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之城 第九十一章 天梯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无声之城 第九十一章 天梯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2

(←上一章):    (下一章→):

这个十字型,占据了所有的空间,是用一块一块碎石拼接起来的,被德国人的尸体压着,深深嵌入了黑色的泥土之中。

又是十字架。

这个十字,究竟意味着什么?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符号,还是意味着危险的降临?如果真的有危险出现,那么为什么不逃跑,反而是花时间拼出了一个十字型?

胖子道:“又是一个基督信徒,死了都要弄个十字架打扰上帝。”胖子的话提醒了我。

西方人大多信奉基督教,下葬的时候,会在教堂进行临别仪式,死后大多会放一块银质的十字架陪葬,那么眼前的十字架,也有可能是一种宗教信仰,会不会是这个德国人临死前,为了死后能到达天堂,所以才拼接了这样一个十字架?

我正揣测时,突然发现黑色的泥土中,似乎夹杂着什么东西,半凸起一块,看不清具体形状,我赶紧招呼胖子把尸体搬开,接着用匕首刨开上面的泥土,这时,掩映在泥土中的东西逐渐露出真容,这时我才发现,这是一本工作笔记。我将笔记本取出来,里面夹杂着大量潮湿的泥土,将笔记本完全霉黑,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只隐隐约约能看清几个字母。

大约是我和胖子动静太大,闷油瓶放弃了看山壁的举动,走到我们跟前,也不知站了多久,他一看见这本笔记,立刻道:“给我。”

我心想,给你,你还能看懂德文?

结果另我吃惊的事情又一次出现了,闷油瓶抖了抖上面的泥土,居然开始一页一页的翻动笔记,我看的目瞪口呆,难不成这闷油瓶子失忆之前是做特务的?怎么什么都会?

他看的专心,我和胖子便没说话,这时,胖子突然道:“你说,那姓齐的怎么一进来就消失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先前遇到闷油瓶,什么事情都忘在脑后,现在胖子一提醒,我也觉得不对劲,是啊,路人甲去哪儿了?难不成这里还有其它出口?他顺着出口离开了?

可是,他的目的明显跟我们一样,是为了那具青铜棺椁里的东西,他是一个目的性极强的人,如果没有达到目的,是不可能离开的,当初在昆仑山里,我们一群人被狼群围困,所有人都在逃命的时候,他却逆流而上,反而冲到了掌中棺里,那种不达目的不死心的举动,我至今记忆犹新。

既然如此,为什么路人甲会消失?

难道……他已经拿到了棺椁中的东西?我忍不住抬起头去看头顶的悬棺,他如果真的拿到了棺中的东西,那他是怎么上去的?

闷油瓶还在专心读那本笔记,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将路人甲的事情交代出来,否则闷油瓶知道自己一心想要毁灭的东西已经被人取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正当我想打断闷油瓶时,他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有神,似乎有一簇火苗一闪而过,明亮的让人侧目。

随后,他将目光看向脚下德国人的尸体,似乎在想什么。

胖子立刻道:“小哥,这上面写了什么?”

我们四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闷油瓶神色不变,道:“这个人是领队,上面记录了他们的任务目标。”

目标?我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闷油瓶目光看向头顶,道:“上面的东西。”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这支德国队伍和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经有人在窥视青铜门里的秘密,不过,既然这支德国队伍的领头人都死在了这里,想必他们的任务最终还是失败了。

胖子踢了踢德国人的尸体,道:“这些外国佬还真是贼心不死,敢来倒中国的斗,真是活的不赖烦了,活该全部在这儿安家。”我正想教育胖子,对外国友人,不要这么粗暴,结果闷油瓶突然摇了摇头,道:“他们并没有死,有人活着出去了。”

闷油瓶的话让我一愣,还有人活着出去?难道这本笔记上记载了其它内容?难道活着出去的人,是指嘎达绿洲上那两个人?

我正要开口问,胖子已经率先说道:“管他有没有人活着出去,都六十多年了,现在早该见上帝了。”闷油瓶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上面记载,他们把这里的地图带出去了。”

地图?

胖子住了口,将目光看向我,呐呐道:“天真同志,不会是那个东西吧?”我脑袋里乱成一团,知道胖子和我想一块儿去了,如果那个活着的人,真的将雅布达的地图带了出去,那么,那份地图很有可能就是路人甲手中那一份,难怪……难怪姓齐的进雅布达,就跟逛自家后花园一样。

闷油瓶明显看出了我和胖子不对劲,漆黑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扫视一圈,淡淡道:“吴邪,你有什么话说?”虽然他语气很平静,我却下意识的想起了法院里的法官问犯人那一句:你还有要为自己申辩的事项吗?

我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不简单,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它’的阴谋,但现在看来,这个阴谋,原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可怕,这时,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难道,路人甲背叛‘它’的原因,是投入了另一个组织?那么青铜门里的东西,究竟是落入了‘它’的手中,还是落入了另一个势力的手中?

按现在的情况看来,张博士一行人明显是‘它’那一边的,既然棺椁里的东西,是为了启动青铜门后面的东西而存在,那么只有得到青铜门后秘密的人,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雅布达寻找启动它的方法,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路人甲和张博士同时来到了这里,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其中一方手里,掌握了青铜门后面的东西,而另一方,为了不让对方启动那件东西,因此便想夺取雅布达启动的关键,阻止对方的动作。

按现在的局势看来,路人甲显然属于阻止的哪一方,一旦他得到悬棺里的东西,也就意味着彻底将‘它’牵制住,即使青铜门后的东西落在了‘它’手里,也相当于一件废物。

想到此处,我理了理思绪,将路人甲的事情跟闷油瓶大致说了一遍,路人甲姓齐,叫齐羽,与二十年前西沙考古队中的齐羽同名,当时闷油瓶也参加了那一次行动,想必他会知道的比我更多。

我将自己的分析与闷油瓶和胖子一说,说完便去看闷油瓶的脸色,现在的情况,无论棺椁里的东西落入谁的手里,都不是闷油瓶想看到的,而再这件事情上,‘它’的人马已经损耗殆尽,最大的赢家却是路人甲,他比我们先一步到这里,手中拥有六十年前德国探险队冒死带出来的雅布达地形图,占尽了优势,如今人却不见了,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已经得到了棺椁里的东西。

闷油瓶果然变了脸色,微微皱眉,再一次将目光看向空中的悬棺,漆黑的眼中,第一次带上了焦躁的神色。

我想自己此刻很能理解闷油瓶的心情,世代守护的东西,到了他这里就失踪了,千里迢迢想来阻止,却又被人捷足先登一步,这事情要是放在我身上,恐怕连以死谢罪的心都有了,我几乎可以想象,一旦闷油瓶和姓齐的相遇,必定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就在我揣测悬棺里的东西,究竟还在不在时,旁边的胖子突然倒抽一口凉气,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顿时懵了,只见闷油瓶不知何时,竟然跪在了空中。

他一只手握着腰间的刀柄,呈半跪的姿势,但他的脚下,分明是一片虚空,怎么回事?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了,难道就像文锦说的……这个闷油瓶子,真的不是人?

就在这时,闷油瓶突然回头看了我和胖子一眼,然后朝着我笑了笑,那个笑容顿时让我心中警铃大作。这小子一共对我笑了两次,第一次是进青铜门的时候,第二次是一个人去长白山守门的时候,每一次都是找死,总之,我宁愿他每天面无表情,也不想看到这小子莫名其妙冲我笑。

想也没想,我大脑里只觉得嗡了一下,下意识的拔腿就想冲下去,先把闷油瓶从空中拽下来再说,但没等我跑两步,闷油瓶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紧接着,他整个人如同一柄弯弓一般,脚一台,猛的开始往上跑,在漆黑的虚空中跑到,仿佛脚下有看不见的阶梯一样。

这一幕凌空登天的景象太过离奇,我和胖子两人,几乎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闷油瓶在我心中,一向不是普通人,不能用普通人的角度去衡量他,但我也没想到,除了能让千年粽子下跪,能跟血尸说话以外,还能凌空登天,他究竟是人还是神?

就在我呆立关头,闷油瓶已经一口气冲上了顶,整个人凌空与那具棺椁平行,紧接着,他脚轻轻一蹬,仿佛是踩着地面一样,整个人凌空翻了个跟头,直接翻到了棺椁上方。

接下来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因为视角的原因,我一抬头只能看见棺椁的顶部,而位于棺椁上方的闷油瓶,究竟在做什么,我却完全无法看到,只下意识的想帮忙,所以将手电筒直直的打向棺椁的地方,紧接着,我耳里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响动,胖子猛的大叫:“小心!”

我整个人被他推了一把,狠狠的砸到那堆尸体上,紧接着,只听砰的一声,一张漆黑的棺盖从上往下掉,掉到一半的时候,却仿佛遇到凶兽,周围的气流一阵扭曲,紧接着,被搅成了无数碎块,被反弹了出去。

胖子还以为那棺材盖要砸到我,因此情急之下推了我一把,没成想居然会是这样,他立刻骂了句娘,道:“搞了半天小哥比棺材板还硬。”

有几片碎块就掉到我旁边,我拈了一块拿在手里,只觉得这碎块有一种奇特的香味,像沉香,而且断裂的地方也是纯黑色,我立刻就看出了材质,这不是四大神仙料中,排名第一的黑窨子吗?我之前在昆仑山的青铜棺椁里曾经看过黑窨子棺,当时还从里面放出了一个黑色的凶物,这种木料不仅带异香,而且十分坚硬,可以保持尸身千年不腐。

我瞬间就揪起了心,那棺椁里,该不会又有什么凶物吧?

胖子的话也提醒了我,黑窨子十分坚硬,便是用斧头砍,也很难砍开,但刚才被空中的压力环一搅,竟然全部裂成了碎块,由此可见,那些气流是十分强劲的,但闷油瓶不仅凌空登天,而且还毫发无损,这就显得很奇怪了。

就算闷油瓶如文锦所说的,不是人,但跟他下斗这么多次,他会受伤,会流血,却是和普通人一样的,那么刚才闷油瓶为什么可以安全的越过压力环?

我立刻将目光移向那些波浪形的山壁,再一联想闷油瓶刚才如同蹬天梯一样的动作,一个大胆的想法顿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紧接着,我立刻起身,对胖子道:“你再下面等我,我上去看看。”

胖子啊了一声,道:“啥?你上去?你脑袋被门挤了吧,你以为自己是小哥啊,你怎么上去。”那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如同种子一般,迅速生根发芽,牢牢的扎进心里。

我对胖子道:“小哥一个人再上面,我觉得里面的东西不对头,还是上帮把手保险,你看着吧,小爷也是有些手段的。”说完,我不顾胖子一脸疑狐的神色,跑到了闷油瓶先前站的位置,接着,打着手电筒估算着对面山壁凹槽,按照我的想法,这些凹槽正是可以凌空登天的妙门。

由于气流从这些凹槽中划过,理论上讲,会形成环形气流,但每一股气流间,都会形成一个中空带,将气压拖起来,而这些气压圈,刚好与山壁上的凹槽对应,形成了肉眼无法看见的台阶,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闷油瓶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才会突然冲到压力圈旁边。

难怪他刚才会突然冲我们笑一下,估计是赌对了,这小子,居然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万一那个压力环是不存在的,他就跟那块黑窨子棺材板一样了。

想到此处,我不禁有些咬牙切齿,决心以后一定要将闷油瓶看紧些,陨玉他敢去钻、青铜门他敢去,这次连天梯他都敢蹬,天知道下一次又会做出什么事情。

想到此处,我一咬牙,估算好方位,脚一蹬就往上跳,这一跳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蹦几乎快到两米高,瞬间,我感觉自己脚下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低头一看,自己赫然已经站在了空中,而脚下,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双手在托一样,有时感觉坚硬,有时有仿佛突然变成了棉花,我站在上面,极其不稳定。

胖子已经被惊呆了,片刻后,他似乎也明白过来,两眼放光的就要冲上来,我感觉道:“等等,胖子,姓齐的不知道有没有走,你还是在下面接应着,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准备。”

胖子露出一脸可惜的表情,但他向来胆大心细,对局势了解透彻,于是只得一脸不甘的冲我挥挥手,道:“再有下次,胖爷我肯定拍死你。”

我冲他笑了笑,道:“好好看家。”

“呸,你家才在这鬼地方。”

我没理他,打着手电筒,看着对面的环形山壁,开始蹬空中天梯,我没有闷油瓶的身手,每一阶无形梯都是一次考验,一旦高度估算错误,就有被卷入气流中的危险,但我这个人做事小心,因此虽然摇摇晃晃,但也有惊无险。

自从那块窨子板掉下来之后,棺椁上就没有其它动静,我心中越来越着急,难道那棺椁中有什么变故,连闷油瓶都中招了?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22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无声之城 第九十一章 天梯》的精彩点评:
  1. 张起灵  2015-07-07 08:27:01

    我走了

    [回复]
     
  2. 吴邪  2015-07-20 20:48:33

    小哥,等我。

    [回复]
     
  3. 楼上  2015-12-10 17:33:38

    又来了

    [回复]
     
  4. Hi  2016-02-25 07:49:27

    Haha

    [回复]
     
  5. 小哥  2016-03-28 13:03:10

    我怎么这会儿出来了,不是十年之后吗,这是谁写的,

    [回复]
     
  6. 匿名  2016-07-05 12:49:40

    还有一次笑,在密室打败石中人后啊

    [回复]
     
  7. 花語君  2017-05-14 18:07:37

    第一次不是在海底墓,電梯那段嗎?
    好像是
    他忽然笑了一笑。”原來如此——”
    我都忘光了……讀完盜九回去重溫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