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狼窟 第六十七章 做戏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收藏本站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幻境   吴邪的孤岛生涯   南派三叔   微博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昆仑狼窟 第六十七章 做戏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08

(←上一章):    (下一章→):

就这会儿功夫,老六已经将绳子缠在腰上,绳子的另一头栓这金二胖血淋淋的头颅,我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只能半眯着眼,也看不真切。

接着,老六将那颗头颅狠狠往上一抛,地上的绳子如同被带动一般,直溜溜的竖起来,就在头颅高度达到极限,正要往下落时,一根白色的触须闪电般的伸了出来,将头颅狠狠往上一扯,老六被这股力量带动,整个人双脚离地,他立刻攀着绳子往上爬。

这时,由于位置的关系,我已经看不清老六的状况,想了想,便重重咳嗽了一声,‘悠悠转醒’,然而问二叔:“我怎么了?”

二叔表演的很到位,跟影帝似的,忧心忡忡的看着我,焦急道:“你晕过去了,好点没?”我心里打了个寒颤,第一次看见二叔变脸的功夫,真是迅如雷电,绝对是和闷油瓶一个级别的。

我很配合的摇摇头,道:“没事了。”旋即‘不经意’的抬头一看,随后惊讶的叫道:“老六怎么上去了?”

这时,敏敏低声道:“别说话。”只见老六一半的身体都隐入了黑暗中,但是由于他嘴里咬着冷烟火,因此还是能模模糊糊看清他附近的情况。

他此时两只脚缠着绳索,双手松开,极快的把冷焰火掰成两截,将里面的化学液体全部甩了出去,一时间,墓顶的地方,到处散发着莹莹的绿光,如同上面飞了一只只萤火虫。

冷烟火中的化学物,含有极高的磷,这东西,即使没有明火,温度一高都会自燃,因此老六将冷烟火中的物质洒出去后,迅速打燃了打火机。

他的打火机仅轻轻一触,大火就轰的燃起来,将整个墓室照的红亮。整个过程极其短暂,老六身手迅速,从洒磷到点火,几乎不到半分钟时间,就在大火燃起的一瞬间,我们看清了墓顶的东西。

那是一个类似大萝卜的东西,只是体型比殉葬坑那只要小很多,身上挂满了尸体,这时,敏敏惊呼出声,道:“天呐,是老马他们。”我眯着眼,发现上面有三具现代尸体,一具是金二胖的,另外两具估计就是在墓道里走散的那两个人。

但真正让人惊奇的是,这只大萝卜居然是被关起来的。

因为我们头上的墓顶,竟然是如同铁窗一样的构造,刚好将大萝卜关在里面,而我们之前以为是枪子阻止了大萝卜下来,实际上是那些如同铁窗一样的栏杆。

此时,隔着铁栏里面的大萝卜,浑身已经被熊熊的烈火包裹,墓室里散发着浓烈的尸臭,是那种人肉烧焦时的味道,许久之后,或许是外面的尸体被烧光了,火蔓延到了大萝卜内部,我们才听到了大萝卜的惨叫,仿佛脖子被什么掐住一样的尖叫声。

老六这时已经下到了墓底,我们站在下方,仰首看着上面的大萝卜痛苦的扭动,不时有焦肉掉下来,许久之后,最终化为一团焦炭,再也没有动弹。

墓室里,焦糊的味道依旧很重,让人有一种呕吐的欲望。老六抹了把头上的汗,接着对二叔道:“出路就在头顶,那几根铁栏的空隙很大,我们都能爬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好办,由于没了大萝卜的威胁,我们在绳子的另一头栓上东西,凭借着老六极准的手法,很快钩上了一条绳子。

我看着地上多出来的那个装备包,心里有些难受,那是金二胖的,现在已经没人背了,于是我接过来,背在了背上。

我此刻无法形容心中的感觉,老祖宗有句话,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而金二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我害死的,我当时太武断了。

在古墓这种危险的地方,居然任何防范措施都没有,就让他赤膊上阵了。

我也没多说什么,一行人挨个挨个往上爬。第一个上去的是黑面神,二叔在我前面,我垫后。

那个铁栏杆只有三道竖栏,我们是挑的中间那一根,这时,其他人都已经爬了过去,二叔伸着手准备拉我一把,我爬到顶,抓着栏杆准备往上时,突然感觉脖子后面冒起一股凉气,于此同时,我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拉扯,几乎就要跌下去。

在千钧一发关头,二叔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他到底上了年纪,拉着我一个成年人,一时间额头青筋都跳起来了,老雷赶紧帮忙,把我往上拉,但我感觉扯住我的东西力道极大,最可怕的是,我的身体没有任何被抓的感觉,而扯住我的,似乎是一种无形力,一种无中生有的力量。

就在这时,我耳边忽然划过一阵凉风,紧接着,我听到有一个声音,似乎是在我大脑深处响起,它说:“你们都走了,就留下我一个人吗?留在这里,很惨的……”然后我感觉到,拉扯我的那股力道越来越大,我的手腕被二叔等人抓着,在这股力道的争执下,几乎都要脱臼了。

这个声音我并不熟悉,但我还是听出来了,是金二胖的声音。那一瞬间,一股惊恐的感觉油然而生。

兄弟,虽然是我间接害死了你,但我真的不想死,你放过我吧。

就在这时,老六的单筒突然穿过铁栏,向着四周空放了几枪。

似乎被枪声震慑到,拉扯我身体的力量蓦的消失了,二叔等人瞅准机会,瞬间把我拉了上去。我人一上去,顿时就瘫软了,整个人如同被冷水浇了一遍,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此时,我们手里只打了一支手电筒,光芒很暗淡,我下意识的看了下墓室底部,墓室角落的地方,似乎缩了一团东西,隐隐是个人形。

我浑身一个激灵,赶紧道:“快,我们先离开这里。”结果我一抬头,脑袋顿时撞上了一层墓砖,这时我才发现,我们又进入了一条墓道,只不过这一条墓道十分矮小,成人蹲在里面都无法抬头。

二叔立刻道:“先离开再说,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力道真大。”

我喉咙仿佛被掐住般,说不出话俩,半晌才咽了咽口水,道:“是……金二胖。”

这话一出,墓室里顿时陷入安静,片刻后,老六道:“先离开这里。”我们现在身处的墓道,前后相同,一时拿不定主意该走哪边。经过金二胖的事情,我心里压力极大,就怕再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害了其他人。

半天没人说话,最后老六皱眉道:“那就往前走。”我们便排成纵队,跟蛇一样往前爬,但没爬多久,我们眼前又出现了一道栏杆,一时间,我觉得我们这批人,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野兽。

这条栏杆很宽,我们侧着身体就能出去,爬出去后,是一间墓室。

我用手电筒四处扫了扫,墓室里很空,里面没有看到任何陪葬品,完全是一间空室,只不过墙壁上有灯座。我于是找二叔要了打火机,挨个挨个的点燃了,点到第四个角时,我的眼角突然瞟到一张邪异的鬼脸。

那张鬼脸突兀的出现在视线里,几乎让我心跳都漏了一拍。

它隐在烛光的死角处,脸是瘦长瘦长的,仅有成人巴掌大,但在那巴掌大的脸色,两只眼睛却很长,从眉心一直延伸到了发鬓的位置,显得十分邪气。

我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匕首,这时,老六突然点着一支蜡烛走过来,显然他也发现了墙角的东西,接着,他说道:“好像是雕像。”然后也没管我什么反应,径自走过去,那个角落里的东西,随着烛光的逼近,也显出了原形。

那是一个人身狼首的石雕,矗立在墙壁的一角,狼脸上凸起的狼嘴微张着,似乎还在笑,狭长的双眼瞪大,有种威严的感觉。我瞬间响起了桑巴的话,他说在昆仑山深处,是库拉日杰的宫殿,而库拉日杰,正是狼首蛇身,难道,所谓的天渊棺椁,是库拉日杰的墓穴?

但,这样一个传说中的神,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有些心惊,或许是心理原因,总觉得石雕有些怪异,那双眼睛,仿佛在打量我一般,透着一股子邪劲。我下意识的将目光一转,这时才发现,石雕的身边是条墓道。

如果我们已经进入墓室的东宫,那么按照墓葬的格局,这条墓道后面,应该连接着不同的耳室,再往前,就是停棺的主墓室。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脏不由紧张的跳动起来,那枚鬼玺,是不是就在主墓室里面?那里会不会有三叔的线索?还有陈文锦所说的,这里有救闷油瓶的方法,有关于终极的线索,马上就能揭晓答案了吗?

我想到这儿,仿佛有一剂强心针打了下来,先前一切的顾虑都变得不重要,我只知道,再加把劲,我就能触到想知道的一切。

我正想开口让二叔等人跟上,结果一回头,我发现我的身边突然空了。

二叔、老雷,敏敏都不见了,空荡的墓室里,只剩下我和老六。

这个墓室,除了这个石雕所在的地方,再也没有其他墓道,二叔他们去哪儿了?

我的目光迅速将整个墓室都搜索了一遍,墓室里的四角都点上了灯,一切都看的很清楚,但就在我和老六观察这个石雕的时候,三个大活人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心中一惊,难道是二叔他们触动了什么机关?该死的,这座墓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发难也不提个醒儿,搞的人措手不及。

老六显然也想不明白,眉头皱成川字,眼光四下一扫,旋即蹲下身,将手电的灯光打向我们来时的那条狭窄墓道,透过栏杆往里张望。

我不由觉得有些奇怪,于是问道:“你看什么?难道他们还走回头路了?”

老六皱了皱眉,起身道:“我怀疑这里面有翻板之内的机关。”说着,他又拿出那个小铁锤,挨个挨个的敲着墓壁,半晌,叹了口气,道:“找不出来,怎么办?”

我烦躁的抓着头发,看向皱眉的老六,突然心中一动,二叔他们,会不会是故意触动什么机关的?通过上次的事情,我几乎可以肯定,老六跟二叔不是一路的,或许就像小花跟路人甲一样,因为什么原因,不得不在一起,而二叔此刻突然消失,会不会是找到了什么办法,特意将老六摆脱了?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敏敏当时提醒我装晕,现在看来,她也是在为二叔办事,而老雷更不用说,跟二叔关系非比寻常,这三个人明显是一伙的,现在却一起失踪了。

而老六刚才的第一反应是去查来时的那条通道,这显然有些不合常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主墓室离我们只有几步之遥,没有人会莫名其妙的走回头路,因此,当我发现二叔等人失踪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里难道又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把二叔他们抓走了?或者,这里有什么机关道?

但我从来没想过二叔等人会走回头路,因为完全没有意义,但老六则不同,他知道二叔想摆脱他,因此发现二叔等人失踪后,第一反应是二叔等人通过那条狭长的隧道逃跑了,因此蹲下去查看。

我这么一分析,顿时觉得八九不离十,而且二叔事先给我打过预防针,那番如同交代遗言的话,显然是在暗示我,他现在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开始,我以为二叔说的危险是指大萝卜,现在看来,他是在暗指老六。

我顿时觉得头大起来,为什么二叔会跟这个人一起下斗,而且以二叔的实力,很少有人能让他如此忌讳,这个老六到底是什么来历?

想通这一点,我心中稍微安定下来,虽然不知道二叔用了什么方法,但我也不能拖他后退,这里既然没有机关,那么二叔很可能真的走了回头路。

老六一番敲打下来,没有发现,于是又将目光看向那条墓道,似乎想回去找一下。二叔既然如此费事的要摆脱老六,必然有他的打算,我怎么能在此刻拖二叔的后退?

虽然心里把二叔骂了个狗血淋头,既然知道这老六不安好心,居然还把我一个人给丢下,我心中不断腹诽,面色却一脸凝重,旋即打断老六,道:“你不会真认为二叔他们回去了吧?我看,这里的机关很了不起,看看我们之前走的那条墓道吧,这种古墓的设计者,手段不俗,我们虽然没找到,但并不意味着没有。”

老六挑挑眉,目光看向我,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装出一脸为难的表情,挣扎了半晌,才道:“二叔他们有三个人,即使出了什么事,应该也能应付过来,咱们的食物装备都在二叔那里,经不起这么耗,依我看,还是先往主墓室走,只要我们的目标地点是一样的,总能遇上。”老六这才点点头,接着,我们打起手电,进入了那条墓道里。

墓道里有些潮湿,里面的环境很暗,我们的灯光打进去,光芒仿佛都被黑暗给吸收了,这时,我发现墓道的墙壁上,还有一些壁画。

以往下斗,我们大多直奔墓室,对壁画什么都不是很在意,毕竟我们是盗墓贼,不是考古学家,但这一次我不由细细看起来,因为对于这座墓,我有太多疑惑,因为至今为止,除了桑巴的那个传说,我们连墓主的身份都一无所知。

然后,仅仅是第一幅壁画,就将我的目光牢牢吸引住了。

古墓里的壁画,大多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记述型壁画,大多记载了墓主人的生平事迹或参与的重大事件。第二种是寄托性壁画,大多为虚构,比如墓主人如果信封仙道,那么墓室的壁画上,往往会有诸多神仙降临的场景;还有一种是装饰性壁画,这种壁画,常见于东宫。

一般陵墓的修建,都是按照墓主生前的规格,即墓主死前住的什么样子,死后的地宫也会照葫芦画瓢,所以,老祖宗又有:阳宅太广,阴宅难造的说法。当然,这只是古时候贫苦人民的玩笑话,算是讽刺的一种,讽刺为富不仁的一些人,房子造的太大,小心死后的墓修不了。

装饰性的壁画,大多在阴宅的东宫里,东宫就是墓主的阴灵,在墓穴里休息的地方,上面的壁画会有花鸟装饰,有些富豪权贵,甚至会在东宫里陪葬妻妾。

而我眼前的这幅壁画,如果说是记述性的,又显的太过离奇,如果说是寄托性的,又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更不像是装饰性的,因为壁画的开头,画了一支军队。

这座墓不知有多少年头,壁画上的颜料早已经剥离,只偶尔能看到一点漆红挂绿,壁画上的人物,是一支行走在深山的军队。

比较奇特的是,这支军队,有些断手,有些断脚,仿佛刚刚打了败仗,由于时间太久远,连人物线条都有些模糊了,人物的神情都看不清楚,看上去很难辨认。

军队的领头人,身形画的十分高大,大概是古人的夸张。那个领头人一直走在前面,整幅壁画都是他们行进的图案。

我跟在老六身后,打着手电筒一幅幅看过去,然而越看到最后,心中越来越惊讶,甚至是冒起了一股寒气。

因为当壁画进行到第六幅时,这支军队进入了一条隧道。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20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热门小说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盗迷对《昆仑狼窟 第六十七章 做戏》的精彩点评:
  1. 野狗  2015-06-25 18:53:32

    人心卜测啦

    [回复]
     
  2. 盗墓迷  2015-08-11 21:42:22

    为什么要说以往下墓对壁画都不在意??哪次不是仔细观察的???

    [回复]
     
  3. 匿名  2015-09-01 20:45:03

    就是 吴邪以前是拖油瓶 就会看壁画

    [回复]
     
  4. 胖子  2015-09-15 13:56:24

    胖子哩

    [回复]
     
  5. 壁画  2016-03-05 11:10:26

    天真除了看我还会干啥?

    [回复]
     
  6. 壁画  2016-03-05 11:11:22

    田真除了看我还会干啥

    [回复]
     
  7. 王胖子  2016-06-01 11:00:02

    我跟德国人过二人世界去了!天真别想我。

    [回复]
     
  8. 冷漠  2016-07-22 11:32:42

    天真已经换了多少队伍了 先扔下小花跟德国人跑了 后来又跟着胖子 之后跟着三叔 现在跟着老六….

    [回复]
     
  9. 会8楼  2016-08-08 21:30:37

    是跟2叔

    [回复]
     
  10. 吴邪  2016-09-11 23:34:54

    忘了胖子了咋办。

    [回复]
     
  11. 再见三叔  2016-09-23 20:25:39

    看了这么久,真心觉得-吴邪-应该改名叫-无用-最好,反正起不了什么作用,干脆就无用好了。

    [回复]
     
  12. 回11楼  2016-10-29 20:35:45

    仅限这一本盗9,这不是三叔写的

    [回复]
     
  13. 金二胖  2017-02-16 02:46:14

    到底是狼面人身還是狼面蛇身?上兩集還筆誤成阿寧,沒仔細看的還以為阿寧也來過崑崙山…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