥的心路,是由无记忆时的迷茫(七星鲁王宫)孤独,到未及恢复记忆先遇挚友的短暂快乐(海底墓),再到重担压身(蛇沼,古楼),到释然,直至重启。又一次在新的高度上轮回。小哥所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海底。或许有人说这快乐是短暂的,无用的。但记忆是永恒的(失忆过程中除外)。不得不承认,即使坚强如小哥,最后能抵住重压,难道不是有很大程度上基于美好的回忆?“这一次,不能忘记。”当小哥在青铜门内,如果不是回忆支撑,他如何能苦苦熬过漫长得每分每秒都在吞噬人意志的黑夜,又或者熬过了,又回到从前的状态甚至因没有作为活着的理由的“责任”而更差?若不因为这因祸得福的失忆症,区区肉体凡胎,几人挺得过?
    再说杨洋。客观评价,作者对杨洋缺点的评判,实在无错可言。但我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在非专评价业演员前,忍不住先站在人情角度上讲,替杨洋辩声委屈。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是因为他无可超越。我并无讽刺杨洋用不能成经典之意。只想说,演员不应被人强行“完美化”。似乎不完美就是犯罪。试问莎士比亚难道就完美无缺?张国荣就与程蝶衣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为何他们被后人歌颂?因为他们无可超越。当然,我真诚期盼接班演员更加优秀。我只是想说,“世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如此浅显的道理为何不能放在演员身上?二次元的“人”也是“人”。他们也独一无二。演员表达出自己所理解的角色形象。本身无错。“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难道不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我并不敢苟同说杨洋是个对角色理解浅显,只靠一张脸的花瓶。阅历及是阅历,气质及是气质,时光留下的痕迹及是不可复刻的。如果您只追求相似度,那么我想说,一味地模仿只显拙劣。杨洋自有其特点所在。不敢说无以超越,但绝对无以复加。听说杨洋不能出演第二季的消息很是难过。比起电影和预告片,杨洋演出了小哥的强,小哥的“柔”和小哥的“弱”。张起灵不是一个一味痞里痞气的莽夫。或许他的张狂和倔强沉稳未被演员表达透彻。但他的内敛和安静,被杨洋展现得令人热泪盈眶。从包括外貌,年龄,演技性格的综合因素上讲,鄙人私心以为,小哥,非杨洋莫属!
    向作者,演员致敬。首次长评,多多指教。请勿吝褒奖批判言辞,只是本人在此诚挚要求,请勿使用脏字。
    多谢海涵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