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狼窟 第二十二章 危机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昆仑狼窟 第二十二章 危机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03

(←上一章):    (下一章→):

万幸打火机没有丢失,而且是带盖的防水样式,因此功能正常。将火升起后,依旧感觉不到暖意,外面风雪肆虐,身体也早已经被冻的发麻,现在的火光,丝毫无法驱散透入骨髓的寒冷。

我看了路人甲一眼,他嘴唇惨白,只穿着一条内裤,脚下的短靴也不知所踪,皮肤都冻的发青,我心道,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得冻死,当即起身围着火堆跳。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身体又饿又虚,浑身疼痛,偏偏不能休息,我忍着身体的僵硬疼痛,围着火堆跺脚跑动,身体渐渐暖起来,但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我知道离极限已经不远了,晕过去只是迟早的事情,但这一晕,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否醒过来。

湿淋淋的裤子贴在腿上冰冷,我跳了会儿,上身回暖有些只觉,但下半身还是麻木的,仿佛还冻在水里,我于是将裤子拖下来,架在火堆旁烤。

在跺脚中,我开始考虑我们现在的情况。

首先是我们拥有的装备,罗列如下:

路人甲:功能不明的半面镜一副,湿淋淋内裤一条,乌金手套一双。

我:内裤一条,保暖裤一条,登山裤一条,长筒靴一双,匕首一把,打火机一个。

共有财产是手工制作绳子一条,约四至五米长。

除此之外,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现在所处地点:某一条雪沟,具体地点不明。

当下危机:

第一,与队伍走散。

第二,身体受伤,没有药品。

第三,食物与保暖

我在脑海中将现在的情况罗列出来,顿时有种想撞墙的欲望,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急得团团转,但脑袋却越来越浑噩,最终,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晕过去的,反正头脑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时,我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比较大的伤口都被包扎上了,仔细一看,竟然是颜色各异的布条,显然是将那条绳子拆了,进行二次利用。

我立刻意识到是谁做的,目光一扫,路人甲已经不见踪影。

而我的烤在旁边的两条裤子已经不见了,于此同时,我的匕首,长筒靴,打火机,通通不见了,我现在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

山洞的洞口处,架着几根长树棍,用一种类似芭蕉叶一样的东西码在一起,将洞口遮的严严实实,只在旁边留了一条细缝通风,将风雪完全阻隔在外,而洞里,篝火燃的正旺。

当我发现自己所有的东西都不见时,第一个想法是路人甲拿走了,但一看现下的环境,估计路人甲即使拿了我所有东西,也根本走不出去,也就是说,他应该并没有走远。

此时,洞内经过长时间的篝火燃烧,再加上堵住了洞口,因此温度上升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冷,但不至于冻死人,我起身活动了下筋骨,身体已经不那么难受。

这个山洞很小,左右不过十平方米,高也不过两米,站起身一伸手就能摸到洞顶,我走到洞口,透过细缝看外面,只见四下里一片漆黑,我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现在显然是黑夜。

外面依然刮这大风,头一探出去就冷飕飕的,鼻腔又干又痛,这么黑,这么大的风雪,路人甲去哪儿了?他该不会傻到真的一个人走吧?

就凭两条保暖裤和一把打火机?

正想着,黑暗中忽然透彻一点火光,我眯着眼看了半晌,竟然是路人甲回来了,他手上似乎提着什么东西。

我赶紧搬开洞口的叶子,露出一人宽的缝隙,路人甲熄了手中的火把,将一只雪白的动物往地上一扔,整个人跌坐在洞壁边,声音有些疲惫:“洗剥干净,烤。”说完就紧闭嘴角,似乎累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他拎回来的是一只狐狸大小的动物,已经死透了,脖子上血淋淋的几个孔,显然是被路人甲的鹰爪干掉的。我从小到大连鸡都没杀过,以前光是想想开膛破肚掏都觉得恶心,现在我一看到这只动物,嘴里都开始分泌唾液的,脑袋里想的全是黄灿灿、油嫩嫩的烤肉,什么恶心都顾不得,一把抄起那动物,手一伸道:“匕首给我,我去河边洗。”

那条雪溪就在洞外不远的地方,路人甲将匕首扔给我,我此刻满脑子是烤肉,一边咽着唾液,一边屁颠的摸黑到了河边,麻利的开膛破肚。

匕首插进猎物的脖子,随后一路往下滑,一阵恶臭传来,一推滑腻腻的肠胃流出来,如果是以前,我光是看到都会吐。但现在我已经饿的肠胃绞痛,口水不受控制的分泌,胃里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仿佛跟一头野兽似的,满脑子都是吃,几下就洗剥干净,扒了皮带回山洞。

将东西架上火烤,我目光紧紧盯着,看着红色的肉慢慢变黄,慢慢滴出油脂,慢慢散发出香气,胃里叫的更加厉害,靠着墙壁的路人甲突然坐直身体,看了我一眼,道:“瞧你那点出息。”说完,慢慢翻烤着支架,我们就这样安静的盯着火上的肉,胃里时不时奏饥饿交响曲,等终于烤好时,路人甲将肉取下来,我立刻伸出手。

伸完手,我就后悔了,顿时觉得老脸没处放,他娘的,形象全毁了。

路人甲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随即拿着匕首,先从中间一分为二,然而在二分为四。

最后,他将其中三块放在那张兽皮上包好,将剩下那一块一分为二,随即拿在手上比了比,将最少的那份给我。

没等我抗议,他蹦出一句:“睡了两天,什么也没干,给你吃都不错了。”我登时没话说了,狠狠咬着肉块,道:“裤子还给我,是我的。”

路人甲没说话,啃着手中的大腿肉,完全无视我。

我憋屈着咬着手中的肉块,这味道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好,没有盐,什么调料也没有,干巴巴的,还带着一股子腥味,但现在肚子饿的狠了,只管往里面塞,味道什么的,完全不再考虑范围。

我刚吃完,路人甲就靠着山洞里面躺下,道:“你昏迷了两天,我打探了一下地形,咱们应该已经翻过了尼玛雪山,而且沿途也没有看到人迹,估计解九爷发现我们不见了,在尼玛找我们。但他们不会找太久,应该要不来一两天就会走过这条雪沟。”

我静静的听着,想了想,然后道:“他们虽然会经过这条雪沟,但具体走哪条道无法确定。”

路人甲点点头,道:“所以,我们要分成两班。”

他说话思维跳跃太快,我没明白过来,不由问道:“什么意思?”

“我们装备有限,连衣服都没有,难道你要穿着内裤到冰天雪地里寻人?”路人甲声音明显带着轻视。

我顿时怒了,谁穿内裤,他娘的,裤子是我的,穿内裤的是你才对。我瞪视了他半晌,发现只能看见他那副w镜,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甚至连他的眼睛是不是睁着都看不明白。

“那你说怎么办!”我口气有些不善。

路人甲道:“晚上你守夜,我休息,裤子什么的装备全归我,白天我出去打猎,我会在他们有可能经过的路线上留下记号。”虽然很窝囊,但他说的是事实,第一,我不会打猎,第二,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只有两条裤子和一双鞋子,在这样风雪肆虐的天气,两个人都出去显然不现实。

但我还是怎么想怎么怪异,总觉得忒窝囊,跟个小媳妇似的。

路人甲说完就靠着墙壁睡觉,末了吩咐了一句:“好好守夜,不准偷吃。”我决定学习闷油瓶的独家技能,直接无视这句话和这个人,开始瞪着眼前的篝火发呆。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我们如今进不得也退不得,没有御寒的衣物,没有充足的食物,唯一的希望只能等待和小花他们汇合。

但这条雪沟很长,他们穿过尼玛雪山后,究竟会出现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因此,我们白天必须有一个人不断在他们可能出现的地方巡视,而这个人应当有良好的体力和实力,因此路人甲的决定很正确,如果我们错过与小花汇合的几乎,那么等待我们的或许只有死亡。

即使活下去,估计我和路人甲会成为现代版的鲁滨逊,成为雪山野人。

而关于路人甲这个人,我现在了解的并不多,或许是完全不了解。

他看起来很冷漠,行事也很冷漠,在隧道里,他扔下过我,后来也拼死救过我,简直是一个矛盾至极的人物。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来历,更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这次进入昆仑山的目的,他的一切都是个谜团,估计即使我问他,他也什么都不会说。

那么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不能跟他闹翻,否则他轻而易举的整死我,我就冤枉了。

瞪着火光看了半天,我觉得眼睛有些发胀,于是又把目光看向洞顶,看了半晌,又觉得老有灰尘往眼睛里掉。他娘的闷油瓶子,他以前是怎么做到跟天花板交流一天感情的?我光是瞪上半个时辰都觉得受不了了。

连着昏睡了两天,我此刻也没什么睡意,而路人甲已经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我正想着近日的事情发呆,安静的夜里,忽然响起了人声。

人的声音?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32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昆仑狼窟 第二十二章 危机》的精彩点评:
  1. 他哥  2014-11-01 09:38:10

    想吃肉了,真逗比。

    [回复]
     
  2. 路人甲  2015-07-04 19:25:30

    和三叔的风格蛮近吧

    [回复]
     
  3. 小哥  2015-07-13 02:40:34

    这样的情节,作者似乎想让路人甲顶替小哥了吧?→_→

    [回复]
     
  4. 匿名  2015-07-15 23:51:17

    照明的工具不是没了么…

    [回复]
     
  5. tyf  2015-07-16 16:13:32

    感觉和三叔风格有哪不一样

    [回复]
     
  6. 小哥迷  2015-07-25 22:16:03

    照明工具沒有了應該是指冷火??,打火機則是過熱收下了。。。

    [回复]
     
  7. 吴邪  2015-08-11 10:02:25

    为什么要把我写的这么窝囊啊!

    [回复]
     
  8. 君漠玨殤  2015-12-09 05:18:06

    吳邪弱爆了
    還我真的吳邪
    這個絕對是假的

    [回复]
     
  9. 吴邪  2016-07-30 22:21:19

    我是一个如此聪明的人怎么写的这么窝囊蠢啊?

    [回复]
     
  10. 匿名  2016-09-11 20:01:08

    把吴邪写得太窝囊了,他经历那么多,已经不是以前那样了。

    [回复]
     
  11. 张起灵  2016-11-19 04:32:15

    好气哦我媳妇儿是不是要被路人甲拐跑了?

    [回复]
     
  12. Miranda  2017-05-30 17:47:58

    雪山哪来的类似芭蕉叶的植物,之前还说只有枯树枝,哪有树叶。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