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妖棺 第九章 混乱迷途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收藏本站

巫山妖棺 第九章 混乱迷途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2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对他的话几乎形成了条件反射,他话音一落,我已经像老鼠一样奋力的往前钻,整个人前脚刚出去,闷油瓶后脚就跟了上来,紧接着,他快速回身,将被我砸开的墓砖,一块一块塞了回去。

砸了墙还补漏?

我搞不清楚闷油瓶在做什么,刚想发问,闷油瓶已经将墓砖塞好,紧接着说了一句:“走。”说完立刻往前跑,我忍不住想骂娘,赶紧跟了上去,匆忙间回头一看,只见被塞回去的墓砖之间,竟然流淌出暗红色的血迹,血迹蔓延到了地板上,仿佛在爬动一般。

我来不及看更多,手电筒的光芒已经一闪而过,最后只能咬牙紧跟在闷油瓶身后。

很快,我们沿着抵肩的狭窄石阶跑到了尽头,闷油瓶闪身出了夹角,大约嫌我速度慢,在我手臂上拽了一把,将我整个人扯了过去,紧接着,肩膀用力一顶,将书柜推回了原位。

这一系列动作极快,我根本反应不及,这时我才发现,闷油瓶的手臂上多了一道狰狞的伤口,血滴滴答答的落在铺了地毯的书房内,印出一片血红的印记。

我惊了一下,想象不出刚才短短的一瞬间,闷油瓶究竟在与什么东西搏斗,居然片刻间就会负伤,而且看他现在的举动,那个东西似乎没有被消灭。

我张了张嘴,刚想开口,闷油瓶突然比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开口,随后侧耳,似乎在倾听什么。我顿时被他的动作搞的紧张不已,待在原地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片刻后,他摇了摇头,道:“没事了。”

我见他伤口处十分狰狞,而且还在流血,顿时也顾不得问,连忙道:“小哥,你先等等,我去找些伤药。”我在抽屉里找到了一些急救药品,帮忙给闷油瓶做了简单的消毒包扎,期间,闷油瓶不发一语,低着头似乎在思考。

“小哥,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活尸。”闷油瓶淡淡吐出两个字。

我心里惊了一下,活尸?二叔的地下室还有活尸?

当年鲁王宫的血尸就是活尸的一种,闷油瓶也是恶战很久才拿下,而且活尸的形成十分不易,并不是靠风水地气就能自然形成,少不了要玉佣一类的宝物,那么二叔的地下室,怎么会藏着一具活尸?

就在我思考关头,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了书桌,这一看,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刚才我只顾着给闷油瓶找伤药,没有注意房间有什么变化,此刻才发现,那只原本放在桌案上的木箱子,竟然消失了。

我立刻想到闷油瓶说的黑影男人,难道被那个人拿走了?

联系到爷爷笔记本上的内容,我立刻坐不住,迅速将柜子翻了一遍,这时,我在窗户上发现了一个脚印。

那个人是翻窗走的。

想也没想,我立刻下了楼,奔到窗户底下,或许是由于山间的地气潮湿,窗户下的草坪上,留下了清晰的足印,那排足印一直到了草坪的尽头,尽头处是爬满牵牛的铁栏杆,看来那人顺着栏杆逃走了。

此刻,我的脑海里乱成一团。

二叔突然消失,我担心是有什么势力在背后捣鬼,因此为了不引起注意,才特意和闷油瓶在夜晚潜入祖宅,没想到事情远远超出我的预计,即使是在夜晚,我们还是被人发现了。

这么看来,一直以来,就有一个人,或者是一批人监视着祖宅,否则,为什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此刻,离那人将我们关在铁门里,至少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即便现在去追,也难以查到线索,我站在草坪的尽头处,心中煎熬如同一锅沸腾的油。

那个人将我们关在铁门里,正常人在那种情况下,是不可能逃脱出去的,而这座祖宅已经空无一人,也不会有人发现我们被关在地下室,那么接下来的遭遇不言而喻,我们会被困死在里面,也就是说,那个人是想把我们困死在里面。

我无法想象,这次如果不是有闷油瓶在身边,我究竟会有怎样的遭遇,即便不被困在里面活活饿死,也会被那些离奇起尸的粽子撕碎。

一连串的迷雾接踵而来,但我却一丝头绪也没有,就在我被自己逼的想大喊大叫时,闷油瓶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道:“附近已经没有人了,回去吧。”

我点点头,明白闷油瓶的意思,那个人取走了那只木箱子,想当然的,他也会带走一切有用的线索,我和闷油瓶即便再查下去,估计也是一无所获。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这栋豪华的祖宅我实在呆不下去,便带着闷油瓶走下山的路,到了保安亭时,那中年大叔已经枕着小说在打瞌睡,没有发现我们。

晚上很难打到出租车,我带着闷油瓶到了没有路灯的马路边上,才发现自己走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此刻进退两难,再一看闷油瓶手臂上的伤,我顿时觉得自己变成了猪脑,早知道就该在祖宅里住一晚,以前又不是没睡过,大不了,就当自己是在斗里。

但我们运气还好,我尴尬的站在夜风中,等了没多久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准备回家睡觉,我好说歹说,又加了钱,才肯载我们回去。

回到酒店已经是早晨五点半左右,我匆匆洗了个澡,身体虽然疲累,但倒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最近发生的事情。

消失的二叔,去抹杀小龙女的路人甲,祖宅里的地下室,活尸,监视祖宅的人,还有那只被郑重其事锁起来的箱子,这一切的一切,如同一团迷雾,我走进这团迷雾里,却理不出任何思绪。

二叔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如此巧合,以两个月为期限。难道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重大变故?如果小龙女落入‘它’手中,如果路人甲行动失败,那么接下来等待我的将是什么?这件事,从雅布达出来之后,甚至连胖子都被牵扯了进去,事关我身边两个重要的人,我现在就是想脱身也做不到了。

烦躁了很久,直到大脑抗议似的胀痛起来,我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闷油瓶正躺在床上发呆,目光看着天花板,毫无焦距,仿佛穿透了时空,手臂上依旧是我昨晚简单处理过的伤口,根本没有再换过药。

本来想着雅布达一行后,让这个出生入死的兄弟过上舒心的日子,没想到十多天不到,又为了我负伤,一时间我心里很憋闷,便对闷油瓶道:“我二叔的事情,现在也找不到线索,算了,咱们回杭州,他早晚会自动献身的。”闷油瓶大约没想到我这么干脆,目光在我身上打量了两下,接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告别了父母,回了杭州。

临走时我在火车上给老雷打电话,希望他如果有二叔的消息,能第一时间告诉我。当时闷油瓶救坐在我旁边,撑着手看窗外流动的风景,我想了想,忍不住问道:“小哥,你跟老雷是什么关系?”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他是黑背老六的后人。”黑背老六?我惊了一下,手里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到了桌子上。

当年,爷爷准备将二叔培养成吴家的继承人,吸引‘它’的注意力,结果最后吸引‘它’的,反而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三叔,二叔至此开始低调做人,甚至断绝了一切与倒斗有关的事情。

我开了古董铺,整天想着宰肥羊,发次大财,也好买栋阔宅子,换了那辆小金杯,三叔做起了堂口的生意,在倒上,也是一跺脚震三响的人物,但只有二叔甘于平淡,开了一间小茶馆,一个人过了大半辈子,如同一个隐形人。

我一直以为,二叔已经因为三叔的事情而心灰意冷,彻底远离了老九门的事情,即便最后三叔与解连环调换身份,二叔即便知情,也一直甩手不管,但现在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许,二叔这些年的生活,远不像表面所见的那样平静。

当年因为那件事情所产生的分歧,使得二月红、齐铁嘴、黑背老六以及我爷爷开始暗地里进行反抗,后来的结果是,除了吴家,其余三家都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我一直以为,另外三家已经被人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但现在,闷油瓶却告诉我,老雷是黑背老六的后人,而且这个黑背老六的后人,不仅跟在我二叔身边,而且似乎还是死忠派。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难道二叔一直跟其余三家有联系?

我目光不由看向闷油瓶,事到如今,唯一活的最久,知道的最多,而我也可以问的人,似乎就只有他了,但没等我想好怎么开口,闷油瓶已经摇了摇头,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迷茫,淡淡道:“吴邪,我并没有恢复所有的记忆,还有很多事情,我并不知道。”

看闷油瓶迷惑的眼神,不像是假的,但我没忘记他的影帝认证书,于是换了个方法,小心翼翼的探问道:“那你还记得多少?”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目光怔怔的盯着我,我被他看的不自在,心道:两个大老爷们这样看着多别扭,但很快我就发现,他眼睛虽然看着我,但目光却是毫无焦距的空虚,仿佛透过我的身体,看向了很远的地方,这种表情,很像是在回忆什么。

我以为他是想起了什么,为了避免打扰他的回忆,连大的动作都不敢做,但很快,一件令我抓狂的事情产生了,因为这个该死的闷油瓶子,居然睡着了。

我立刻知道自己被闷油瓶耍了。妈的,这小子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现在不就问你一个问题,居然又用演技来敷衍我。

我有一种想掐闷油瓶脖子的冲动,但这也只能想一想,我还不想听到自己脖子被拧断的声音

回杭州后,我没能从闷油瓶嘴里套出什么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但后来我旁敲侧击问了几次,闷油瓶没有回答,安安静静的晒太阳,我一想也认栽了,既然他不想说,而且也安分,我何必非要将他牵进来。

本来,我最初的打算就是将闷油瓶从青铜门里救出来,希望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过上安定一些的生活,至少能找到存在的意义,其实意义这个事情,找个女人,生两个孩子,有了牵绊,就什么都全了。

现在闷油瓶既然说自己忘了,我这个做兄弟的,何必为了自己的事再将他扯进来。一番思量之后,我没再去思考闷油瓶的记忆是否真的恢复,也没有再想过从闷油瓶身上下手,但又实在找不出线索,最后只有认命去等那两个月的约定。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是看着日历渡过,每天看日历,看完日历掐着表过,偶尔照一次镜子,发现镜子里的人一脸颓废,事实上,我真的快要将自己逼疯了。

我虽然不是个很主动的人,但这种数着日子,等待行刑的感觉并不好过,我不知道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二叔会不会出事,小龙女会不会死,路人甲会不会活着,甚至胖子会不会被连累。

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无法自己做主,只能等,只能等,这种感觉让我的大脑整晚处于胀痛状态,整个人如同游魂一样,时不时就将目光放到日历上。

再这样下去,我或许真的会疯掉。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11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巫山妖棺 第九章 混乱迷途》小说的精彩点评:
  1. 小哥迷  2015-07-29 19:08:04

    會不會吳邪也是活很久的人呢???

     
  2. 吴邪父母  2015-09-16 22:33:43

    你小子昨天不是回杭州了吗,今天又来道别,见鬼了

     
  3. 枫  2016-03-17 06:09:22

    那个黑影会不会是这个保安?或者路人甲?

     
  4. 老雷  2016-04-09 14:32:21

    我怎么感觉像我呢

     
  5. 老雷  2016-10-26 03:46:16

    三叔老九门里六爷可是无后的,这出个啥六爷后人出来,搞事情,说他是六爷徒弟还是传人不行吗?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