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小花那头沉默了一下,叹道:“随你去了,我派一些人给你。”

他说完,似乎想挂电话,我立刻阻止他:“等等,还有一件事。”

“嗯?”他道:“什么事?是不是想起要还钱了?”我道:“兄弟一场,谈钱太俗,我是想问你,二叔留给我的东西,可以给我了吧?”

小花那边突然断了声音,很久没有说话,我几乎都以为是手机坏了,打那边没有忙音,于是我耐心的等,等了很久,小花道:“该给你的时候,自然不会让你提醒。那并不是一个好东西,也绝对不会带去什么好消息。”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盯着电话,半天才回过神。

第二天,我接到了王盟的电话,他说话已经带到,那些人来不来,就不知道了,时间订在十一月五号,也就是后天。我吩咐王盟,将他手下的楞头青都集合好,到了那天去撑场面。

原本我手下也是有两批人的,一批是哑姐的人,她一直还在这行混,还有一批,原本是王八邱的人,后来王八邱大势已去,人自然而然落到我手里,这些人都不是忠心护主的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因此只能静观其变。

十一月五号,我很早就起来收拾。

镜子里的人,比起五年前,已经成熟了很多,我试着笑了笑,没皱纹,实际上,我还是很年轻的,但这一次,我没有了那种忐忑的感觉。

我记得两年前,我带上三叔那张面具时,甚至有一种发抖的感觉,就像一只小羊羔闯入了狼群里,而且要试着,去扮一个头狼的角色,但这一刻,我没有那种忐忑感,这并不是因为我打理过盘口的生意,而是一种极端的疲惫感。

这种疲惫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它就像是一个气压机,累积下来的气压越多,心脏就越沉,沉到最后,由疲惫转化为了淡然。

我突然想起了闷油瓶的眼睛,那种平静无波,洞悉一切的眼神,是不是也是这样形成的?如果是这样,那他究竟经历过什么?在老九门的事情之前……在文锦所说的陨玉里,那块承载了记忆的怪石,究竟记录下了什么?

我很好奇,但我已经不想去问了。

王盟带人在下面等着,现在不是演三叔,架子什么的也不用摆,我吴邪是什么样的人,那帮人清楚的很,背地里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小佛爷’,这绰号一听就是短命的,在这一行混,没有佛,佛活不长,而且总让我想起张大佛爷,一想到这两者,就会令我很不舒服。

我临走时,闷油瓶已经在客厅里,青铜古刀用布条缠起来背在身后,看样子是要出去,我刚想问他去哪儿,闷油瓶紧接着起身,道:“走吧。”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你要跟我一起去?”想了想,又道:“小哥,这件事情我应付的过来。”闷油瓶摇了摇头,缓缓道:“我最近想起了一些东西。”

我知道他有话要说,便没吭声。

“那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吴邪……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离我太远了。”除了去西王母国的那一次,我还没有听闷油瓶说过这样表明心绪的话……离这个世界太远?难道除了这些年的记忆,他还想起了别的什么?、

不知为何,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了文锦的话。

她曾对胖子说过,在那块陨玉里,看到了闷油瓶的过去……他不是人。我忍不住捏了捏闷油瓶的胳膊,同样的肉,同样要吃饭要睡觉,会受伤,甚至现在会说这种心绪低落的话,这怎么可能不是个人?

难道是怪物?我觉得不可能,就算闷油瓶不是人,也绝对不会是什么怪物。闷油瓶被我捏了一下,有些发愣,我道:“世界远没关系,你可以踩着我过去。”

他摇了摇头,似乎叹了口气,淡淡道:“走吧。”看样子,是要跟着我走了,不知怎么,我突然觉得底气足了,有闷油瓶在后面,就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接着我们一路向着茶楼而去。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楼层,不一样的是人,当初我努力扮演三叔,潘子努力撑场子,而现在,我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意思。

位置是在第三楼,正门大敞,里面坐了不少人,这些人我都已经认识了,有些盘口较小的,还客气的起身打招呼,有些坐着不动,装作喝茶的模样。

我坐到了正位上,先扫了一眼人群,一个一个看过去,人数少了一半,至少有一半的人没到。

期间,我们没人说话,时间订的是中午两点开始,距离两点,还剩下半个小时,但大凡这种场合,一般都会提前到场。

王盟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我示意他给闷油瓶搬个座位,闷油瓶摇了摇头,道:“我站着。”说完,就站在我身后,面无表情,就像一个保镖。

这让我想起了在北京那一次,心说闷油瓶估计还没有忘记当保镖的经历,所以开启影帝模式了,早知如此,今早上出门,就应该让他穿套黑西装,再配上一副墨镜,也比较有杀伤力一些,现在穿着件连帽衫,白白净净,就跟刚出门的大学生一样,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正想着,下面突然有人开口,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谁了。

“吴爷,大伙儿来的都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吧。”他说话声音捏着嗓子,跟个太监一样,是‘喇叭盘’里的,以前也跟着潘子下过地,据说他那嗓子,就是被墓室里的一种虫子给弄哑的,回来后有人背地里给他安外号,叫‘六太监’。

排名论次,历来是国人的拿手好戏,这些人虽然在三叔手下做事,但也有排名,他在‘喇叭盘’里排第六,没什么特殊的本事,年轻时跟着我三叔干,仗着的就是一股为财拼命的架势,不过现在上了年纪,有了舒坦日子过,就有些怕死了,嘴上称快,实际上已经是中看不中用。

我没吭声,瞧了他一眼,便盯着他不动了。

六太监被我盯了半天,脸上露出一个不善的表情,但也没当场发作,嘴里嘀嘀咕咕不知说了句什么,缩着不动了。

王盟这时候表现到不错,也算得上四平八稳,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所有人都听的见:“时间还早,各位当家的可以先交流交流感情,还剩下一些人没到,咱们按时间来。”

六太监笑了笑,道:“咱们这些人能来,是看在吴爷的面子上,其它人来不来可就不一定了,小吴爷,这盘口到底是二爷做主还是你做主?这一行可不是过家家,今天你来管,明天我来管,要管也得有那个本事。”

现在所在的这帮人,都是一些势力比较小的盘口,由于势力小,做事自然瞻前顾后,因此还没有倒戈,都规规矩矩的,准备再看一看风向,这帮人里,最横的便是这六太监,他在‘喇叭盘’里排行最末,一直心有不甘,即想往上爬,又怕丢了本。

剩下的几个喇叭盘,一个都没到,而马盘更是没人来,马盘主要负责冥器销赃,但要有冥器,就得有人下地,这两年,国内风势不好,连解家都开始往国外发展,我怎么可能还继续挖土?所以后来都尽量走白道,新鲜的冥器少了,马盘的利益自然大损,因此意见最大,这次,居然一个都没来。

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的做法,确实减少了他们的利益,但并没有锁死,我只不过是在找一个能两全的方法而已,包括前两次的大型打假整顿活动,傻子都能看出未来行业的走向,但偏偏有些人,就喜欢险中求富贵,正应了那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也就是说,现在坐在这里的,除了六太监,都是一些没什么势力的小盘口,他们既不敢跟吴家翻脸,又怕闹独立后被人吞并,因此态度极其暧昧,而那些没有来的,就表现的很明显了,基本是不买吴家的帐了。

我有些心酸,当年三叔在的时候,是何等威风,如今人走茶凉,人去局散,就如同白云过隙,转瞬无踪。

王盟还准备开口,我做了个手势,对下面的人道:“他们来或不来,自然会有不同的结果,但你们既然坐在这儿了,也该懂规矩。”

王盟看了眼钟表,离两点整,还差十分钟。

六太监扯着嘴角尖声笑了两下,磕起了瓜子,底下有些人已经在开始犹豫,他们都是小盘口,冒不起风险,因此一看吴家的人出面了,就开始摇摆起来,片刻后,其中三个人大概约好了,纷纷站起来准备交本子,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支人马慢慢踱进来。

当头进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一身横肉的中年男人,时值初冬,杭州格外冷,他穿着代毛的皮衣,就像一只大棕熊走进来。

这人是‘喇叭盘’里的,排名老三,道上的人管他叫‘狼三’,这人喜欢玩女人,而且别看他一身横肉,看起来敦厚老实,实际上心性狡诈斗狠,如狼似虎,早些年三叔在的时候已成气候,后来三叔消失那段日子,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一些古墓信息,邀着盘口里的人下斗大干一票,从那以后就立下根基了。

我接手三叔的产业时,这人已经极有势力。

他慢慢踱进来,手里玩着两颗铁球,皮笑肉不笑的冲我做了个抱拳礼,道:“吴爷,多时不见了。”

原来窃窃私语,互相商量的小盘口顿时安静下来,目光全部看向狼三,刚站起来那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赶紧坐下了,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他说完,不等我开口,径自坐了前排。

前排一共有两个位置,后排有七个,在后面就是一溜排开的席位,前面两张,分别是留个‘喇叭盘’和‘马盘’的老大。

王盟顿时就变了脸色,不冷不淡的提醒道:“狼哥,你的位置是不是该往后移一排。”

狼三歪歪扭扭的坐着,皮笑肉不笑,道:“小子,三爷我在这行混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吴爷还没发话,你插什么嘴。”

六太监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道:“老三,打狗还要看主人,你说话可得小心点。”

王盟气的脸都青了,我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是太嫩了,眼见他又要还嘴,我打了个手势,淡淡道:“嘴皮子太利索就容易滑,时间也差不多,开始吧。”

剩下的小盘口,一个个低垂着脑袋,没人有动静,我一看这架势心中已经明白几分,这头恶狼,看来胃口不小,老雷离开也不过才六天,这些小盘口就一个个露出畏惧的模样,不出所料,应该是在后面动了手脚。

狼三没动,手里玩着铁球,由于是年帐,所有人进这屋子,都不能带手下,他孑然一身进来,我也并没有看见账本一类的东西,半天,都没人动。

戌时,狼三笑了一下,道:“吴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而且,我也没时间在这儿跟你耗着。”

“这两年,兄弟们过的是什么日子,您可都看在眼里,要不是我们自己出去找食,恐怕已经饿的骨头都不剩了,今儿个我过来,一是给您面子,二嘛,也希望您能审时度势,将盘口让出来,当然,这些明面上的股份,都是在您手里,我可以出钱买。”

我们控制盘口的方法很简单,一是互相利用形成的产业链,二是明面上的合法手续,这些手续中,每个盘口都有吴家的入注资金,这些资金,现在已经转到二叔名下,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累计起来,也接近几千万的数额,但这毕竟只是一个明面上的东西,有些冥器转手一倒都是上千万的价格,因此这个价格,实在是少的可怜,不过是一个合法的认证而已。

接着,他又道:“剩下的人你也不用等了,我就是他们的代表。您也别不服气,这两年如果不是我找人买消息,夹喇叭,弟兄们早就该散伙了,我佩服三爷,如果他今天还坐这儿,我二话不说当三爷的一条犬,但如果是你……那就不好意思了,你把弟兄们往死路上逼,也就不能怪我们不仁义了。”

我忍不住想冷笑,如果不是三叔折了

我动了动身体,道:“说完了?”

“完了。”他说。

“别的咱们不说,我倒是很好奇,你代替‘我’去夹喇叭,那些消息你都是从谁那儿买过去的。”我问。

这一行的优势,就在于夹喇叭的人拥有丰富的地下人脉,可以掌握最多的古墓信息,那些人脉,三叔并没有来得及交接给我,但我接手盘口一年后,已经有人主动找我联系。

毕竟下斗这种事,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搞定的。下一次斗或许只有三五个人,但后台的装备、风险、以及快速的销赃途道,都必须一气呵成,实际上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因此只要我作为喇叭头,就不愁没有人找上门,而真正懂行的人,即使了解道相关消息,也不敢卖给其它人,换句话说,在长沙这一带,只要那块地头上有人想动土,都得问问我三叔的意思。

他冷笑了一声,道:“这您就不用过问了,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叙旧的。”接着,他突然拍了拍手,原本的已经关上的大门,从外面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穿着西装模样的人,手里抱着一个黑漆漆的盒子走进来。

他先向狼三鞠躬问好,紧接着,狼三抬着下巴示意了一下我的位置:“送过去吧。”

我心里惊了一下,这个茶楼里,都是我的人,现在这人进来,显然意味着,我的人已经被制服了。王盟脸色顿时就变了,身体一动,似乎打算出去,我不动声色的扯了他一把,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

那人将盒子端到我面前,接着将东西打开,只见里面放了雪白一摞的文件,我眯着眼看了一眼,忍不住冷笑,里面全是转让协议,意思就是,我签了这些东西,以后那些盘口从法律意义上讲,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东西一签,所有的盘口就算是易主了。

“王盟,数一数,多少份。”

王盟脸色铁青,将东西一分一分拿出来,一共十二分,意味着十二个盘口,这些盘口的名字,几乎扎的人眼睛生疼,因为除了哑姐以外,所以盘口的转让协议都有,而且,这十二个盘口,是三叔手下的肥肉,它们连在一起,从下斗到销赃,完全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我顿时觉得手脚冰冷,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很棘手,但我没想到会棘手到这种地步。除了哑姐的协议没有出现以外,剩下的,几乎全都反了。

不可能,明明才六天时间,怎么会反的这么快?这十二个堂口的当家人又不是傻蛋,吴家在长沙这一带,也是树大根深,如果吴家不领头,道上的消息,基本上就全部被截断了,别说古墓,他,们就是坟堆也别想掏一个。

这些人居然会集体造反?而且最奇特的是,他们居然会心甘情愿的屈居与狼三之下。

这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那十二家盘口的人,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没有哪一个人是好对付的,如果真是狼三用了什么手段,那就太可怕了。我没吭声,盯着桌面上的东西,努力控制脸上的表情,如果此时可以,我真想直接跳起来,揪住他的领子问问,究竟在后面耍了什么把戏。

下面那些小盘口的人,顿时都露出惊骇的表情,一个个目光不断交汇,却又不敢出声,显然已经看明白了局势。

他见我半天没吭声,以为我是在考虑,便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吴爷,外面现在都是我的人,你今天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些协议,我可没有亏待你,一共七千万,够你快快活活一辈子了。你不是三爷,这一行你能不能待下去,应该有自知之明,如果您再耽搁下去……我可就……”

“就怎么样?三崽子,你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他话没说完,从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混合着无数的惨叫声,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是哑姐。

紧接着,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风风火火走进来,我一看门外,站了一溜手持砍刀的人,而且看他们胸前鼓起一块,估计还放了枪。

狼三脸色一变,得意的神情顿时凶狠起来,盯着走进来的哑姐,道:“臭婊子,我放你一马,你可别不识抬举。”哑姐似乎老了很多,神色已经不复两年前的淡漠,脸上透着一股狠历与疲惫,估计这头恶狼没少给她使绊子,大约也是吃了亏。

“哼,婊子?”哑姐冷笑一声,一步一步走到狼三跟前,在所有人都还没反映过来之前,猛的一拳揍了上去,别说是我,连面无表情的闷油瓶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狼三明显没料到一个女人竟然会动手,挨了一拳,整个人都偏了过去,他维持着这个动作没动,戌时,才缓缓转过头,慢慢擦着嘴角的血,盯着哑姐,冷笑道:“以前你跟吴三省搞,怎么,现在连他侄子都看上了?臭婊子,真他妈不识抬举!”他话音一落,整个人嗖的起身,飞起一脚就往外踹。

我一直在提醒自己冷静,但他一说三叔,甚至说得如此不堪,我顿时憋不住了,一股火气涌上来,一拍桌子就准备冲上去,甭管怎么样,先打的这小子满地找牙再说,谁知我刚一起身,整个人的肩膀突然被人一按,那股力大极大,我腿一软,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我回头一看,是闷油瓶。

“吴爷,这种事让我来。”闷油瓶淡淡的说了一句,漆黑的目光瞟向了场中,他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让所有人都听的见,狼三的动作顿了顿,下意识的侧头来看,就在这一瞬间,我只听的一阵金属声响,紧接着,一条青铜色的东西从我身后飞了出来,速度极快,如同探阴爪一样,瞬间缠住了狼三的脖子。

“砰!”青铜链条一用力,在空中蹦成了一条直线,狼三直接被这股力道给扯趴下,居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好、好!”哑姐冷笑着拍手,道:“好一条落水狗,让你蹦跶两天就真以为自己成哮天犬了。”我听见哑姐的话,不知怎么,原本是一腔怒火,此时却觉得有些好笑。

闷油瓶俨然一幅保镖的模样,绑完人便看向我,开启了影帝模式,恭敬道:“吴爷,您看怎么发落。”看他低眉顺眼的样子,我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闷油瓶扮演成张教授时,我还可以接受,但他顶着自己的脸,做出一幅马仔的模样,还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恨不得赶紧跟他互换一下。

闷油瓶见我没回话,于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看我就清醒过来了,这小子声音和神情都很恭敬,但那双眼睛却深不见底,清明的很。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83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章》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5-07-11 10:50:24

    盗墓界影帝——张、起、灵!

    [回复]
     
  2. 吴邪狗仔  2015-07-29 22:47:17

    影帝张起灵!

    [回复]
     
  3. 小哥迷  2015-07-30 21:20:05

    結論,薑是老的辣。。。一開始小哥說,你教我做生意。。。
    但故事走到這裡,卻變成小哥幫吳邪做生意了。。。

    [回复]
     
  4. 生命法则  2015-08-11 14:23:11

    恭喜盗墓小金人获奖者 ——————张起灵

    [回复]
     
  5. 匿名  2015-08-13 16:23:09

    小哥威武!

    [回复]
     
  6. 喇叭  2015-08-30 21:47:06

    我怎么改名了?

    [回复]
     
  7. 米米  2015-09-24 22:42:17

    只能說「夾喇叭」這幾個字有種說不出的喜感…

    [回复]
     
  8. 評論  2015-11-03 19:20:33

    新一屆奧斯卡影帝:張起靈

    闷油瓶俨然一幅保镖的模样,绑完人便看向我,开启了影帝模式,恭敬道:“吴爷,您看怎么发落。”

    [回复]
     
  9. 为什么  2015-11-07 22:33:16

    闷油瓶总是“摇了摇头”

    [回复]
     
  10. 小哥迷妹  2017-06-18 10:37:44

    影帝张啊 我小哥

    [回复]
     
  11. 匿名  2017-07-19 20:10:24

    喇叭一直被夾,喇嘛都沒人要了….雖然看得懂,但每次看到都出戲啊⋯⋯

    [回复]
     
  12. 炸药  2017-07-25 08:33:40

    这篇是承上启下的一篇,这是天真变佛爷,佛爷变邪帝的过程
    小哥的出现也很正常,如果换成黑瞎子,会变成喜剧的。

    [回复]
     
  13. 你爹  2017-07-25 15:42:58

    一会杭州一会长沙,这个都会搞错,笔者搞什么啊

    [回复]
     
  14. 小哥  2017-11-02 12:55:09

    我的人设崩了

    [回复]
     
  15. 喇叭  2018-02-12 12:51:11

    我是用來夾的嗎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