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1 第二十四章 惊人的细节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藏海花1 第二十四章 惊人的细节

目录:藏海花1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7-22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因为上山太累,也许是因为琢磨这些坏事情让我费了太多精力,手表上的闹钟在五点就把我吵醒了。

我努力让自己起来,外面还是一片漆黑,我做了几个俯卧撑让自己清醒,然后伸着懒腰走了出去。

院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整个寺院安静得犹如死域一般。我叼上烟戴上手套,朝寺庙的黑暗处走去。

在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我藏了四只打火机,这四只打火机全都一模一样,在一面石墙的墙缝内按照顺序放着,只在我自己知道的地方有一些十分十分细微的记号。

我把打火机一只一只取下来,就发现顺序已经改变了,对方并没有发现我的小把戏。

果然有人监视我,那现在肯定也有人跟着我,可惜,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对方是高手。

我用其中一只打火机点上烟,之后将打火机全都收进一只小袋子,放进兜里。

第二个地方是放弹弓的地方,那是一堆杂物上空的房梁上,一眼看去一片漆黑。当时我是甩上去的,现在就算我跳起来也够不到,要拿到弹弓必须攀爬或者用东西垫脚。

这里的杂物可以垫脚,我过去一眼就看到它们已经不是我之前来时记下的顺序了。

我蹲下来,发现其中一只水罐的边缘有手印,把水罐翻过来,就发现它被人翻转踩踏过,底部有一个很模糊的脚印。但那人显然不想留下痕迹,用手把所有的印子都抹过了。

我看了看其他杂物,竟然再没有任何被踩踏过的痕迹,不由得有些吃惊。

这个水罐并不高,我身高一米八一,踩上去后即使跳起来也不可能够到那个弹弓,而这里只有水罐被使用了。这里杂物很多很局促,就算是一个弹跳力很强的人踩着水罐跳上去的,这里肯定也会留下更多痕迹。 ‘

拿到弹弓的人一定比我还高,但在那群香港人中,我没有看到比我更高的人。

整个喇嘛庙里,比我更高的人,可能只有那些德国人了。

他们也有份?难道整个喇嘛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无辜的,其他人全都有问题?

到这时,我心里才第一次有了一些恐惧的感觉,如果是这样,那这就是一出大戏了,而我是唯一的观众。

希望事情不要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把两个水罐垒了起来,踩着它们才把弹弓拿了下来,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被损坏,就直接插入了后腰带。

其他几个地方我不想再去了,我需要保持一些神秘感。我回到房里,关上门,用打火机把方便面烧焦,把它们捏成非常细的粉末,在水里弄均匀了,用牙刷蘸上,然后拨动牙刷毛,把黑水溅成水雾弹在打火机上。

很快指纹就显示出来,我用胶带把指纹粘在上面,采集下来。

如法炮制,我把所有打火机上的指纹都采集下来。

那天晚上,我的几个伙计来找我,我对他们交代了一边事情后,便自己下山找了个有电话的地方,拨号上网,把指纹扫描发到了我朋友那里。我需要看看,这些指纹的主人是否有案底。因为,如果是我们这一行的人,很可能是有案底的。

晚上我依然住在了上次的那个招待所里。我的朋友姓毛,是近几年才认识的,主要是在打雷子的关系时,希望他提供一些便利。很快他就给了我回复,邮件里他告诉我,我提供了七个指纹,有三个是一样的,可能是五个不同的人,也可能是一个人的五根不同手指。

他在数据库里查了,只查出了其中一个指纹是有记录的。

他在邮件中附上了指纹记录者的档案。

我拉下竖条,一份正规的电子档案就出现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张有点阴郁的脸。

我惊了一下,忽然意识到我见过这张脸。

他妈的,这是那个女人的脸,就是昨天吐我烟的女人。

“姑娘,原来是你。”我自言自语了一句,照片下面有她的档案,她姓张,但没有名字的记录。

原来是小哥的本家。我拉下档案,继续看下去,这人和我一样大,在一九九八年的时候被判了三年牢,罪名是故意伤人致残。她当时的职业却和这个罪名相距甚远,她当时是一家培训机构的培训师。

看来,我在庙里藏东西的时候,跟着我的人就是她,只是不知道现在跟着我的是不是也是她。

在她二〇〇一年出狱之后,记录就是空白的了,但我并不是没有办法。我在档案上看到了她从事过的那家培训机构的电话,我搜索出了那家培训机构的网站。那是一个香港的户外运动培训机构,打开培训师的页面时,我一下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在喇嘛庙里看到的很多人,我都在上面看到了。

那家机构所有的培训师几乎都在喇嘛庙里,而且,我还在列表上看到了那个张姑娘的照片。

似乎她出狱之后,仍旧到了老单位上班,老单位竟然还要她。

那到底是什么培训机构,专门培训人恶心我的吗? “恶心吴邪培训班”,专门教人怎么恶心吴邪的?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细节。

我看到这个页面上,几乎有百分之八十的培训师都是姓张的,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张姓。

我心中一动,一个不好的念头产生了。我开始回忆这些人,我发现,我看不到这些人的手,这批香港人,他们手上全都戴着手套,从来没有脱下来过。

在那个小破招待所里,拨号上网的网速很慢,我慢慢打开网页,久违的焦虑又泛了出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变得很镇定,镇定得让自己都害怕,因为和我自己有关的,不管是多危险的环境,我都已经觉得无所谓。

我经历过最悲剧的岁月,连水电费都交不上,和过去比起来,现在已经好太多了,所以,大不了回到那个时候去,任何失败我都能承受。而会危及生命的事情,我又不会去做,于是我一直活得相当淡定。

唯独看到这样的消息,看到这些好似涉及原先那个秘密的消息,我才会很焦虑。

我看着这些人的名字,越看越慌乱,香港人多数有英文名,所以这个页面上大部分都是英文名,只是底下附上了繁体的中文名字。

几乎所有名字,全都是很工整的三个字,张XX,其中有一个人,名字叫做张隆升。边上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人,名字叫做张隆半。一看就是一族的同一代人。

“你妈妈的,张家的巢穴,小哥的家里人来找他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脸。

小哥的家族很大,难道香港还有他们的势力?不过看来他们在香港混得也一般般,一大家人都在搞培训。

那他们设计我干什么呢?难道,他们找不到小哥了,把事情怪罪到了我的头上?

那也不用设计我,扁我一顿不就行了?要是想问小哥行踪的话,我肯定实话实说,不信的话可以押着我一起去啊。

我心里很乱,如果他们是小哥的族人、朋友的话,那是敌是友就很难说了,我很多狠招也就不能用了。

他们都戴着手套,如果他们的手指都是小哥那样的话,是不是说明这批人全都身手不凡?如果都和小哥一样,那我也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了,跪倒投降任他们操吧。怎么斗也不可能斗得过啊。

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个发现太重要了,我必须告诉胖子,于是连夜打了过去,巴乃那儿却没人接。我一看时间确实也晚了,就想着明天再说。

总体来说,我的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此时不免有些小得意。别人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但仅仅一天时间,我就了解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另外,我心情好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从心里觉得,小哥的同族人是不会伤害我的。

我到招待所的公共厕所上了个大号,蹲下来就抽烟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他们想干吗,现在也推测不出来,他们似乎只是想监视我。

为什么?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需要监视一个人?

我忽然想到霍玲那些监视录影带。监视监视监视……一道闪电从我的脑海闪过。

难道,他们认为,我不是吴邪?

我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另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在游荡,他在做一些诡秘的事情,不明目的。

张家人难道是为了判断到底我是真的,还是那个冒牌货是真的?

我忽然觉得很有道理,立即就想去澄清自己,但转念一想,这贼哪有自己承认是贼的?而且,如果那么好辨认的话,这些香港张就不会用那么复杂的方法了。

如果他们认为我是假的,我会怎么样?会不会被毫不留情地灭掉?

我忽然对做自己这件事情产生了很大的压力,心说我必须表现得更像吴邪才行。

不过,如果是我猜想的那样,那么,至少我能肯定,他们和假的那个不是一伙的。

按一般道理想,他们应该喜欢真的那个,所以,我让他们知道我是真的,也许他们就会开始和我交流了。

但要怎么证明呢?

我忽然发现,其实在哲学上,人这种东西很难自证。

我长叹一声,觉得也没有什么心情上大号了,而且这单人间的沼气厕所也实在太臭了。

硬挤出了几条,我就想草草提裤子走人,抬头的时候,忽然就看到,厕所的门上有人用十分恶心的东西,涂鸦了什么。

那东西是黄色的,难道是大粪?

谁他妈心情这么好,上大号的时候用大便在门上乱涂,太恶心了。我有点作呕,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怕自己碰到。

就这么一来一去的工夫,我忽然发现,用大便画在门上的,是一个我很熟悉的东西。

这是一张塔木托的星象图,我从笔记本上看到过。

在这张图的边上,写了一个号码。

104。

104是这里的房号啊,我愣了愣,心说这是怎么回事?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37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藏海花1 第二十四章 惊人的细节》的精彩点评:
  1. 路人  2015-09-12 14:14:25

    这里有个BUG 都带着手套又怎么会有指纹呢?吴邪

    [回复]
     
  2. 天真  2015-11-07 21:56:01

    俺出名天真平方

    [回复]
     
  3. 腹黑女  2016-02-11 17:09:23

    如果都和小哥一样,那我也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了,跪倒投降任他们操吧。怎么斗也不可能斗得过啊。
    吴邪从你这句话里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小哥的妥妥的受√

    [回复]
     
  4. 天真  2016-07-06 08:27:30

    早上起来做几个俯卧撑冷静一下😂😂

    [回复]
     
  5. 小哥  2016-07-06 08:29:25

    我就是从“恶心吴邪培训班”毕业的高材生😁

    [回复]
     
  6. 吴邪  2016-07-09 00:23:52

    遇上娘家人了,真尴尬

    [回复]
     
  7. “恶心吴邪培训班”的闷油瓶  2016-07-19 23:54:52

    嗯?吴邪你说跪倒投降任他们操?我记下了。

    [回复]
     
  8. 哇哦  2016-12-10 11:43:27

    天真好高啊

    [回复]
     
  9. 灵粉  2017-03-03 13:31:52

    我的朋友姓毛,是近几年才认识的,主要是在打雷子的关系时,希望他提供一些便利。
    姓毛?那个领袖好像也姓毛?还是吃公家饭的。

    [回复]
     
  10. 匿名  2017-05-09 22:09:37

    @路人:這BUG真不是普通誇張了2333

    [回复]
     
  11. 诶  2017-06-06 21:00:53

    吴邪一想到小哥就放松了警惕这可不好啊

    [回复]
     
  12. 张叉叉  2017-07-20 16:45:56

    [回复]
     
  13. ……  2017-07-22 20:34:03

    @路人:唔~张家人的手太有用了,出去办事怎么可能还时刻带着手套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