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妖棺 第六十九章 飞蚁王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巫山妖棺 第六十九章 飞蚁王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我顿时就吓的一个激灵,赶紧叫道:“捂住耳鼻,它们会钻进去!”才说了这一句话,嘴里就飞进了不知多少只飞蚂蚁,舌头上一阵刺痛,我连忙一闭嘴,直接就将那些蚂蚁压死吞了下去。

最惨的是我和赵旺,先前为了做绳子,我们俩只有上半身剩下一件t恤,除此之外,从大腿到小腿,脸上手上,全都裸露在外。

我只觉的双腿一阵刺痛,最后甚至有飞蚂蚁顺着内裤边往里钻,我立刻甩了甩脑袋就要去捂下面,他娘的,孤独了二十多年,可不能报废在这里。

谁知我刚捂了下面却护不住上面,飞蚂蚁直往鼻腔里钻,我赶忙鼓着呼吸往外喷气,听说五官是相通的,蛐蜒可以顺着人耳朵钻进大脑里,不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也往脑袋里钻,顿时我也顾不得小兄弟了,先捂住耳朵要紧。

这时,胖子和老胡脱了身上的外套挥舞起来,驱散了不少飞虫,胖子大叫道:“快跑!往后跑。”退出神道,后面就剩下一架鬼桥和白面桥,也不知道有没有机关。

一开始我以为白面桥是活人走的,现在一看这墓主阴险的手段,心里顿时就没了底,只怕剩下的两座桥,都不是什么善茬,那两座桥拱度十分惊人,谁知道桥中央会有什么鬼东西。

我连忙道:“往后退也不是办法,这东西太多了!”仅这片刻间,飞蚂蚁已经越来越多,我话音刚说完,耳边突然传来赵旺的惨叫声,我回头一看,顿时惊住了,也不知是不是赵旺细皮嫩肉,他身上的飞蚂蚁竟然比我还要多,被咬的抱头鼠窜,鼻孔口腔都有蚂蚁进进出出,两条腿上黑麻麻一片。

我心里一沉,一把夺过胖子手里的衣服,直接往赵旺腿上去打,一打就飞起一片蚂蚁,赵旺缓了缓气,立马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

胖子被我夺了衣服,嘴里骂了句娘,将装备包舞了起来,一大包装备被他舞的虎虎生风,我们周围的飞蚂蚁到真没那么多了。

这时,我低头去看自己的腿,只见两条腿上,全是一个个红疙瘩,就像被蚊子盯过一样,而且还带血,虽然血量不多,但看起来分外骇人。

我们四人连忙背靠背,迅速围成了一个圈,靠着衣物驱赶蚂蚁,但渐渐的,周围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从那道门里飞出来的蚂蚁也越来越多,而且个头也越来越大。

我们靠着手里的衣服驱赶,挥舞的手臂都发酸了,我心里也越来越乱,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如果这些东西盯着我们不走,我们迟早会耗尽体力。

这时,老胡吼道:“飞虫怕烟,想办法用烟熏!”

烟、烟!

我猛的反应过来,对胖子吼道:“王胖子,是时候为革命做贡献了,快捐献一件衣服!”

胖子吼道:“他娘的,你怎么不捐献!”

我道:“老子浑身上下就剩一件衣服,你是不是想我连裤衩也脱掉,就算要脱裤衩,老子屁股太小,还是你裤衩布料比较多!”

胖子骂了句粗话,道:“放你娘的狗屁,胖爷还不想长针眼!”接着,胖子极其快速的脱了件衣服扔给我,我把那件衣服往赵旺手里一塞,接着用胳膊顶了他一下,将他顶入了我们三人的包围圈里,吼道:“点火,包里有水!”

接着,我和胖子老胡将手里的衣服和装备包舞的溜溜作响,手臂都酸麻了也不敢停下来,那些蚂蚁不知是不是吸血类的,像是饿疯了一般,稍有缝隙就不要命的冲上来。

我只听耳后传来赵旺打火的声音,但打了半天也不见有火光亮起来,这时就听胖子嚎了句:“靠,敢啃胖爷的胸肌!”说完,耳边风声大作,似乎是胖子舞的更麻利了。

胖子舞的是装备包,重量极大,就算他劲儿再大也撑不了多久,我忍不住催促赵旺:“小子,快一点,他娘的,你慢蹭蹭的吃奶呐!”

话刚说完,火光就亮了起来,火苗舔了一下我的屁股,烧的我顿时就往外蹦,紧接着,火里传来呲呲的声音,就像烤肉一样,接着,一股浓烟顿时弥漫开来。

“咳咳!”不知是不是衣服布料的原因,浓烟里夹着着很浓厚的化学原料气息,非常刺鼻,我忍不住咳嗽了两下,眼睛都流泪了,手下的动作不禁顿了顿。

但接着我便发现,那些蚂蚁不敢靠近了,大多数都飞得比较远,形成了一个黑压压的包围圈,只有些个头大如毛豆的蚂蚁敢冲过来,但数量不多,都被我们直接拍死了。

赵旺瘫坐在火堆旁,脸上汗淋淋的,他旁边是一堆衣服,由于是十月份的天气,我们进山穿的衣服料子都比较厚,而且是户外装备,因此比较耐烧。

衣服燃着火苗,赵旺哆哆嗦嗦的将水倒在手里,然后往衣服上洒,火苗被压制的很小,冒出大量的黑烟。

胖子也比较谨慎,不敢坐下,目光赤红的喘气,伸手揉胸,他一脱了衣服,胸前就全是泛着血丝的红疙瘩,我看了看老胡,脸上也一样,估计现在我们四人,都是一脸的红豆。

我们三人不敢放松警惕,除了赵旺瘫在地上喘气,没人敢坐下。

这时,那墓室后面,还不断有蚂蚁往外飞,只不过数量少了很多,估计是碍于浓滚的烟雾,一旦烟雾少下去,天知道后面还有多少飞蚂蚁。

胖子喘息道:“他娘的,这后面该不会是个蚂蚁窝吧!早知道敌敌畏就该留着!”

老胡咽了咽口水,喘声如牛,道:“民间管长了翅膀的蚂蚁叫‘飞蚁王’,是有毒的,只不过毒性不大,不过如果被咬的多了,那就说不准了。”

老胡博学,知道的也比较多,我连忙道:“胡哥,这衣服支撑不了多久,有没有其它办法避一避?”老胡喘了几下,道:“这些东西是靠嗅觉来进行攻击的,你们谁有带味道刺激性大的东西,或许可以干扰它们。”

刺激性大的东西?

我想了想,猛的一拍脑袋,道:“皮炎平算吗?”我这几年下斗,都快被山里的虫子咬怕了,因此进山前,每人包里都塞了一支,如果我没记错,胖子的包里我还特地塞了两只,特殊关系,特殊对待嘛。

老胡道:“试一试,包里还有雨布,先抹皮炎平,然后钻到里面躲一阵子。”我赶紧去翻背包,但那皮炎平只有一指长,散在装备包里,半天才翻出来,一打开,就是味道浓烈清凉的药香味,味道比较冲,我们四人赶紧往身上抹,被飞蚁王咬出来的伤口虽然不大,但数量太多,一抹上去就浑身刺痛。

老胡将包里墨绿色的雨布翻出来,冲我们猛打手势,道:“快,衣服就快烧光了,先躲进来!”那雨布有一床被子大小,很厚实,折起来易携带,当年远征军赴缅作战就有配备,只是数量不多,如果那时候能大肆配备,估计也不会在缜缅丛林里死伤几万人。

现在这种雨布已经是野外探险最方便的东西,布料极其柔韧,便是蛇也很难轻易咬穿,便于携带,必要关头还可以遮风挡雨做成帐篷。

我们四人连忙钻进去,将雨布的边角内翻,翻出装备包里的撬子起子一类的铁器,将边缘压得严严实实,接着用一根探土钢棍撑在中央,勉强撑起了一个高约半米,直径约一米半的‘帐篷’

但我们四个大男人挤在里面,还是很憋闷,动一下都困难。

很多飞虫都有驱光的天性,为防万一,我们也不敢打开手电筒,趴在地上,蜷缩在雨布里,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一动也不敢动。

很快,外面那堆衣服燃尽了,唯一一点微弱的火光也熄灭了,我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鼻子里全是四人身上说不出来的臭味,帐篷外面,密密麻麻都是飞蚂蚁飞舞的声音,有很多还撞到帐篷上,雨布如同被大雨击打一样,发出啪啪的声音。

不知是不是皮炎平的味道掩盖了我们身上血肉的气息,外面虽然嗡嗡的声音大作,但并没有攻击我们,我们四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时间久了,空气不流通,呼吸越来越粗重。

最后实在是憋不住气了,仿佛再不通一下空气就会憋死一样,我轻手轻脚的将雨布的边角掀开一条小小的细缝,细缝虽然小,但从那里流进来的空气却让人如同久旱缝甘露一样。

偶尔会有些飞蚁王顺着细缝往里爬,但数量都不多,全部被我用手指给压死了,指尖都是黏糊糊一片。

我们在雨布里,也不知趴了多久,浑身都麻木了,身上因为药膏产生的刺痛感也减轻了不少,或许这药膏有用,伤口处也没有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了。

许久之后,外面嗡嗡嗡的声音才小了下去,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直趴到外面一点声息也没有时,才敢掀开一条大缝息。

紧接着,老胡打开了手电筒,昏黄的光芒顺着细缝射了出去,我探眼往外看,已经看不到飞蚁王的踪迹,估计要么是飞到别的地方了,要么就是返回墓门后的空间里了。

我见没有大碍,这才掀开了雨布,就在这时,我耳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呼噜声,我一怔,顿时怒了,好个老胖子,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敢睡觉!

我一转身,低头一看,发现睡觉的不是胖子,而是赵旺,蜷缩着睡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胖子坐在地上,看了看老胡,看了看睡觉的赵旺,紧接着,冲我比了个大拇指,道:“你这伙计,有胆色,这都能睡着,真有你当年的风范!”

靠。

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正打算一脚将赵旺踹醒,结果脚还没踢到他屁股,却一把被胖子握住了。

我看了看胖子捏住我脚的手,再一看他的神色,顿时明白过来,立刻收回了脚,压低声音道:“说吧。”胖子放开手,一个驴打滚从地上翻起来,指了指睡着的赵旺,压低声音道:“胖爷我还是那句话,就他这熊样,能安安稳稳活到现在,我就不信你没怀疑过,能装怂装到这份上,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决定由你做,不过……关键时刻,别让我失望,想想金毛吼。”

接着,胖子不说话了,直接一脚踹到赵旺屁股上,骂道:“他娘的,你小子睡的够舒服的!”赵旺身体弹了一下,嘴角还流着口水,张着眼慌张的茫然四望,整个人一副还懵懵懂懂的样子。

胖子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心中一沉,金毛吼是胖子给金算子起的外号,我知道胖子是在提醒我,我的决定不仅关系着我自己的命,还有前来帮忙的老胡,如果赵旺真的是……

不知怎么,我竟然有想起了那块形状如同尸斑一样的东西,那究竟是我眼花多心了,还是真实存在的?

老胡神色不变,他心思灵敏,自然能猜到我和胖子的矛盾,见赵旺醒了,老胡不动声色的打了个手势,接着指了指先前锁柱的角落处,低声道:“看来这地方没有什么八十一道机关,估计是个套子。”接着,他又指了指半开的墓门,道:“事不宜迟,先离开这里。”

我们没再说话,快速的收拾好地上的装备,紧接着,由老胡打头,我第二,赵旺第三,胖子垫后,四人向着墓门后面走去。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29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巫山妖棺 第六十九章 飞蚁王》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5-07-09 17:57:32

    赵旺千万别倒戈呀

    [回复]
     
  2. 啊呀  2016-02-16 19:41:18

    天真为啥不放血?

    [回复]
     
  3. 匿名  2017-05-05 12:00:49

    @啊呀:天真的血不纯,时灵时不灵的

    [回复]
     
  4. 白璃  2017-08-16 14:57:43

    吴邪怎么每次都这么狼狈只剩条内裤了哈哈哈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