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21 一切都只是开始

目录: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5-10-18

(←上一章):    (下一章→):

虽然医生和护士对于当时的事情都讳莫如深,但从其他人对话的各种蛛丝马迹中我感觉到,上头决定下到洞穴的原因本身就十分的晦涩,他们也许也不明白自己做出这种举动的原因。

唯一明确的,是这些人被通知准备出发的时间,就在老猫进洞两天后。

那段时间,应该是我们和老猫困在仓库里的时间。

从日本人当时绘制的整条地下河的分岔图来看,我们所在的勘探线路应该是最重要的,不过,确实也有其他支流也会会聚到“零号川”。

我觉得能够解释的是,也许探索地下河分支的其他勘探分队已经有人回归了,并且带回了非常关键的东西,使得上头作出了更改计划的决定。

至于是什么东西,我完全无法判断。事实上,我觉得即使是我们带出的胶片,也没法使得上头决定下来这么多人,如果确实像我想的那样,那其他分队带上来的东西,一定让上头觉得了,下来长期驻扎是值得的,并且是必要的。

从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东西也许本身并不重要,比如说上头感兴趣的,也许是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必须低温冷藏的炮弹。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在病床上的臆想,真正的原因,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我倒是不在乎,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在当时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么一件。

不管怎么说,大部队的出现,终归是一件救命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可埋怨的。至少现在我躺在舒服的床上,三餐有人照顾。

只是好几次半夜醒来,我都会花几秒钟才能反应过来,我现在已经在帐篷里了,而不是那个积水的小房间。但是身边没有袁喜乐,总会让我在半夜涌起强烈的想见她的冲动。

另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我在那片区域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成片的鬼子尸体,让我在冥冥中,觉得这个地方,有着某种不安定的隐患随时可能会发生。这种忐忑的感觉十分隐晦,但时刻存在着,让我觉得非常不安。

我在帐篷里又躺了一个多礼拜,身体才基本恢复正常,但是还得拄拐。

又过了一个礼拜,我获准可以在医疗区自由走动,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去寻找袁喜乐。虽然帐篷很多,但我还是很快想办法知道了她在哪里,可惜,门口的警卫不让我进去。

我在帐篷外面站了半天,身边有很多人经过,这些人看着我,好像有各种奇怪的反应扑过来,竟然把我心里那么强烈的渴望压了下去。

我没有叫她,只是想象着她在帐篷里的情形,然后转身离开。在那一刻,我有点看不起自己。

返回的一路有点失魂落魄,我在医疗区域里漫无目的地乱走,在人来人往中,我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鬼子当年在这里的情形。转而又觉得时过境迁,当年的鬼子死也想不到,几十年后,这里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带着这样的心情在这个基地里穿行。

我不由得苦笑,之前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烦闷中我想着去哪里搞根烟排遣,忽然就看到一边的帐篷里,出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人。

那人没注意到我,端着流食一边吃一边和四周经过的人打招呼。

我看着他,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即走上去叫道:“四川!”

王四川回过头,看到我感觉也非常意外,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一下子百感交集。我真的不敢想象他竟然没事,忙问他怎么回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一下就没了声音?怎么从毒气室逃出来的?

王四川看了看四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了想迅速拉着我进了他的帐篷,又立即把帘子拉上。

我感到很奇怪,虽然我们的行动受到限制,但上头既然放我们出来可以到处走动,就应该不怕我们相遇,但是王四川又好像非常忌讳。

环视四周,他这个帐篷里的情况和我的帐篷差不多,吊瓶和我的也非常相像。他这几天一定也在接受和我一样的治疗。

他把我拉到帐篷靠里的位置,离门远了一点,对我道:“遇到你太好了,我正愁怎么找你,咱们得快点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猛地奇怪起来,问他怎么忽然说这个。

他拉我坐下,压低声音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找你,他们说你也被救上来了,但我不知道你在哪个帐篷,有些帐篷我进不去,急死我了。”

“怎么回事?”我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很危险,我们得想办法出去。”

我疑惑起来,他看了看门外,压低声音道:“我从头和你说,你听完就知道了。”

在帐篷里,王四川把他遭遇的事情对我大概说了一遍,我听完以后非常错愕,他说的事情,和我的经历很不一样。

他们和我跑散之后,连追了几个岔口,发现已经完全跟不上我们,而那里的地形又实在太过复杂,就是运气好得要死,也很难在短时间里自己回到避难所。

那时如果继续在那片区域盲目寻找,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当时他和马在海没有过多商量,只是稍微一想,就想着唯一的活路是回到来时的通风管道,回到那间放映室去。

于是他们在当时就原路返回了,这也是我跟袁喜乐跑到一半之后再也听不到他们动静的原因。

他们爬进了通风管道,一路往回爬,但通风管道里的浓烟非常浓烈,他们最后爬过了那道封闭的口子,用一边的水泥块和自己的包塞住了毒气的来路,然后待在通风管道的中段,打湿衣服捂住了口鼻。

我听到这里,就知道他们是侥幸保住了自己的命,通风管道里没有灯,那些毒气进入管道之后大部分在黑暗的地方凝结了。

他们在通风管道里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后面毒气室的情况,但前面的浓烟倒逐渐散了,他们又爬回了放映室里。

放映室的门如我所想,一直都没能打开,烟雾消散之后,他们想了很多的办法都没办法把门弄开,之后就一直待在那里。

难怪我怎么叫他们都没有回应,我心说。

他们在大坝的内部,而我和袁喜乐是通过水下出来的,所以等搜索队搜索到他们,已经是我们被救上来两天之后。不过他的体质比我要好,中毒也不深,所以很快就恢复了。

后来他已经知道我被救上来,但也一直没机会出来找我。当时他和马在海都在医疗帐篷里,本来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但他完全没想到,两天后,马在海忽然出现了奇怪的症状,挺了三个小时就死了。

“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难怪只有一张床,又心里一沉,暗想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出来了,竟然会死在外面。

“我看着他死的。”王四川阴着脸,“给他输药的时候,我按着他的手,他死的时候非常痛苦。”

“为什么?”我问道,“你们不是中毒不深吗?”

王四川摇头道:“医生说,是抗毒剂过敏。”

他说着,但神情中却看得出他不是单纯的悲怆,好像还有一种其他的情绪,我就问道:“你觉得不是过敏吗?”

他忽然又看了看外面,从自己病床的褥子下拿出一个东西给我看,说道:“这是我按着马在海的手的时候,他偷偷塞给我的,你看看。”

喜欢 36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21 一切都只是开始》的精彩点评:
  1. 黑瞎  2017-07-22 11:00:12

    没人?

    [回复]
     
  2. 小花  2017-10-06 16:43:39

    [回复]
     
  3. 老马  2018-02-16 23:47:45

    说没就没了?!!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