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章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反应过来,忍不住轻咳一声做演示,举目去看底下的人,其它小盘口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显然对于这么戏剧化的一幕没有反应过来,六太监更是一幅吃了苍蝇的表情。

“咳咳……***……放开。”狼三被青铜链条缠的脸色通红,他挣扎了两下,一只手突然往胸口掏,有人惊叫:“不好,他带枪了。”我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想躲避,然而就在这时,王盟突然抄起一个凳子就砸了过去,直接将狼三的手砸的直抽搐。

狼三瞪大眼,嘴里发出又痛又憋的嘶哑声音,剩下的一只手不断去扒脖子上的青铜链条,戌时,链子被扯松了一下,狼三立刻大口喘气,结果一口气还没吸足,闷油瓶突然又发力,狼三整个人往前一跌,又趴下了,姿势狼狈不堪,我突然觉得,千万不要惹了闷油瓶,他不仅会拧脖子,而且还懂得怎么让一个人颜面扫尽。

狼三也不是笨蛋,他很快反应过来,干脆直接扒着链条,赖在地上,紧接着,他涨红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嘲讽道:“你们吴家的人没别的本事,训狗到是厉害,去了一个潘子,又来一条疯狗。”

我颇有些同情的看着他,道:“你说了这句话,我就是想饶过你,都不行了。”这时,那个递协议的男人慢慢的退到了狼三跟前,我突然发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闷油瓶看,然后说了句:“……这人是哑巴张。”

狼三脸上嘲讽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他目光顺着青铜链条看向闷油瓶,紧接着,快速移到了闷油瓶的手上,整个人都愣住了。

大厅里,几乎立刻就陷入了一种死一般的沉寂,连哑姐都将目光移到闷油瓶身上,我心说不好!闷油瓶怎么会被人认出来?虽然他在道上名气很大,但之前跟着陈皮阿四,一直没有见过光,道上见过他的人很少,连我三叔第一次见闷油瓶时,都说不知道来历。

这人是怎么认出来的。

紧接着,沉寂过后,如同洪水一般,几乎立刻就起了喧嚣,盘口里的人纷纷交头接耳,最后是六太监率先发言,这一次,他鸭嗓一样的声音变得极为谨慎,迟疑道:“吴爷,这个张爷加入我们了?”

他一问这话,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些人之所以造反,无非两个原因,一来是有人在背后存心想翻天,二来则是因为近年来没有再夹过喇叭,导致各大盘口生意都缩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有怨气很正常,现在闷油瓶出现在我身边,他的名号,在道上传的神乎其神,这些人估计是以为我将闷油瓶收为几用了。

一时间,我不知该怎么回话,如果我说闷油瓶是我的人,那么眼前的局势几乎可以得到很大的扭转,即便不是所有人都放弃反叛,至少有一半人会开始犹豫,进而站在我这一边。

但闷油瓶是我兄弟,不是我的手下,况且,吴家这点破事,还不值得搭上闷油瓶的自由,我微微一顿,正准备反驳,哑姐突然冷笑道:“六子,道上谁不知道哑巴张是陈阿公的人,你说这话,是想挑拨离间?”

六太监惊了一下,先前的嚣张顿时没了,干笑道:“哑姐,您说哪儿的话,哈哈,我这不就是问问,陈阿公的人,当然是跟着陈阿公。”说完,灰溜溜的坐下,低头喝茶,也不知再琢磨什么。

但哑姐这话,我却是明白,道上谁都知道,哑巴张是陈皮阿四的人,后来陈皮阿四死后,他的产业据说是被他一个手下给继承了,现在还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而闷油瓶自从陈皮阿四死后,就在道上销声匿迹。

哑巴张究竟是死是活,究竟还是不是陈皮阿四那边的人,谁也不能确定,但道上的人很明白,有哑巴张相助,就像带了一张救命符,请了一尊财神爷,因此从云顶天宫之后,陈皮阿四的人,还曾经放消息寻找闷油瓶,只可惜,那时闷油瓶已经进了青铜门里。

而现在,陈皮阿四的人出现在我身边,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几乎都可以联系到两点,第一,或许哑巴张替吴家办事了。第二,或许吴家和陈家做了什么交易,开始结盟了。

无论是哪一个,对于现在想要造反的这帮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我本来想澄清,但哑姐开口后,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于是下意识的看了眼闷油瓶。

闷油瓶依旧是专业的马仔,他收到我的目光后,与我对视片刻,紧接着,微微点了点头,对着底下的人淡淡道:“我替吴爷办事。”随后,他的目光看向狼三,淡淡道:“谁敢对他动手,就是跟我作对,跟我作对的人,不管他是谁,我一定会杀了他,说到做到。”

闷油瓶说完,底下再一次噤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此时的心情,甚至有种喘不过气的激动感,片刻后,我才勉强抑制住自己的呼吸,接着,我看着底下的人,他们基本都被闷油瓶的气场给压住了,一个个不敢再去看狼三,目光直勾勾盯着我,如同一条条听话的猎犬。

我定了定心神,对地上的狼三道:“听明白了吗?”

狼三脸上的肥肉一抽一抽的抖动,但他不敢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盯着我和闷油瓶,目光转动了半晌,从地上爬起来,一字一顿道:“吴爷,既然您有张爷相助,以后弟兄们的肥喇叭肯定不少,不过……您让陈阿公的人来帮忙,究竟把弟兄们置于何地,我们一直是跟着三爷,都是三爷忠心的属下,您现在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们跟着陈家吃饭?”

妈的!我暗骂一句,这老东西,居然到现在还想挑拨离间,什么跟着陈家吃饭,这话说出去,岂非是暗指我投靠在姓陈的门下?

闷油瓶脸色冷了一下,手腕一动,顿时将狼三勒紧了,狼三冷笑一声,脸上几乎憋的血红,声音嘶哑,断断续续道:“有本事您就勒死我,我不愿意吃陈家的剩饭,底下人照样也不愿意,您勒死我,这些协议还是得签,哼……咳咳,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

哑姐皱了皱眉,紧接着凑到我身边,低头附耳道:“十二家盘口全反了,现在杀了一个狼三,还会有第二个狼三,吴爷,孤掌难鸣。”

我看了哑姐一眼,心中很复杂,听人说,她曾经是三叔的床伴,我甚至想过,她究竟是喜欢的吴三省还是解连环,后来我觉得,她所喜欢的,应该是解连环,因为他比真正的三叔出场的时间更多,三叔出门必须要带解连环的人皮面具,床底之间最藏不得假,人皮面具做的再逼真,在男女之间,也很难不露出破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原因,哑姐对我一直不错,想到这儿,我觉得她其实是一个挺悲哀的女人,喜欢了半辈子的男人,不仅捞不到一个正牌名分,而且连对象都搞错了,最后那个男人还莫名其妙失踪了。

我沉默了很久,考虑到那一句孤掌难鸣,最后我给闷油瓶递了个眼色,示意他放手。闷油瓶尽责的扮演者忠犬的角色,手腕一抖,那条青铜链条飞回了手里。

狼三捏了捏脖子,气势已经大不如之前,他喝了口茶,我发现他的手在微微的抖动,大凡这样的人,实际上心里已经没底了,即便他吃下了十二家盘口,但这十二家盘口里,在知道闷油瓶的事情后,至少有一半人会倒戈,到时候的局势,便是平分秋色,然而让他吃不准的是……我究竟有没有跟陈家的人合作。

毕竟,闷油瓶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可以对付,对于这些做玩命生意的人来说,最不怕的就是拼命,现在,他所忌讳的不仅是闷油瓶,还有闷油瓶背后的关系。

我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有关系,但就闷油瓶不会有,就如同他自己所说,如果哪一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恐怕没有一个人可以发现。

我曾经很自大的说过一句,至少我会发现,但后来我才发现,自己这话说的很不靠谱,张家人的寿命比一般人长,或许等我死了,闷油瓶还活着,那时候,还有人会记得这样一个人?当然,如果他肯规规矩矩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或许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就如同他自己所说,意义这东西,本来就没有意义。

但现在,偏偏却有人疑神疑鬼,认为闷油瓶背后有什么关系牵连,这种人性中的劣根,在这里,发挥的淋漓尽致。

我看出他心中没底,自己反而宁静下来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的情况,在心理上,他已经落于下风了。

这种时候,我自然不会傻到去承认和陈皮阿四没有关系,但现在否认也不好,于是棱模两可的说道:“是不是剩饭要吃了才知道,这是我吴家的家事,不需要让你知道吧?如果你还愿意在我手下混,就规规矩矩的把那些小动作收起来,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你的那份协议我签了。”

紧接着,我笑了笑,道:“这个圈子小的很,我保证,出了吴家的门,你一辈子也别想踏进来,只要是在我的地盘上……我就让你连水都喝不到。”

狼三脸色一变,半晌才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随后,他缓缓起身,对递协议那人说了句什么,片刻后,那人将我桌面上的东西逐一收起,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今天人不齐,明日再来,凡是今天没到的,全部按规矩处理。”我说完,带着闷油瓶往外走,门口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上车后,王盟道:“老板,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那茶楼下面,全是狼三的人,他们身上还带了火,我可真怕那帮人来硬的。”

我道:“这是法治社会,青天白日的,他除非吃了雄心豹子胆,当我们警察叔叔是吃白饭的吗?”王盟笑了笑,从后视镜里瞄闷油瓶,最后忍不住道:“老板,你以前怎么没告诉我张爷来路这么厉害,早知道这样,我以前给他买饭的时候,就不把虾仁吃光了。”

“什么?”我叫了一声,直接就踹了他一脚,道:“***,老子亏待你了吗?几个虾仁都要克扣,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难怪我把闷油瓶供的跟祖宗一样,居然还越来越瘦,原来是有人在捣鬼。

我还想再踢,闷油瓶突然将我手一拽,紧接着,整个人突然前倾,一把握住了王盟的方向盘,也不知他怎么动作的,车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砰!”我一头撞到了前面的座位上,整个人头晕脑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出什么事了?

难道闷油瓶知道王盟偷吃他的虾仁,气愤之下想杀人灭口?

王盟惊叫一声,整个车身刷的大了个摆,我只看到一面墙离我们越来越近,眼见就要撞上去了,整个人都吓傻了,在这种时刻,估计所有人都会脑袋发僵。

紧接着,闷油瓶直接跳到了驾驶位上,将王盟拧小鸡一样推了过去,我一见他这架势,顿时就头皮发麻了,忙道:“小哥,你没有驾照,可不能乱来啊,你要是想开车,我改天给你跑辆跑车去。”前两年接三叔的铺子,确实赚了不少钱,给闷油瓶买辆跑车溜达,也是小意思。

我话刚说完,从后视镜里,猛的对上了闷油瓶犀利的双眼,他眉头一皱,道:“有狙击手。”说完,将方向盘一打,车子颤了两下,拐了个弯,嗖的开了出去。

我头皮一炸,下意识的就往后面看,可是透过车窗,两旁是茶楼酒店,路面停了不少车,看来看去都没有任何异常。

我不知道闷油瓶究竟会不会开车,反正现在车子确实是动了,而且也没有撞人或者撞树,只是他开车的技术让人难以恭维,歪歪扭扭,就像一个反复的s型。

王盟已经吓傻了,坐在副驾驶位上,好半天才颤巍巍道:“老、老板,你得阻止他。”他指了指闷油瓶,就跟要哭似的。

我此刻哪有空理王盟,闷油瓶不是个不靠谱的人,他说有危险,就一定是有危险,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狙击手,但我听人说,有些狙击手退伍后,往往容易被一些黑道所招揽,不知道究竟是谁想买我的命。

车子甩来甩去,几乎将我的胃都要甩出来了,压下肠胃的翻腾,我尽量压低了身体,整个人下滑,将头隐藏在坐垫下。如果真有人放暗枪,那么他肯定是通过车窗玻璃进行定位,现在将自己暴露在玻璃之下,显然不明智。

此刻,车子已经顺着先前的老街道,一路往郊区驶去,我一看之下,顿时暗叫不好,也不知闷油瓶认不认识路,这种时候,肯定是往市区跑,那些狙击的人再猖狂,也不敢在市区里上演枪战。

但闷油瓶,却一路把车往郊区开,他是不认识路还是故意的?

就在这时,我发现闷油瓶又看了后视镜一眼,似乎是后面有什么东西。由于我此刻是蹲身在坐垫下的,碍于角度的关系,我根本不知道闷油瓶在看什么。

难道是后面还有人追上来了?青天白日的,是什么人敢这么猖狂?我先是想到了狼三,这小子能带人夹喇叭,肯定是跟业内的某些人搭上了伙,事实上,倒斗这个圈子很小,不像那些金融房地产什么,这里面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道上不消两天就能传开。

吴家几经易主,必然会有其它势力起歹念,再加上狼三内里反,两帮人马一拍即合,就结成同盟了,如果盘口真落入狼三手里,恐怕三叔一辈子奋斗下来的产业,都为他人做嫁衣了。

我想到此处,不禁觉得后悔,早知那狼三勾结外人,刚才就应该先打碎他满口牙再说,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赶紧提醒闷油瓶,道:“小哥,咱们寡不敌众,快点往市区开,进了市里面,他们就不敢乱来了。”

王盟大着胆子冒头往后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就变成了青瓜,哭丧道:“完了,后面有三辆车在追,;老板,现在开回市区有什么用,您想想咱们是做什么生意的,他们真放两枪,难道还能告诉警察叔叔吗?”

我一愣,顿时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我怎么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还真把自己当良民了。难怪闷油瓶会开车往郊区跑,这事情,如果进了市区,那才大条了。

我拍了拍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王盟道:“后面有多少车?”

“一共三辆,想包抄我们,我刚才还看到有人探枪了,咱们只要一停下来,准备脑袋开花。”

难怪闷油瓶把车开成这样,s型的路线,被誉为战场上的‘生命线’,可以使敌人无法瞄准位置,是躲避枪击最实用的方法,不仅车,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也可以跑s型路线,但这种路线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会拖慢速度,照这样开下去,后面追击的人虽然无法对我们开枪,但迟早会追上我们。

王盟急道:“怎么办,怎么办,老板你快想过办法,我不想死啊,我女朋友还等着我给她生儿子。”

“闭嘴。”我喝了他一句,看了看周围的路线图,在心里快速回忆这片地区的交通,片刻后,我对闷油瓶道:“小哥,再往前有一个十字路口,你往左拐,然后把车给我。”

闷油瓶点了点头,不久后,我感觉到车子突然拐了一个极大的弯,发出极其刺耳的摩擦声,紧接着,闷油瓶一个矮身,速度极快的窜到了后位上,随后我的腰被他推了一把。

我知道是换人的时候了,当即快速的窜到了驾驶位上,一踩油门直接冲了出去。

这一片地方我虽然不常来,但毕竟是在这里长大的,基本环境我还是有数,如果我没记错,再往前不远是一片老楼,里面的人都已经搬迁了,现在正在进行拆迁,形成了大片大片如同烂尾楼一样的地段,而且里面还有很多老的行车道,里面七弯八拐,没有进去过的人,根本找不到路。

当然,我自己之前也没去过,但现在我们不是要找路,而是要利用那一片老房摆脱后面的车辆,即使摆脱不了,只要一有机会,我们三人可以随时躲进老房子里,那里面纵横交错,阴暗不明,一但躲进去,就成了我们再暗,他们在明,到时候,他们的优势就没有了。

虽然我在斗里不顶用,但上了地面,一个打三个也没问题,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闷油瓶,他砍粽子不手软,打起人来我也见过,当年新月饭店那帮人,被他收拾的哭爹喊娘,如果我没记错,闷油瓶还会用暗器,他曾经说过,只要我离他不超过一百米,他就有能力将我打晕。

这次我没开s型路线,直接将油门踩到最大,一路往老房区飙去,几乎立刻,我就听到了一声枪响,但枪似乎没打中,车身没有什么情况,紧接着这声枪响过后,又响起了两声,这一下子,车后面的玻璃直接就碎成了蜘蛛网,王盟骂了句粗话,忍不住道:“老板,你以后一定要给我配枪。”

“妈的,给你枪你小子知道怎么用吗?”我骂了一句,不得不又开起了s型路线,闷油瓶大概看出我的焦急,他突然倾身,两根奇长的手指夹开了车里的物品箱,里面放了创可贴以及一些饼干。

我急的汗都出来了,看了闷油瓶一眼,惊道:“快蹲下去,乖,饼干回家再吃。”闷油瓶动作一顿,眼神很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紧接着,他抽出那包饼干,将盒子里的东西全部倾倒出来,手一个用力,整个物品箱就被他从车前面拔了下来。

随着物品箱的破坏,好几颗圆形的内部零件掉进了盒子里,那些零件大多是铁质的,只有豌豆大小,闷油瓶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随后转过身,跪在座椅上,探头从那个破洞处往外张望,我吓的汗都出来了,生怕后面带枪的人瞄准他,顿时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就开骂了:“操,闷油瓶,你给小爷规矩点。”

要是平时,这话打死我都不敢说,但这种关头,我又惊又气,就什么也顾不得了。我吼完,闷油瓶连身体都没动一下,依旧冒出了半个头,透过后视镜,我发现他的手一直在动,似乎在玩那些铁球一样,我突然想起,闷油瓶会暗器,难不成,这小子是要用这些东西当武器?

我和胖子对闷油瓶的崇拜,已经到了一个盲目的地步,但这时候,我脑袋却一点也不昏,闷油瓶手里的东西,不过只有黄豆大小,如果真要当暗器射出去,那得有多大的劲儿?

然而,没等我想明白,闷油瓶突然动了,他的手快速的弹动了一下,由于速度太快,我几乎看不到他究竟是不是扔了东西出去,但紧接着,透过后视镜,我突然发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因为后面有一辆黑色的车,车窗玻璃,竟然突然碎裂了,紧接着,那辆车打了个拐,落到了后面。

闷油瓶头也没回,语气带着一种命令的意味:“继续开。”说完,他的手又快速的动了一下。我知道这一次,闷油瓶又开外挂了,突然之间,我想起了在昆仑山里,二叔对我说的一句话:“照你的描述,那个张起灵非常了不起。能让千年的粽子下跪,而且青春常驻,最关键的是,他救了你很多次。这样的人,几乎是神了,你确定他存在过吗?”

我心里升起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总觉得这些话,像是对闷油瓶的侮辱,不仅是二叔,连文锦也说过。他会受伤会流血,甚至会生命垂危,他怎么就不是人了?

我在心里为闷油瓶申辩,但这种申辩,却越来越无力,因为连我自己都发现,闷油瓶这个人,就像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一样,如果我回到大学里,像任何人说起闷油瓶,估计所有人都会说我: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

本来,我是不想打探闷油瓶的过往,但不知为何,这一刻,我却突然很想知道,文锦陨玉里,在那块记忆石里,究竟看到了什么?(www.daomubiji.org)

闷油瓶说想起了一些东西?

他究竟想起了什么?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22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三章》的精彩点评:
  1. 张起灵  2015-07-11 11:21:25

    不管我想起什么,都是站在你这一边。

    [回复]
     
  2. 吳邪  2015-07-13 11:51:37

    小哥又開外掛嘞~~

    [回复]
     
  3. 花飞雪  2015-07-15 10:35:30

    只有燕双鹰才是小哥的对手

    [回复]
     
  4. 吴邪狗仔  2015-07-29 23:08:31

    这段场面还是没有三叔写得惊心动魄啊。闷油瓶开车还是有看头的,想想画面就萌萌哒,呵呵!

    [回复]
     
  5. 小哥  2015-08-15 21:22:08

    吴邪你个小兔崽子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专心开车!

    [回复]
     
  6. 老闷宝血  2015-08-17 19:36:54

    靠,这好奇心又来了!

    [回复]
     
  7. 喇嘛  2015-08-30 22:04:48

    我怎么变喇叭了?

    [回复]
     
  8. 小哥  2015-10-02 08:50:36

    我是牛掰。可不是忠犬!写的太过了。高冷才是本尊特点!

    [回复]
     
  9. 王盟  2015-10-31 19:02:59

    我女朋友还等着我给她生儿子

    [回复]
     
  10. 吴邪  2016-04-07 10:16:33

    但不管闷油瓶再怎么厉害,他都是我兄弟

    [回复]
     
  11. 匿名  2016-08-07 10:43:38

    大爱小哥

    [回复]
     
  12. 匿名  2016-08-10 18:21:06

    小哥好帅啊!!!!!!!!!!!!!!!!!!!!!!!!!!!!!!!!!!!!!!!!

    [回复]
     
  13. 天真无邪  2016-08-12 16:15:25

    乖!饼干回家吃

    [回复]
     
  14. 赞  2016-09-12 12:43:12

    兄弟义气最可爱!!!

    [回复]
     
  15. 匿名  2017-01-02 16:19:56

    太好看了😥停不下來😤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