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尸变九龙坑 第七章 天残地缺

目录:黄河鬼棺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3-30

(←上一章):    (下一章→):

我持剑而立,恍惚中有种感觉,好像天地乾坤,尽在我的掌握中。有生以来第一次,一股豪气直冲云霄。我微微地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古剑,原本如同天罗地网的蛛丝网应剑纷纷断裂。丫头所说,果真的正确的。

育铜古剑刚刚入手的一瞬间,八卦阵自然也已经破除。我看到少爷一手持着打火机,一手护着丫头,正与数只双面虫人对峙着。

刚才在我进入阵中,直接就陷入其中。我看不到少爷与丫头,可是他们却能够看到我。我的步步惊险,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如今眼见我取得了青铜古剑,少爷忍不住就吼道,“老许,快点……我快要支撑不住了,他妈的,这都是此什么东两?”

“来了来了……”我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古剑,一路砍杀着向少爷与丫头那边靠拢。可就在这个时候,猛然间,地下传来一阵“轰隆隆”如同是闷雷一样的声音。

我知道,这个地方是不会打雷的。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地面都在晃动?难道这也是错觉?我低头向下一看,不由大惊。原本光滑的白玉质地的高台,如今居然裂出了一条长长的缝隙,而原本缠住了少爷与丫头的双面虫人,已经非常不安地向着两边的水潭内退了下去。

我心中一动,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慌忙大吼一声不好,举着青铜古剑,直接杀到丫头身边,一手拉过她,飞快地向水潭另一边跑去。同时大声对少爷道:“快跑,这地方要塌陷了……”

少爷眼见我一手拉着丫头,一手持着青铜古剑,跑得飞快,忙着将弓弩背在背上,紧跟着我背后追了上来,口中还忍不住抱怨道,“老许,你真他妈的不厚道!”

高台的另一边,也是一条白石桥,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而就在我们刚刚离开白玉高台的瞬间,身后传来一声大响。我百忙中一个回头,正好正好看到原本华贵无比的白玉高台,居然彻底崩溃,陷入黑黝黝的水中。而我们站立的白色石桥,由于失去了支持,也在飞快地塌陷中。

这黑黝黝的水潭大得不见边际,也不知道这条白石桥又是通向什么地方。没有时间给我们思考什么,我拉着丫头,飞快地向前跑去。

“许大哥,我跑不动……动了……”丫头被我拉着,几乎连气都喘不上。

“跑不动也得跑!”我丝毫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拉着丫头依然死命地跑。身后的石桥,已经在不停地塌陷着,背后传来少爷的喘息声,如同是拉着破风箱。可是为了活命,我们必须要跑。

“老许,这……还有多长?我……我也跑不动了……”少爷在背后说道。

我恶狠狠道:“想要活下去,就他妈的给我跑!”事实上,我也气喘如牛,可我知道我们三人,只要一旦松懈下来,只怕今天就得把老命交代在这里。

跑——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意识。我就这么拉着丫头,死命地向前跑。我敢保证,那些长跑运动员要是现在看到我们三人的样子,一定会羞愧而死。

我不知道我们三人是如何跑到一片空地上的。反正,当我们一步踏下那白石桥的时候,丫头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身后的少爷也想要坐下。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我们松弛下来,同样也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一把拉起了丫头,恶狠狠地瞪着少爷道,“再走几步,再走几步……”我在说这话的时候,累得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我拉着丫头,又走了好几步,这才放松下来。顿时感觉,一股难言的疲惫,袭上心头,而我的两条腿,也涨得难受。少爷双手撑着膝盖,将舌头都伸了出来,感觉像是吊死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问道:“老徐,这是什么地方?”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丫头很没有形象地摊在地上,苦笑,“许大哥,我发现,活着真是辛苦……”

我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除了距离不远的水潭外,这里一片空无。不像是狭小的墓室,倒有点像是空无的平原。可是,我们心中却都明白,这里是地下,不可能有平原。

手电筒的光芒显得更加昏暗,照不出多远,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看丫头与少爷都休息了片刻,忙着催促道,“起来,我们走!”

少爷叹了口气问道:“我说老许,这是往什么地方走?”

我摇头没有说话,我怎么知道往什么地方走?丫头休息了片刻,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将她考古人员的职业道德彻底地发挥出来。她向我讨要青铜古剑看个究竟。

我笑了笑,将手中的古剑递了过去。丫头用手抚摸着青铜古剑剑鞘上缠绕着的雷纹与鸟篆,形态甚是迷恋。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丫头现在的模样,心中不由自主地再次响起拔出这青铜古剑的时候,那声充满无奈的苍凉叹息,以及那几句话: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丫头说,这鸟篆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也许是剑的名称。要是知道这是什么剑,也许就可以知道这是什么年代的,与那黄河底下的龙棺有什么联系了。

我也赞成丫头的观点。少爷凑了过来,发表自己的见解,“我说老许,难道那白玉高台,仅仅是为了埋葬这把古剑?古代人的脑子都有毛病,为了一把剑,竟然修建如此庞大、华美的墓室?”

我的心中也存在着同样的疑惑。丫头仅仅是用手不停地抚摸着那柄青铜古剑,看了好一会子。猛然,她用手去摸剑柄,用力拔剑。可是,一拔之下,竟然没有拔动。我看了笑了笑,这剑紧得很,我第一次拔的时候,也没能拔动,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此剑拔出来。当即从丫头手中接过青铜古剑,用力将剑拔出,然后重新递了给她。

丫头见着我拔出青铜古剑的时候,就忍不住一声惊呼。刚才我们都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谁也没有多加关心这柄古剑。如今古剑再次出鞘,不光是丫头、少爷与我都一样,眸子明显的一亮。

“他妈的,老徐,你发财了。这,这可是神器……”少爷忍不住结结巴巴道。

我靠,我白了少爷一眼,有丫头在,这样的东西我能够据为己有?果然,丫头也白了少爷一眼。她小心地观看着这柄千年之久,依然寒光闪烁的青铜古剑,半晌才道,“许大哥,你说,这剑是什么材质铸造的?怎么这么多年,居然还是如此的锋利?”

我刚才一剑将那长得古怪的黑色铁链砍断,丫头他们都是亲眼所见。这青铜古剑的锋利,是毋庸置疑的。

丫头又看了看,终于将剑归鞘,递给我道,“许大哥,如此神器,你准备如何处置?”

处置?我苦笑,按我的心意,这样的奇宝,自然是不容变卖的,最好的法子,就是献给国家。但是,如果要献给国家,一旦人家追问起这剑的来由,我却如何解释?我总不能说,我盗墓倒来的吧?

“等离开这里再说吧!”我心不在焉地顺口回答着,如今,我们已经陷入了一个完全未知的地下世界中,能不能出去还是未知数,何必为了一把青铜古剑而伤脑筋?少爷也从我的手中接过这青铜古剑,观赏一番。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剑柄上,如同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欣喜地叫了出来,“老许,你快看,这是什么?”

我一呆,走近了去看。剑柄上的花纹隐隐有着一种熟识的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我想了一下,已经明白,这个花纹,不正是黄河龙棺上面雕刻的那个花纹?难道说,这柄青铜古剑,就是破除黄河龙棺底下诅咒的关键?

丫头刚才只顾着观看这柄表面装饰华美的青铜古剑,由于她一直握住剑柄,倒没有留意这个。闻言好奇地凑了过来,见状欣喜地笑道:“不错,也许我们误打误撞,居然真的找道了破除诅咒的关键之物了。且不说那座白玉高台的建筑材料与龙棺一样,就是这古剑,肯定也与龙棺有着什么联系,也许,这就是刘去将墓地选在这里的缘故,等下只要找到他的墓志,一看就知究竟。”

瞧着丫头与少爷那份欣喜的模样,我心中却隐隐不是滋味,总感觉这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少爷将青铜古剑翻了个身,观看另一面,这一面的剑柄握手处,并不是雕刻着的花纹,而是四个鸟篆。

少爷送到丫头面前,问道:“丫头,你看看,这四个字,可有认识的?”

丫头看了看,皱眉道:“这一个字……好像是个‘天’字,你们也知道,我并不懂鸟篆,只是以前跟着教授,学了一点点的皮毛……”

天!

丫头说那个字是个“天”字,我只感觉耳朵内“轰隆”一响。青铜古剑出鞘的那瞬间,苍凉而无奈的叹息似乎就在我的心底回荡着。而那几句隐晦的话语再次在我脑海中闪现——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天残地缺!我脱口叫了出来,丫头一呆,偏着头问我道:“许大哥,你在说什么?什么天残地缺?”

没什么,我连连摇头。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古怪无比,不过是阵法产生的幻觉而已,哪里就会这么巧,这柄剑就真的叫天残地缺?好好的一把青铜古剑,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古怪的名字?

我说:“大家别研究这剑了,如果能够出去,再研究古剑不迟。现在我们还是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少爷将青铜古剑再次递了给我。我们都看向丫头,“如何走?”三人中明显丫头是最最了解古墓的,虽然她以前翻的都是土坟子,可也比我与少爷要强得多。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地方,丫头也没辄,最后还是照我原先的意思,三人一直向前走,随机应变。

丫头取出指南针,想要辨别一下方向。我说,不用瞎折腾了,别说指南针泡在水中这么久,早就没有得用了,就算是新的,只怕在这地下也是一无用处。既然刚才的白玉高台上可以有八卦阵,那么,这地方就一定有干扰,否则,这墓室建筑,也不见得有什么稀奇了。

少爷不信,结果,取出指南针看了看,直接就哀叹一声放弃了。

在黑暗中,我们仅仅只能够凭着感觉走,我留意一下,这里的地面,与刚才的白石桥的质地完全不同,显然的,刚才的白石桥与那白玉高台,都是采用了别的地方的材质,搬运到这里的。而这里可能只是山里本来的石头。

丫头打着手电筒,我们三人大约走了有五六分钟。猛然,我抬头之间,在昏黄的手电筒的照耀下,居然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恍惚就是个人影。我心中一惊,随即又镇定下来。毕竟,刚才这样的情况已经见得多了,基本都是青铜人佣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许大哥,前面……”丫头打着手电筒,自然也发现了。我忙着安慰她,将我的想法说了一下。可是,少爷却持反对意见,将背上的弓弩取了下来。我们三人,小心地向那黑影靠近,就在距离黑影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几乎可以肯定,那一定有是一个青铜人佣。猛然,丫头手中的手电筒突然暗了下去,然后,毫无预兆地熄灭了。

“怎么了?”我惊问道。

丫头忙将手电筒使劲地拍了两下。手电筒再次亮了亮,然后又转暗下去。万幸,总算没有熄灭。

“还有手电筒吗?”我问少爷道。在地下,没有手电筒,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有,但我的也已经没有多少电了,省着用吧。”少爷苦笑道,对于我们来说手电筒的重要性,三人都知道。

我也点头,丫头说,她带有备用电池,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我与少爷闻言都是大喜,说实话,我和少爷都是第一次做这等盗墓的勾当,而南爬子的那一套,我们也都是一段段地听来的。毕竟,南爬子的规矩是一炷香的时间必须出墓。可是,我们进来多久了?

也许,那规矩也只适合普通的小土坟子,这样大规模的帝王墓葬,走一遍都不止一炷香的时间,何况还有着重重机关,还得寻找冥器。丫头用力地再次拍了拍手电筒,手电筒被她拍得回光返照一样,一下子亮了起来。

丫头本能地将手电筒向前照了照。由于趋光性,我们一起将目光投向前面。可一看之下,我们都不禁吃了一惊。刚才我们三人明明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立在前面不远处,可是如今再看,四周一片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原本,我们三人以为那个人影又是青铜人佣或者是鸟尊什么的,都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如今变故陡起,我们的心中忍不住寒气直冒,难道说,又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成?

这样的古墓中,是绝对不会有活物的——我们三人例外。所以,能够动的,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看了看丫头,又看了看少爷。丫头脸色一片苍白,一只手举着手电筒,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角,显然对我很是依赖。而少爷早就将弓弩取了下来,搭着竹箭准备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向前走了五六步,丫头不由自主地向我靠了靠。如今我们已经看得分明,平整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已经化成了骷髅的骨骸,而且,还是残缺不全的,骨骸仅仅只有头部与胸部,余下的,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走到近前,丫头用手电筒仔细照了照,皱眉道,“这人是被处以极刑的。”

少爷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自然也已经看得出来。这具骨骸,仅仅只有上部分,而下部分却已经不知所踪,数千年的古尸,不能保持完整那是很正常的,可是,这具尸骸却有点特别,脊椎骨断裂的地方,切口平整,显然是被利器切断的,也不知道是死后尸骸遭遇破坏,还是生前被处以极刑。

“这么说,是腰斩?”少爷用竹箭指了指,笔画了一下位置道,“真是残忍!”丫头已经向他解释了原因,少爷也不是笨蛋,立刻就想到了腰斩。

我说不一定,也许是死后被人为破坏的。丫头问我现在怎么办?我心中明白,丫头心里害怕,刚才那个突兀的黑色影子,只怕已经吓着了她。如果是什么怪物,毕竟还是实物,还有法子对付,可是,这等虚无缥缈的东西,却不知该如何应付。

我当机立断,继续向前走,不用理会它。事实上,我心里也没有底,毕竟,刚才那个黑影,我们三人都看到了,可是如今走进,所见到的,仅仅只是半具尸骸而已。

“你看!”丫头突然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前方。

我顺着丫头的手指看了过去,前面不远的地方,又是一具尸骸,但仅仅只有身躯,却没有头颅。一瞬间,我们三人心中都是寒气直冒,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残缺的尸骸被抛弃在这里,没有棺椁也没有安葬。偏偏,还不怎么像是殉葬坑。

我知道,古代的奴隶,身份还没有牛羊马高贵,所以,殉葬也很草率,很多地方出土的奴隶殉葬坑,都是乱七八糟的尸骸叠在一起。可是至少也得有个土坑,哪里有这样直接抛弃在表面的?

我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丫头想了想说,这里本来就是地下,也许这些人是修建墓室的工匠等人,为了防止他们透露墓室的位置,所以,直接被杀死在这里。

我想丫头说得也有理,反正我们的目的也不是研究考古,用不着研究这些。当即三人靠在一起,小心地再次向前走。不料,越是向前,尸骸越多,而且,皆是残缺不全的。甚至在一处地方,我们看到数十具白骨叠在一起,不是没有脑袋,就是缺手少脚的,也有像刚才的第一具尸骸一样,被少爷说成是腰斩的。

我用力地抓了抓手中的青铜古剑,手心一片冰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天残地缺”四个字,再次在我的脑海中闪现。

天啊,残缺的尸骸,难道说,所谓的天残地缺,表示的,竟然是这些不完整的尸骸?我越想越心惊胆颤。

越是往前走,地面上的尸骸就是越多,甚至有好几次,我们不得不从密布的尸骸上跨过。丫头虽然见惯了古尸,可是在这等情况下,还是忍不住害怕。少爷一直举着手中的竹箭,紧紧地咬着嘴唇。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三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快看,前面那是什么?”突然,少爷惊叫出来。

在这空旷的地下世界内,被他这么一叫,我不由地吓了一跳。同时,我已经顾不上责怪少爷一惊一乍地吓唬人,也被眼前的景致惊得呆住了。.

顺着丫头手中的手电筒,我们一起看了过去,残缺的尸骸好像就到这里,在前面大约五六米远的地方,再次出现高大的石阶。石阶很高,也很长,气势雄伟异常。

“快,过去看看!”少爷有点急躁,同时还推了我一把,又说,“这次有好东西,你可别与我抢,嘿嘿。”

我哭笑不得,如今我们生死未卜,他居然还惦念着明器,可还真不是普通的贪财,不就是一把青铜古剑吗?虽然可能是神器,但这样的东西,难道我还能够据为己有?一旦出去,只怕会给我招惹无穷的麻烦。

再次跨过几具残缺不全的尸骸,我们一步步地向那石阶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我与少爷、丫头面面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我们都被这石阶的雄伟气势所震撼,秦始皇兵马俑的出土,曾经让整个考古界震惊,如果这里的一切出土,只怕可以让埃及的金字塔黯然失色。

一时之间,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古代人这么崇尚华丽的墓葬?难道保存尸体真的那么重要?

丫头用手电筒照了照,由于灯光明灭不定,昏暗得很,我们三人极目远眺,也看不到石阶的尽头。刚才水潭那边的白玉石台,已经让我们三人叹为观止。可是水潭上的白玉石台,与这里的石阶建筑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简直就是草棚比皇宫。

不知道丫头与少爷是怎么想的,但至少我是这么一个感觉。

少爷抬头看了看不见顶的石阶,发挥了一下他丰富的想象力说,“老许,你说这里会不会才是正主子的墓葬,而刚才我们看到的,仅仅只是兵器冢?”

丫头点头说有可能,古代人——尤其是那些久经战场的大将们,贴身兵器有时候看得比命都重要。如果是马上夺得天下的帝王,非常有可能死后将自己的贴身兵器一起陪葬。

我明白丫头说得有理,将自己的贴身兵器陪葬,那么也应该与墓主葬在一起,为什么要单独弄一个白玉高台?而且,白玉高台距离墓主如此远,似乎很是不合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柄被我抓在手中的青铜古剑,有着说不出的古怪。而且既然修建水潭上的石台与黄河龙棺的质地一样,那么,有没有可能,黄河龙棺内主人,才是这柄剑的真正主人?

那么,如今这个石阶顶部,会不会有墓葬?如果有,埋葬的又是什么人?

刚才在水潭上的时候,我清楚地感觉到,那条黑色的长长的铁链,明显地就是想要镇住这柄青桐古剑。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青铜古剑伴随墓主陪葬就很本不成立。我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自然遭到少爷的嗤笑,丫头建议,不用在这里打哑谜,我们直接上去看看,不就得了?

石阶给人的感觉很是厚重,而且,与刚才我们所都见到的白玉高台上的石阶完全不同,这里的石阶上没有丝毫的华丽装饰,就是普通的青石石阶。可饶是如此,那股古朴的雄伟还是扑面而来,震撼着我们这群现代人的心灵。

我数着石阶,一步步地向上走。丫头说,不用数,这样的石阶,绝对是九九八十一阶,就是不知道上面到底怎么样。

九为数之极,九九归一,暗喻天下归一。丫头说,历代的帝王墓葬,这个更是讲究。我心中不信,还是一步步地数了上去,及至最后一石阶,果然,正好是九九八十一石阶。可是,就在我踏上最后一阶石阶的时候,我差点就大叫一声,脚下不稳,摔下石阶。

这是一个高台,相当的宽大。不!是非常的大,大得我有点怀疑,修造这座墓葬的时候,是不是把整座山的内壁都已经掏空?

石阶呈半圆形,倚着山壁修建,而在山壁上,却是一棵类似于树形的石雕,也不知道是天然形成,还是后天雕琢而成。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些,还不足以惊吓到我。在这棵庞大的石树上,无数的枝叶蔓延开来,我们的顶部向上五六米左右,全都是石树的树枝。可是这棵石树根本没有叶子,充当叶子的,竟是一口口悬挂在石树枝上的黑色棺木。

丫头用手电筒向上照着,我们所能够看到的,就是层层叠叠、杂乱无章的树干。树干上,无数具的黑色棺木,悬挂其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黑色棺木。

我的天啊!少爷惊叫出声,说实话,我们都已经被这惊人的一幕给惊呆了,还是第一次发现这样的墓葬制度。

而在石树底下,高台之上,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四个跪伏在地上的青铜人佣,抬着一具巨大的棺椁。让我们惊讶的却是,在棺椁上,有着不知道什么布料撑起的椭圆型类似于帐篷一样的东西,历时千年之久,这不知道什么的布料,居然没有腐朽,化成灰烬。

丫头举着手电筒看着我,少爷也看着我,我心中同样没有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先看看这树下的棺椁内,到底是属于何人的墓葬,与广川王刘去又有什么关系。

毕竞,如今我们的任务是尽快地想法子回到广川王刘去的墓室内,找出他的墓志研究出破除黄河龙棺的诅咒要紧。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偏偏丫头手中的手电筒在亮了一下后,居然再次暗了下去。丫头使劲地拍了几下,可是,手电筒还是仅仅散发出萤火虫一样的微光。丫头无奈,从背包里摸出备用的电池。刚才我们都泡在水中,所有东西自然全部湿透,不过,幸亏丫头的电池是在超市买的,她将电池放在塑料袋里一并装进了背包内。

我第一次感激这种造成白色污染的塑料方便袋。

丫头小心地将里面的电池取了出来,少爷用自己的手电筒照着她换电池。我一手抓着青铜古剑,一边看着他们。猛然抬头之间,却发现青石高台的地上,在昏黄的手电筒灯光的照耀下,将四个人影拖得老长老长。

四个人影?

我顿时就一个激灵,我、少爷、丫头可只有三个人,那第四个是什么地方来的?我忙着四处看了看,可是,四周除了我们三个人,再也没有别的,也没有什么可以造成人影的东西。

我用力地,死死盯着地上多出来的一个人影。渐渐的,那个人影就这么在我的注视下,慢慢淡了下去,最后,终于不见。

鬼!

我的心怦怦乱跳,手心再次被冷汗湿透,而少爷与丫头忙着换手电筒内的电池,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诡异的一幕。丫头将手电筒内的电池换好,重新拧亮,由于是新的电池,手电筒的光一下子明亮起来。少爷发现我脸色苍白,问道,“老许,你怎么了?”

我心想大概是我眼花了,毕竟,久处静寂的黑暗中,产生幻觉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摇头说没事,少爷也没有放在心上。丫头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说还能够怎么办?先看看这树下的棺椁内葬的是什么人,找到他的墓志,看看有没有一点有用的线索,我们当务之急是如何出去。

丫头沉吟不语,少爷已经开始向树下的那个看着有点诡异的棺椁走了过去。丫头突然叫道:“等等!”

少爷不解地回过头来,问她怎么回事?丫头说,她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心想,这地方什么都不对劲,这里是古墓,又不是旅游胜地。我知道,丫头大概心中恐慌,当即扶着她安慰了片刻,这才一步步地向那带着帐篷的棺椁走了过去。

少爷越看那个带着帐篷的棺椁越是感觉好笑,忍不住就打趣道,“我说,老许,你说这个人脑袋是不是有毛病?死了还在棺椁上弄个帐篷,莫非还怕下雨不成?”

丫头也发挥了她的幽默感,说:“也许他不是怕下雨,而是思想潮流领先了数千年,话说,现代人不都流行买个帐篷去野外过夜,叫什么亲近大自然?听说帐篷现在还卖得很火爆。”

我翻了翻白眼,心中也是感觉奇怪无比。这个棺椁棺材,什么样的形状都不算稀奇,可是弄个帐篷,却有着说不出的古怪。我想了想说,别闹了,我们去看看里面到底葬的是什么人。

少爷与丫头虽然嘴上说得轻松无比,可心中实际上也很紧张,走向那尊带着帐篷的棺椁的脚步显得格外沉重。

这半圆形的石台够大,可是毕竟也有限度,我们走得非常慢,可还是在一步步地逼近。距离那尊带着帐篷的棺椁仅仅五步之遥,那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帐篷内,在我的手电筒的照耀下,隐隐呈现半透明色泽。

我们隐隐已经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突然,丫头轻轻地“咦”了一声。我转首看着她,却见着她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道。

“好像……好像……帐篷内有活物……”丫头的声音明显带着颤抖。

“活物!”我心中升起一股寒气,直冲脑门。这等古墓之中的帐篷内,居然有活物,那代表着什么?

丫头接着又说,她刚刚明明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帐篷内晃动了一下,好像是人的影子。

我闻言,顿时心“疙瘩”一声,人的影子?刚才在丫头与少爷忙着换取手电筒内的电池的时候,我也清清楚楚地看到地上多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恍惚就是一个人影。

少爷摇头安慰丫头:“也许是你看花了眼,哪里有什么影子?”

不错,丫头用手电简照着棺椁上的帐篷内,哪里有什么影子了。帐篷内如同我们夏天挂着的蚊帐一样,半透明色泽,朦朦胧胧的,却比什么都看不清楚,更显得神秘莫测。

就在我们三人说话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猛然出现在帐篷上。丫头情不自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而这一次,少爷与我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果真是一个人影,一个好像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影。

我与少爷面面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少爷举着弓弩,搭着竹箭就要射出,我心中一动,忙压低声音道,“别鲁莽!”可我说话的同时,却口是心非地轻轻将刚才取得的青铜古剑拔了出来。

我可不管这青铜古剑是什么神器,是否价值连城。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它就是一柄利器,一柄兵器而已,而剑的本来作用,就是用作兵器的。

如同上一次一样,这个黑色的影子并没有维持多久,渐渐地黯淡下去。最后,消失不见,如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但是,这一次,我们三人却全都亲眼目睹了它的出现与消失。

少爷回过头来,压低声音说,老许,你拿个主意吧!

我心中也好像是挂了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地忐忑不安,哪里敢拿什么主意?可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法子,天知道这个高台上又会有什么东西?因此,我故意装着豪气冲天的样子冷笑,“怕什么,不过就是影子而已,怪物都不怕,还怕这个?”

少爷与丫头被我一打气,明显胆气一壮,三人大着胆子,继续向前走去。可是,仅仅走得一步,我就听见背后传来一股阴沉沉的寒风,让我原本湿透的衣服更是寒彻心肺。

出于人类的本能,我忍不住就回头看了一下,仅仅是这么一个回头,我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们的背后,原本空旷的石台上,居然出现了无数的黑色影子。对的,我只能用影子形容他们,因为影影绰绰的,我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面貌,仅仅只能看到,它们似乎都穿着斗篷一样的东西,整个身体都被黑色的斗篷遮挡着,看不分明。

喜欢 15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尸变九龙坑 第七章 天残地缺》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8-03-30 09:35:01

    是我正好赶上了还是没人抢第一了。。
    更想看南部档案哎,等了好久了

    [回复]
     
  2. 南部呢?  2018-03-30 13:38:20

    南部档案怎么不写了????

    [回复]
     
  3. 匿名  2018-03-30 14:09:08

    就我所知 只有黄河鬼棺-第一部是三叔寫的,第一部之後的黄河鬼棺內容全都是別人寫的,不明白為何現在版主要把它們放在這個網站發表

    [回复]
     
  4. ...  2018-03-30 15:23:32

    总是感觉丫头怪怪的

    [回复]
     
  5. 注意到细节的盗迷  2018-04-10 01:22:42

    为什么要在踏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才看到,瞎吗?

    [回复]
     
  6. vfhj  2018-05-24 10:01:07

    艾玛实在看不下去了,小说得有个大体设定,不能写到哪想到哪瞎jb编到哪,人物设定和故事像脱缰的野马天马行空去了,很多写网文的都爱这样,想到哪了就添一个设定进去,主角最初的设定一个倒腾古玩的后面又变成通晓各种知识再后面还有要往武术奇人发展的意思,再搁后边还不知道要怎么往人物和故事里硬塞设定,落第一笔有想过后面这种天上掉下来的设定合理不合理过么,写故事不是小学写流水文,想到哪写到哪,要整体构思。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