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妖棺 第四章 夜探祖宅(上)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巫山妖棺 第四章 夜探祖宅(上)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2

(←上一章):    (下一章→):

闷油瓶虽然知识广博,但在照顾自己方面实在很将就,一天一顿饭,只要饿不死就不会主动找吃的,我临走时跟个老妈子一样,吩咐赵旺要按时给他叫饭,话还没说完,闷油瓶已经背了个包裹,看了我一眼,淡淡道:“走吧。”

我没反应过来,他这是要一起去?我回家?他跟着干什么?

刚想问为什么,闷油瓶却主动开口,淡淡道:“不要问,我保护你。”我心里一惊,浑身如同泼了一盆凉水,连闷油瓶都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么路人甲……他究竟能不能成功?

两个月……为什么他会以两个月为期限?

我回长沙,先去了父母家,难免被他们逮到一顿好训,说我连爹妈都忘了,一个多月,连电话也不打一个,我连忙讨饶,准备给家人介绍闷油瓶,顺便告知一下闷油瓶的个性,免得爸妈觉得我朋友礼貌,结果话没开口,闷油瓶突然淡淡笑了一下,礼貌开口:“伯父、伯母,我是吴邪的朋友,叫我小张就好了。”

操!我怎么忘了,这小子是影帝啊!小爷我供你吃供你喝,就差没造一座神殿奉起来了,你这么能演,平时给我个好脸色会死吗?会死吗!

接下来的事情,闷油瓶到没有让**心,话虽然不多,但也不会板着一副死人脸,吃饭间,我打听二叔的事情,我爸笑道:“你不是最怕你二叔吗?怎么今天主动问了。对了,他妈,老二那天打电话怎么说来的?”

“说是要出门办事,得两个多月吧。”

两个多月?我心中一动,是巧合还是意外?

我觉得这事有蹊跷,当天在家休息了一晚,觉得还是得问老雷,第二天一张,我奔向二叔开的茶楼,里面的服务员客客气气的请我进去,我带着闷油瓶在包厢坐了半晌,老雷才踱步过来。

依旧是面无表情,穿了一身黑色的唐装,到是跟我二叔的架势很像,一见我,先是一愣,随后将目光移向了我身边的闷油瓶。

我正想着,他突然快步走到了闷油瓶旁边,一向冰冷的神情,竟然出现一丝裂痕,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一幕,让我想起了霍老太第一次和闷油瓶见面时的场景,顿时心下一惊,没等我开口,老雷嘴角动了动,双膝一弯,笔挺的身躯竟然直直朝着闷油瓶跪了下去。

还好我已经历过这种场面,否则还真不知道作何反应。

闷油瓶正瘫坐在椅子上,目光淡淡的瞥了老雷一眼,在他跪下的一瞬间,单脚一抬,稳稳抵住了老雷的膝盖,紧接着,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老雷身形猛的又挺了起来。

这、这不对劲啊,我知道霍老太给闷油瓶下跪的原因,但这姓雷的是什么来路?难道他也是老九门的人?

我疑狐的目光在老雷身上上下扫视,他似乎十分激动,一向钢铁般生硬的脸,因为闷油瓶的动作,嘴唇竟然微微发抖,我忍不住问:“这个……你们认识?”

老雷依然无视我的存在,看着闷油瓶的目光不断闪动,仿佛是遇见了阔别多年的亲人,看的我浑身一震恶寒。

“当家的。”老雷突然哆嗦的喊出了一句。

还好没喝茶,否则我一定会喷出来,当家的?这是什么叫法?我看向闷油瓶,觉得他有必要给我一个解释。闷油瓶眼神平淡如水,缓声道:“不认识,我失忆了。”

失忆?啊呸,这小子两年前就恢复记忆了,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跟我玩什么失忆!

我忍住想拆穿影帝真相的冲动,起身打了个圆场,将凳子踢到老雷屁股下面,笑道:“雷叔,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吓唬我么?来,坐着,我今儿个来,是有事要请教你。”

老雷这才收回看向闷油瓶的目光,半晌,将我推到当中的位置,挪到了右手边,挨着坐下后,脸色又恢复的阴沉,只不过低着头,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中国历来以左为尊,过去的时候,人们行礼抱拳,都是左手包裹右手,左为尊,右为卑,左为善,右为恶,有惩恶扬善的意思,也代表尊敬之意,我看着老雷这个举动,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后悔不该让闷油瓶陪我走这一趟,我一个老大爷们,在斗里虽然不济事,但出了斗,也能以一敌三,干翻一帮人,现在倒好,本想让闷油瓶过清静些的日子,谁成想,事情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闷油瓶瘫在椅子上,目光静静望着天花板,仿佛那上面有一个活色生香的大姑娘,老雷抿着嘴坐在我下首边,一声不吭,既然他不说,那我也犯不着主动挑起闷油瓶的事,便笑呵呵的给老雷倒了杯茶:“雷叔,听伙计说,最近堂口里的事情,都辛苦你了。”

老雷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向旁边的闷油瓶,片刻后,他神色恢复如常,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为二爷办事,应该的,小三爷肚子还痛吗?”

我想起上次逃跑的事情,尴尬的笑了笑,道:“雷叔别跟我们小辈计较,上次的事情,我给您陪不是了。”嘴上说,心里却在开骂,小爷要不是想套你的话,鬼才理你。

好歹是小三爷亲自敬的茶,他还算给面子,双手端起来抿了一口,随后道:“什么事?”

“我二叔最近可好?”

老雷道:“二爷出去了。”

我赶紧问:“去哪儿?”

老雷起身准备走,面无表情道:“二爷的去向,我当手下的没办法知道,这个得小三爷你自己问。”

我有些忍不住了,冷笑一声,道:“我敬您一声雷叔,您可给我些面子。这是我们吴家的家事,您捂的这么严,有趣吗?”

老雷目光猛的看向我,如同利剑一样森冷,冷冷道:“既然是你们吴家的家事,你来问我做什么?我只听二爷的,你算什么东西!”

我整个人一噎,仿佛被人扇了个耳光,就在我忍不住发飙,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时,闷油瓶突然起身,道:“吴邪,走吧。”

什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闷油瓶已经揣着手往门外走,与老雷擦肩而过时,他突然顿了顿,面无表情的看了老雷一眼,那一瞬间,由于角度的原因,我看不见二人的眼神交流,但就在这一瞥过后,老雷似乎身形一震,随后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让出了通道。

闷油瓶一转身就没了影,我担心这个职业失踪人员,也知道在老雷问不出什么,便赶紧追了上去,片刻后,跟着闷油瓶的身影,走进了一条巷子里。

“小哥,你等等,我事情还没问清楚,你怎么走了。”

闷油瓶转过头,淡淡道:“他说了,让你自己问。”

我忍不住想骂娘,操,我自己问,我问谁去!

等等……突然,我脑海中一个激灵。

不错,老雷明知道我失去了二叔的行踪,他怎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这话看着像挑衅,但在昆仑斗里,我对老雷的性格也算了解,他不像是会耍嘴皮子功夫的人。

那么,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二叔吩咐的,不能透露他的行踪?这件事是否跟路人甲那件交易有关?事到如今,或许路人甲口中所说的交易,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可能,那笔交易真正的对象,并不是姓齐的,而可能是路人甲背后的势力。

想到这儿,我整个人呆立当场,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件事的牵连就相当广泛,二叔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他既然不想被人知道具体行踪,那么便是老雷也无法探知。

而老雷让我自己去问,显然,他也希望能得到二叔的消息,但是……我自己问,我该问谁?

跟二叔有关的人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但仔细数下来,人物少的可怜,无外乎三个人,我父亲,我妈,还有老雷,剩下的要说亲密,大约只剩下我和三叔。

以前我一直以为三叔与二叔不和,但真相浮出水面后,我才能理解二叔那种复杂的感情,或许那并不是厌恶,而是难以面对。

如今,爸妈与老雷那里都得不到信息,三叔也不可能托梦告诉我二叔的消息,剩下的,想来想去,最应该知道二叔去向的,反而是我这个吴家唯一的独苗,这件事情,在外人看来,想当然就是如此,但偏偏我这个当事人,却是一头雾水。

就在我思考关头,我下意识的看了闷油瓶一眼,发现他正低着头,看不清表情,阳光拖出了一条瘦长的阴影,我突然想起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为了找老雷,一大早起来就往茶楼赶,除了几杯茶,连早饭都没吃。

想到这儿,我决定还是先喂饱自己和闷油瓶的肚子,我饿两顿到没啥,要闷油瓶饿坏了,以后还怎么砍粽子,于是我甩了甩头,先带着闷油瓶吃了些长沙的特色小吃,看着他面无表情咀嚼的样子,觉得很有趣,有一种为人父的快感,一时间有些感慨,老婆孩子热炕头,现在想来,这也算是一种幸福了。

下意识的,我想到了张博士,如果我和她之间没有这么多阻碍,没有那些该死的谜团,或许我们已经缩一个被窝,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我要像喂闷油瓶一样,把我儿子喂的结实健壮,把我女儿打扮成一位小公主,想着想着,我叹了一声,父爱泛滥之下给闷油瓶夹了一条鸡腿,狗腿的说道:“小哥,多吃点,瞧你瘦的。”

闷油瓶顿了顿,筷子一拨把鸡腿还给我,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淡淡吐出几个字:“不卫生。”

我被这句话打击了很久才恢复过来,想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确实又傻又恶心,于是低头吃饭,一边吃一边想二叔的事情,该问谁呢?

想着想着,我突然噎了一下,脑海里瞬间冒出了吴家老宅,一件久远的事情浮现在脑海里。

我大学毕业那一年,在三叔的鼎力相助下,得到了西冷印社,开起了和专业完全不对口的古董铺,开业那天,三叔封了大红包,二叔只给了我一把钥匙,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二叔一个人,有空常回来看看。”现在想来,老宅子的钥匙,除了二叔,只剩下我有一把钥匙。

老雷那句话,并不是随口而言,显然他知道什么,或许是二叔临走时,曾经暗示过老雷,只有我才能找出他的消息。我向来和二叔不亲近,能够共通的地方更是少的可怜,如今细细一想,似乎只有吴家老宅这一条路,我当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闷油瓶,准备回一趟吴家老宅。

二叔这一次突然消失,实在蹊跷,我怕是有人在暗中捣鬼,便计划,夜探祖宅。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27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巫山妖棺 第四章 夜探祖宅(上)》的精彩点评:
  1. 张起灵  2015-07-07 10:44:27

    不卫生

    [回复]
     
  2. 吴邪  2015-07-20 21:59:32

    好吧。

    [回复]
     
  3. 小哥迷  2015-07-29 18:34:54

    哎~~~小哥到底活多久了呢???
    面對吳邪的父母還可以淡淡笑笑,喊了一句伯父伯母XD
    一想到那畫面就覺好笑,佔了人家便宜XD
    老雷叫小哥當家的,那這樣雷叔是姓張嗎???

    [回复]
     
  4. 匿名  2015-08-02 01:52:31

    吴邪真的很幸福了,小哥那样的人物,还有那么多保护他的人

    [回复]
     
  5. 老闷宝血  2015-08-14 15:59:42

    看着闷油瓶吃饭,有种为人父的感觉!233

    [回复]
     
  6. 小张  2015-08-25 19:12:22

    闷油瓶突然淡淡笑了一下,礼貌开口:“伯父、伯母,我是吴邪的朋友,叫我小张就好了。”

    [回复]
     
  7. 解小九  2015-09-08 00:39:57

    我家小九啥时候粗来啊

    [回复]
     
  8. 路人  2015-09-09 17:15:51

    闷油瓶,你怎么这么可爱,感觉有你的地方心里都暖暖的

    [回复]
     
  9. 匿名  2015-10-07 19:03:02

    你這麼能演,平時給我個好臉色會死嗎?會死嗎!

    [回复]
     
  10. 匿名  2015-11-04 21:46:01

    小哥只能活在三叔的小说里,这都什么鬼啊

    [回复]
     
  11. 小哥  2016-06-11 17:25:54

    吴邪,我在你面前,你竟然想著張博士!ヽ(`Д´)ノ

    [回复]
     
  12. 123  2016-08-24 23:05:07

    这个不是三叔写的么??

    [回复]
     
  13. 咪  2016-09-09 22:18:33

    一楼和二楼。。。你们不再等来等去了么。。。

    [回复]
     
  14. 匿名  2016-11-23 21:43:18

    悶油瓶卻主動開口,淡淡道:“不要問,我保護你。”

    小哥這話出乎意料..之前感覺瓶邪之間淡淡的曖昧
    此刻小哥的舉動真覺得他把吳邪捧在手心保護似的…

    [回复]
     
  15. 小稻米  2016-11-23 21:44:34

    悶油瓶卻主動開口,淡淡道:“不要問,我保護你。”

    小哥這話出乎意料..之前感覺瓶邪之間淡淡的曖昧
    此刻小哥的舉動真覺得他把吳邪捧在手心保護似的
    很好!很好!

    [回复]
     
  16. 小稻米  2016-11-23 22:06:33

    剛想問爲什麽,悶油瓶卻主動開口,淡淡道:“不要問,我保護你。”
    之前一直覺得瓶邪兩人的互動有著說不出的曖昧
    此話一出真覺得悶油瓶把吳邪當寶貝似的捧在手心
    多麼美好的畫面..!

    [回复]
     
  17. 小稻米  2016-11-23 22:19:31

    剛想問爲什麽,悶油瓶卻主動開口,淡淡道:“不要問,我保護你。”

    這倆個..真的很般配

    [回复]
     
  18. 匿名  2017-06-13 18:39:27

    神他妈不卫生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