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尸变九龙坑 第五章 青铜面、九尾蛇

目录:黄河鬼棺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3-28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将手中的手电筒交给了少爷,也不解释什么,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黑暗中,我隐约看到前面有一点点光线,以为是丫头,忙游了过去。可等到了近前,却发现那是丫头的防水手电筒掉在腐烂的黄沙上,一半埋在黄沙中,隐约透出亮光,丫头却不见踪影。

我大惊,这黑黝黝的水下,除非是丫头出事了。否则,她绝对不会舍弃手电筒不用。要知道,在这黑暗中,手电筒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我本能地张口想要呼叫丫头,可是却忘了自己还在水中,只能举着手电筒,一边对着泥沙下四处乱照一边向,一边向着青铜人佣摸了过去。丫头是被这青铜人佣吸引过来的,如果她要出事,也势必与这青铜人佣有关。

我很快摸到了青铜人佣的圆形蛇尾巴。可是这一摸之下,我却吓得差点没有当场昏厥过去。那……绝时不是铜质的感觉,而是摸着了活物一样。是的,我清楚地感觉到,我摸到了一条大蛇。

我匆忙蹿出水面,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少爷正伸长着脖子,四处张望,忙道,“少爷,不好了,丫头出事了……”

“什么?”少爷一听就急了,惊叫道,“丫头怎么了?”

“丫头失踪了!”我压低声音,颇有顾虑地将刚才在水下的发现告诉了少爷。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尊锈迹斑斑的青铜人佣,低声问道:“那怎么办?”

我用手指了指水下,示意两人一起下去。少爷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丫头如今可是他的命根子。他当即将弓弩取出,搭上竹箭,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我也紧跟其后。

水下依然是一片浑浊,我们的手电筒实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而且,由于没有丝毫的防水设备,我们的眼睛长久地泡在水中,实在疼得紧。朦胧中,我看得分明,青铜人佣的尾巴,不是水流的缘故,而是确确实实地在缓慢蠕动着。

少爷就在我身边,用手指了指,大意地问我如何是好。我摇头,现在先找到丫头是正经,至于这青铜人佣是否要复活,那都与我们无关。

我与少爷都是大着胆子,又向前游动了片刻,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青铜人佣的整个尾巴。可是这一看,我却是魂飞魄散,丫头整个人已经被青铜人佣巨大的蛇尾巴牢牢盘住。原本我看到的,那个蛇尾巴内的盘住的空缺地方,如今已经被丫头填满……

原来……原来……

我已经惊得说不出什么话来。原来,这个蛇尾巴盘住的东西,并不是青铜器,而是活人?这么说,刚才我在水下见到的那个死人骷髅,难道也是被蛇尾巴缠死在这里的?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去寻找正确的答案,我清楚地看到——蛇尾巴一直缠绕到丫头的胸口中,而丫头的胸口还在水中起伏着,这证明她还活着!如今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研究这个青铜人佣的蛇尾巴为什么变成了活物,而是要将丫头救出来。

若是换成别的时候,碰到如此诡异离奇的事情,素来胆子并不算太大的我只怕早就吓得落荒而逃。能够不招惹,是绝对不会招惹这等离奇恐怖的怪物的。可是丫头却是陷在了蛇尾巴内,我又绝对不能置之不理。

我向少爷比了比手势,示意他别轻易放箭,我先游过去,看看能不能将丫头捞出来,要是能够将丫头拉出来,就赶紧离开。

少爷也赞同,全神戒备,将搭着竹箭的弓弩死死抓在手中。我一点点向蛇尾游了过去。

越到近前,我越看得分明。这蛇尾原本的锈迹,似乎全部剥落,也变粗了好多,正在缓慢地蠕动着。黑漆漆的表面上,密布着丑陋的鳞片。我看着鳞片的模样有点眼熟,心中一动,差点叫了出来。

这鳞片的模样,与青铜人佣裸露在水面人身上的鳞片,不正是一模一样?刚才我怎么就有胆子摸他的?而它慢慢蠕动着,正是在将丫头越缠越紧。时不我予,我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直接蹿了起来,欺负蛇尾没有眼睛,冲向丫头,一把将她死死地抱住,用力地拉扯着。

哪知道我刚刚抱住丫头,蛇尾居然一动,又是一股蛇尾,对着我狠狠的抽了过来。我看着那仅仅只比水桶细了一点儿的蛇尾巴,心中发毛。被这样的蛇尾抽上一下子,只怕不死也得重伤。我一个低头,附在了丫头的身上,闪了开去,可是蛇尾一个回转,如同是长着眼睛一样,再次横扫过来。

我不禁暗暗叫苦——想要躲避,就得放开丫头;不闪避,我这人身可拼不过蛇尾。略一迟疑之间,蛇尾已经对着我的脑袋横扫过来。

我将眼睛一闭,暗叫一声,完了……

可是,就在我闭上眼睛的瞬间,我旁边水流涌动。我心中知道有异,忙睁开眼睛,只见少爷双手紧紧地握着一只竹箭,狠狠地插在蛇尾上,溅起一些黑色的液体。蛇尾复活,有利也有弊。原本它是青铜筑成,自然不惧刀剑。可是,一旦它化成了真实的蛇尾,却也是血肉之躯,也怕刀剑伤害。

吃痛下的蛇尾软软地垂了下去,可是仅仅一秒钟的时间不到,又个一股蛇尾扬了起来,对着少爷与我抽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得明白,缠住丫头的是一股独立的蛇尾,而刚才攻击我的,又是另一股,被少爷伤着后,潜入水中。如今攻击少爷的,又是一股蛇尾。

天啊,这该死的青铜人佣,到底有多少个蛇尾巴?我已经被这发现惊呆了。刚才我是第一个摸向水中的,当时这青铜人佣明明就只有一个蛇尾巴,如今怎么长出来这么多个?

我心中大急,眼见蛇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卷向少爷,想要提醒少爷注意,却忘了自己在水中。一张口,臭水带着腐烂的黄沙冲进肺腔内,差点将我当场呛死。

我知道,我的一口气已经憋到了尽头,少爷的情况大概也差不多。当即死命地扯着丫头,同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与勇气,从背上摸过少爷刚才递给我的竹箭,狠狠地刺向了蛇尾。

由于用力过猛,竹箭倒是刺进了蛇尾内部,可是也禁不住大力折腾,当即“啪”一声直接断为两截。庆幸的是蛇尾吃痛,似乎是略微松了松。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一把拉过丫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直接蹿出了水面,游到另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丫头脸色苍白如土,呼吸急促。我心中着急,使劲地在丫头的人中上掐了一把,又用力地摇动着她。

“哇……”丫头吐出一口臭水,喷得我满头满脸。我心中明白,丫头真的是福大命大,这次又死里逃生,活了过来。我一边摇动着她,一边目光在水面上扫视着。一颗为丫头刚刚放下的心,再次为了少爷提到了嗓子口。因为,少爷还没有上来。

水面上已经不再平静。原本甬道内的水平静如死,如今却波澜汹涌。尤其青铜人佣的附近,更是溅起了老大的水花,显示着少爷在下面弄出来老大的动静。丫头又吐出了几口水,总算是清醒过来,眼见我抱着她,她忍不住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我担心少爷,当即恶狠狠道:“哭什么哭?”

丫头被我一凶,嘴巴一扁,哭得更是厉害。我将她轻轻放在水中,吩咐道,“你抓着铁链等我,我去接应少爷。”救了丫头,可也不能把少爷给赔上了。

丫头抹了一把眼泪,忙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准!”我怒吼一声。顾不上丫头,我正欲潜入水中,猛然,一股巨大的水流冲了过来。若不是我紧紧地拉着铁链,只怕就得被水流冲走。我心中知道不好,忍不住怒吼一声,抓着铁链,向青铜人佣游了过去。

表面上,青铜人佣还是普通的青铜人佣,裸露在水面上的部分,依然是锈迹斑斑,看不出有丝毫异样。但就在此时,水中无数条黑色蛇尾卷出水面,同时,一个人影如同电视内的空中飞人的模样,蹿出了水面。少爷惊恐地大叫道:“老许,他妈的……”

原本少爷大概是准备骂我什么来着,可是,身后的两条蛇尾已经卷了过来,让他没有丝毫说话的机会,手中的竹箭对着蛇尾就刺了过去,人却仿佛泥鳅一样,快速地向我们这边靠了过来。我还真想不到,少爷在水中的速度,居然可以这么快。

我忙着游了过去,接应少爷。直到距离那个古怪的青铜人佣大约有五六米远,我们三人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远远看着,青铜人佣原本空荡荡呆滞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他如今的目光里充满了嗜血的凶狠,死死地盯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

“他妈的,太变态了!”少爷惊魂未定地骂道。

“如今怎么办?”我问丫头。我心中奇怪,刚才我也摸过那个青铜人佣的蛇尾巴,可是,摸了就摸了,并没有导致它就活过来啊,怎么丫头潜入水中,就让它直接复活了?难道说,这条蛇是条色蛇,见着了美女,他就连装死也顾不上了?

丫头摇头不语。我又问她,是怎么将那怪物激活的。丫头说她也不知道,开始就感觉这青铜人佣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偏偏又不知道到底怪在什么地方,于是再次潜水下去想要看个究竟。不想刚刚一下水,就被那蛇尾巴缠了上来。她想要呼救都来不及,若不是我下去找她,时间一久,她不被那怪异的蛇尾巴缠死,也得因为水下窒息而死。

少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叫道,“老许,快想想法子,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再在这里耽搁,不用等那蛇尾过来,龙棺底下的诅咒也足够要我们的小命。”

被少爷一说,我陡然惊起,我们来此的目的,可是为了找到广川王刘去的墓志,寻找破除黄河龙棺底下的诅咒。而且,根据教授写下的生辰链,我们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可问题是,后面的甬道退路已经被我们自己封死,而且还有下尸激活的教授在等着,前面又被青铜人佣堵住,想要过去,就不得不经过青铜人佣的身旁。

“如果……它只有一条尾巴就好了!”少爷见我沉吟不语,叹了口气道。

我心中也是狐疑,刚才我摸向青铜人佣身下的时候,它明明就只有一条蛇尾,可为什么现在,却有着了这么多的蛇尾?至少我与少爷见到的,已经有了三条之多,一条蛇长这么多尾巴做什么?

当然,这里的一起都太变态了,不能用常理来推断。而且,这也不是蛇,它的表面,依然是一尊普通的青铜人佣,可是他的身下,却是有着多条蛇尾的怪物,且还是活物。

我再次用手电筒照向青铜人佣背后的那个黑黝黝的洞口。恍惚中,我似乎再次看到一张惨白的人脸一闪而过。

我努力地摇头,也许,我真的眼花了。这里,除了我们三个活人,哪里还有第四张人面?

丫头休息了片刻,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少,正欲说话,突然,少爷大叫道,“不好!”同时,他整个人也如同是鱼一样,从水里蹿出老高。

就在少爷大叫不好的同时,我明显地感觉我脚下有东西,心中一惊,慌忙也蹿了出来。旁边,传来丫头的惊叫声:“它在我门的脚下……”

凡是女人,大概都怕蛇,丫头也不例外。而且,她的动作也远远都没有我与少爷快,所以,她话音未落,身子已经快速向水下沉了下去,我与少爷看得分明,丫头明明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下去的。

“他妈的,老子与你拼了……”少爷一声怒吼,已经潜水下去。

我正欲叫少爷别鲁莽行事,我只能无奈地跟着下去。就在我潜水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压力,对着我胸口狠狠地袭来。我眼前一暗,一条水桶粗细的蛇尾,正对着我狠狠地抽了过来。

我接着水势,慌忙闪开,同时将手中的竹箭对着蛇尾狠狠地刺了过去。蛇尾一击不中,居然也学狡猾了,迅速撤退。我担心少爷,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蹿出水面。喘口气正欲再次冲进水里,突然,旁边水花四溅,少爷与丫头同时冲出水面。

似乎那条该死的多尾蛇被我们激怒,七八条蛇尾同时冲出水面,对着少爷与丫头恶狠狠地卷了过来。

“小心!”我大声叫道。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冲了过去,一把扯住其中的一条蛇尾,趴在它身上就是一顿老拳。面对这等情况,我已经顾不上害怕,也无暇考虑这蛇有毒无毒的。

少爷与丫头见状,也学着我的样子,一人抓住一条蛇尾,一顿老拳揍了下去。我们的竹箭有限得很,而且,已经损失很多,得省着点用了。

在水面上我看得明白,一般的蛇,不管表面是什么色泽,腹部底下基本都是白色的,可是这蛇尾却有着说不出的古怪,居然整个身体都是一片漆黑色,而且布满鳞片。

丫头力气小,抓不住蛇尾,在水面上几个翻腾,差点再次被拖进水中。我与少爷几次援手,才算勉强抱住了丫头。可这也不是法子,那该死的蛇尾并不是只有三条,如今全部冒出水面。我大概数了数,只怕有九条之多,而余下的六条,更是让我们防不胜防。

我心中有点纳闷,这青铜人佣裸露在水面上的部分,与真人差不多大小,可是如今的蛇尾,却是如此巨大。每一条似乎都有水桶般粗细,几乎将整个只有两米多宽的甬道都塞得满满的。也正因为如此,它转圈之间,很不灵活,导致了我们有还手的能力。要是在空旷之地,只怕这些蛇尾早就要了我们的老命。

经过大约五六分钟的激战,我与少爷都已经累得筋疲力尽,手脚发软。丫头更是不堪,几次都被蛇尾拖进水中。

“许大哥,打它的脸面……”丫头喘着粗气道。

我一呆,脸?这些蛇尾哪来的脸面,难道要我用老拳去揍青铜人佣?

“打他的脸……”丫头再次急叫道。由于说话分神,她一个不提防,又让蛇尾拖进了水中。我慌忙舍弃蛇尾,摸向青铜人佣,丫头既然让我打他的脸,总是有缘故的。

可是我刚刚一动,那些该死的蛇尾似乎知道了我的意图。三条蛇尾放弃了少爷,同时向着我卷了过来。我大骂一声,无奈闪身避开,摸着铁链,再次扑向青铜人佣的头部。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破空之声,吓得我慌忙一个低头,潜下水去。而那蛇尾见机再次缠向我的腰部。

“我靠!”我看得分明,刚才在我背后的破空之声,居然是少爷射出的竹箭。没有给我骂人的机会,三条蛇尾同时缠上我的腰部,将我拖入水中。

“吾命休矣!”我暗叹一声,几乎就要放弃挣扎。说实话,我实在是太累太累了,累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从骨子里传来的疲惫让我想要放弃一切的抵抗。

就在此时,原本缠住我腰部的蛇尾,居然像是中邪一样,迅速地撤退了。同时,丫头也已经浮出水面,只是脸色苍白,在冰冷的水中泡得久了,连嘴唇都冻有些发紫。

少爷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早就游了过去,一把抱住丫头,又是揉又的捏的,还不住地叫着她的名字。等到确定丫头只是受了惊吓,在水中泡得久了全身乏力,并无大碍后,我们放下心来。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空再次研究刚才的青铜人佣。少爷的那一箭,正好射在他的眼眶部位,不过,竹箭并没有射入他的眼眶,而是掉入了水中。不过,就算如此,却让他再次变成了普通的青铜器,所有的蛇尾都已经消失,与我们刚刚见着它时的模样一模一样。乍一看,它就是一尊具有着历史研究价值的青铜器,足够让我与少爷这等古董盘子心动,让丫头那种考古学者疯狂的青铜器。

如果不是险死还生,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尊锈迹斑斑的青铜器,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我问丫头:“你怎么知道打他的脸有用的?”丫头被我一问,原本已经苍白的脸居然微微一红,支吾着说,她是蒙的。原来,丫头也不知道青筒人佣蛇化的原因,但因为她见着那青铜人佣蛇尾复活,可是裸露在水面上的人面却是丝毫也没有改变,心中一动,才想到,也许这青铜人佣的唯一控制机关就在头部。可是到底如何控制,她并不知情,情急之下,只能让我们打它的头。

少爷也不知道是交了什么狗屎运,一箭过去,居然就让青铜人佣不再动弹,蛇尾也恢复了正常的青铜模样。

如此说来,我们还真是吉星高照,蒙也有蒙对是时候。但我想想少爷刚才的那一箭,可真是玄啊——要不是我反应快,那一箭射的,可不是青铜人佣,而是倒霉的我了。

我暗中鄙视了少爷一把,丫头也挣脱了他的怀抱,看着青铜人佣背后露出的那个黑黝黝的洞口发呆。

我说:“丫头,你怎么了?”

丫头低头不语,半天才道,“许大哥,我总感觉这青铜人佣有着说不出的古怪?”

我说,不管它怎么个古怪法子,现在我们最重要的问题是出去,别再动心思研究这个了。丫头被我一说,也不好再说什么,点头赞同。我摸了摸脸上的水珠,全身上下,如今早就湿透,在加上泡在水中过久,我都感觉脚要抽筋了,当即道:“我走前面,丫头中间,少爷断后。”

少爷嘟囔着说,凭什么让他断后?但我已经一头钻进了那个黑黝黝的洞口中。刚才我两次见到洞口有人影闪现,如今第一个钻进去,自然是万分小心。可是出乎我的意料,洞中什么都没有,仅仅只有不到一米长度。我爬了过去,谢天谢地,这里总算没有水了,顾不上打量四周的环境,我忙着将身后的丫头与少爷一并拉了出来。

三人同时大大地松了口气,由于没有了水,少爷与丫头也同时拧亮了手电筒。三把手电筒虽然不算太亮,但也让我们足够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这一看之下,我们三人不禁苦笑,我们的脚下虽然没有水,可是,面对着的,却是更大的的水潭。我们的脚下,仅仅只有一条一米来宽的白石带,过了它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水潭。

是的,用无边无际来形容,当真的一点也不为过。这个水潭确实很大,我们用手电筒照了照,黑黝黝的一片,居然看不到边际。更让我们震惊的是,刚才那条铁链,并不是通过甬道就结束,而是一直延伸到了这里,横贯过水潭。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尽头又在什么地方?

万幸的是——在水潭上,居然有着一条依然只有一米来宽的白石通道,可以让人通过。

正当我们打量四周环境的时候,背后响起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处于静止状态中的我们都吓了一跳,忙着回过头去。却见着背后的石壁上,果真也有着一尊青铜人佣。由于这青铜人佣并不泡在水中,所以,锈蚀情况要比刚才的那尊好得多。面目与身体都与石壁那一边的一模一样,那条粗粗的铁链就是经过它的身体,蔓延过整个地下水潭。

青铜人佣身上,密布着鳞片状的花纹,上半身是人的模样,而下半身却是蛇,盘成一团。所不同的是我们刚才在另一面看到的蛇尾盘成的一圈中,是空空的,而这个,却盘着一个小小的人形,看着也像是青铜器所铸成。

而在此时,这尊青铜人佣正缓慢地移动着,将原本我们爬过来的那个黑黝黝的洞口堵死。断绝了我们的后退之路。

经过了刚才凶险的一翻大战,我们对青铜人佣都心存畏惧,谁也不敢轻易地招惹它。眼睁睁地看着它将整个洞口封死,我再次看向它尾部缠绕着的那个小小的人佣,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如今仔细一看,我不禁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心中大惊,这个小小的人佣,那张脸——怎么看着那么熟悉?我用力地摇头,顿时想了起来,我刚才在那边的时候,两次看向这个洞口,总感觉似乎有人闪过。甚至,第一次我曾经见过一个惨白的人面。

如今,这个小人佣身体被蛇身缠住,看不分明,可是那张脸,岂不正是我刚才看到的那张惨白的人面?我的心不争气地“坪坪”跳个不停。

“老许,你怎么了,别一惊一乍的吓唬人好不好?”少爷将弓弩背在背上,甩了我一个老大的白眼道。

我对这青铜人佣实在是心存恐慌,不敢再做停留,忙道,“我们赶紧走!”

丫头也赞成,如今唯一的通路,自然就是那条一米来宽的白石路。事实上,若是称它为白石桥也许要更贴切一些。由于这是唯一的一条路,我唯恐白石桥上又有着什么厉害的机关布置,所以,自己先小心翼翼地踏了上去。

走了两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招呼少爷与丫头一起走那条长长的,甚至看着有点诡异的铁链,就在白石桥的旁边,也不知道延伸到什么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思考:这条铁链到底要锁住什么?难道是锁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将我们一直送进幽冥地府?

四周都是一片黑暗,水潭看不到边际,反而更是让人心生恐慌。唯独我们三个人,走在这黑暗的白石桥上,感觉就像是走过地府的奈何桥,前面等待我们的,就是地府的恶鬼与幽冥殿。

“前面……前面……是什么东西?”少爷举着手电筒,声音颤抖,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一惊,为了节约用电,我关掉了手电筒,仅仅只靠着少爷手中的手电筒照明。毕竟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从这鬼地方出去,而在地下,没有照明工其,绝对是死路一条。所以,我闻言,顺着少爷手中的手电筒光线看了过去,这一看,我只感觉背脊骨上一股凉气直冒:就在距离我们大概有五六米远的地方,正蹲着两个人影,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们。

丫头用小手捂着嘴巴,才没有叫出来。我呆了呆,毕竟,在这地方我们已经被太多的 意外惊吓,如今的我似乎已经被吓得有点糊涂了,居然首先大着胆子,向前走去。

我们三人,一步步地向着那两个蹲着的人影靠近。脚步声在白石桥上回荡着,通过水声放大,显得格外惊心。

一步,两步,三步……渐渐的,我们终于能够看清楚那蹲在石桥上两个人影,我们三人不禁都松了口气。原来,那人影并不是活人,而是两尊青铜人佣,也不是蹲在地上,而是跪伏在地,石桥两边,一边一个。

等走到了眼前,我才看得分明。这两个青铜人佣,铸造工艺极为精湛,全身赤裸,跪伏在地上,居然是一男一女。由于头脸俯伏在下,看不分明,因此看不到脸部的表情,估汁是筑成奴隶形状陪葬的。

更让我称奇的是,那根长得有点古怪的铁链,居然在两个青铜人佣的脖子上缠绕了一圈,然后再次延伸向前。

我们三人走到近前,丫头的俏脸忍不住微微一红。这两个青铜人佣,都是全身赤裸。古代的奴隶地位最为低下,估计也未必就有衣服穿。但丫头毕竟是大姑娘,看到全身裸体的人佣,忍不住就会脸红。

我却犯了愁。这里只有一条通路,而这两个青铜筑成的奴隶人佣,都与真人差不多,跪伏在石桥上,顿时就将石桥的去路档住。我们若是想要走过去,就得从这两个青铜奴隶人佣的头部跨过去。

有刚才那个九尾蛇青铜人佣复活的经历,我们三个人都不怎么敢将这玩意单纯地看成是青铜器,唯恐一个不注意,再次碰到了什么机关,将这奴隶人佣激活。天知道,奴隶造反是很厉害的。

我迟疑的时候,少爷轻轻地推了我一把,低声道:“老许,上啊!”

我一咬牙,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不从这两个奴隶人佣的头上跨过去。那么,唯一的法子,就是从水下游过去,可是,我们刚才在水中泡得太久,全身湿透、浑身发冷,谁也不想下水。更何况,这个水潭的水看着黑黝黝的,浑浊得很,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怪物。刚才的那个九尾蛇,要是在这里出没,没有了地势的控制,轻易就可以将我们三人活活缠死。

想到这里,我当即一步走了过去。向那奴隶人佣的身上跨了过去,天知道,我的两条腿都在发抖。但谢天谢地,我两条腿都已经过来了。奴隶人佣还是人佣,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我暗自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丫头。可是丫头却迟疑着,怎么都不敢跨过来。

少爷无奈,先一步跨过人佣,走了过来。我们两人同时回过头去,想要扶丫头过来。可这一回头之间,却是魂飞魄散……

丫头的肩膀上,居然再次冒出来一个脑袋——一个惨白惨白的脑袋,鼻子塌陷,没有眼睛,嘴角却带着狰狞至极的笑容,正对着丫头的脖子咬了下去。

“丫头!”我狂吼出声,脑子里一片空白。同时,少爷的动作快得惊人。我只听得一声破空之声,一只竹箭已经对着那惨白惨白的脑袋射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竹箭险险地擦着丫头的脑袋,直接射在了那个惨白修白的脑袋上。“啪”的一声儿轻响,丫头的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坠了下去,直接掉在了水中。我清楚地看到水中荡起一个小小的水花,然后便什么都没有了。

匆忙中,我也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不过,绝对不是人。

丫头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双腿打颤,难为她居然跑得那么快,向我们冲了过来。我与少爷匆忙将她扶住,丫头吓得连哭都不敢哭,心有余悸地看了看黑漆漆的水面上。

我趁着扶住丫头的机会,看了看她的背上。她原本的衣服已经湿透,倒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我问道,“丫头,刚才是怎么回事?”心中狐疑,那鬼东西是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爬上丫头的背上的?而且,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我……我不知道……”丫头结结巴巴地回答。

我与少爷忙着好言安慰她,同时我又忍不住看了看少爷,却见他脸色苍白如土,连呼吸都有点急促。我心中明白,少爷势必也与我一样,后怕不已。刚才的那一支竹箭,可算是危险万分,要是偏上一点点,丫头不被那不知名的鬼物给咬了,也得伤在少爷的竹箭之下。

少爷憋了许久,终于道,“老许,他妈的……刚才……”

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没错的,你做得很好。”

少爷大大地喘了口气,对我说,“老许,这次兄弟要是能够找到破除黄河龙棺诅咒的法子,能够活着回去,我就把生意了结,继续开我的小饭店去,再也不做这等古董生意了。”

说实话,我也有这等想法,当即点头,“别说了,只要我们还没有死,总还是有机会出去的。这里邪门得很,大家小心。”我说话的同时,扶着丫头,经过刚才凶险的一幕,我们三个均是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整条石桥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不过,自从那对青铜奴隶人佣出现过,每隔五六步远,就会出现一对青铜奴隶人佣,皆是面目向下俯伏跪着石桥上。而那条长长的,古怪的铁链,每次都是在奴隶人佣的脖子上绕上一圈后,再次延伸向前。

我多了一个心眼,数了数,已经经过了八对人佣,照着九九归一的说法,前面应该还有一对奴隶人佣!

果然,向前走得几步,又一对人佣出现在我们面前。丫头眼尖,用手指着前面道:“许大哥,你们快看!”

我们三人皆抬头一起向前看去,刹那间,我们都被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惊呆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在无边无际的水潭中间,一个足足有篮球场大小的白玉高台耸立在水面上,而在白玉高台的四周,皆有水流倾泻而下,汇聚到水潭中。这情景,怎么看着都有些眼熟。

丫头低声道:“许大哥,你看,这个情景,与我们进来的时候,外面的九龙坑,是不是很类似?”

对啊!被丫头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不错,这石台与水潭的情景,果真与九龙坑非常的类似。难道说,这地下另有风水玄术?由于是在地下,我们手中的手电筒委实昏暗得很,看不分明,石台上的景象更是看不明白。当即跨过最后一对奴隶人佣,我们三人快步走到了石台的近前。

喜欢 12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尸变九龙坑 第五章 青铜面、九尾蛇》的精彩点评:
  1. 怎么可能  2018-03-28 17:35:52

    ?还是我吗
    说都不会话了

    [回复]
     
  2. 匿名  2018-03-29 07:36:27

    又是一个坑。三鼠是个木有小吉吉的太监

    [回复]
     
  3. 注意到细节的盗迷  2018-04-09 00:44:51

    蛇尾巴一直缠绕到丫头的胸口中,而丫头的胸口还在水中起伏着,这证明她还活着!

    我次奥!在水里!

    [回复]
     
  4. 注意到细节的盗迷  2018-04-09 00:52:50

    丫头脸色苍白如土,呼吸急促。我心中着急,使劲地在丫头的人中上掐了一把,又用力地摇动着她。

    土难道是白色的?
    溺水的人呼吸急促?

    [回复]
     
  5. 注意到细节的盗迷  2018-04-09 01:06:29

    感到很无语,一章那么长。。。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