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三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5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转头,这时,我突然发现,在我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我立刻将电光打了过去,发现那是一个潜水打捞袋。

由于很多装备不能见水,因此潜水打捞袋就相当于我们的防水装备包,但此刻,它却孤零零的被放在一处,但从它黑色的质地可以看出,这个潜水打捞袋,并不属于我们这支队伍,也就是说,它也不属于德国美女。

我几乎立刻就能肯定,这支潜水打捞袋,是老雷那支队伍留下的!

但是,它怎么会被放弃在这里?

身处于海下,任何一样装备都是极其重要的,如果不是到了危急关头,没有人会随手将装备扔下。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隐约觉得,这个潜水打捞袋的主人,很可能已经遇害了。

我提醒众人一句小心,便率先走到那个打捞袋旁边,用匕首拨弄了一下,发现里面还保留着一些东西,我数了数,有压缩食物、止血绷带、还有一些照明工具,但就是没有武器。

就在这时,同子突然道:“这里有很多弹痕。”他正靠在洞窟的左方,用手摸索着礁石壁,顺着他的灯光看去,可以看到漆黑的礁石壁上,有一道道如同流星划过的痕迹,由于也是黑色,与礁石本身几乎融为一体,如果不细看,还真难以发现。

灰老鼠道:“这里发生过枪战。”

“废话。”胖子道:“问题是,这些枪都是朝着石壁打的,而且你们看,这周围没有血。”胖子的话提醒了我,我们一行人立刻分散,寻找有没有血迹留下,但奇怪的事,洞窟里十分干净,甚至干净的有些过分。

一个人如果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放枪,那么他枪口所指的对象,只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同类,比如人类,另一个,就可能是某些危险的生物。

但不管是哪一个,通过这些弹痕密集的发射不难看出,当时的战况很激烈,甭管对方是人还是某些生物,总该留下些血迹甚至尸体吧?

但我们眼前,除了这支打捞袋,便什么也没有。

顺着弹痕的发散方向,我们一行人四散分开,保留统一的位置,逐渐向前推进,很快,我就发现前面没路了。

在我们眼前,是一面密封的礁石壁,完全没有道路。

不,确切来说,或许有一些通道,但都是不足半米的气孔,也不知是天然的还是人为的,这么小的气孔,别说胖子,恐怕这里身材最瘦的灰老鼠都钻不过去。

德国人面面相觑,嘴里叽里呱啦说着什么,最后其中一个德国人走到我跟前,对我说了一串德文,‘张秃头’翻译道:“他认为我们走错路了,应该回到之前那个分岔口。”

之前的分岔口?就是那个只有王八能钻的洞?

我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看着德国人认认真真的表情,深切觉得,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眼皮都没抬,对‘张秃头’道:“告诉他们,如果想就此分道扬镳,没有任何问题。”

张秃头说了一串德文,那个德国人神色便不善了,又对着张秃头说了一连串,片刻后,张秃头摇头道:“他说你们的装备要留下。”他指了指我们一行人腰间的打捞袋,那里面装的是小型火器与食物医院,是海底活命的东西,没有这些,我们只能乖乖穿着潜水服回家。

胖子怒了,骂道:“他娘的,这小子想找死是不是?”事实上,我们的所有装备,确实都是由德国美女提供的,这些德国人又对我们防备很深,如今要散伙,自然想拿回自己的装备。

那个德国人看出我们脸色不好,又对着‘张秃头’说了一串德文,‘张秃头’翻译道:“他说,所有的东西都留下,但潜水装备归你们,你们可以回到船上。”

灰老鼠和同子十分机警,一见这情况,知道闹僵了,立刻一左一右退到我身后,手按着打捞袋,一幅随时可以开火的架势。

事实上,我们人手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打内战消耗人力,是件很不明智的决定,况且这帮德国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目的,但比较与我们没有生死大怨,犯不着在这海底火拼。

三个德国人立刻紧张起来,纷纷将手摸向腰间的打捞袋,但他们明显也不想开火,因此没有直接掏枪,只是警戒的看着我们,随后其中一个人朝‘张秃头’丢了个眼色,示意他也别傻站着。

我暗自好笑,心说这位影帝可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这时候向他求援,不是傻蛋是什么?

谁知就在这时,‘张教授’后退一步,慢悠悠的站在了德国人的队伍中,对我们道:“小吴同志,大家都是好伙伴,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伤和气,我看你们还是回船上,这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我虽然是文化人,但枪法还是不错的。”

我愣住了,不仅我,连胖子都骂了句粗口,直接吼道:“小哥,你什么意思?”

‘张秃头’没有对那句小哥表态,既不承认也不否定,用很欠揍的表情耸了耸肩,道:“没有什么意思。”一边说,他一边从打捞袋里摸出了手枪,随着他得动作,两房人马几乎同时掏枪上膛,黑洞洞的枪口互相指着。

我说不上来此刻心中的感觉,只有一种被背叛的愤怒,但片刻后,我便压下心中的情绪,看着‘张秃头’道:“小哥,我不知道你这次来有什么目的,我不插手,也绝对不会阻碍你什么,我是来救人的。”

闷油瓶是个好兄弟,无论如何我都相信他,但这不能成为他阻止我的理由。

我说完,张秃头连神情都没有变一下,只摇了摇头,道:“蟑螂说没有妨碍人类,事实上,它光是在地板上爬来爬去,就已经很碍眼了。”

胖子呛了一下,揪着我的脸皮,怪叫道:“蟑螂?我说小哥,就算天真同志不争气,也不至于和蟑螂列为同一个等级吧?”顿了顿,胖子缓和了口气说道:“小哥,咱们这么多年过来,什么风风雨雨没经历过,您这次究竟怎么想的,也给我们个明确说法,兄弟是并肩作战的,不是互相捅枪子的。”

德国人显然听不懂我们的对话,见我们说了半天,便去催促张秃头,张秃头没吭声,看着胖子,不知是对胖子的话有所感悟,还是在想什么。

我任由胖子揪着脸皮,目光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他,片刻后,‘张秃头’将枪口往上一抬,指着我额头的位置,道:“不要再说废话了,把东西放下。”

我脑海里轰鸣一声,整个人如遭雷击,神智都混沌了,我看着张秃头,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闷油瓶,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他会拿枪指着我们。

闷油瓶是什么手段,我狠清楚,如果他真的想抹杀一个人,那太容易了,甚至这个洞窟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可能反抗。

我感觉喉咙有些发干,问胖子:“他是张起灵吗?”

胖子砸了砸嘴,道:“之前觉得是,现在我估计,应该是小哥的亲戚吧,你说小哥怎么有这么欠揍的亲戚。”我冷笑了一声,道:“看样子他是不准备放过我们了,胖子,你怎么看?”

胖子想了想,神情有些纠结,道:“胖爷我很想反抗,但天真同志,我觉得反抗‘张教授’很不现实,要不这样,咱们跟着德国人走,干脆别分家了。”

我直接骂了句怂货,但事实上,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张教授’已经表明态度了,即便我知道他不会真的下杀手,但以他拿枪的态度我就可以明白,他并不想我们跟上去,两年前,我送他去长白山时,闷油瓶曾经说过,只要是在一百米以内,就有把握打晕我,换句话说,现在我们这几个人,根本不是他的菜。

我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收枪,说道:“张教授,请你转告三位国际友人,我们愿意跟他们一起行动,并且听从指挥。”张秃头皱了皱眉,目光突然很凌厉的瞪了我一眼,似乎很想拿鞭子抽我一样。

我不知道‘张秃头’这样阻止我,究竟是何用意,但现在我明显已经惹毛他了,接下来,还是规矩一点比较好。

很快,张秃头跟三个德国人进行了一番交流,便转头,淡淡道:“跟上吧,不过你们的枪支要没收。”我表示没问题,正准备招呼众人卸下枪支,灰老鼠突然惊呼一声,道:“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不见了?丢钱了?

他这一声惊呼,将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顺着灰老鼠的目光看过去,我心里猛的惊了一下:地上那个被放弃的打捞袋,不知何时,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事实上,我们对持的时间并不长,但就在这并不长的时间里,却有什么东西,将那个打捞袋弄走了。

我几乎立刻就将目光看向了‘张秃头’,习惯性的听从他得意见,我俩目光交汇间,他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

难道连‘张教授’都没有察觉?

我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周围密闭的气孔,这里的布局一目了然,没有其它多余的东西,如果说真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在我们对持间将打捞袋弄走的话,那么那个东西,最有可能隐藏在这些气孔中。

就在这时,张秃头的目光突然向上一望,紧紧盯住了其中一个较大的气孔,那个气孔就在我头顶上方,我立刻知道不好,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能引起‘张教授’兴趣的,一定不是什么好玩意。

我几乎是立刻拔腿就往张秃头的方向跑,而就在这时,张秃头也同时向我奔过来,他肥胖的身体一扭,大掌在我肩头一个借力,整个人腾空而起,手臂快速的伸进了那个气孔里,似乎拉扯出了什么东西,狠狠向下一抛。

那闷油瓶也不知是怎么易容的,连体重都真真实实的增加了,他一掌压下来,我双膝一软,直接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就在这时,一个东西从我头顶上方飞过,落在了我眼前不远处,我一看,顿时浑身恶寒,那是一只人的断手,已经只剩下骨头,上面还零零星星挂着鲜红的肉渣。

我这几年看过的恶心事物不少,但不知为何,看到这只手臂时,我不由自主感觉一阵强烈的反胃,几乎要吐出来。

胖子怪叫一声,道:“小哥的手断了!”片刻间,张秃头已经落到了地面上,他神情有些狼狈,就地打了个滚,避开了地上那只断手。

洞里的人顿时就不淡定了,那几个德国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洞顶,同子和灰老鼠紧张的与我背靠背,目光警惕的看着周围的洞窟。

胖子反应过来,那不是‘张秃头’的断手,愣了愣,盯着上面,问道:“什么东西?”闷油瓶摇了摇头,没答话,神情有些严峻。

胖子比了比枪,将枪口朝着上面的气孔,似乎打算放一枪,我连忙按住他的手,道:“别逞能。”就在这时,从那个飞出断手的气孔里,传来了一种咯吱咯吱的怪叫声。

声音十分像老鼠。

胖子说不会吧,这海底下难不成还有耗子?

‘张秃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瞪了他一眼,示意胖子别开口,紧接着,他又故技重施,手腕一翻,撑着离他最近的德国人肩膀,整个人右跃了起来,右手奇快的探进了洞里,片刻间,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掉了出来,里面的物品散落一地,我一看,正是那个消失的打捞袋。

之前我虽然为了权宜之计,准备跟着德国人走回头路。但事实上,这么做的原因,更大一部分是出于闷油瓶,我对他是绝对相信,即便他现在指着一个悬崖说:跳下去,我保证你不会死,恐怕我犹豫一下,也会跳下去试一试,但这次的事情,让我觉得很不安。

先是小龙女离奇失踪,将潜水装备脱在了洞穴的入口处,也就是说,德国美女并没有走回头路,而我们眼前的路已经到了尽头,除了这些王八才能钻的孔以外,我实在想不出德国美女究竟去了哪里。

下意识的,我看向那条血淋淋的手臂,看骨骼的大小,那应该是属于男人的手臂,很显然,老雷当初的人在这里遭遇过袭击,而袭击他们的,很可能就是气孔里的东西。

随着闷油瓶单手探洞的动作,气孔里的声音安静了下去,但我们谁也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那玩意有没有走,但光看这条血淋淋的断手都知道,那必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玩意。

这条断手的主人,恐怕已经被啃的差不多了。

而德国美女进入这个洞口后,根本就没有走回头路,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一是她找到了其它通道,二是她也跟这条手臂的主人一样,被分尸了拖进那些气孔里了。

灰老鼠虽然机警,但毕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他目光盯着四面八方的气孔,声音有些发虚,问我:“吴哥,咱们还要不要跟他们走。”

这个他们,自然指的是德国人,但我转头去看德国人,他们的脸色都变了,看着那只断掌,显然想到了其它,我略一思索便揣摩出了他们的想法,照这个情况,估计他们也觉得德国美女凶多吉少了。

但我不这么认为,小龙女虽然还有些天真范儿,但她并不是什么信女,我至今不知道,她当初究竟是怎么从雅布达的十八层地狱出来的,由此可见,这个女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况且这里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我觉得她死在这里的可能性比较小。

我没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看三个德国人以闷油瓶马首是瞻,压低声音说了一串德文,闷油瓶看了他们一眼,摇了摇头,紧接着指向上方,显然那里面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走。

我看着闷油瓶顶着张秃头那张脸,恨不得将他的脸皮撕下来,放在地上狠狠踩几脚。我不知道闷油瓶怎么想的,他这人一向不会顾虑别人的感受,天知道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原因,非得假扮张秃子,并且事情发展到这种漏洞百出的时刻,居然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

胖子见此,捅了捅我的腰,压低声音道:“小哥的为人别人不知道,胖爷我还不知道,这事儿有蹊跷,但小哥肯定没有恶意,咱们静观其变。”

闷油瓶显然是听到了胖子的话,微微抬了下眼皮,紧接着,又将目光看向头顶那些气孔。

我存心想让闷油瓶听见,便也对胖子道:“你当小爷我是白痴吗?我只是怕他一个人冒险,现在不时兴孤胆英雄了,如果他真出了什么事儿,死在你面前,胖子,你过得去吗?”

胖子看了‘张秃头’一眼,正经道:“那到不会,我会给他立个牌坊,天天三柱高香,都是兄弟,谁也不能亏待谁不是。”

闷油瓶皱了皱眉,也不知有没有听懂我想表达的意思,他现在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那我也不勉强,张教授就张教授吧,反正研究挖坟和研究海底地质结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他能把我的话听进去,别再一幅你敢跟过来就绝交动枪的架势,我就心满意足了。

就在我和胖子说话间,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而且这一次,数量明显增多了,除了最初那个气孔,其余的气孔里,也传出了相同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像有老鼠一类的东西在爬动。

但打死我也不信,在百米深的海底会出现老鼠,然而就在我们所有人戒备举枪关头,有一个东西突然从气孔里探出来了脑袋,我一看,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说妈呀,我了个上帝,老鼠真的奇迹降临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更不靠谱的事情?难道这些老鼠,进化出水腮了?

探出头那只老鼠,个头极大,只有一个脑袋露出来,足足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长的乌黑发亮,两只眼睛圆滚滚的,由于就在我头顶的气孔处,因此一下子就与我对视了,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一种凶残的气息,那两颗黄豆大的眼睛里,露出的目光,却仿佛是要把我剥皮拆骨一样。

我一惊之后,瞬间反应过来,心说小爷这几年可不是吃素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个海耗子还敢来这儿叫板?想也没想,由于距离很近,再加上目标极大,我几乎连瞄准都不用,枪一抬,直接就砰的一声响,那海耗子连支应一声都来不及,啪的掉到了地上,它一落地,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这只耗子,身上竟然长了密密麻麻,如同蛇一样的鳞片。

如果非要形容,倒不如说它更像一只长了耗子头的蜥蜴。

灰老鼠也愣住了,用脚拨弄了一下,道:“这长的……也太给老鼠丢脸了。”

胖子琢磨道:“别是杂交的吧。”

我直接踹了胖子一脚,恨铁不成钢,道:“这是海蜥蜴!在鲨鱼身上都能咬下一口肉,再他妈耗下去,你就得跟它们杂交了!”说话间,‘张秃头’嘴里突然啧了一声,似乎很受不了我们,他极其快速的打了个手势,示意所有人都往来时的路口退。

但他手势才起了个头,一切都已经晚了,从那些气孔,开始有大大小小的海蜥蜴钻出来,它们不是耗子,却比耗子更可怕,几乎是片刻间,我们探照灯所能照射到的范围内,都不满了大大小小的海蜥蜴,或许是由于四只带脚蹼的关系,它们行动比较笨,但数量众多,而且齿爪锋利,一旦近身,真是防不胜防。

‘张秃头’脸色很难看,倒退的手势一改,往前一挥,低吼道:“打!”紧接着,他手里的枪就响了,他的枪一响,所有人都跟着扫射,但我们手里都是小口径的枪支,连发能力不强,总能被一些海蜥蜴钻空子,特别是从头顶气孔里钻出来的,有些就跟没长脑子一样,直接从上面掉下来,根本不怕摔死,直接就砸到人的身上。

我总算知道那些四面八方杂乱的弹痕究竟是怎么来的了,没过多久,我们几乎每个人都被咬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不带伤的,胖子本来肩头就被镇水尸咬了一口,如此一来更是吃力,心急之下,用屁股将他一顶,把人挤到了中间,吼道:“你只管上面,减肥减的差不多了,再被啃几下就没肉了。”

胖子感动的就差没流泪,一边开枪一边道:“胖爷我果然没白疼你,不过这么下去不行,咱们不是开子弹加工厂的,小哥,你给拿个主意。”胖子说最后一句话时,看向了‘张秃头’。

‘张秃头’身上也被啃了好几次,此刻他正速度奇快的将其中一个德国人身上的海蜥蜴拔下来,闻言既不承认也不辩驳,狠狠将海蜥蜴一甩,速度极快的说道:“数量太多,跑。”

跑?

我看了看四周,只觉得入眼全是密密麻麻的蜥蜴,这该往哪儿跑?难道往来时的那个隧洞?那地方,只可容一人攀爬通过,再里面行动十分缓慢,我们如果此刻退到那里去,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等着蜥蜴来用餐?

我心说,闷油瓶不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啊?怎么就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难道扮成张秃子后,智商也跟着下降了?

别说我,连同子都看不下去,满脸是血的一边开枪,一边不客气的嘲讽道:“张教授,咱们是往天上跑,还是往地上跑?”

同子两人不知道我们与‘张秃头’之间的纠葛,因此开口就不怎么客气,胖子反而为‘张教授’打抱不平了,道:“你小孩子懂个屁,张教授让咱们往东咱么就往东,让往西就往西,再他妈废话,全都得完蛋。”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83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三章》的精彩点评:
  1. 无邪的性格  2015-07-15 19:54:23

    说真的 你有些地方写得好 有的地方写的我 实在是想知道你本人看过盗墓笔记没有 无邪的性格你一点也没有掌握 我实在郁闷 但也没什么用 你毕竟写了 满足了我们还想看下去的冲动 但是你真的有点瞎写 尤其是无邪本人 性格以及他的聪明没有过多的表达出来 还把他写成一个爱愤怒的 爱多想写不该与他本人所想的真实性格 小说也有很多漏洞有些写的 但主要还是无邪 已经那些人物 我们不会去了解他们所在的地方 主要是看人物 那些背景只是衬托 有些漏洞我们能忽悠过去 但人物不行 因为我们已经了解了书中的人物 好了 不想在说什么 我想你应该也不会看到

    [回复]
     
  2. 吴邪的性格  2015-07-17 06:39:10

    我觉得在邪灵的笔下,吴邪被描述的更风趣,更生动,剧情发展的也不错。加油!一刀!

    [回复]
     
  3. 天真无邪  2015-07-22 22:39:19

    怎么说呢?一刀写得很好了,能让我们看到最后,但还不能及三叔的功力,一刀写作中最多只能交待4个人,多过4个他就无法交待了,所以都很多漏洞而已有时候废话太多,写很多无关紧要的事,但有很大空间可以提高,一刀加油!

    [回复]
     
  4. 路人乙  2015-07-27 22:05:15

    寫得很精彩.只是吳邪的脾氣好像越來越壞…不喜歡吳邪變這樣不天真了.

    [回复]
     
  5. 匿名  2015-07-28 02:47:41

    如果觉得不好,你自己去写吧!u can u up, no can no bb!

    [回复]
     
  6. 小哥迷  2015-07-31 20:42:18

    小哥是溫暖又不多嘴的人。。。
    在吳邪害怕時,懷疑時,總是會觀察出來,然後說了句,我是站在你這邊的,我在。。。
    就算小哥真的不是人又怎樣。。。一樣是哥兒們。。。

    [回复]
     
  7. 無名  2015-08-08 13:53:21

    我沒記錯的話三叔跟一刀似乎不是同一個人?有必要要求不同的人寫得一模一樣?

    [回复]
     
  8. 生命法则  2015-08-12 11:52:53

    写的不错 加油^O^

    [回复]
     
  9. 小龙女  2015-09-09 14:35:21

    很精彩 ↖(^ω^)↗

    [回复]
     
  10. 张起灵  2015-09-21 13:25:44

    去你的吴邪,没吊用,整天就知道BB

    [回复]
     
  11. 匿名  2016-08-11 17:47:10

    人物性格都变了

    [回复]
     
  12. 排一楼  2016-08-22 22:18:52

    对于吴邪和每个女角色都眉来眼去感觉好尴尬啊。把吴邪写残了,多疑还弱鸡,铁三角不是这样的,按理说吴邪都要变邪帝了,他的内心戏也不应该这么墨迹。剧情不错。胖子呢,没这么好色吧?小哥倒是写的有感情些了,萌2333

    [回复]
     
  13. 匿名  2016-12-10 12:52:53

    闷油瓶不想公开身份,明显是有原因的,你TM笔下的吴邪和胖子咋就这么弱智?闷油瓶承认了身份又能怎么样?不去救人了?直接这么承认自己是闷油瓶了,费劲扮演张教授还有屁用。三叔打下那么好的底,让你这败家玩意写残了。

    [回复]
     
  14. 很想念原版盜墓筆記作者  2016-12-26 12:08:51

    作者滿足了我們想念想看結局的慾望,但是人物的性格真的未掌握到精髓,例如無邪變得多疑囉嗦,而且對待胖子小哥常是負面懷疑否定的態度和口氣,和胖子相處就是一直吐槽和懷疑,對小哥也是懷疑,3人互動看不出有過命的交情和革命情感,
    總之,聊勝於無,還是謝謝作者辛苦了!

    [回复]
     
  15. 受不了  2017-05-15 23:05:30

    1L連標點符號都不會用,還指導人寫小說呢~

    [回复]
     
  16. 匿名  2017-08-03 11:33:09

    有的看就行了

    [回复]
     
  17. 匿名  2017-08-11 13:15:20

    他妈的,这不是三叔写的吗【一脸懵逼】

    [回复]
     
  18. 匿名  2017-10-06 16:23:16

    @无邪的性格:毕竟不是三叔写的,很多事情都变了,三个人在三叔的笔下都有了自己的灵魂,性格,思维,心理。作为一个旁观者,完全了解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三个人就像我们的亲人,朋友,如果让你去伪装成他,你肯定不可能装的和他完全一样,但是如我我伪装成他,你就很容易发现我和他的不一样。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回复]
     
  19. 咯噔一下  2017-10-09 20:30:13

    我没有那么难伺候,有的看总比没的看强。但是我真受不了作者一会心里咯噔一下,一会心里咯噔一下,咯噔一下,咯噔一下,咯噔一下,咯噔一下,咯噔一下……你说一章里你出来多少个咯噔一下。还有作者是不是应该具备点常识,比如海斗另一个入口可能在几千海里意外,几千海里呀作者,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么,再有你船开四百海里一会就到了?你开的是宇宙飞船?还有那什么北斗七星时,你说船倒退两百海里,呵呵,你一会功夫船能退出八百里地去啊。

    [回复]
     
  20. 蓝蓝的兔纸  2017-11-03 08:30:28

    受不了这个文笔了,细节上错误太多。作为读者,读起来一会被噎以下一会被噎以下,刚刚入戏就被膈应出戏,根本带入不了。讲真,别说什么“你们自己写啊”之类的话了,我写都能比他好。

    [回复]
     
  21. 蓝兔子不吃胡萝卜  2017-11-03 08:35:50

    一会闷油瓶一会张教授,到底是谁?!痛痛快快交代清楚了会死吗?

    [回复]
     
  22. 兔子蓝蓝的  2017-11-03 08:43:27

    @匿名5楼:呵呵,难道您真的很为您的中式英语感到骄傲是怎的?难道我评价冰箱好不好,自己还得会制冷呗?他作为作者,最起码得对读者负责,他既然写了,就得接受有人褒有人贬

    [回复]
     
  23. 匿名  2017-12-01 12:37:55

    写得好自己去写,看不下去别看,又没花你们钱,都看到这儿了还不停的bb,犯贱吧。还是那句话,不是让你评价冰箱还要自己制冷,觉得冰箱不好tm去买新的,没钱买就别bb

    [回复]
     
  24. 匿名  2017-12-14 13:08:18

    @匿名:什么五流英语

    [回复]
     
  25. 無言  2018-05-02 08:53:09

    到底是張教授還是張禿子還是張教授 煩死了

    [回复]
     
  26. 匿名  2018-05-19 16:48:34

    邪灵,加油

    [回复]
     
  27. 傻眼  2018-05-25 14:11:14

    一下悶油瓶一下張教授的 一下灰老鼠不見 一下又出來了 ?

    [回复]
     
  28. 匿名  2018-06-07 00:18:23

    这个吴邪真的超讨厌,没有三叔的吴邪好!!

    [回复]
     
  29. 秃子是小哥?  2018-06-26 09:12:40

    你的提升空间很大,距离满分还差99 继续努力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