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16 亲昵

目录: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5-10-17

(←上一章):    (下一章→):

那卷胶片在王四川身上,那个敌特的目的就是胶卷,那么,他在一段时间以后,一定会进入到这个区域里来。

他虽然算计得非常精确,但是,他肯定不会知道,胶卷在什么地方,而他一定不知道这个避难所的存在(否则袁喜乐早死了),在他估计我们都死了或者疯了以后,他一定会进来慢慢找。

我觉得他很可能在进来的时候关上灯,或者戴上防毒面具,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就好办了,人的欲望就是人的弱点,只要保佑他不是一下就找到王四川,那么,我可以设一个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这家伙一定没有这么快进来,我想了想,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

活动了一下,我觉得四肢还是很酸痛,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即使那家伙进来我也没有办法制伏,所以现在必须要休息,然后抱起袁喜乐,把她抱到远离门口的最里的床上。

袁喜乐的身体滚烫而柔软,散发着一股让人心跳的体香,一抱她的衣服就掉了下来,我用嘴叼住,竭力不去看。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面红耳赤,把她安顿后花了一会儿才平复了下来。又把火罐也拿到她身边,这样既可以让她取暖,也可以把本来就很微弱的火光遮掩一下,不至于被人看到。

空洞的门口让人觉得没有安全感,但如果遮掩上,反而会留下痕迹被人怀疑,我想着外面有水,无论谁进来我肯定能听到蹚水声,所以倒不用太着急。

于是裹上衣服,我再次倒头休息,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次没有睡死,做了好几个梦,浑浑噩噩的很难受,半梦半醒间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挣扎着醒过来,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好闻的味道,慢慢感到身体很暖和,再打起精神立即发现,我的怀里躺着一个人。

我先是一惊,但马上摸到一个滚烫而光滑的背脊,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怀里的,竟然是袁喜乐。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过来,缩在了我的怀里。

我僵住了,立即从身体的很多地方感受到了她光滑的皮肤,还有她那诱人的曲线。她贴得非常紧,脸埋在我的脖子里,手死死地搭在我的腰上。

我僵硬了片刻,忽然就坦然了,拉了拉盖在我身上的衣服,裹在手里搂住了她。

我不了解女人,也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会发生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但已经是这时候,就这样好了,即使她醒来抽我巴掌也无所谓,即使她告我流氓罪我也无所谓。

她在我的怀里动了动,好像是回应我一样,抱得更紧了,我忽然发现我的胸口是湿的,她刚才哭过了。

我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忽然就有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涌了上来,我明确地知道那不是欲望,虽然我无法压制我身体的变化,但我知道那种感觉不是欲望。

我就这么简单地,莫名其妙地,忽然觉得,我得保护她。

年轻人的恋爱,总是由一个非常小的点起来,然后迅速燃烧,那时候的爱是毫无条件和保留的,甚至是没有理由的,一切都源于那个小点。

我不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否就算是爱了,我抱着袁喜乐,对于一个经历了那么多,现在还没有走出恐惧,并且神志不清的女人来说,寻求一个拥抱和这种身体的相贴也许是不分对象的,即使换成了王四川,应该也会面临相同的局面。

但是,这对于我却大不相同,我搂着她,这种滋味超过我以往获得的任何一种美好。

我不敢动也不想动,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有可能是借助了我的体温的原因,袁喜乐的额头慢慢开始出汗,呼吸平缓下来,体温也逐渐下降,两个人贴合到的皮肤全是汗水,我才慢慢松开她,起来往烧着炭的罐头加了点柴火。

外面的灯还亮着,我喘了几口气,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接了点污水洗脸。袁喜乐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显然躺得舒服了一点。

我又把烧着的罐头拿了两个过来,但不敢再放到她身边,怕她烫着,想了想就放了回去,开始琢磨详细的计划。

这个地方非常安静,我必须设一个埋伏,把敌特引过来。

而袁喜乐在这里,如果单纯在这里设伏,一旦我失败,袁喜乐一定会被我连累,而且这个避难所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不能用这里来作为我的设伏地点,我得另找一个地方做一个陷阱。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房间外面,一边用水打湿裸露在外的皮肤,挥动手臂,看手电光前的挥动会否有折射,然后环视这个走廊的口子。

很快我物色到了一个方向,尽头的几个房间离积水的通道大概有十七米的距离,这个距离能够保证袁喜乐的安全。那边可以做陷阱使用。

然后,我需要一个办法,能让我暴露在毒气里不受影响的时间长一些。

关键是这里的水,我不知道这些水是怎么和毒气反应的,但是这些水是关键。

墙壁上的水量也不小,我用自己的短裤做了个口罩,弄湿了包在脸上,却不敢轻易尝试有没有用,因为还是有很多皮肤露在外面。我想起那些房间里中毒而死的尸体,估计皮肤暴露也不行。

正琢磨有什么更稳妥的办法,是不是也要把衣服弄湿,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东西打翻的声音,好像是袁喜乐起来了。

我赶紧跑回去,就看到袁喜乐没有穿衣服,站在房间的中央,另一边我用来取暖的罐子倒了一地。她正惊恐地发抖。

我赶紧走近,叫了一声:“喜乐。”

她看到我,一下就冲了过来把我抱住。

她抱得极其紧,我能感觉到她浑身剧烈地发抖,意识到她刚才可能以为我扔下她离开了,心中不由得一痛。

在这个地方,一个人困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使是男人都会崩溃,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放心,我在这里。”我叹了口气,抱了她一会儿,想让她安静下来,再想把她推开,但她死死地抱着我不放手。

我只好把她抱起来抱回到床上,捏着她的手看着她,解释道:“我不会走的,我在想办法让我们都能安全出去。不用害怕。”

她还是不放心地看着我,我看见她的眼泪顺着脸颊直接就下来了,又抽出手再次抱住我。

我暗叹了一声,当时的我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场面,她那种表情,铁石心肠也融化了。我狠不下心再推开,只能也抱着她,慢慢地发呆。

也不知道抱了多久,她才逐渐安静下来,我指了指地上的罐头,示意我要把这几个东西重新点起来,她才犹犹豫豫地放手。

我松了口气,起身把被她打灭的几只罐头全部拿起来,重新添入柴火点上。添柴的期间,我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我可能没法说服她在这里等我去设计那个“敌特”,她在黑暗里也不知道困了多久,一个人困着肯定比两个人困着要煎熬得多,她看到我离开,肯定害怕得要死,我也不忍心让她再受惊吓。

但是她不说话,我没法和她交流,我得想一个办法,让她相信我一定会回来。但是,这办法一时半会儿肯定想不出来。

回去摸了摸她的额头,烧并没有退干净,亏得她经常雨里来风里去,体质十分的好,否则连这一关都过不了。接着我发现她的脸上和身上全是污迹,手脚很凉,而且脚上全是水泡。

袁喜乐有一双很纤细的脚,这说明她的出身一定很好,一路过来走了那么多路,解放鞋的鞋底一定会留下痕迹。

我用罐头烧了一罐子水,等水温了,撕下自己衣服的衣角帮她把双脚擦干净,然后用皮带扣的扣针把水泡一个个挑破。因为她的脚已经被温水软化,她好像并不觉得很疼,而是默默地看着我。

我把水泡里的水都挤出来,然后用温水又擦了一遍,这下可能有点疼了,她几次都绷紧了身体。我看向她,她好像是竭力忍住痛苦,对我笑了一下。

我心中一软,她并不是没有笑过,在她还是“苏联魔女”的时候,她的笑是非常难得的,但是如今她这一笑,却显得她是个小姑娘似的,无比的柔和。

可惜,这个笑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她以后恢复了神志,这一切就和我没关系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却很满足,即使只有这么一点有瑕疵的笑,对于在这种环境下的我来说也非常不错。

弄完以后,我把她纤细的双脚放到床上,然后盖上背包,又把她的袜子洗了挂起来。她的袜子上有几个破洞,看得出都是最近才磨出来的,不像我的袜子,很久以前就像一个网兜一样。

我对她说道:“明天才能下床,今天就待在床上,好不好?”

她点点头,示意我坐下来陪她,我摇了摇头,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能让她放心让我离开的方法。

接下来的三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注意外面的动静,但是没有任何响动,敌特的耐性非常好。同样地,王四川他们也没有动静,我的心里更加沉了下来。

每天我都会给袁喜乐洗两次脚,她脚上的水泡慢慢消了下去,在这么肮脏的环境下,居然没有化脓的迹象,让我放下心来。

每次洗完,我都会去外面把水倒掉,再从墙壁上接点干净的水回来,我会故意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前几次她有点担心,但看我每次都会回来,慢慢就没有那么敏感了。

我放下心来,另一方面,用罐头的盖子折出了一块三角铁。

当时罐头用料很厚,切口特别锋利,只要稍微加工一下,就是非常厉害的凶器。同时,我尝试着用水浸湿我所有的衣服,暴露到毒气中,我发现三层布最大程度吸水后捂住鼻孔,可以支撑五六分钟才会感觉到不适。五六分钟对我来说虽然不算多,但是已经足够了。

接着,我用我的皮带扣和一个空的罐头做了一个铃铛,然后拆掉了老唐的包,扯出了里面的粗棉线,系着铃铛,狂奔着跑到打算用来做陷阱的房间,挂了进去。

晚上,我们分睡在各自的床上,但是醒来的时候,袁喜乐总会缩在我的怀里。

我并不是个圣人,我承认这样亲昵的行为让我无法忍受,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在当时,我以为这样抱着,已经是最亲密的行为了。

在最安静和亲密的时候,我总是会突然有一种希望,我希望那个敌特,最好不要来了。就让我们在这里的这种安静中,一直待下去吧。

然而,该来的总会来的。

喜欢 30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16 亲昵》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6-09-03 22:42:30

    还是可耻地硬了

    [回复]
     
  2. 无聊  2017-06-26 16:20:34

    就这样,我发现她柔软的乳房紧贴再我的胸膛,我呼吸开始变得称重,脑海中有个声音让我排除万难,进入怀里这个女人的没心深处,适当邪恶的魔鬼

    [回复]
     
  3. 袁喜乐  2017-06-26 17:09:24

    你特么装个屁啊,老娘装傻你都看不出来?

    [回复]
     
  4. flyman  2017-07-02 17:23:26

    可能已经醒了

    [回复]
     
  5. 吴邪的迷妹  2017-07-16 19:01:20

    @袁喜乐:你真相了2333

    [回复]
     
  6. 吴老狗  2017-09-28 17:00:07

    所以最后袁成了吴邪的母亲

    [回复]
     
  7. 王四川  2017-09-30 06:44:01

    老子还生死不明

    [回复]
     
  8. 匿名  2018-01-04 11:56:25

    吴工这意思是不懂行房吗

    [回复]
     
  9. 袁喜乐  2018-02-22 00:33:02

    天王盖地虎!内涵ID 嗯嗯啊家驹

    [回复]
     
  10. 敌特  2018-06-05 15:33:18

    妈的听说有人搞了陷阱想整死我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