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张二舟倒斗计 最近听来的小段子

目录:南派三叔    作者: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8-02-06

(←上一章):   

月黑风高,早春的夜晚还是有一点寒冷。

张二舟最后吸了一口烟屁股,丢到地上踩熄,回头给伙计们打了个眼色。七个人扛起家伙,朝封土堆上走去。

张二舟是老地仙了,零二年中专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后来在网吧里拜了个师傅,就入了这一行,一来一去也混了四年,大小事务学的差不多了,就自立门户,收了几个半大不小的徒弟,开始单干,这几年混的不好不坏,逐渐的也感觉到世态炎凉起来。

这一次是他带徒弟出来踩盘子的,没想到给他碰到一唐墓,带着镐子宫的,竟然还没给人动过,犹豫再三,实在舍不得,决定他娘的打铁趁热,免的给别人截胡。

徒弟们负责开盗洞,他在边上看着下面几个笨手笨脚的样子,心里郁闷,这年头,社会上混的很多,像样子的越来越少,一个个都是好吃懒做的料,打个盗洞,六个人还没他一个人利索。

好不容易挖到金刚墙,几个徒弟都软在了那里,张二舟只好自己下去卸墓砖,他自己选的位置还可以,几下,便卸出一个足球大的口子,手电照了照里面,还不小,有壁画,他娘的这次发了,不用看古玩店老板的脸色了。

正欢喜着,突然盗洞里亮起了一团鬼魅一样的蓝光,把张二舟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一徒弟正全神关注的用手机发短信,用的是一老式的蓝屏的,照的整个盗洞幽蓝幽蓝的。

“你爷爷的”张二舟骂了一句,一把把手机抢过来,“你他妈的找死,什么时候了,还给我发短信,没收!”

那徒弟郁闷的挠挠头,其他几个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一个说:“三子,给女朋友汇报吧,你也太准时了,这样下去怎么振夫纲啊?”

张二舟做了个闭嘴的手势,拿起没收来的手机一看,又骂了一声爷爷。

***老婆,我已经在盗洞里了,等墓砖卸完就可以进去了,你乖,听话,我七点前一定到家,你早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老公好棒哦,那你加油,我要吃油条和小馄饨,不要放葱***

***知道了,老婆,亲一个***

什么东西!张二舟心里想,这小子脑子有病,他妈的不能要了,这次干完就把他踢走。操他奶奶的,态度这么不端正。

墓气放的差不多了,张二舟把其他几块砖头都卸了下来,带了一行人进去,手电四处一照,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墓,至少是个朝廷里的官,壁画里都画着呢,一帮小的第一次进来,希奇的到处去看,拉都拉不住。

张二舟拍了拍手,轻声说道:“别闹了,老规矩,耳室里的东西先全整出来,被给我碰坏了,碰坏一件我扒你们皮。三子,胖子,给我起棺材。”

小的应声,分头忙活,三子和胖子跟着他来到红木棺材前,三个互看一眼,胖子举起撬杆子,咯吱一声,插进了棺材缝里。

张二舟祈祷了一下,老天有眼,给我放点好东西,来点带金的来点带金的,老子好提早退休,离这些兔崽子远点,然后吐了两口口水在手上,在另一个方向将撬秆子插进了棺材缝。

“机灵点,有不对劲就后退,三子,操好家伙,别走神,知道不?” 张二舟说

另两个人恩了一声,咽了口吐沫,非常紧张。

“好,我数一,二,三,就用力,来,一……二……”

张二舟刚想气压丹田,把那三字吼出来,突然后面一个叫道:“师傅!!”

张二舟给吓了一跳,一下泻了气,差点摔倒,回头一看,是年纪最小的豆叮,一脸焦急的表情,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干啥?”张二舟问道。

“我想尿尿。”

“哦,”张二舟看了看胖子和三子,无力的挥了挥手“出去尿去。”

“哦”豆叮转身爬进了盗洞里。

张二舟深吸了口气,给胖子和三子使了个眼色,三个又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扎好马步,刚想再喊123,有一个声音轻声叫道:“师傅!”

张二舟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杀意,心里骂了一声,猛的回过头,问道:“什~么~事?!!”

“王麻子不对劲,师傅,他从刚才一开始就站在那墙角,看着那壁画一直抖,我看中邪了!你要不去看看?”

张二舟转头一看,果然,那个叫王麻子的女徒弟正呆呆的面对墙角站着,身体古怪的颤抖着,好象还在念着什么东西?

几个做事情的人都停了下来,看着王麻子,在手电光的闪动下,王麻子的影子不停的变换着形状,显得非常诡异。

“王麻子?”张二舟叫了一声,同时匕首已经翻到了手上,这几年凶险的事情不是没碰到过,他并不慌张,不过好不容易碰到这么好有肥斗,要出点事情,也未免不痛快。

王麻子毫无反应,好象没有听见一样。

几个人害怕起来,张二舟摆了摆手,让他们别紧张,蹑手蹑脚的向王麻子后背靠了过去,来到四五米的地方,他突然感到不对劲,匕首往腰上一插,几步串了过去,揪住王麻子就是一个巴掌。同时从他耳朵上扯下一只耳机,破口大骂:“我日你爷爷的!!告诉你多少次了,倒斗的时候不要听mp3!”

教育了半天,总算把火气压下来,张二舟感觉到有点心力不济,怎么带上徒弟比自己单干还类,真他娘的怨气。

这一惊一匝的,他回到棺材边上,甩了甩手提不起力气,只好点上只烟,喘口气顶一下,顺便看看其他几个干的怎么样。却看见几个小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情,都傻傻的站在那里,像僵尸一样,张二舟看了又火了,骂道:“干什么干什么?不叫你们去搬东西吗?杵在这里干什么,不想发财了?”

“师傅,耳室里没东西,空的,不信您自个儿去看看。”一个叫凤凰的徒弟说道。

“放屁,空的?”

“真的,不骗您,两个都空的,啥也没有,咱们是不是给别人截胡了啊?”

“呸,别瞎说,这墓封的好着呢。” 张二舟把烟一掐,一挥手,一群人跟着他走进了左耳室。

大该四个平方大的地方,空空如也,的确什么也没。

怪了,他心想,怎么没陪葬品,唐墓而已,不至于烂光啊。

“是吧,师傅,真啥也没有。” 凤凰摊摊手说道。

张二舟摆摆手让他别烦,自己东敲敲西敲敲,墙壁里也不见夹层,眉头皱了起来,又跑到右耳室,那地方和左边的对称,也是什么都没有,唯一不同的,地上有一土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张二舟捏了一把,那土很松软,一碰就成粉,放在嘴里一尝,也没什么味道。

“师傅,您说这是怎么回事情,?”三子按奈不住问他。

张二舟捏了捏鼻子,心说怪了,我还真没碰到过,又不好在弟子面前露短,说道:“没啥希奇的,就是修墓的这人,修的时候家境比较好,但是死的时候已经落魄了,所以草草埋了,所以没放什么东西陪葬。这教育我们,要目光放远,不要短视,知道不?”

“啊?那不是买卖又黄了?空欢喜一场?”众人哗然。

“他娘的,担心个屁,不还有只棺材吗?” 张二舟心里郁闷,不好表现出来,只好硬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你们这几个小不死的,别给我罗嗦,把棺材开了,咱们快走!”

一群人回到棺材边上,起棺材的三人站回自己的位置,张二舟定了定神,心说老天保佑啊,这一活就指望这一拨了,怎么样也给我点吃饭钱啊,想着挥了挥手,让围观的几个退后,然后给胖子一使眼色,两个人同时往下一压,噶蹦一声,棺材板子弹了起来,翻到了一边。

张二舟伸头一看,正想着会是先看到尸体那傻样子呢,还是看到一团腐烂的被褥,或者是一层陪葬品,可是一眼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棺材是空的。而且空的非常离谱,里面啥也没有,干干净净,好象刚买来一样。

张二舟整个人僵住了,一股闷气从他胸口喷上来,几乎要吐血,他死死抓住棺材的边缘,不让自己跌倒。但是人还是倒了下去,凤凰和豆钉马上扶住他,一边给他敲后背顺气。

怎么回事情,怎么连棺材也是空的,而且空成这样子,难道真给人截胡了?

没道理啊,这封土上没洞啊,自己也算老手了,不能会看错这么低级的东西啊。

几个小的凑上来看了看棺材,都不敢说话,几个胆子大点的还感叹了一下:空的好彻底啊。

胖子安慰道“师傅,你也别伤心了,这家人可能太穷了,最后穷的实在没办法,把尸体也卖给别人解剖了。我们运气不好,以后还有机会的。”

“是啊,师傅,您别伤心了。”

张二舟苦笑一声,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听。

“哎,你们看,棺材里面有一份信啊。”豆钉突然叫道。

“哪里?”张二舟一下子跳了起来,往棺材里一看,之间棺材里面的一个影子处果然一封古旧的信封。

胖子想去拿,被张二舟一把抓住:“别动,纸这东西,年代太久,一碰就会变成粉末的。”

“可是师傅,这是航空信封,你看,横着开的。”胖子说

“啊!”张二舟脑门上筋都爆了出来,捡出来一看,果然是一个铜板纸的航空信封,上书几个字:发冢者阅

他一头雾水,心说难道是个玩笑,忙不迭打开,一看,顿时一股闷气在胸口炸想,几乎要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信的第一行字:

天宝十四年,范阳节度使的安禄山叛,承平日久,民不知戰,而六軍宿衛多市井劣徒,不能受甲,天下犯乱,发冢者多如邙,余修虚冢,于耳室屙屎一砣,如有发冢者,当知天下之修,早日回头是岸。——天朝御史大夫 魏济

信的第二段:

咸平元年,山西发丘中朗将张易,探冢中局,魏老匹夫,欲匡天下而不直知,不做文章而戏草莽,何为修而?

接着:

宣德三年,利阳书生王平之探冢中局,天下文士寒苦,阉臣当道,当以修离,见棺中书,以记之。

再接:

康熙十一年,利阳铁匠李文进冢中局,李为白丁,得二三字以记之,以求留名。

再接:

民国二十一年,利阳法驼寺和尚空海,盗冢十余年,方入空门,华中内战,不堪佛门清净,欲重操旧夜,进此冢乃为天意,从此修心向佛,不问其他。

再接:

一九八二年,我操你奶奶的,你们这帮人每次出去都把洞填的这样好,说的好听,他妈的还不是自己倒霉了,想让别人也中招,你操——长沙无名氏

再接:

一九九五年,狗日的,害爷爷我白忙活,以后要碰到各位的陵寝,老子让你们好瞧。——王凯旋

再接:

驴日的死胖子,上过当也不提醒我。

再接:

信纸我拿去做纪念了,换上好纸,下面继续。我会定时回来看的。

再接:

二零零六年,楼上的不厚道,把原件还来。——杭州吴邪

再接:

楼主是猪,鉴定完毕——洛阳张二舟,(三子,凤凰,王麻子,豆钉,胖子,步步)

喜欢 54

(←上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张二舟倒斗计 最近听来的小段子》的精彩点评:
  1. 灵灵  2018-02-06 15:47:44

    [回复]
     
  2. 吴邪  2018-02-06 16:00:49

    很久以前的了啊 以前就看到过

    [回复]
     
  3. 匿名  2018-02-06 16:07:10

    最古老的跟帖!

    [回复]
     
  4. 再接  2018-02-06 16:27:03

    楼上是猪🐷!鉴定完毕!南充:李松!

    [回复]
     
  5. 胖爷  2018-02-06 16:47:05

    原来我叫王凯旋啊

    [回复]
     
  6. 我穿越了?  2018-02-06 16:57:52

    我穿越了吗?

    [回复]
     
  7. 我就是那个zha了学校的凶手  2018-02-06 18:16:00

    王,王,王凯旋?
    这,这不是《鬼吹灯》里的,的吗?
    写这东西,敢问阁下,几个意思?

    [回复]
     
  8. 匿名  2018-02-06 18:28:04

    @胖爷:你叫王月半(瞎说哒),王凯旋是人家鬼吹灯剧场的,客串过来了。。

    …………………………割一下▼_▼……………………………………
    那个发丘郎中将张易跟小哥有同族的关系,(enmmm)
    不过我就好奇了,王凯旋下面那是胡八一么?(我猜哒)
    吴邪来了,跟谁来的,自己一人儿进的墓(什么时候的)

    洛阳张二舟:楼上的亲们果然机智,倒个斗都带着笔
    不过幸好,笔,
    我也带了吼吼吼吼吼吼
    ▼_▼My name is分割线………………………………………………

    [回复]
     
  9. 响亮文雅  2018-02-06 18:45:07

    好久以前看过,挺逗

    [回复]
     
  10. 花花  2018-02-06 23:28:11

    民国十五年,。。。。。。
    ———–张家族长

    [回复]
     
  11. 我竟然才发现  2018-02-07 16:55:35

    那个长沙无名氏是不是姓吴?是不是在家里排行老三?( • ̀ω•́ )✧

    [回复]
     
  12. 悶爺迷^____^  2018-02-07 19:38:05

    所以張二舟嚐了一口的土堆是唐朝留下來的便便。。。
    所以張二舟也值了,唐朝的便便不是這麼容易吃得到,哈哈哈~
    吳邪跟誰下斗呢?

    [回复]
     
  13. 闲人  2018-02-07 21:58:07

    没找到魏济这个人

    [回复]
     
  14. 张二舟  2018-02-07 22:15:01

    张二舟尝了耳房里那一坨。。。

    [回复]
     
  15. 路過的  2018-02-07 22:34:51

    打卡

    [回复]
     
  16. 路過的  2018-02-09 13:23:20

    哈哈…這個很好笑。 笑死我了。

    [回复]
     
  17. 匿名  2018-02-13 00:22:11

    😂 笑喷了!

    [回复]
     
  18. 路过的高中生  2018-02-26 19:41:45

    哦。。

    [回复]
     
  19. 爱小哥  2018-06-01 21:07:55

    笑死我了

    [回复]
     
  20. 枪兵一号  2018-06-25 19:47:34

    再接

    他妈一点儿有用信息跟好看的更新都没有,您这坑我怕是出不去了。 ——枪兵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