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九章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九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们分头行动,实际上真正完好的建筑并不多,一眼就能看到头,像这种地方,住着人的希望真的不大,但潜意识里,我觉得铁雷张不会骗我,这两年别的没练出来,但看人,我至少八九不离十。

很快,周围只剩下我一个人,这里的房屋都是木质结构,地板是打的坚硬的黄土,我绕进去找了一圈,里面连家具都没有剩下一个,显然主人很早之前就已经迁走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白鸡再叫:“快过来,这里面有东西。”声音是从离我比较远的屋子里发出来的,我往那边跑,看到同子、灰老鼠和马四也从其它房间窜出来,我们四人一接头,同子便道:“爷,没什么发现。”我看向灰老鼠和马四,他们也同时摇了摇头。

于是我们立刻向着白鸡所在的位置跑过去。

一进门,里面是黑漆漆的,这间老房子比其它建筑略好,至少瓦片较为严实,也正因为如此,阳光根本透不进来。白鸡从一个房间拐了出来,冲我们打手势,示意我们过去。

紧接着,我们进了一间厨房,白鸡停在了一个位置,接着指了指地下。

地下有一个地窖,呈方形,上面盖着木板。

白鸡小心翼翼道:“刚才我听见下面有动静。”

灰老鼠侧耳听了听,声息全无,他道:“应该是老鼠。”

白鸡道:“这地方连颗米都没有,哪来的老鼠,你以为到处都有你亲戚啊。”灰老鼠正待发作,我瞪了二人一眼,道:“别屁话多。”接着,我冲稳重的同子打了个手势,示意将木板打开,为防底下有什么东西,我们两人站到了木板后面,木板一打开,并没有什么东西窜出来,而且最奇怪的是,没有那种常年不通风而产生的古怪气味,我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个地窖一定是经常有人进出。

我正想着这人会不会就是李招四时,从地窖深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压抑的咳嗽声,声音十分紧迫,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一样。

我立刻拔出了匕首,道:“马四、白鸡,你们在外面警戒,同子你们两个跟我下去。”紧接着,我们打开手电筒,想着地窖下面走去。

这个地窖并不深,大约只有不到十二层阶梯就到了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老式的洗脸架,上面放着一个黄铜盆,盆里面还有水,在手电筒的光芒下,反射出一种水光。

洗脸架旁边还有一个小方桌,桌上摆着碗碟,就在小方桌的旁边,有一架烂木头撑起的床,床上正躺了一个人。

我立刻将手电光打到那个人身上,这时我才看清,那居然是一个老头,正躺在床上喘气,浑浊的双眼死死瞪着我们,如同要扑上来的厉鬼一样。

我惊了一下,心道,这地方怎么会住着一个老头?难道是被儿女抛弃的孤寡老人?我正想开口,那老头却突然喘息着说道:“小、小三爷,你……你终于来了。”

我差点没喊娘,脑海里嗡的一声响,整个人都懵了。

“你是谁?”我问道。如果我没记错,我们盘口里都是青壮年,这老头怎么会认识我?

他喘了喘,说出了一个名字:“李招四。我是二爷的人……”我忍不住有些头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雷铁张告诉过我,李招四是个年轻的伙计,但眼前这个老人,怎么也跟年轻搭不上边吧?

我没回话,盯着床上的人一动不动,而我的大脑却在飞速思考,究竟是铁雷张骗了我,还是眼前的老头有什么阴谋诡计?

就在我不动声色思考时,老头喘息道:“小三爷,我床底下压了一封信,是、是二爷亲手写给你的,你看看就会相信了。”

二叔?

我怔了一下,立刻冲同子两人使了个眼色,紧接着,同子和灰老鼠冲上去,先将那老头给制住,我看他被限制的无法动弹,估计也做不了什么手脚,便摸索着去摸床铺,果然,在一层被子下面,我找到了一个令人触目惊心得东西。

是一封血书。

血书是写在一张柔韧的布料上,通过布料判断,应该是一种户外运动服装的面料,上面的字迹非常凌乱,应该是用木棍一类的东西沾血写出来的,有些甚至是在颤抖,但通过字迹透露出的笔锋,我仍然能够判断出,这是我二叔的字。

我几乎立刻就相信了老头的话,也顾不得他,连忙去看二叔写的信,确切的来说,这是一封没有写完的信,信的内容,有些是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但有些,却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的,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小邪:

二叔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我将这封信件,托付给了最信任的小伙计,现在只有他能从这里逃出去,所以我只能让他带着,如果他将这封信交给你,那么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你一定要相信他。

下面我将要说的,你一定要牢牢记住,我要说的,是在整件事情的开端,它的开端,跟张家人脱不了干系。

具体是什么时候,现在已经没有人考证,这一切的开端,要从那扇青铜门说起。

那扇门的后面,是整个世界的终极,没有人知道终极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最早一批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就是张家人,他们通过这个未知的秘密,获得了很多诡异的能力,比如强悍的恢复力,比如长寿,据传说,最厉害的一任张起灵,曾经寿六百岁,这任张起灵,生活于明朝时期,具体已经很难考证。

但这样的人太过招摇,不知什么原因,关于张家人力量的事情被泄露出去,后面的事情你大概就能猜到,当时的统治者,开始对张家进行猎捕,妄想获得长寿甚至长生的奥秘,为了躲避追捕,张家人甚至于汪藏海合作过,当然,这个合作是我自己在掌握了很多信息之后推测出来的,究竟有没有这回事,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了。

事实上,那扇青铜门没有任何东西,它只是一个通往终极的线索,但只有进入过其中的人,才会明白,真正的终极在哪里,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也为了不再被当时的统治者追捕,张家人将青铜门后面的世界毁灭了,用石油,燃烧熊熊的烈火,将一切都焚毁了,唯一剩下的,是一只龙纹石盒,这只盒子里,记录了终极的所有秘密。

当然,我没有去过青铜门,但根据我的估计,青铜门的后面,不止有关于长生的奥秘,或许还有一些奇特的物质,因为据说进入青铜门里的人,青春可以就此停留,我怀疑,那里拥有一些人类尚没有发现的物质。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了不让秘密泄露,张家人通过分散鬼玺以及打开龙纹石盒的钥匙来保全终极的奥秘,甚至对历史进行了混淆,使得后面的人在寻找时,往往弄不清具体年代,这就是他们的高明之处。

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张家人势力越来越淡薄,包括另外的分支,都已经湮灭在历史之中,唯一真正掌握这个秘密的,只有张家的起灵。

这个关于长生的奥秘,被当时的统治者一代代传承下来,没有人能拒绝长生的诱惑,特别是那些坐拥天下的统治者,更舍不得放弃,所以几百年来,张家人几乎都过着被统治者搜捕的生活,以至于不得不隐世不出,甚至更名换姓,直到越来越虚弱。

但不管时代怎么变迁,不管统治者究竟是谁,只要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几乎都无一例外的想寻找关于终极的一切。

所以,五十年前,老九门被整合了。当时已经完全没有张家人的消息,唯一有牵连的只有张大佛爷,于是张大佛爷在后台的支撑下,成了老九门之首,率领老九门,展开关于终极的调查,张大佛爷第一个出卖了张家,甚至连自己的祖坟都给卖了。

为了弄清楚张家古楼里的线索,于是有了第二次张起灵计划,也就是那一次,你三叔、文锦都被牵连进来,本来那个位置应该是我的,但你三叔替我去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暗地里调查关于终极的事情,当我知道你跟张起灵来往时,我曾经多次警告过你跟他断绝关系,因为他们是一切的开端,跟他扯上联系,你就永远也摆脱不了。

但第二次张起灵计划还是失败了,一是因为一支德国势力的入侵,正是因为你爷爷当年被骗走的那份战国帛书,使得这件事情,被国外一支强大的势力所窥视,这支势力与它拉开了持久战,我们正式趁着他们之间的争夺,赢得了喘息的机会,从而进行了一系列的掉包、偷尸行为,直到它无力继续,我们才安安稳稳活到今天。

然而,这件事情没有完,甚至,只要终极不毁灭,这件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完,唯一的区别,只在于谁来完成这件事,我希望,来完成这件事的,不会是我们的下一代,所以这些年,你三叔在发现事情有变之后,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带你下斗,希望把你培养成接班人。

在我们这一辈,趁着德国势力入时,确实赢得了很多喘息的机会,在这期间,也做了很多事情,包括那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这件事情,是我们吴家的隐秘,我不会告诉你,但为了避免成为你的心结,所以我只能跟你说一句话:那个人不会伤害你,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跟他面对面,记得要替二叔传一句话,你告诉他:我对不起你他。

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如果这一次能成功,所有的一切就真的毁灭了,你记得,千万不要……

信到这里,戛然而止,显然当时出了什么紧急的事,二叔没来得及写完,只能将信塞给李招四,让他先出来的。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二叔信上说的事情,很多我都已经知道,但从来没想像此刻一样,条理这么清晰,一切事情的根源,似乎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张家人因为无意间窥探到了一个可以令人长生,甚至获得强悍力量的奥秘,这个奥秘可能是某种东西,可能是某种奇怪的能量,也有可能如同小说中描写的长生药丸,但这个秘密最后被泄露了,以至于引来无数的追杀,为了能避开人们的追杀,他们甚至放火烧毁了青铜门后面关于终极的线索。

二叔在信中,曾怀疑汪藏海与张家人合作过,我不由联想到了云顶天宫里的记述,据说在不恰当的时候打开青铜门,里面就会冒出地狱的业火,烧毁一切。

那座云顶天宫,本来就是汪藏海建立的,因此这把地狱业火,会不会就是为了震慑后人,故意编造出来的谎言?事实上,那把火是张家人放的?

那么,汪藏海为什么要与张家人合作?究竟是张家人给了他什么好处,还是说两者之间达成了什么交易?

我突然想到,在历史演变中,张家人为了躲避追杀,还曾经有部分人更名换姓,那么汪藏海,会不会就是其中一个?

我越想越觉得其中呢有蹊跷,但真正另我感到心寒与失望的是闷油瓶,我不怀疑他,这两年生死与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掺假的,但令我伤心的事,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一直以一种局外人的姿态,看着我二叔那一辈人表演,如同在看一场安排好的木偶剧。

他所掌握的一切,却用了我三叔一辈子的时间。以前下斗时我就有那种感觉,闷油瓶就是一个游离在世界之外的人,他有自己的目标,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甚至……我们冒死去获得的那些信息,在他眼里,或许是一文不值的。

以前只是怀疑,现在我却几乎肯定了。

我忍不住跌坐在床上,捏着那封信,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可惜,这封信没写完。许久之后,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床上的老头,道:“我二叔现在是死是活?你为什么会……会变成这个样子?”

李招四摇了摇头,虚弱道:“我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但找不到,我、我联系不到任何人,无奈之下,只能去找雷爷。我的目标太大,雷爷为了我的安全着想,让我躲在这里,每天都有人给我送饭,不过……不过我活不长了,如果您再晚一天,恐怕就见不到我了。”

我看出他的精神状况确实很差,但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二叔究竟去了什么样的地方,连李招四这个老头都能逃出来,为什么二叔没有出来?

我问:“究竟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来问,你来答。”我理了理思绪,见他状况安稳下来,便问道:“首先你告诉我,雷爷去了哪里。”

“他去救二爷了,已经去了十多天了。”

我点了点头,又道:“二爷他们现在又在哪里?”

李招四突然噤了声,仿佛想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片刻后,才道:“在、在一座岛上,不……应该是在海底,我也不知道现在他们究竟在是在岛上还是在海底。”他说的太乱,我完全无法理解,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慢慢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二叔让你带这封信给我,还有没有交代你别的事情?”

“有。”他立刻点了点头,道:“二爷说,如果你看完信,想去找他的话,叫我一定要阻止你,他还说,不能告诉你他在什么地方。”

我愣了一下,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告诉我?”

李招四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道:“那地方太可怕了,如果没人去救他们,二爷和兄弟们一个都活不了,我只能对不起他,而且……我也活不长了,二爷回来,就算想教训我,也没机会了。”

他说完,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始讲述起他的经历。

李招四,今年二十六岁,从小是小混混一名,后来被二叔收留,成为二叔的忠心伙计,一直替二叔去解决一些事情。他大多被派去追查某些线索,但这些线索都很散乱,也很难组合起来,因此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这么多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由此可见,二叔这个人很善于用人,他可以让一个人不停的做事,但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信息,即便你天天在做,都无法弄清楚,自己究竟在干些什么。

大多数的情况下,李招四的表面身份,是二叔茶楼里一个不起眼的小伙计,月薪一千八,不包吃住,事实上,我二叔背后给他的工资,直接达到了六位数,平日里,他规规矩矩做小伙计,但一有什么事,就会化身为密探型的人物。

就在两个月前,也就是那次全国打假行动展开时,二叔突然变得很忙,再消失了两天之后,突然开始集结人手,李招四当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二叔这人行事,向来是牵着人家鼻子走,李招四也习惯了,因此压下好奇心,规规矩矩的准备东西。

之后的路程非常赶,一路上的行程二叔似乎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一下飞机就有人接应,随后又坐汽车,在旅途上足足颠簸了一天一夜,紧接着,李招四看到了海,他惊讶了,难道要出海?

到了港口,才匆匆吃了个饭,还没来得及品尝什么滋味,他们就真的坐船出发了,船是普通的商船,目标是几千海里外的一座小岛。

他们一行有十多人,有些也是二叔底下的伙计,但有些人却不认识,虽然是一路的,但跟二叔这边的人一直不热络。到了小岛后,二叔似乎到达了目的地,便没有在再赶路了,而是停了下来。李招四刚开始以为二叔是在等待什么,但两三天过去以后,见二叔还没反应,一行人便都放松下来,就跟旅游一样,白天去海滩游泳,晚上吃当地居民的烤蛤蜊,日子过的相当惬意。

然而,就在七天之后,小岛上突然出现了一艘快艇,那是一艘装备十分精良的白色快艇,可以搭乘三十人左右,而且还配备有小型的休息室与甲板,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客轮,这种快艇,绰号被称为‘居家艇’,一般是富豪买来和家人海上度假时使用,价格令人咂舌,因此当一艘这样的快艇要接他们出海时,李招四也终于觉得事情不对劲。

但他没有去问二叔,一来是因为没胆子,二来是因为他的忠诚。就这样,他们一行十多人坐上快艇,又向着不知名的大海驶去。

李招四不懂看什么航行仪器,因此他并不知道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只能判断大体方位,那就是出了小岛后一直往东的方向。

‘居家艇’在海上行驶了两天后,终于停了下来,接着便是自由的漂泊。开船过来的人李招四也不认识,他们这行人,几乎都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因此在船上吃饱了睡,睡醒了钓鱼,但就在当天黎明,海上突然刮起了大风,船身剧烈的震动起来,就如同要翻船一样。

紧接着,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在海中,突然升起了一座岛,确切的来说,那是一大片礁石,礁石上显露出了地宫型的建筑,就如同一个被解剖的坟墓。

李招四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妈呀,难怪二爷什么都不说,原来是带我们下斗来了,只是这斗……太他妈邪门了,怎么会突然从海里冒出来?

我听到这儿,忍不住道:“后来你们下那个斗了?”

“下了。”李招四虚弱的点了点头,道:“二爷一看那个岛斗冒出来,立刻就下命将船开过去,我们上了岛,上面全是厚厚的灰积岩,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个入口,我们就是从那个入口进入了斗里,那里面……有很多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东西,总之十分凶险,我只知道二爷是在里面找一样东西,但后来,直到我们被困,也没找到。”

我虽然见过汪藏海的海斗,但斗的位置是死的,而按照李招四的说法,那个斗竟然像活物一样,可以浮出水面,这显然不太可能。

这时,同子突然道:“爷,我估计那个岛斗位置应该并不深,当时不是遇到大风吗?我估计是跟海水涨潮有关,说不定到了特定的时候,那里的海水就会下降,将岛斗露出来。”

我想了想,觉得同子的分析不无道理,二叔当时急着往岛上赶,结果上岛后,却度假似的呆了七天,什么也没做,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在等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固定的潮汐。

而且,如果那个斗,真是建在一座礁石形成的小岛上,那么当时修建这个海斗的人,必定要在小岛露出海岸线时才可以进行作业,由此可见,那个小岛应该并不深。

我将自己的分析说给李招四听,想跟他核对情况,谁知他却摇了摇头,道:“不,很深,那个斗很深,必须要穿重型潜水装备,而且据二爷后来说,那种潮汐,每个月只有一次,必须要当天下去,当天返回,否则,就要在那个斗里呆一个月。”

我惊了一下,整个人差点跳起来,连声音都变了:“我二叔没出来?”

“没有。”李招四痛苦的摇了摇头,道:“当时我们只剩下一套潜水装备,而且有人踩中了机关,破坏了斗里的密闭系统,不停有水往里面灌,我水性最好,情急之下,二爷将这封信交给我,让我逃出来了。”

我整个人几乎浑身发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真是这样,那二叔……肯定已经完蛋了。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下那个斗?我以为只有汪藏海那种变态,才会修建海底墓,为什么又会突然冒出一个海中斗?二叔为什么会知道那个斗的位置?

就在我冷汗都要出来时,李招四接着道:“那个斗里有很多单独的密室,而且二爷他们身上还有一定的食物和水源,所以我逃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想找人救援,但我们干的这种勾当,肯定不能找当地警察,所以我就去找你,但你也没音讯……”

后面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了,李招四无奈之下,只得去找老雷,如果我没估计出,老雷已经先一步出发去寻找二叔了。

但时至今日,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也就是说,这几乎是二十天前发生的事情,距离下一次涨潮,至少也还有六七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二叔等人,已经在那个斗里,呆了二十多天。

没有空气,食物稀少……我几乎可以想象,就算老雷真的能把人捞出来,恐怕也只能捞到尸体。

我喉咙阵阵发紧,几乎想哭出来,这是一种很深刻的绝望,看着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一个个离你远去,而且是用那样凄惨的方式,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同子几人也沉默了,他们小心翼翼观察我的脸色,没人敢出声。

我坐在李招四的旁边,几乎足足有二十分钟,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的状态,但渐渐回过神来之后,我突然觉得不对劲,盯着李招四苍老得面容,一字一顿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斗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我二叔这样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下斗绝对不是为了钱,他这一辈子,在外人眼里看来,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但只有我才明白,二叔过的并不比三叔好,或许……二叔过的更为痛苦。

他这样一个人,之前下昆仑斗,已经够奇怪的,现在居然会突然下一个海斗,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曾经也说过,两个月后,是一切事情的终结,难道那个海斗里,有什么极其隐秘的东西?(www.daomubiji.org)

最关键的是……二叔是怎么知道海斗的位置的?是他自己搜集的,还是有什么势力提供给他的?

我突然想起了路人甲的话,他说,二叔曾经跟人做过一个交易,难道是它?或者……是那支德国势力?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27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九章》的精彩点评:
  1. 稻米  2015-07-26 20:54:04

    唉!霸唱的南海歸墟海斗入口退潮後才會出現的點子也出來了?另外,多人戴吳邪人皮面具和小時候照片眼神態度明顯和吳邪不同,吳家和眾人拼了命也要保護的心態,難道現在的吳邪才是解開終極的關鍵,真的吳邪早就被犧牲掉包了?而和小時候照片神情最吻合卻是悶油瓶,但是他們的年齡又對不上號?費解!!!

    [回复]
     
  2. 小哥迷  2015-07-30 22:42:33

    還是覺得吳邪該不會在小時候腦震盪那次,就折了,還是快折了,然後被人救了。。。
    小哥說照片和長大不像???
    吳邪應該是這任要去顧門的人,但沒去,小哥去了???
    然後吳邪學字又學齊羽字帖???
    路人甲說如果吳邪知道他怎麼過日子的,會內疚???
    不只吳家自家人護吳邪,連解雨臣和霍秀秀也護???
    為什麼有那麼多謎團啊???

    而且張起靈也太可憐了吧,像極了靈芝草人,萌極了,但一直被追捕。。。

    [回复]
     
  3. 吴邪狗仔  2015-08-01 12:08:16

    张家人是不会和汪藏海合作的。二叔是什么布料写这多字?

    [回复]
     
  4. 老闷宝血  2015-08-17 21:38:05

    3楼,坑能是反正面,- –

    [回复]
     
  5. 好奇心  2015-08-25 13:48:32

    好多迷團
    希望有解開迷團的ㄧ天
    終極道底是什麼
    文錦看到什麼
    三叔和解連環死透了沒
    無邪和齊羽什麼關係
    悶油瓶到底幾歲

    [回复]
     
  6. 路人  2015-09-18 16:39:11

    怎麼吳邪老是下斗去救叔叔阿 然後下斗後又要胖子跟小哥去救他
    無限循環阿~~~~~~~~~~~~~~~~~~~~~

    [回复]
     
  7. 我  2015-09-30 21:04:24

    三叔你挖的坑太多了。。。

    [回复]
     
  8. 小哥  2015-10-03 00:24:09

    天真又开始怀疑我了

    [回复]
     
  9. 境界  2016-08-07 11:12:30

    喂喂几千海里你都跑到珍珠港去了

    [回复]
     
  10. 唔  2016-08-11 12:22:57

    好晕,好乱,好多谜团无法解开啊

    [回复]
     
  11. 匿名  2016-09-12 00:09:22

    六楼精明啊

    [回复]
     
  12. 豆逼  2017-06-10 23:02:00

    @吴邪狗仔:张家是西王母的守护者,汪藏海其实姓吴

    [回复]
     
  13. 匿名  2017-07-10 12:56:35

    @稻米:和小时候照片最吻合的是齐羽吧,齐羽不就是路人甲

    [回复]
     
  14. 小邪恋油瓶  2017-07-10 22:03:14

    @我:这是邪灵写的,不是三叔写的

    [回复]
     
  15. 匿名  2017-08-03 10:12:08

    话说,二叔写的是血书吧,写了那么多字,不会失血过多吗

    [回复]
     
  16. 匿名  2017-09-14 13:15:57

    @小哥迷:因为路人甲才是真正的吴邪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