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尸变九龙坑 第二章 假人白狐

目录:黄河鬼棺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3-27

(←上一章):    (下一章→):

大概是心里着急的缘故,少爷的绳子连甩了三次,都没有能够勾住横梁。最后我看不过,用力一甩,才终于勾住了横梁,然后,我先抓着绳子向上爬去,心中却是狐疑不已。上面可是刘去的棺椁,刚才上去的时候,我们也是顺着绳子爬上去的,下来也是一样。可如果上面的人真的是丫头,那么她是怎么越过六人多宽的护棺河过去的?

我嘿咻嘿咻地向上爬着,本能地回头看了看。这一看之下,不禁又是大吃一惊,手下一松,人就直接掉了下来——

“老徐!”幸好少爷在下面,死命地将我抱住,才避免了我摔死的下场。

“怎么了?怎么了?”少爷一叠连声问道。

“教授……教授……”我结结巴巴说道,已经被老卞毁了的教授的尸体,刚刚还躺在墓室旁边的小洞门口,就在这一瞬间,居然也不见了。而且,要命的是,老卞爬进去的那个小洞,再次关闭。从上面向下面看,整个墓室根本就是浑然一体,如果不是刚才我们亲眼见到,只怕做梦都想不到,那里曾经出现过一道门户。

我终于把情况向少爷解释清楚,少爷想了想,一咬牙道:“先别管那些,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丫头要紧,迟了……”

他没有说下去,我心中也是一惊,迟了——只怕丫头就有危险了。这次少爷先抓住绳子快速向上爬去,我也跟在后面前后脚一起爬上了横梁。向下一看,顿时两人就面面相觑,连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躺在盔甲壳的白玉棺椁上,如今那沉重的盔甲壳已经掉了在了一边。而躺在白玉棺椁上的,居然是丫头……

丫头是怎么跑上这白玉棺椁上的,她又怎么会躺在了白玉棺椁上?少爷脸色苍白,连呼吸都有点急促,我手心中满是冷汗,心怦怦地跳个不停。两人相互看了看,少爷对我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先下去,我跟着过来。

我点头,少爷顺着横梁再次爬了过去,然后,砰的一声,对着棺椁就跳了下去,我也尾随着跳了下去……

我们弄出来的动静很大,可是躺在白玉棺椁上的丫头却是一动也不动,我与少爷相互看了看,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两人顺着棺椁绕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人打从心底都不敢去碰丫头。

迟疑了片刻,我终于我忍不住道:“少爷,丫头……”

“他妈的!”少爷愤愤地骂了一句粗话,直接说,“老徐,顾不上这么多了,没有丫头,少爷我也不活了,你动手看看,丫头是不是还有救?”

我点头,小心地摸向丫头,手指扣在丫头的脉搏上,触手一片冰冷。我一瞬间心就沉了下去,暗道,完了完了,丫头不会就这么挂在这里吧?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时候居然想到了她在沙镇衣衫不整的模样,还俏生生地问我——好看吗?

“老许,怎么了?”眼见我神色有异,少爷忍不住又问道。

“嗬……嗬……”突然,手掌已经一片冰冷的丫头的喉咙口,居然发出“嗬嗬”的喘息声,似乎是人临死的时候,被痰塞住一样。我心中一动,丫头还没有死,那是不是代表着——还有救?

我已经顾不上什么了,按照以前曾经看过电视、报纸上的一点急救法子,当即用力地按在丫头的胸口,不停按压。可是任凭我忙得上气不接下气,丫头除了刚才喉咙里“嗬嗬”了两声,如今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心中越是着急,手上越是使不上力气。少爷忙道:“老许,让我来……”他说着,已经不容分说地将我换了下去。我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加热汗,直到这个时候,才有空扫了一眼被丫头推到棺椁边上的盔甲壳。

那具盔甲壳内虽然没有尸体,可也邪门得很,刚才少爷微微碰了一下,就招惹来了一群黑色尸体,如今丫头整个将它推到旁边,反而毫无动静?

“啪”的一声脆响,就在我打量着盔甲壳的同时,耳朵内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好像是肉体碰撞发出的。不容我多思考,本能地抬头一看,只见少爷一只手捂着半边红肿的脸蛋,怔怔地看着丫头。

而丫头也已经坐了起来,就这么呆呆地坐在白玉棺椁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一个活人,坐在棺椁上?

“丫头……”我感觉口干舌燥,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问,“你还……还好吗?”

丫头不解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少爷,满面通红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摇头,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一眨眼的时间,她就脱离了我们的视线,跑到了这里。我忙将刚才的事情对丫头解释了一遍。却原来,她自己也糊涂了,不知道如何跑到了白玉棺椁上,而且还昏死过去,睁开眼睛的同时,正好看到少爷一双爪子按在她胸脯上使劲地按压着,丫头只当少爷有意轻薄,想也不想,就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少爷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一翻好意还换来一个巴掌。

我说,丫头,你好好想想,你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丫头就这么坐在棺椁上,想了很久,才道:“刚才我肚子痛,想要方便……”说到这里,她一张脸再次不争气地红了起来,我心中不解,为什么女人拉个肚子都要脸红,拉肚子,太正常了嘛!

原来,丫头拉完了肚子,就感觉眼前一黑,顿时就神志恍惚,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到这白玉棺椁上,就这么躺在了上面。

我心想,这地方可还真是说不出的邪门,得赶紧找到刘去的墓志,想法子解除诅咒要紧,别理会无关紧要的事情才是正途。至于教授与老卞是如何到达这里,又是怎样其名其妙失踪的,更是与我们无关,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乃是活命要紧。

我把想法与丫头、少爷一说,两人也都赞成。少爷说,先研究一下那个盔甲壳,看看有没有线索,我想也对,用才在盔甲壳的头部,就曾经发现比较类似的图文,想必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联系。

我又问了丫头一些问题,可是丫头除了刚才的诡异行径外,如今竟然如同是没事人一样。我心中诧异无比,先是少爷被那黑色尸体掐住后,分文不伤已经够奇怪,而丫头被迷了心智,如今竟然还能够救活,也算是一件奇迹。

原本我心中以为,丫头必定是凶多吉少,如今见到她平安无事,心中很是高兴,余下的一些问题也就不再多想。虽然如今我们的小命仍是朝不保夕,可是,毕竟,我们现在还活着……

活着总是好的!

少爷巳经跳下白玉棺椁,再次准备伸手去抚摸那空的盔甲壳,我伸手去扶丫头,她还半坐在白玉棺椁上。可是,我伸手扶住丫头,却发现她目光看向某点,表情怪异无比。我心中一惊,唯恐丫头有什么事情,连忙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我不禁毛骨悚然——从丫头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刘去的这个冥殿规模很大,四周都是华丽的宫殿布局。我曾经听人说起过,一般来说,冥殿的修筑,郁与生前的宫殿一般模样,因此,虽然此地的缩小很多,可是,楼台飞檐,还是非常的华贵。但就在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宫殿里,却蜷缩着一个黑色的影子,模糊中,似乎就是人影……

“老徐,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旁边传来少爷的声音,我没有理会,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个模糊的影子。

少爷又叫了一声,见我与丫头都没有理会,忙着也转过身来,好奇地问道:“老许,你中邪了?”一句话没有说完,他大概也是发现了我们眼神有异,当即也顺着看了过去,半晌才展惊地问道,“那是什么?”

“好像……好像是人?”丫头结结巴巴道,她一边说着,一边有点僵硬地扭动着脖子,看向另一边。

白玉棺椁的四周,都有高高的宝塔一样的建筑。若不是正好坐在白玉棺椁上,很难发现那个蜷伏在宝塔内的人影——或者说,鬼影更是贴切。

少爷取出弓弩,低声询问我道:“要不,过去看看?”

我艰难地点头,心中却忍不住咒骂,该死的刘去,可还真不是好东西,死都死了,还他妈的害人,宝塔内弄这个玩意干什么?一边想着,一边扶着丫头,小心地向白玉棺椁边上的宝塔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少爷几乎是趴在地上,举着手电筒向内照了好久,才道:“真是奇怪。”

“怎么了?”由于宝塔不大,少爷已经趴下,我与丫头就照着手电筒在上面看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细细地打量着这几座白色的宝塔,也不知道刘去是从什么地方寻来的石头,乍一看,简直就如同是白玉一样,通体都成一种半透明的色泽,当然,我知道这绝对不是白玉,否则,只怕就这四座宝塔,连帝王都未必有这等财力,何况是刘去这个广川王?

汉代重厚葬,广川王刘去更是以残暴与盗墓闻名于后世。《 太平广记》对他有比较详尽的记载,只是我想不明白,史书记载,汉宣帝下旨革除了他的王位,流放上庸,他在流放途中自杀,那么,怎么还会在此有着如此华丽的墓室?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下,少爷叫道:“老许,你看看……这是一个假人,可为什么弄成这等怪异的模样?”

我被他说得好奇,忍不住也趴下身去,两人就这么趴在地上,看向宝塔内的假人——说是假人,一时之间,我们也无法分辨那假人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模样非藏像是风干了的尸体,更离奇的是——它也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一双红色的眼睛,正盯着我们。

丫头也凑近过来,我低声说:“丫头,你是专家,你看看,这人有什么古怪不成,为什么弄成这样?”

丫头看了片刻,猛然毫无预兆地“咯咯”笑了起来。我心中一颤,暗道不好了,丫头中邪灵?哪知道丫头却说,许大哥,你看这假人的模样,是不是与我们趴在地上看它一模一样?

原本我一点也没有在意,如今被丫头一说,我心中忍不住就咯噔一下子。看看宝塔内的假人,再回首看了看旁边的少爷,确实,宝塔内的假人,正跪伏在地上,头微微向上扬着,瞪着眼睛,从宝塔的门口向外看着我们,而我们三人却是跪伏在外面,扬着头看着他。如此的面面相觑,当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看了片刻,我依然无法分辨,这宝塔内的假人,到底是什么材质所做,或者,就是真人的尸身风干而成。对于刘去那个老变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丫头首先站立起来,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低声对我说道:“许大哥,好像三座宝塔内都有人。”

我点头,心中想着,这是当然,这人只怕就是镇守宝塔的,既然第一座宝塔有,余下的三座,又怎么会没有呢?一边想着,一边就趴起身来,向旁边的一座看了过去。

每一座的宝塔上面,都雕刻着华美的图像,竟然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而青龙、白虎、朱雀的宝塔内,都有跪伏在内的假人。我从白玉棺椁的位置上看过去,心中多少有点明白,刘去确实是一个变态,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三个跪伏着的人面,显然。他死后还想着过有人侍候着的那种帝王生涯。

可是,当我们走进玄武旁边的时候,少爷依然首先趴下去,看了看,然后就满脸惊疑地叫道:“老许,有古怪!”

我暗自摇头,这地方要是没有古怪,还有什么地方有古怪?少爷就是喜欢一惊一乍地吓唬人。我一边想着,一边也趴下去。仅仅扫了一眼,我也是满脸的惊疑,这象征着玄武的宝塔内,居然不是假人,而是——一只蜷缩着在内的白狐!

白狐的全身上下,都披着一种光泽闪耀的银白色的毛发,尖尖的嘴巴正对着宝塔的门口,蜷在地上,头下枕着一只玛瑙色的枕头。

我与少爷看了半晌,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少爷终于忍不住问道:“丫头,你说古代有没有用狐狸殉葬的?”

“这个难说!”丫头皱眉道,“用户里殉葬并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见,而中国人素来相信,狐狸通灵,有着鬼神莫测的神通,邪门得很,因此导致许多人都不敢轻易碰它。”

我曾经听南爬子说起过,狐狸若是居于古墓中,势必吸取古尸的精髓,吞日月精华。一旦接触到活人气息,更是了不得。可是眼前这狐狸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只活着的狐狸,而且,这狐狸的待遇,明显要比刚才那些跪伏在地上的人要高出许多。从那只玛瑙枕头就可以看得出来,刘去很是重视这只白狐。

丫头用手肘推了推我,低声道:“许大哥,那个枕头是中空的,里面可能有相关的记载,我们取出来看看?”

我自然是赞成的,丫头跟随着教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少爷也不等吩咐,已经取过绳子来,对着狐狸头下的枕头就套了过去——由于狐狸并不是古尸,甚至连棺木豆没有,自然也不用照着南爬子的那一套。用镜子照着、反手入棺等等的高难度动作,直接就采用了最最简单有效的法子。

少爷的眼力实在不怎么样,如此近的距离,绳子套了两次,居然才套住了玛瑙枕头。然后他小心拉动绳子,想要将玛瑙枕头从白狐的头下拉出来,哪知道用力一拉之下,却是连着那白狐一起扯到了宝塔的门口。于是,在手电筒的照耀下,我看得分明,那果真是一只硕大的狐狸,全身的皮毛光滑无比,若是剥下来做成皮袄,想很是必不错。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神与那白狐尖尖的嘴巴一接触,我心中就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这狐理……好像知道我们要干什么。

少爷将绳子拴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戴好防毒的塑胶手套,伸手就去摸狐狸头下的玛瑙枕头。

他的手刚刚摸到狐狸的头部,猛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跳了起来,满脸惊惧。

“怎么了?”我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惊问道。

“它是活的……”少爷看着依然摘在底下的白狐,满脸的不可置信。

“它……是活的?”我不解地问道,我怎么看这白狐都不像是活的,分明是一只标本——古人有没有标本制作的概念我不知道,可是,这白狐真的很像一只标本,尤其是它显得有点干瘪的身体。它的皮毛虽然光滑,但也失去了一般动物应该有的充分活力。

丫头非常不厚道地出着馊主意,“要不,李大哥,你用弓弩给它一下子,看看它是死的还是活的?”

“它是活的!”少爷连连摇头道,“刚才我摸它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它的身体还是柔柔软软的,而且,还有体温……”

说实话,我很赞成丫头的说法,给它一弓弩,,不死也死了,然后我们在慢慢研究那个枕头内的东西就是了 。

少爷看了看我们两人,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白狐,片刻,终于一咬牙,从背上取过弓弩,搭好竹箭,准备对着地上的白狐射过去。猛然,在我们手电筒的照耀下,白狐居然像是充了气一样,原本干瘪的身体丰满了起来,全身的皮毛也在一瞬间充满了鲜亮的光泽。然后,它就在我们三人的注视下,抖了抖耳朵,大张着嘴巴,睁开嫣红色的眼睛,四肢摊开,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它的动作如同是一只家养的狸猫,说不出的娇憨可爱。可我们看着,却毛骨悚然——这狐狸,居然是活的?它没有死?在这封闭式的古墓中,它是如何存活下去的?

而且,既然它可以复活,是不是代表着余下的三座宝塔内的假人,也有复活的可能?

白狐偏着头,打量着我们这三个不请自来,闯进墓室中的不速之客,然后,它模仿着人的模样,用两只前爪将那只玛瑙枕头用力地抱了抱,将头搁下,大有继续睡觉的打算。

而我们三个大活人,却如同傻了一样,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它,一动也不动,心中皆是震惊异常。倒不是忘了有所反应,而是实在想不起来,该有何动作才对。

西汉年间的墓室中,三个活人就这么面对着一只狐狸僵持住,白狐没有动,我们也没有动。

突然我感觉好像脖子背后一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肩膀上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搭上了我的肩膀。我一惊,心中知道不好,已经不敢回头,一个矮身,蹲了下去,趁着这一蹲的当儿,我看得清楚——我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出来几条腿,几条人腿……

我大叫一声,转身就要跑,可是我们还在这白玉棺椁的附近,地方实在有限的很,又能向什么地方跑去?我抓住一只竹箭,重重地向背后的人——或者说是粽子身上刺了过去。

少爷与丫头被我这么一吼,也发现了一样。少爷转身之间,已经将手中的弓弩上搭好的竹箭射了出去,如此近的距离,准头自然不会偏差,可是竹箭却没有能够射进那人的身子,而是叮的一声,直接掉了下来……

我已经回过头去,看得分明。背后的那人正好就是刚才我们看到的镇守宝塔、跪伏在内的假人,如今近距离地观察下,更是看得分明。这假人全身漆黑,好像被涂了一层黑漆,就连脸上都黑黝黝的一片。唯独两只眼睛却是鲜红的色泽,宛如血一般。

三个黑色假人,就这么站在我们背后,瞪着鲜红的眼睛看着我们。

他们没有采取进攻,我们自然也没有动——三个活人,三个假人,旁边还趴着一只硕大的狐狸,就这么对峙着,形容不出的怪异。

我心中的不安与惊疑已经越来越强烈,那小小的宝塔口有多大?好像连一个人的头都伸不进去,这些假人是如何能够出来的?除非,这小小的白玉棺椁附近有着密道。

不对啊,如果这里真的是刘去的葬身之地,他又怎么会容许一直狐狸躺在他的身侧?

丫头从旁边拉了我一把,手指向旁边指了指,我心中狐疑,侧首看了过去,只见刚才的那只大孤狸,正抱着那只玛瑙枕头,慢慢地向玄武的宝塔内退去。丫头向我比了个手势,又冲着少爷眨了眨眼睛。

我明白她的意思,点头应允,丫头冲着少爷比划了一下,少爷素来都是听凭丫头的,自然不会反对。丫头又冲着我点了一下头,然后取过一只竹箭,对着假人就冲了过去,少爷也尾随其后。

我不敢有丝毫迟疑,猛扑向白狐——哪知道那畜生眼见我扑向它,爪子一扬,对着我脸上就是一下子。我仗着脸上带着防毒面具,也不怕它那狐狸爪子,依然抢向它爪子下护着的玛瑙枕头。

丫头说枕头内有东西,我心中一直半信半疑,但眼见那该死的狐狸一直护着玛瑙枕头,我不禁来了火气。不管怎么说,咱一大老爷们,还斗不过一只畜生?

“他妈的,你给我……”我怒气上升,原本对它的三分忌惮,如今已经被怒气冲淡了不少,动手就是强抢。

眼看着我来势汹汹,那畜生似乎也怕了,弱弱地向后退了一步。我邪笑着冲了上去,嘴里还忍不住说道:“怕了?哈,怕了就老实点儿把东西给我,真是的,你一只狐狸,要枕头做什么……”我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突然脚下一软,身不由己地向下坠去。

“少爷、丫头……”我忍不住大声叫道,可是我的身体却还是急剧地坠下,只摔得我七荤八素。直到身体稳定了下来,好一会子,我摸了摸差点摔成四瓣的屁股,愤愤地骂了一声畜生狡猾,打不过,居然用阴的。心中又不禁担心少爷与丫头,也不知道他们两如今怎么样了?

那些假人刀枪不入,可不是好对付的。刘去自然也不会仅仅是在墓室内弄几个假人逗逗小孩开心,后面势必有厉害的杀招。我一边想着,一边拧了拧手电筒。还好,这手电质量过关,摔了两次,居然还亮着,唯一的缺点就是,手电筒的光似乎是弱了不少。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开拍打量着四周的景致。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墓室,也成圆形,顶上却不是木梁,而是直接由石壁筑成,大小一如上面。但奇怪的却是,中间有一个水池,水池的中间隐隐有什么东西,一根老粗的铁链,从水池的这边一直横贯到另一边。

“老许……”

“许大哥……”

就在我打量四周环境的时候,隐约传来少爷与丫头的声音。我心中大喜,知道他们也一并坠入下来,只是不知道那些假人与狐狸如今安在?侧耳听了听,少爷那个大嗓门似乎就在附近,我转过身去看了看,这才发现,墓室的旁边居然有-扇小门,不大,人得佝偻着身体才能够进出。

我心中好奇,又想着尽快与少爷、丫头会合,当即忙着走了过去。小门被一块石头挡着,我用力地推了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将石头推开了稍许。侧首正欲挤过去,石门内挤进来一张白生生的脸,冲着我诡异地笑着……

我看得分明,那张脸明明就是死在上面护棺河内的教授。甚至他的胸口还留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一双泡得惨白惨白的手涨得老粗,向我颤抖着抓了过来。

我心中大惊,背心已经让冷汗湿透,忍不住就大叫出来,同时用力地对着教授踢了过去。

“啊……”我脚上传来一阵锥心般的疼痛,似乎连腿骨都断了,剧烈的疼痛也让我迷糊的神志清醒过来。仔细一看之下,哪里有什么教授了?墓室门口,还是那个被我稍稍推开一点点的缝隙,我刚才的那一脚,正好,踢在了石门上,在石门上留下了一个老大的、湿漉漉的脚印子。

我看到这个脚印,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其妙地就想到老卞出现在上层墓室内的那些脚印子,不禁寒气直冒。

我用力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努力地摇头,心中自己安慰自己,镇定!一定要镇定!想着少爷与丫头就在附近,我忙着再次想要挤过石门去,猛然,石门上头“啪嗒”一声,某样东西掉了下来,再次将已经有点草木皆兵的我吓了好大一跳。

我用手电筒照了照,掉在地上的东西,居然也是一块青铜片。这样的青铜片,我已经有了两块,第一块是王全胜那老头附送给我的,第二块就是单军死后还死死地抓在手中,后来那个坐尸的老头塞给我,说是单军示意的。

我靠,人都死了,还如何示意?可是我再次看到这个玩意的时候,不禁就想到这两人死后脸上狰狞诡异的笑容,尤其是单军那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隔了好一会儿,我见没有丝毫的异状,这才弯腰,小心地将那块青铜片捡了起来。举在手中用手电筒照了照,与前两块一样,这块青铜片也鸟篆铭文与雷纹云护,显然是出自于同一时期的同一件青铜器上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块会莫名其妙地掉在我面前?

喜欢 12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尸变九龙坑 第二章 假人白狐》的精彩点评:
  1. 青铜片  2018-03-27 17:11:36

    好吧,三块了,很快就能召唤神龙了。。。

    [回复]
     
  2. 吴邪  2018-03-27 21:31:55

    不开心,没有我

    [回复]
     
  3. 劣质  2018-03-28 07:58:46

    这几章节已经不是三叔写的了 不看了 果断弃

    [回复]
     
  4. 匿名  2018-03-28 08:49:07

    这字体变成黑体好难受啊。改回去吧

    [回复]
     
  5. 匿名  2018-03-28 11:00:23

    @劣质:为啥不是

    [回复]
     
  6. 匿名  2018-03-28 20:31:17

    @匿名:同感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