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龙岭迷窟 第十一章 月牙缺口

目录:鬼吹灯    作者:天下霸唱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5-12-19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您这不是寒碜我吗,我要是知道有什么特点,我还用请教你啊?”

大金牙说道:“哎哟,您瞧我这嘴,习惯成自然了,怎么说都是倒腾古玩的那一套说辞,故作姿态,故作高深,好把买主侃晕了,侃服了。”

胖子在旁说道:“就是,老金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这场合,咱谁都别侃大山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实打实地说。”

大金牙连连称是,便接着我们刚才的谈话继续说道:“我不是做考古口的,要说别的我也不敢这么肯定,但是这西周人面的特点十分明显,我曾经在洛阳博物馆看过简介,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我敢断言那人面石椁就是西周的。”

西周人面雕刻装饰的最大特点,在于面部线条流畅顺滑,没有性别特征,只有耳朵大于常人,但是从面部上瞧不出男女老少。并且中国历代唯有西周崇尚雷纹,在冥殿中看那石椁底部一层层的尽是雷纹的装饰,可以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观西周之前,殷商时期出土的一些文物,其中不乏配有面部雕刻或者纹式图案的,但是都显得苍劲古朴有余顺滑流畅不足,而且性别特征明显,蚕眉圆眼,大鼻阔口者为男子,这是取材于黄帝四面传说。汉代之后的人面纹饰和雕刻,面部特征更为明显,男子的脸上有胡须。

我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从殷商开始,便有人脸的雕刻铸造工艺,唯独到了西周时期,突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无性别脸部造型,之后的审美和工艺又回归了先前的风格,我问大金牙:“为什么单单是西周这一时期会出现这种变化呢?”

大金牙表示那就不清楚了,得找专家问去,他虽然能看出来石椁上的脸部雕刻,属于西周的工艺造型,却说不清雕刻这种诡异的石脸究竟是基于什么原因和背景。

我问大金牙:“黄帝四面传说是指的什么?”

这个传说流传甚广,大部分研究历史和早期古董的都略知一二,大金牙答道:“顾名思义,就是说黄帝有四张脸,前后左右,各长一个,分别注视着不同的方向;另外还有一说,是指黄帝派出四个使者,视察四方。”

我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好像与冥殿中的石椁扯不上关系,那石椁上共有五张人脸,椁盖上有一张朝着上方,会不会那张脸孔的造型,是和墓主有关?”

我知道问也是白问,我们三人现在都如坠五里雾中,辨不清东南西北。从大金牙的话来推断,并不一定能够确认,那具石椁与这些古怪墓墙属于西周时期的产物。

大金牙见我半信半疑,便补充了几句:“如果这附近能找到一些鼎器,或者刻有铭文的地方,那便能进一步确认了。”

胖子问道:“老金你还懂铭文?平时没听你说起过,想不到你这么大学问,看你这发型跟你肚子里的学问不太匹配,真是人不可貌相。”

大金牙留的大背头,每天都抹很多发油,一直被胖子取笑,此时见胖子又拿发型说事,才想起自己的头型半天没打理了,赶紧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把头发往后抹了抹,龇着金牙说:“懂可不敢当,不过如果找到铭文,我瞧上一眼,倒还能看出来是不是西周的。”

三人商议了半天,也没商议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眼前的墓道两边都可以通行,但是不知连接着哪里,头上有个缺口,上面便是停放人脸巨椁的冥殿。

我对大金牙和胖子说道:“咱们现在的处境很尴尬,以至于根本搞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不过如果这条墓道真是大金牙所说的西周建筑,那我倒是可以判断出这里的大致格局。商周的古墓没有大唐那么奢华,但是规模比较大,垒大石分大殿而建,而且是分为若干层,不是平面结构。咱们刚进盗洞,就被一堵大石墙挡住,那道又厚又大的石墙很可能是西周古墓的外墙,距离主墓有一段距离。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它是怎么就突然冒出来的,他娘的,这回要想出去,还真是难了。”

胖子说道:“老胡,我看你也别想了,这事不是咱能想明白的,本来我觉得咱们三个人的组合,基本上什么古墓都能摆平了,要技术有你的技术,要经验有老金的经验,要力量,我不是吹,我最起码能顶你们俩吧……”

大金牙插口说道:“技术、经验与力量,咱们都不缺,但是就缺少头脑。”

胖子说:“老金你没听说过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咱们三人不比臭皮匠强多了吗?”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我看技术经验还有体力,咱们都不缺,但是咱们还缺一位女神,一位幸运女神,咱们的运气太差了,回去得想办法转转运。咱也别跟这磨蹭了,越想越他娘的糊涂,如果是西周的古墓结构,这最下边一层的墓道是通向配葬坑的,不会有出口,我看还是先回到上一层的冥殿,再找找盗洞的出口。”

胖子说道:“且慢,陪葬坑里是不是应该有什么宝贝?不如顺路先去捎上两件再回去找盗洞不迟,空手而回不是咱的作风,否则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大金牙说道:“还是算了吧胖爷,您那膀子肉厚不知道累,我这两条腿都灌了铅了。咱还是别没事找事,按胡爷说的,回去找盗洞才不失为上策。再说这地方如此古怪,谁敢保证这条墓道里没有什么陷阱机关,到时候咱后悔都来不及了。”

胖子见我和大金牙都执意要爬回上层,无奈之下,只好牵了两只鹅跟我们一起行动,突然说道:“哎,我说,咱是不是得把那石头棺材撬开,看看那里边的死人,是不是长了一张那么古怪的脸?说不定有个面具之类的,要是金的可就值钱了。”

我和大金牙谁也没搭理他,这种情况下哪有那份心情,我托住大金牙,把他推上了墓道上的冥殿,我和胖子也先后爬了上去。

冥殿没有什么变化,那具雕刻着诡异人脸的大石椁,依然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我们把三支手电全部打亮,搜索地面上盗洞的入口。

整个冥殿除了六只准备用来摆放六玉的石架,以及角落中的石椁之外,空空如也,再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无法想象,唐代的冥殿中竟然摆着一具西周时期的石椁。

胖子指着我们刚爬出来的地方说:“这哪里还有其余的出口,咱们刚爬出来的地方,不就是先前那个盗洞吗?”

我打着手电,低头一看脚下,确实就是我们最早爬进来的盗洞,可是怎么跳下去却又是墓道?还没容我细想,大金牙也有所发现:“胡爷你瞧那石椁旁边,多出了一条……台阶。”

我和胖子按大金牙所说的方位看去,果然在石椁旁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冒出一条向上而行的石阶,石阶宽阔,每一层都是整个的大石条堆砌而成。我走到下边往上照了照,手电光柱就像被黑暗吞噬掉了,十几米外都是黑洞洞的,看不到上面的情况。

我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便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他娘的,这座古墓简直出了鬼了,盗洞变成了墓道,唐墓冥殿中出现了西周的石椁,这会儿又冒出来这么个石头楼梯。我看咱们豁出去了,一条道走到黑,盗洞肯定是走不通的,如果这是西周的古墓,那么这条在石椁旁边的楼梯,应该是通向古墓的最上层,那里和嵌道相连,也许可以出去。”

胖子说:“那还等什么,我先上,你们俩跟着。”话音未落,抬脚就上了楼梯,走上两步,又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问我:“老胡,你刚说那什么道来着?是做什么用的?”

我和大金牙也迈步上了楼梯,我边走边对胖子说道:“嵌道,说白了就是条隧道,修古墓不是得掏空山体吗,掏出来的泥土石头,都从嵌道往外搬,墓主入殓之后,便把隧道封死,把修墓的工匠奴隶之类的人,也都一并活埋在里边,如果走运,说不定能找到工匠们偷偷留下的秘道,那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

三人边说边走,走了大约五分钟,我突然发现不对劲,刚走上石阶的时候,我留意到第二级石阶的边缘,有一个月牙状的缺口,可能是建造之时磕掉的,然而我们每向上走二三十阶,便会发现同样的一个月牙形缺口,开始还没太在意,后来仔细一数,每二十三阶便有一个。

这绝不是巧合,我们可能是在原地兜圈子,我急忙招呼大金牙和胖子,别再往上走了,这么往上爬,恐怕累死了也走不到头。

三人急忙转向下行,然而下边的路好像也没有尽头了,从台阶上下行,走得很快,也不费力气,但是走了很久,远远超过我们往上走的用时,却说什么也走不回冥殿了。

三个人都已经累得气喘如牛,大金牙身体本就不好,这时候累得他呼吸又粗又急,呼哧呼哧作响,好似个破风箱一般。

我一看再走下去,就得让胖子背着大金牙了,从这石阶向下走背着个人,谈何容易,再说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回冥殿,这么走下去不是事,于是让大金牙和胖子就地休息。

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对我说道:“我的天啊,老胡,再这么折腾下去,顶多过几个小时,咱们饿也饿死在这鬼地方了。”

我们来鱼骨庙时带了不少食物,有酒有肉,但是为了能装古墓中的宝贝,还要带一些应用的简易装备,便把食物都放在了鱼骨庙中,并没有随身带着,每个人只背了一壶水。

虽然钻进盗洞之前吃喝了一顿,但是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肚子里都开始打鼓了,此刻胖子一提到饿字,三人肚中同时咕咕作响。

现在的处境更险,冒冒失失地闯上石阶,被鬼圈墙一般地困在台阶上,上下两头都够不着,还不如在冥殿中另想办法,可真应了大金牙先前说胖子的那句话,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我唉声叹气地暗骂自己太莽撞冲动,当初在部队,要是没有这种毛病,也不至于现在当个体户,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胖子对我说:“老胡你现在埋怨自己也没用,咱们就算不上这条台阶,也得被困在别的地方,你省点力气,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辙。”

我想了想说:“这条台阶,好像每隔二十三阶,便重复循环一次,上下都是如此,咱们现在无论是上是下,都走不到头……”

胖子说道:“那完了,这就是鬼打墙啊,绝对没错,永远走不出去,只能活活地困死在这里,就等着下一拨倒斗的来给咱收尸吧。”

大金牙听了胖子的话,悲从中来,止不住流下两滴伤心泪:“可怜我那八十老母,还有那十八的小相好的,这辈子算见不着她们了……要是还能有下辈子,我……我死活我是不做这行了……”

胖子被他搅得心烦,对大金牙说道:“闹什么闹,这时候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死也死得有个男人的样子,再哭哭啼啼的,我把你那颗金牙先给你掰下来。”

大金牙对自己这颗金牙视若珍宝,差不多和发型一般重要,听胖子要掰他的牙,赶紧伸手把嘴捂上:“胖爷,我可提前跟你说好了,咱们都是将死之人,你可得给我留个全尸,别等我饿到动不了劲的时候,趁人之危把我这颗金牙掰了去。”

我对他们两人说道:“你们俩别胡说八道了,说什么咱们也不能活活饿死在这鬼地方,这么死太窝囊了,要死也得找个痛快的死法。”

胖子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在这地方想死得痛快,倒也非易事。”说着拔出伞兵刀,对我说:“我看也就两条路,其一是从楼梯上滚下去摔死,反正这台阶没有尽头,说不定外边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咱还没滚到底;还有一个办法是割腕,你要是下不去手,我替你们俩割上一刀,一放血就离死不远了,我看这是最痛快的法子。”

大金牙对胖子说:“胖爷您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你没听出来胡爷话里的意思?如果我没理解错,他的潜台词应该是:咱们现在还没到绝境,还不会死。”转过头来问我,“胡爷,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这意思?”

我对大金牙说:“刚刚我所说的话确实是气话,不过我现在好像突然找出点头绪了,你们安静一点,让我好好想想。”

胖子和大金牙见我好不容易想出点线索来,生怕再一干扰就会失去这一线生机,二人同时住口,大气也不敢喘。

我说就快想出办法来,那只不过是随口敷衍,让他们两个人别再争吵下去。此时安静了下来,我把从进鱼骨庙开始,一直到被困在这石阶上的情景,如同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重新放映了一遍,完完整整,尽量不漏下每一个细节。

想了也不知道多久,我开口问大金牙:“咱们在这古墓中,真是如同撞上鬼打墙一样,无论走哪条路,都会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些东西,金爷你听说过鬼打墙的事吗?”

大金牙说:“听说过,没见过。当年地安门大街那边闹过一阵,害得附近的人一到晚上十二点就不敢从那过了,要不一直转悠到天亮,也走不出那一条马路。还听说过一些外地的传闻,不过咱们遇到的应该不是鬼打墙吧?听说鬼打墙就是绕圈,哪有这么厉害,再说咱们身上戴了这么多护身的法器,怎么会遇到鬼打墙呢?”

胖子也说:“老胡你忘了,你不是说过吗,风水好的地方,藏风聚气,根本不会有不散的阴魂,也不会有僵尸粽子什么的,怎么这工夫又想起鬼打墙来了?”

我摇头道:“我不是说咱们遇上鬼打墙了,只不过想确认一下,确认现在的状况不是鬼打墙,那么我分析的便有可能是正确的。”

胖子问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那你说出来,我和老金帮着你分析分析。”

我想了想,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我好像已经知道咱们碰到的是什么东西了,不过……我要说出来,你们俩可别害怕。”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2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