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尸变九龙坑 第十一章 养尸宝地

目录:黄河鬼棺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3-30

(←上一章):    (下一章→):

“扑通”一声,我也直接跳了下去。少爷指了指对面说,这里另外有水下通道,不过,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有多长,能不能游过去?

少爷喘了口气,挥了挥手电筒说,“他走最前面,丫头中间,我断后,有事要相互照应!”

我点头同意,少爷举着手电筒,深深地吸了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中。丫头的水性也不错,跟随在后。我不敢梢有迟疑,忙着也扎进水中,死死地憋了一口气,跟随在少爷手中那一点点微弱之际的手电筒光芒下飞快的前进。

水下比水上更是漆黑一片,手电筒的光芒更加显得幽暗,我憋着一口气,跟在少爷与丫头的背后,看着前面影影绰绰的影子,就像是鬼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猛然产生一个错觉——我还活着吗?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头闪现,我陡然一惊,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也许是在幽暗的地下时间太久了,我得赶紧出去。否则,别说是丫头的病,我也早晚得抑郁而死。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少爷发出一声惊呼。随后,就是丫头的惨叫传了出来。我闻声一惊,随即又是一喜。惊的是丫头与少爷遇到了危险,而喜的却是,水下是绝对不能惨叫的,他们势必已经出了水面。

由于有了他们两人的提醒,我将青铜古剑抽了出来,在面前舞成-团,护住了面门。“啪”的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我砍断。同时,我也冲出了水面。久久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

身边传来少爷的惊呼:“老许,小心!”

我猛一回头,天啊,怎么又是这个东西?在我面前的,是一团团的触手纠缠在一起。而少爷与丫头都已经被其缠住,少爷举着竹箭,死命地乱刺,可是也是劳于应付。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也有这些奇怪的触手?我忙挥舞青铜古剑,对着那一团团的奇怪触手砍了过去。

这些触手虽然多得惊人,但由于青铜古剑锋利无比,所以纷纷断裂。我挥舞着青铜古剑,挡在了面前,向少爷那边靠近。少爷被一个粗大的触手卷住了腰部,很是危险,可是他还是死命地将丫头护在背后。

“老许,快,将丫头拉出去。这里是刘去的护棺河。”我闻言一惊,我们怎么转悠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刘去的墓室中?

少爷说话一分神的当儿,居然被那些奇怪的触手拉着卷向护棺河底。我大惊,忙举剑对着一大团触手砍了过去。触手应剑而断,断口处都流出腥臭无比的黄色液体。趁着这个时间,我四处看了看,果真,这里还真是刘去那个老变态的护棺河。

护棺河并不是很大,不过就是六人来宽。我飞快地冲到丫头身边,挥舞着青铜古剑,如同是切豆腐一般,将无数纠缠过来的触手砍断。用力地去拉丫头,可居然没有拉动。丫头脸色呈现死灰色的苍白,目光游离,已经没有了原本的灵动。

我大惊,顾不上少爷,使劲地将丫头向护棺河边拉去。将那些奇怪的触手砍断无数之后,我们终于杀到了岸边。我先爬上岸去,然后死命地去拉丫头。可是丫头的身体出了奇得沉重,我几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的上半身拉出水面。

而这时候,护棺河中传来少爷的惊呼。我抬头一看,少爷已经快要被那些奇怪的触手拉下水面去。一急之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地将丫头整个人提出了水面。可就在丫头的脚上,却多出了一双惨白惨白的手,死死地抓着的脚踝。

我心中一惊,知道坏了,竟是招惹上了什么东西。我就说丫头的身体怎么会这么沉?如今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使劲地将其一起拉了上来。

水下那个惨白惨白的手的主人,渐渐也在我大力拉扯中,露出了水面。一张被泡得惨白的脸,狰狞诡异地笑着,已经微微腐烂。可是那身蓝色的工作服,我还是一眼看了出来。这个人,正是莫名其妙死了的老卞,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刘去的墓室内,后来又失踪了的老卞。

看着老卞那张已经腐烂,可是依然狰狞恐怖的笑脸,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沉到了谷底。而它的两只手,还死死地抓住丫头的脚踝。我也顾不上忌讳,用力地去剥老卞的手。哪知道,那双看着已经微微腐烂、惨白无比的手指,居然僵硬如同生铁,我怎么也剥不动。

丫头的情况很糟糕,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中。而在护棺河内,少爷的惊呼频频传来。我没有时间与老卞的尸体穷磨蹭,当即举起青铜古剑,对着老卞的手上就砍了下去。心中却在念叨着:“老卞啊,你可别怨我,你死都死了,还死拉着人家丫头干什么?人家丫头正年轻貌美,你可别害人……”

我的剑刚刚一接触到老卞的手臂,它就像是有知觉一样,“嗖”的一下,就直接松了手。而丫头的脚上,却多了几个乌黑的指印,看得人触目惊心。

“老许,快救我……”少爷的惊呼再次传来。我一看,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少爷的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触手纠缠着,仅仅还剩下一个头部露在外面。我正欲再次跳下护棺河去救少爷,猛然想起,丫头如今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将她一个人留在上面,我委实不放心。而旁边还躺着一个随时都可能尸变的老卞。

这丫的死都死了,还不忘了要拉我们垫棺材底,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人。

没有时间给我考虑,我抬起脚来,恶狠狠地一脚将老卞的尸体再次踢入护棺河内。老卞的尸体在水面上一个翻身,一张惨白的脸冷冷地对着我,随即,就被铺天盖地的奇怪触手覆盖,拖进水中。

真是奇怪,当初教授的尸体也是在这护棺河内发现的,而老卞的尸体,怎么也在护棺河内出现?莫非我们最后也得死在这里?一念至此,我双脚发软,几乎不敢再下河。

可是,少爷被那奇怪的触手勒住脖子,一张脸涨得通红,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无奈之中,我“扑通”一声,再次跳进了水里,举着青铜古剑,向少爷那边杀了过去。

那些奇怪地触手似乎非常的惧怕我手中青铜古剑。我所到之处,触手纷纷闪避,可是却将我的身前背后,牢牢地包裹着,说不出的古怪与恶心。

好不容易将少爷身上的奇怪触手全部砍断,拉着他向岸边冲去。猛然,我感觉背后风声大起,不由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被我一脚踢进河中的老卞,居然张牙舞爪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不得不舍了少爷,慌忙闪避。少爷缓过一口气来,惊叫道,“怎么回事?”可是他声音沙哑,显然刚才被那奇怪触手勒伤了脖子。

我慌忙让少爷先上岸,我对付老卞的尸体。少爷手忙脚乱地向岸边冲了过去。但他没有我手中的青铜古剑,铺天盖地的奇怪触手,再次地蜂拥而上。

“妈的!”我原本并不想伤了老卞的尸体,毕竟在他活着的时候,我们还曾经与他一起喝过酒。可如今他想要拉我陪葬,我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一剑对着他身上砍了过去。

老卞看着穷凶极恶的模样,不料被我一剑就砍得倒了下去,再次沉入水中,消失不见。我隐隐看到水底下,一张硕大的、惨白色的脸一闪而没。

解决了老卞,我忙着过去支援少爷,两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爬上了护棺河边。少爷这次伤得不轻,手臂、脖子上都是一道道黄黑色的勒纹。

“丫头……”他连气都没有来得及喘一口,直接扑到丫头的身上,用力地掐着丫头的神经,我也压着丫头的胸口。两人一翻折腾,终于将丫头弄醒。眼见丫头醒来,少爷人一放松,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问道,“老许,刚才那玩意,是什么东西?”

我压低声音说,是老卞的尸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也跑到了刘去的护棺河内。

少爷呆了呆,半天才说,真的邪门,为什么他们都跑到护棺河内?我自然知道少爷口中的他们,指的是教授与老卞。老卞的尸体,我亲眼见着是钻进了墓室后面的那个“狗洞”,为什么如今也出现在护棺河内?而教授,我们却是说不清楚。甚至我们搞不清楚,他是活着来盗墓的,还是死后才来的。

我压低声音问少爷说,老卞死的时候,你也在他身边,你看,他有装死的可能不?少爷摇头说不可能。老卞当时已经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我低头不语。教授的死我没有亲眼见到,还可以理解成他是假死后争取时间来盗取广川王刘去的墓,可老卞的死,我却是亲眼所见,为什么他死后,尸体也跑到了这里,这中间隔着这么多的路,他是怎么来的?

若说有人恶意地将一具尸体运到这里,那也绝对不可能。一路之上不管是用什么交通工具,如何通过交警那一关?难道说,交警都是瞎子,会任由一个尸体混上火车、汽车不成?越想我就越是害怕。

丫头的状态不是很好,醒来后,一直拉着我没有说话。目光迷离,脸色苍白。

我说,不管那么多,既然我们要的东西都已经得手,先离开这里要紧,毕竟,丫头的病没有时间再拖了。少爷也赞成,我扶着丫头站了起来,转身向墓室的门口走去。可刚刚走了几步,却看见原本大开的墓室大门,如今居然好好地关上了。

我也没有在意,本来,这墓室大门就是从里面关上的,我们从外面都可以打开,何况是里面?少爷当即就走了上去,用力去推那石门,可石门纹风不动。少爷当场就傻了,犹自不信,用力地再去推,还是一动也不动

我放下丫头,也跑去帮少爷推那墓门。可合我们两人之力,还是没有推动那墓门分毫。

一直没有说话的丫头叹了口气,低声说,“你们别白费力气,这是反锁龙格,这个墓室大门一旦被人打开,再次关闭,外面就会有千斤重石挡住,就算用炸药,也未必能够炸开。”

我一听顿时愣住,难道说,我们历尽辛苦,最后还是得在这里给广川王刘去那个老变态陪葬?我问丫头,还有可能有别的出路不成?

少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片刻,又愤愤地大骂刘去变态。只是他被护棺河内的奇怪触手伤了脖子,声音沙哑,委实难听得很。

丫头沉吟不语,想了好久才说,出路也许是有的,但实在是太凶险了。这样的墓室,修建墓室的工匠为了避免被广川王刘去杀了陪葬,都会留有一条隐蔽的退路。我一听就急了,这个墓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既然是隐蔽的退路,我们如何找得出来?

可是,少爷一听,却来了精神,连忙催着丫头问出路有可能在什么地方?丫头苦笑说:“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护棺河内。”

我不禁一呆,确实是,护棺河算是最最隐蔽的地方。不说护棺河内的那些奇怪触手,就是老卞的尸体都让我感觉邪门无比。这样的地方,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少爷一听,猛地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对哦,我怎么就忘了?”

“什么?你想到了什么?”我急忙问道。

少爷说,你们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掉进护棺河内的情景不?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买关子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少爷这才说,他第一次掉进护棺河内,慌乱之中,并没有掉进水里,而是抓住了一很铁链。

铁链?听到“铁链”两个字,我不由自主地就想到水潭上那个奇怪九宫八卦阵,以及那些黑色尸体脚上锁住着铁链。猛然,我想起进入九龙坑的时候,曾经在石壁上发现过一处裂缝,而在那个水潭内,也有着一具锁着铁链的尸体。

难道说,这护棺河内的铁链,就是控制那黑色尸体的铁链?

少爷说,那个铁链似乎很松动,可以拉得动,而那一块石壁,也与别的地方不同,也许,出口就在那里。我一听有理,忙催促少爷赶紧寻找出路,少爷凭着记忆,忙着找了当时的地方。

我唯恐少爷有事,用绳子将少爷放了下去。护棺河内密密麻麻的触手似乎闻到了人类的气息,疯狂地涌了上来。少爷处于危机中,速度也快得惊人,很快,就在护棺河边的石壁上,找到了那根黑黝黝的铁链。然后,他抓着铁链,用力一扯。

“啪”的一声响,少爷用力过猛,倒将铁链一把扯了下来。可连接在铁链上的,却是一具黑色尸体,这具黑色尸体被锁住了脊椎骨,一被少爷扯了出来,已经飞快地向他扑了过去。

这具黑色尸体,应该就是石缝内的那一具。我见了不惊反喜,丫头说得不错,这里果真另外还有出路。

什么叫惹鬼上身?大概形容的就是少爷目前的处境。他吓得一声大叫,慌忙将手中的铁链扔掉。身子却站不稳,直接向护棺河内摔去。我与丫头在上面看得清楚,忙着拉扯绳子,想要将少爷拉上来。

可是护棺河内,密密麻麻的奇怪触手已经蜂拥而上,向少爷缠了上来。在护棺河中,我隐隐看到那张惨白色的大脸,再次出现。

我心中怒气上升,顿时恶向胆边生,也明白若是想要从护棺河内出去,唯一的法子,就是解决了这些该死的触手。当即将手中的绳子交给丫头,提着青铜古剑,“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护棺河内。

我的原意是找那些个奇怪触手拼命,可我人刚刚跳进护棺河内,一股腥风扑面而来。这具被少爷硬拉了出来的黑色尸体,已经对着我扑了过来。我暗自恼怒,这玩意难道还真以为我怕它不成?在水潭中的时候,我由于没有兵器,被它追得狼狈不堪,如今我有利器在手,我好好一个活人,还怕了鬼不成?当即我就挥舞着青铜古剑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轻响,那黑色尸体与别的黑色尸体一样,被我一剑拦腰折断,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鬼东西都断成两截了,下半截掉进护棺河内,而上半截却依然对着我扑了过来。

我顿时只感觉腥风扑面,已经来不及再次挥剑保护,无奈之下,身子后仰,重重地倒了下去。

“砰”的一声,我重重地摔在水里。而在我的面前,半截黑色尸体带着腥风,一张腥臭无比的脸在我面前不断地扩大、再扩大。

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本能地挥舞着青铜古剑迎上了那具黑色尸体。青铜古剑锋利地将黑色尸体穿透,钉在护棺河的石壁上。而我的背后,已经被层层叠叠的奇怪触手包围着。

我看着被我钉在石壁上的半截尸体,巳经开始化成黑色的尸水,顺着石壁向下流。

不好!我大惊,这黑色尸体的尸水腐蚀性非常强,一旦流入护棺河内,在水中传染,我与少爷岂不是危险得很?一点至此,我大惊,顾不上那黑色尸体,举着青铜古剑一阵乱砍,将无数的奇怪触手砍得支离破碎。少爷吓得不轻,可是手脚却麻利得很,已经七手八脚地向着岸上爬去。

我也匆匆上了岸,这护棺河的水,我们是再也不敢下了。那黑色尸体的腐蚀性,我们都是亲眼目睹的。

少爷说这次坏了,唯一出路也没有了。我也没有想到会一剑将那黑色尸体杀了,还让它腐化在水中,污染了环境。

丫头突然指着护棺河说,你们快看!我们两人忙向护棺河内看去。原本浑浊不堪的护棺河水,如今却浮起一层黑线。那些奇怪的触手全部撑了出来,不停地扭曲挣扎着。

丫头说,它们好像很痛苦,我说,太好了,原来那黑色尸体居然是这触手的克星。没有它们,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少爷也点头表示赞成,直到这一刻,我才问少爷,刚才是怎么将那黑色尸体拉出来的?

少爷说他也不知道,刚才他用力一扯,那黑色的尸体就出来了。我说,既然这个黑色尸体可以在这里通往石壁上的缝隙内,那么,我们也一样可以出去,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原本密密麻麻地遍布整个护棺河内的奇怪触手,居然全部收了回去。浑浊的水中,隐隐可以见到一个庞大的人脸一样的怪物,旁边,就是如同头发一样的触手。这一刻,所有的触手都细细地漂浮在水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我们走!”丫头当机立断地说,这是最好的机会。可是少爷却怕刚才他拉开的那个洞穴中另外还藏着黑色尸体,犹像着不敢下。我无奈,只能顺着护棺河的石壁先爬了下去。

刚才我面对着黑色尸体与那奇怪触手的双重攻击,也没有细看,直到这一刻,我才注意到,果然,在护棺河的石壁上,有着一个洞口,铁链已经被少爷拉了出来,洞口漆黑一片,不大,但足够让一个人爬进去。

我举着手电筒照了照,迟疑了片刻,还是爬了进去。身后,丫头也滑了下来。随后,少爷因有我打头阵也一并爬了进来。这个洞口很小,可是里面却能够容纳一个人站起来行走。我爬了几步,就摸索着站了起来。举着昏黄的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发现这个洞穴四周都很粗糙。也许就是丫头说得那样,是修建墓室的工匠留下的逃生通道,如今却被我们用上了。

在幽暗的洞穴内走了大约有十多分钟,我们三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举着青铜古剑在前开路,而少爷在后面扶着丫头。我们的心中都很紧张,唯恐在前面等待着我们的,不是出路,又有什么恐怖东西,或者又是一个不知名的墓穴。

这广川王刘去的墓室,可还真是墓中有墓,墓墓相连。

幸好,又往前走了几步,我的眼前一亮,竟然透出一丝天光了。虽然依然很幽暗,不过,终究我们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我大喜,丫头与少爷也是同时发出一声欢呼,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亮光越来越明显,很快,我的面前顿时就开朗起来。

这又是一个石室,一缕亮光从石缝内透了过来,照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上。丫头忍不住“咦”了一声,举着手电筒走了过去。如今我已经完全认了出来,这个地方,就是我发现的那个石缝内。而那具尸体,好像就是与教授他们一起进来的工作人员。

丫头好奇的是他的身上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我说,丫头,不要再看了,这个人也与老卞和教授一样,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来到这里的。

这具尸体由于一直泡在水中,脸面严重的腐烂,丫头自然也认不出来。少爷已经快步走到石缝边,用力地将盖在石缝上的藤萝拉开,一缕明亮的太阳光顿时就射入石缝内。

阳光!真好!外面,日正中天,虽然在林荫里,还是能够感觉到阳光的温暖。

从九龙坑爬了上来,我们三人一坐地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连病得手脚无力的丫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少爷低头看了看那个九龙坑,半晌大骂道,“什么风水宝地,简直就是养尸宝地啊!”

我一想也是,这九龙坑还真是养尸宝地。尸体到了这个地方,都能成精作怪了。不过,我们能够活着出来,也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大事。丫头的情况很糟糕,急需药品与开水,而我们都是一身恶臭,还湿漉漉的,比鬼好不了多少。

我问:“怎么办?”最后少爷说,这里距离沙镇不远,我们去找黄牙,被他阴了一把,害得我们差点把命送在了黄汤弱水里差点就喂了王八。这笔账,不能不算。我虽然讨厌那个老家伙,可是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而且,我手中的这把青铜古剑也太过扎眼,不如先去黄牙家弄点吃的,再谋他算。

我背起丫头,快速地走出了山区。虽然我早就饿的两眼发花,四肢发软,可想着到了黄牙家就可以好好地吃上一顿,顿时就来了精神。

偷偷地摸到黄牙家的时候,他正躺在门口的躺椅上摆弄着一台旧式收音机。一见到我们三个满身恶臭、还全身湿漉漉地出现在他面前,顿时就吓得变了脸色,转身就想向家里躲。少爷一个箭步就挡在了他面前,恶狠狠地一把扯过他的衣服,怒道,“他妈的,你老小子想要躲?”

黄牙顿时就急了,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道,“两位爷爷、奶奶,我可没有害你们,怨有头,债有主,你们去找船老大,可别找我,我也是没有法子啊……你们赶紧收了真身,我这就去买纸钱烧给你们。”

我一听,顿时不禁哭笑不得,感情这老小子居然将我们当成了冤死鬼。常常听人说,一个人不能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就会老在心里念叨着。也许这个黄牙虽然将我们骗来想要祭祀河神,但心里还是一直惶恐不安,所以一见到我们,就吓得屁滚尿流。

我说,你看清楚了,我们是鬼吗?你见过鬼在大白天出现的?赶紧给我们弄点吃的,准备热水,给这位奶奶洗澡换衣服。

黄牙被我这么一说,总算是回过神来。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半天才道,“你们没有死?”

我肯定地点头,原来,船老大虽然跑了,可是回来之后,却没有敢说我们没死,直接吹牛说我沉江了,难怪导致了黄牙见到我们,吓得连脸色都变了。我也懒得与他多说什么,直接背着丫头反客为主地走了进去。

丫头病得着实不轻,刚才在古墓中的时候,她还强撑着,如今脱离危险,趴在我的身上,已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黄牙看了看丫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少爷怒吼道,“看什么看,家里有生姜红糖吗?赶紧给我烧个姜汤来。”

在我与少爷的强势压力下,黄牙手忙脚乱地烧开水,煮姜汤,找出女儿的衣服给丫头换上。丫头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干衣服,又喝了一碗热热的姜汤,神色好了很多,就在黄牙女儿的床上睡下了。我和少爷却没有这么好命,虽然也洗了个澡,将一声恶臭洗去不少,可黄牙的衣服,少爷倒可以将就着穿下,我却怎么都撑不下。无奈,黄牙还好心地跑邻居家给我借了一身旧衣服。

他又找了些干净的干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少爷倒在稻草铺上,满意打了一个哈欠,说这是他这辈子睡着最最舒服的床。

可还没有给我们躺下休息的时间,黄牙垫着,又走了进来,苦着脸说,“两位爷爷,你们要在这里住多久?”

这老小子大概是担心我们在这里白吃白住着赖着不走。我看了看外面,日已西斜,当即含笑道,“你不用怕,你晚上给我们准备一点吃的,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而且,我们也不会白吃你的,所有费用一定奉上。”

“这个……”黄牙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少爷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咱家可不是好惹的。哼!而且你自己干的勾当,你自己心里清楚,坑害外地人祭祀河神,一旦我们报告上去,可是死罪。

少爷的话还没有说完,黄牙就吓得变了脸色。他并不是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只是山区风俗如此,而且历来也没有出过事情。他亲眼见着我们这等狼狈的样子,心中恐慌,更怕冤魂索命,当即缩着脑袋,连连告饶,转身走了出去。

傍晚,黄牙大概是被少爷吓怕了,煮了一大锅米饭,还宰了一只鸡,弄了几个小菜,开了一瓶老白酒招呼我们。丫头睡了一会子,似乎已经好多了,喝了点鸡汤,吃了点饭,就再次回房继续补充睡眠。

我与少爷两个分了一瓶老白酒。当天晚上,我就枕着那把青铜古剑倒在稻草铺上睡下了。一夜之间,噩梦不断。

一会儿是教授带着狰狞诡异的笑,对着我恶狠狠地扑了过来;一会儿是我手持青铜古剑,一剑对着广川王刘去那已经变异的尸体刺了过去,广川王刘去已经死了几千年的尸体,偏偏还在剑下死命地蹬着腿挣扎着;一会儿老卞那双已经腐烂了的手,恶狠狠地抓着丫头,大叫着,“留下来陪我……留下来陪我……我好寂寞……水下好冷啊……”

恍惚之间,我似乎又看到王全胜那老头,坐在黄河边买着青铜器。我在黄河对岸,滚滚的黄河水将我们俩隔开。我清楚地看到,他所卖的古董,就是一尊尊的青铜人佣,有着人面蛇身的,但无一例外,都是面上带蒙狰狞恐怖的笑意。

场景猛然一换,依然是黄河边,所不同的是我竟然被层层叠叠的黑色铁链锁着。无数的人,不,是人面鬼物将我摁进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内,似乎就是棺材。然后棺材盖“砰”的一声盖上了。我张口想要大叫,偏偏却是一个字都叫不出来。我想要反抗,可是全身都被铁链锁着。

棺材似乎埋入了地下,我感觉无比的气闷,肺部涨得要爆炸,鼻子里闻到的,尽是腐烂了的黄沙臭味,中间隐隐还夹着腐烂的尸体味。

不!我没有死,我不能被埋入棺材内。我死命地挣扎着,一惊之下,不禁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窗口隐隐已经透出一丝亮光,天要亮了。

不对啊,我明明已经醒了,可是,为什么我的胸口上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压着,好不难受。而且,鼻子里依然闻到一股的臭味,好臭。

借着窗口那一丝亮光,我低头看了下去,不禁哭笑不得。原来,少爷的一只大脚丫子正好压在我的胸口,那股的臭味,不用说,就是少爷的脚臭。我小时候曾经听老人说起过,睡觉的时候,不能将手压在胸口,否则,晚上就会做恶梦。

如今,少爷将一只臭脚丫子压在我的胸口上,难怪我一夜噩梦不断。

既然已经醒了,我披衣坐了起来。将少爷的脚推开,从枕边将那柄青铜古剑摸了出来。轻轻地将青铜古剑抽了出来,一抹寒光,映在我的脸上,寒气森森,剑身上,都是精美至极的雷纹与鸟尊,可我却一个字都不认识。

反手看了看剑柄处,似乎是龙型的花纹,纠缠在一起。不对,不管什么样的龙的图形,都有双角,可是,这柄剑上的龙型花纹,却只有一只角。

啊!我猛然想起,被我一剑砍下石树的化蛇,那怪物,不是只有一只角吗?难道说,这上面的花纹,不是龙,而是那丑陋的化蛇?一念至此,眼前似乎再次浮起化蛇掉下去的时候,黑色的撩牙狰狞毕露,面上却是恐怖的笑。

那绝对不是我的错觉,那畜生,确实是在笑!得意地笑!

在古墓中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思索这个问题,如今总算是重见天日,虽然还没有破除黄河龙棺的诅咒,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活着。

所以,我也暂时放下心来,回忆起在古墓中的情景。丫头说,那怪蛇乃是化蛇,生九尾。

我摇头苦笑,古代人的思维,真是难以理解。如果正如丫头所说,古墓中的丑陋黑色怪蛇就是化蛇,那么,它为什么被人砍成了两段,尾巴连在了青铜人佣身上,而头部却成了支撑巨大石树的支柱?

古代人,不管是西周还是西汉,他们是怎么能够做到的?动物的身体与青铜与石头连接在一起,还能让这动物继续维持着生命体?而且,那个水潭上的白玉高台,我手中的这柄青铜古剑,到底是什么来头?

喜欢 9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尸变九龙坑 第十一章 养尸宝地》的精彩点评:
  1. 注意到细节的盗迷  2018-04-01 00:20:45

    谁写的我不管,反正我第一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