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浏览数据更精准全面强关联 泛浏览时代到来?

盗墓笔记全集

2018年11月24日 07:15

字体:标准

  今年入汛以来,连日大雨肆虐咸宁,江河湖泊水位不断突破警戒防线。位于长江南岸的赤壁,多处被淹,形势严峻。6月30日,赤壁发布防汛总动员令,市公安局百名青年民警组成防汛抢险突击队紧急奔赴抗洪一线。

  50多岁的徐建军找到局领导,说自己有抗洪经验,极力要求参加突击队。但考虑到他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局里安排他在防汛值班室应急备勤。备勤期间,徐建军吃住都在值班室,先后办理刑事案件4起,接待报警求助10余人次。

  7日上午11时许,在送走一名求助群众后,徐建军突然倒地。“出事前两天我就见他不大舒服,他只说有点感冒。”同事邓威回忆,在送往医院途中,徐建军已经昏迷不醒,医生最终确诊为脑溢血。

  当警察的33年间,徐建军干了31年刑警。“咸宁市公安机关资格最老的在岗刑警”,这是同事们私下里给徐建军的“高帽”。赤壁市公安局打黑中队负责人黄红青和徐建军共事了三年,“他走得太突然了,一句话也没来得及留下。”

  徐建军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前任大队长田红强与老徐是多年的工作搭档。因为担心老徐的身体,田红强曾经对老徐拍了桌子:“老徐,你以后再这样没日没夜加班,我就把你调出刑侦!”没想到老徐嘿嘿一笑:“你能把我调哪儿去,你也知道,我就只爱办点案子,其他事我可干不来。”

  除了做手术住院,徐建军几乎没有请过假,绝大部分休息时间也是在单位度过。一年365天,他几乎有300天在办公室过夜。办公室那张黑色沙发,就是徐建军的床;那床军用被子已经洗得泛黄甚至有些发硬了。虽然家就在公安局大院,走到办公室不过5分钟的路程,可徐建军就习惯待在办公室。“我人在单位,万一值班的同志忙不过来,我还可以搭把手。”徐建军说。

  刑警队要处理的突发警情多,经常有同事半夜三更回来,都是他开门。时间长了,同事们都不去找值班员,而是直接敲徐建军办公室的窗户,再后来就连到公安局办事的群众都把他当成了看门保安。

  尽职履责的“草根神探”

  “当刑警,就是要破案,这是一名刑警的本分。”徐建军说。咸宁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胡甲文介绍说,徐建军几乎参与了赤壁近20多年来所有大要案件的侦办,累计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000多起,参与侦破命案130多起,参与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上千名。

  2008年10月,一失足女子在一家小宾馆内死亡。现场勘查发现,该女子身上有针眼、身边有针管。有人分析,该女子可能是吸毒过量致死。在仔细核对死者随身物品后,徐建军发现了疑点:该女子手机不见了。他广泛开展调查走访,摸排到了一条重要线索:半月前,另一名失足女子曾遭人绑架勒索。徐建军大胆将两起案件并案侦查,最终抓获嫌疑人。一同办案的民警王智勇说,当时刑侦队要为老徐报功,却被他拒绝。

  为了破案,徐建军也是个“拼命三郎”。2009年11月,赤壁中伙铺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破案后,为了寻找尸体,徐建军没戴口罩、没用手套,在奇臭无比的垃圾堆里翻扒了一个多小时。“一次两次冲得上去,绝大多数人能够做得到;一年两年苦活脏活争着干,很多人也能做得到。但是几十年这样做,除了徐建军,我想不出第二个人。”车埠派出所所长宗凡全说。

  徐建军心思缜密,从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一时破不了的案子,他也经常把案卷翻出来仔细琢磨。“一个外地人在赤壁坠楼,让徐建军牵挂了整整6年。”同事熊春晖回忆。

  2009年2月,一男子从赤壁一私房坠亡。徐建军通过走访周边群众,推测此处可能是一个传销窝点。死者是湖南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根据当时证据,无法立为刑事案件。面对嚎啕大哭的家属,徐建军说:“这个事我负责,我一定会给你们个说法!”

  接下来的6年里,徐建军常常跟同事们提起这个案子,但无奈线索匮乏,进展不大。事发后,家属还一次又一次打电话询问;到了后来,几乎都不抱希望了。去年2月份,徐建军终于在长沙找到了介绍该大学生进入传销团伙的同学,查明了死者被骗入传销窝点,不堪传销人员逼迫,逃跑时不慎坠楼身亡的真相,并且将5名传销人员全部绳之以法。6年的悬案真相大白,死者父母专程从湖南老家赶到赤壁感谢徐建军。

  淡泊名利的“一根筋”

  徐建军工作细致,生活却极其“粗放”,几乎没有爱好。在他眼里,警察就得规规矩矩,朴实无华。同事江超说,徐建军的茶杯其实是一个橘子罐头瓶,“有时候,我们劝他换个保温好一点的杯子,他却说这个瓶子大小合适,用起来顺手,没必要再花冤枉钱。”

  徐建军的家,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装修风格”:地面是水泥抹的,家具是结婚时的老式家具,客厅摆的是一台老款电视机。老徐牺牲后,柜子里竟然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衬衣。同事们说,老徐的早饭是两个馒头或者一碗热干面,中午晚上也常常在食堂里对付;即使出差办案,老徐也是住便宜的小旅店,还常常吃泡面。妻子下岗20多年,徐建军并不丰厚的工资除了供女儿上学,还要看病买药。

  老战友、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饶杰说,徐建军是一个“执法一根筋、认法不认情”的人,从不搞“花花肠子”。2011年冬天,赤壁一家企业的保卫科长陈某给徐建军打电话,邀他周末时聚聚。陈某和徐建军是有30多年交情的老朋友.。饭吃到一半,陈某支支吾吾地提出,自己的一个亲戚“进去了”,希望徐建军能“关照”一下。徐建军当即“翻了脸”:“你知道我的为人,是老朋友就不要为难我。”

  2015年8月,徐建军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刑侦大队领导得知后,主动提出安排一辆车送他到武汉,被他婉言谢绝,拖着病体坐了火车。大队领导过意不去,想给他把车费报了,结果老徐连声回答不用,最后干脆说车票不知扔哪去了。领导要他收集一下看病买药的发票,想帮他申请困难民警救助,他却说:“局里还有其他更困难的同志,把指标让给他们吧。”

  1998年,局里要从刑侦选拔一名副中队长,大队推荐了徐建军。他知道后,找到分管局长,建议提拔更年轻的干部,自己更适合当侦查员。2005年,赤壁市公安局公开推选大队干部,徐建军获得高票推荐。他又提出来,把机会让给更年轻的同志。直到牺牲,51岁的他只是一名中队指导员。

  中新网福州10月19日电 (陈丹妮)今年第22号台风“海马”正逐步向闽粤沿海靠近,福建省气象台和福建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均已启动防台风Ⅳ级应急响应。针对“海马”发展趋势,福建省防指再度展开会商,要求海上人员撤离,南部沿海景区、工地等场所关停。

  “海马”19日5时中心位于北纬16.1度,东经126.8度,就是在厦门东南方约1300公里的洋面上,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7级以上(68米/秒,超强台风级)。

  据预计,“海马”将以每小时25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偏北方向移动,于19日夜间到20日早晨登陆吕宋岛东北部沿海,20日中午前后移入南海东北部海域,之后逐渐向广东东部沿海靠近,并可能于21日下午到夜间在这一带沿海登陆。

  20日晚,福建省防指再次展开会商,部署防台风。会商认为,20日,福建南部沿海和台湾海峡南部风力8~9级阵风10级,台湾浅滩渔场风力9~10级阵风11~12级。21日,福建南部沿海和台湾海峡南部风力8~9级阵风10~12级;台湾浅滩渔场风力9~10级阵风11~12级。20~21日台湾海峡南部将出现巨浪到狂浪;南部沿海将出现大到巨浪。沿海将有40~100cm增水。

  为做好防御第22号台风“海马”工作,福建省防指要求:位于台湾浅滩渔场、闽南渔场的海上作业渔船务必于20日17时之前全部就近到港避风或撤离到北纬24.5度以北海域;位于闽中渔场东经120.5度以东的海上作业渔船务必于20日12时之前全部撤离到闽中渔场东经120.5度以西的海域或撤离到闽东渔场。

  此外,泉州、厦门、漳州市沿海养殖渔排上的所有人员务必于20日10时之前全部撤离上岸。20日开始,泉州、厦门、漳州市沿岸施工工地、旅游景点、旅游设施、娱乐场所全部关停;泉州、厦门、漳州市客渡船要按照交通部在恶劣天气下限航的有关规定,适时停航。海峡过往船只要密切关注台风动态,提早避开台风影响区域。

  根据《福建省防汛防台风应急预案》,福建省防指于已10月18日21时启动防台风Ⅳ级应急响应。(完)

  本报讯(记者杨蔚 通讯员丁其刚 丁珮)因盗窃入刑的男子,出狱后不思悔改,竟将居民停放在街头的车辆当做提款机。手头一紧就撬车。昨天,因涉嫌盗窃,该男子再次被警方刑拘。

  今年9月13日,家住吴家山街三秀路附近的居民吕某早上出门,来到自己停放在路边的别克越野车旁愣住了。车窗左后门的玻璃全被敲碎了,而自己放在车内储物箱的一个装有2000元钱的黑色长方形钱包也不翼而飞。压根没想到能抓住偷车贼的吕某,没想一个月后案件破了,盗贼是23岁的男子段某。

  原来,昨天凌晨3点,东西湖公安分局吴家山派出所夜巡民警李伟、肖毅巡逻至吴家山额头湾轻轨车站附近停车场时,发现一男子身背双肩包东张西望,形迹可疑,于是上去对该男子进行盘查。民警从男子包内查获起子、手电筒等工具。联想到最近发生的撬盗车内财物案,于是将其带往派出所进行审查。

  经审查,男子姓段,家住湖北英山县南河镇麻元村,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2013年6月,段某在武汉市武昌区一家公司打工时,因盗窃财物犯罪,被武昌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出狱后留在武汉打零工。游手好闲的段某,一有空闲便钻进网吧通宵泡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打工,因此手头拮据,经常缺钱的段某,看到武汉街头停放有许多车辆,于是萌生盗窃车辆内财物的歹念,为此还特意购置一套装备齐全作案工具。屡次得手后,便习惯一没钱就去撬车。

  民警经比对相关视频资料,发现了段某于9月13日凌晨3点,盗窃吕某车辆的事实。段某对此供认不讳,交代当天凌晨偷盗得手后,便返回汉口租住地,目前赃款已被其开销殆尽。

  中国台湾网10月19日讯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高雄一名黄姓男子发文称,在高雄美术馆拍到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散步,被陈水扁儿子陈致中抨击是“合成照”。但黄男拿出影片强调绝非造假,指公开照片不是要引发对立,而是看到阿扁悠闲散步,对比他努力却卖不出面包,才会抒发心情。

  根据黄先生拍摄的影片,陈水扁一手拄着拐杖,一旁还有看护搀扶,特别醒目。陈水扁看到黄先生拿手机摄影,瞧了一眼后立刻闪到另一边。黄先生说:“他跟正常人一样,没什么特别。”

  黄先生看陈水扁不像生重病,隔天又遇到阿扁,再拿手机拍照,并发到“小辣椒洪秀柱后援会”脸谱网(Facebook)粉丝专页。他写道,陈水扁有生病吗?我在美术馆外卖手工吐司、蛋糕所拍摄下来,现在民进党执政4个月有什么作为?烘焙业在中秋月饼销售叫苦连天,再让蔡英文执政期满,台湾经济已经失败了!

  “非常无良恶劣的合成假造照片!”陈致中在脸谱网抨击,父亲手上的拐杖,腿上的隐藏式尿袋不见了,“旁边搀扶的看护也消失不见了......如果台湾社会有这种泯灭人性、嘲讽病人的发文者,这无疑是莫大的悲哀,如果这样的人认为自己的诡计可以得逞,那他应该是错了!”

  对此,黄先生强调,照片中有影子,不可能合成,“那是原始照片,为什么(陈水扁)来去自如,辛苦工作的年轻人这么多,但是却得不到应有的报酬?”

  据报道,黄先生为照顾一家四口,创业一年多,每天下午在自家门口摆摊卖面包,清晨也骑车载刚出炉的手工面包,到美术馆贩售。最近因台风多,景气又不好,他气民进党执政没作为,让烘培业陷入困顿 ,光是一个月收入和之前相比就少2万元(新台币,下同),一天卖不到几条面包,最惨只有800元。

  黄先生发文抒发,没想到被陈致中点名砲轰,只是照片中,阿扁本来就拿着拐杖,跟之前阿扁北上参加餐会相比,也同样看不到隐藏式尿袋,和陈致中说法不同。黄先生表示,没想要把事情闹大,风波当下赶紧删文,也希望陈致中别再小题大作。(中国台湾网 李宁)

  中新网10月19日电 据上海纪检监察网站消息,日前,经上海市委批准,上海市纪委对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原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郑万新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郑万新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上海市纪委常委会审议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郑万新开除党籍处分。

  郑万新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等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本报讯(记者杨蔚)“明明是深夜高分贝扰民,还说是我不理解。”昨天,家住武昌区余家头锦绣家园小区4栋的余晓(化名)女士,致电本报,称她因指责小区内高分贝办丧事,被周围邻居说“太冷血”。余女士非常困惑,办丧事就可以扰民么?

  余女士说,前不久对面楼栋的一户家的婆婆去世了,第二天晚上6点半,她正在和家人吃饭,楼下就开始高分贝地唱歌,声音大到一张桌上的人说话都听不见。大约晚上9点回来,楼下才安静。可余女士万没想到,第三天早上5点,她又被楼下的哀乐吵醒。余女士冲到阳台上大吼:再吵就报警了!可她的“怒吼”并没起到什么作用,楼下并没有停止或降音的意思。

  余女士跑到楼下找物业,小区保安告诉余女士,他们也没办法。见物业不管,余女士拿起电话报警。谁知,警察也说让她忍一下。可不到一周,离余女士家不到百米的一户家的老人也去世了。到了晚上6点多,熟悉的声音再一次从楼下传来,次日5点,实在无法忍受的余女士下楼,请求附近一位年长的婆婆去说一下。没想婆婆断然拒绝,还指责余女士太过冷血。

  余女士很困惑,这样高分贝办丧事扰民真的没错么,为什么不能文明办丧呢?民俗专家刘谦定认为,余女士太过看重自己的感受,忽略了逝者家人的心情。偶尔遇到了这样的事,应该理解包容。

  扬子晚报讯(记者 马祚波)从10月5日南京出台楼市“双限”政策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记者发现房地产市场在经历了短暂的“阵痛期”后逐渐恢复平稳,最近一周的新房日均认购量已经达到300套以上,但是不同区域的关注度正日趋分化。

  今年的南京国庆楼市只卖出新房1300余套,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了五成多,这与10月5日公布的“最严限购令”密切相关。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市场上的新房认购量在10月5日尚有150套,到了10月6日竟然降至29套,10月7日也只有33套,整个楼市可以用“速冻”来形容。即便是长假后的几天工作日,楼市销量依然位于“冰点”,10月8日至10月10日的新房认购量分别只有61套、99套和86套,全市被限购区域几乎“全军覆没”,市场上无论是开发商还是买房人都有点“懵”。

  官方统计显示,南京重启“限购令”后全市有27家楼盘申领预售证,合计上市新房5100余套,在经历短暂的“阵痛期”过后,市场上的投资性需求确实被抑制住了,不过刚需及改善需求依旧是“受保护对象”。在过去的这一周,南京新房认购量都在300套左右,10月15日甚至一度冲高至551套,过去七天的日均认购量为306套,虽然比市场最火热时期下跌了近3成,不过业内人士指出,日均300套左右的认购量属于南京楼市的正常水平,可以说在出台楼市“双限”之后,南京房地产市场正在理性回归。

  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最近一周,南京市场上开盘项目在关注度上的分化比较明显,热点板块如河西依然“一房难求”,以往5:1的客源房源比如今虽然降到2:1,可是跟汹涌的购房需求相比,市场房源依然紧缺。而一些新兴板块的关注度有所降低,如江宁、城北等地的新城在新政出台后,投资比例骤降,个别项目销售情况与房企预期相差甚远。不过,楼市专家认为,应该给新政一段时间的“消化期”,房地产市场的走向应是降温而非“速冻”,个别买房人在观望过后仍会选择合适的机会出手,房企则更应理性看待楼市变化。

  11天就“夭折”的公共自行车站点。   鼓楼附近的一站点被“鸠占鹊巢”,成了免费停车场。

  近年来,南京的公共自行车事业发展迅速。据统计,目前南京全市公共自行车日租借量已超20万人次,随着全市站点密度增加,预计使用量还将进一步提升。最近有热心市民向记者反映:南京御道街有一个新设立的公共自行车站,刚运营11天就被关停了。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借车、还车的方式已经跟不上变化,南京市民在使用公共自行车的过程中每天都在遭遇着不少尴尬;而常州等地已经用上了“二维码”,用手机扫一扫就能借车、还车,非常方便,现在已经几乎取代了传统的借车卡。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焦哲 文/摄

  现场:公共自行车站11天就“夭折”

  记者日前来到御道街30号,在居民小区旁边有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公共自行车站。不过记者发现该站点的56个停车桩上,连一辆公共自行车都没有。车桩上也都被人用灰色的塑料布罩了起来,似乎不打算供人继续使用了。

  在车站,记者看见一张通告:由于该公共自行车站点过多地占用了人行道,影响居民出行,因此决定暂停该站点的运营服务。通告的发出时间是9月12日。而该站点是今年9月1日刚刚建成开通的。也就是说,这个投资不小的站点只运营了11天就“夭折”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个编号为15110号的公共自行车站设立在御道街西侧的人行道上,一旦自行车全部停到位,人行道就会变得非常狭窄。“这条路本来就很窄,如果有两个人相对走到一起,就要有一个人贴到边上,另一个人才能通行。”附近居民表示,这个站点的选址有很大问题,不但侵占人行道,还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它的关停也直接导致了御道街周边用车居民的不便。

  公共自行车公司:并不主导规划设计

  该站点当初选址时是如何考虑的呢?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说:目前南京各公共自行车站点的建设、规划是由各个区负责公共自行车管理的部门自行申报的。各区规划好了之后会在整个区的范围内进行一个公示,征求居民意见之后再报南京市交通委员会进行审批。而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只是在接到这个批复文件后,按要求拟一个建设方案,最终经站点所在区同意,才进行建设。

  说白了,公共自行车公司本身并没有自主选择公共自行车建设站点的权利。据了解,御道街这个11天就夭折的站点也是由秦淮区政府和瑞金路街道事先选好的。目前这个处于关停状态的站点最终是拆还是留,还是要听取周边居民的意见。

责任编辑:盗墓笔记全集: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报告称浏览数据更精准全面强关联 泛浏览时代到来?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