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巫峡棺山 第八章 青溪防空洞

目录:鬼吹灯    作者:天下霸唱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6-05-05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刚一进去就是一怔,在手电筒晃动的光束照射下,见到厅内摆着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我心中纳罕,房前屋后怎地会有如此多“奇形怪状”的石狮子?突然间一道长长的闪电如矫龙惊空,刹时间照得厅内厅外雪也般亮,从窗户和后门中,可以看到后院里也堆满了奇异的石兽。

我们借着电闪雷鸣之际,看到封家宅的孤楼里面,尽是奇形怪状的石兽,心中多是疑惑。我走上近前,用手电筒照了又照,见那石兽面目凶恶狰狞,体态圆滚,与门前的石狮子有几分相似,但并无威武气质,只能让人感到邪恶可憎。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石狮子,怎么如此丑陋狰狞?

Shirley杨说:“这些石兽不像是镇宅的狮子,倒似是陵区的守墓石雕。”

孙九爷也戴上花镜看了半天:“肯定不是石狮子,鬃毛如剑,耳朵大得出奇,鼻孔朝天,要我看……是乌羊,欲访地仙,先找乌羊,乌羊、乌鬼就是猪啊,我一直想不明白地仙古墓和乌羊有什么关系,本来还想着要找肉联厂打听一下,原来世上竟有这种石雕乌羊。”

幺妹儿是本地人,可她从没见过这些东西,我只好问孙九爷:“乌羊石兽是古时图腾还是镇陵的石像?”孙教授说:“不好判断,乌羊形态都被鬼怪化了,风格很是诡异,我从没见有哪个陵区以此物镇墓,也不象是神道图腾。”说完就掏出笔记本来又写又画,把石兽的每一处细节都描绘下来,以做为寻找“地仙古墓”的重要参考。

我想不出乌羊石兽怎会摆在封家宅里,“青溪镇”世事几经变迁,教人无从推测,既然没有头绪,只好不费那脑筋乱猜了。为节省电池,就和胖子点了几支蜡烛照亮,在楼中找块干燥的地方搭个火灶,先烧些热水,好教众人吃些东西休息,看这古镇地势复杂,明天是有得忙活了。

我又在楼中上下走了一遍,将每间房子都看遍了,见二楼一间房内有木桌木椅,都是近代的简陋家具,桌上墙上挂了许多图纸,仔细一看,图纸都是隧道矿坑的结构。详细标注着工程进度。我以前做过工程兵,懂得看图,一看这些图纸,便赫然醒悟。原来青溪地区修筑“防空洞”的时候,封家宅就是施工指挥部,后来国际形势改观,工程随即废弃无效化,连这些图纸都没在撤离时带走。

而那些“乌羊石兽”身上除了一层灰尘,还带有地下泥土痕迹,显然都不曾被人清理过,应该是施工队从地下挖掘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处理,就因为工程中断被抛在了指挥所。

说不定“乌羊石兽”出土的区域就离“地仙村古墓”不远了,我赶紧把图纸都卷起来带到楼下,把这个发现告诉众人得知。这时胖子煮熟了我们携带的真空通心粉,众人早都饿了多时,当下边吃边研究防空洞的地图。

幺妹儿问胖子这是什么食品?潮乎乎的,简直太难吃了。胖子说:“这可是美国货呀妹子,不过这味道嘛……确实惨了点,绝不是胖爷手艺潮,主要是美国通心粉就是这种东西,据说如果哪个美国人要想慢性自杀,他就天天吃这个。”

我却不管味道怎样,能填饱肚子就成,三口两口就迅速解决了战斗。看了看时间才晚上九点钟,虽觉有些疲惫,但还是强打精神仔细翻看一张张地图,把有可能用到的几张单独取出来,决定明天先去地下防空洞里探上一探。

Shirley杨问我有什么计划?我把地图展开,指点上面的图标,跟她说了说我的构想:“青溪防空洞,是深挖洞广积粮时期的历史产物,我估计当初在此地建造大规模防空洞,应该是与这里地下矿井矿洞众多有关,从图纸上来看也是如此,施工队将半天然半人工的洞窟加以改造贯通,使之成为纵横相联的战备设施。不过图中也标出了已有多处塌方淹水,工程进行得很不顺利。”

我用排除法,将不可能挖出古迹遗址的几个区域圈了起来,青溪附近所有的山都被挖空了,盐井矿道和改筑为防空洞之类的地方,包括这古镇的地下也是空的,都不可能有“地仙村古墓”,应该把目光集中在“真空区域”。

Shirley杨是点头会意的人,当即领悟了我的意思,说道:“很有道理,真空区域是不是所谓的矿脉盲区?乌羊石兽最后的出土位置,必定是工程隧道与矿道不重合的区域。”

我说没错,战备防空洞施工之前,附近的山川地形都被彻底勘察过了,省去了咱们许多周折,既然又知道“欲访地仙,先找乌羊”这一重要暗示,首选的目标,自然是最有可能挖掘出“乌羊石兽”的地点。所有的矿道,都是依巫盐矿脉的走势开掘,所以极不规则。

从图纸上分析,只有青溪战备防空洞最西边的一段,是根据需要全新开通的,完全没有利用原有的矿道,而且根据图纸上的标准显示,西端的地下隧道尚未完工,这说明这段地区的工程一直进行到了最后,至于实际情况和下一步如何行动,咱们还要实地看看才能掌握。

Shirley杨又多了几分信心:“不怕线索乱如麻,只怕一丝线索也没有,既然已经找到了一些头绪,咱们抽丝剥茧,终究能找到地仙村古墓。”

孙教授在旁听了半天,赞同地说:“还是胡八一这老兵油子有经验,刚到青溪就抓住了工作重点,当年跟我一起被押在劳改农场的封团长,也是打了好多年仗的人,大概就因为太能打仗,都被部队里的首长们给贯坏了,根本不是服人管的性格。那人很牛气,也够神气,他说他以前在朝鲜打仗时,天天都坐缴获来的美式吉普,吃美国罐头,有一回美军飞机穿房檐查户口,炸弹扔到他眼前都没伤到他一根毫毛,这种人哪里能够老老实实地在采石场啃窝头?所以才铁了心要逃回老家。以前我总觉得他不可能活着跑到此地,现在想想,你们这些真正经过战火考验的人,确实是有过人之处,也不知道封团长他……”说到最后,又满腹忧虑地陷入了沉思。

我劝孙九爷别多想了,有人怀疑你谋杀了潜逃后失踪多年的封团长,却是死无对证的事,其实只有想害你的小人才会这么判断,他们就不想想,凭您这九爷的本事,就算暗中下手,恐怕也耐何不得那位封团长,那位爷可是跟美军作过战的志愿军团级指挥员,所以组织上没定你的罪也是有道理的。这事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明白,只不过没给你正式澄清而已。

我想只要封团长当年真能逃到这里,他就多半躲进了“地仙村古墓”,不管现在是死是活,都会被咱们找到。你这宗冤案到时候就能有个了断。

既已有了初步的行动计划,再无挂虑。众人分派了守夜的顺序,便先后听着外边沙沙的雨声昏昏入睡,一夜无话。次日早上仍是阴雨绵绵,青溪镇遍地都是土坑、泥沟,加上雨后山路泥泞无法行走,我们只好决定就由后院的地道下去,前往西侧的战备防空洞。

据说这条地道本是暗道,因为封家宅在解放前,多是地主矿主的居所,因为社会局势不稳定,军阀土匪横行,采巫盐的矿主又多是黄金巨万之富,而且皆是双手沾满了矿奴的鲜血。为了防备不测,除了在宅中阴养一批“死士”,作为看家护院的家丁,还特意留藏暗道,以便遭遇意外时能够迅速逃脱。

不过当初留下的各条暗道,几乎都在修筑人防设施时被破坏了,隐秘的入口暴露在外,内部也成为了大型防空洞地一部分。所谓“防空洞”并非只为给老百姓躲避空袭轰炸,最低限度也具有“三防”作用,当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动不动就叫嚣要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战略轰炸”,为了积极备战防御,全国上下才大规模进行“深挖洞、广积粮”,这种地下设施的很大一个作用,就是隐蔽储存大批战备物资,上至导弹、飞机,下至粮食、被服,都可以纳入其中,完全是按照战时要求设计建造,规模很是不小。

青溪古镇地下的这片区域,都是相联的圆拱形仓库,都是在以前的矿井中修筑而成,浅灰色的水泥墙,给人一种十分肃穆冷酷的观感。水泥脱落的地方,还可以看到原本矿道的岩层,局部范围内的渗水十分严重。

虽然防空洞内每隔十几米就有一盏照明灯,但线路都受了潮,简易发电设备也早都损坏,无法再行使用,只能用“狼眼手电筒”照明,凭借地图和指南针提供的参照前进,这段地下通道并不难走,而且在通道交叉路口处,还有明显的指示。

在地下通道中一路向西,防空洞内部的潮湿气息渐浓,走到半路,遇到一段塌方的洞窟,无法再按照原定路线前行。我拿出地图看了一看,也只有从侧面的岔路绕过去,当下退回十字通道处,看地图上的标注,如果走左侧的通道下去,将是一条原始矿道,已离开了防空洞的范围,入口处设有栅栏,挂着一块木牌。

我举起手电筒一照,木牌上似乎有字迹,但被泥污盖住了,胖子上前用手抹了几抹,红色的字迹当即显露出来,胖子一字字念道:“前方塌方——危险,老胡,看来这边是矿道矿井,可能有塌方的危险,肯定不太好走,咱们还是走右边绕过去比较好。”

Shirley杨举着手电筒照了照右侧通道:“右边墙上也有字,敢于斗争、敢于胜利……那是什么意思?”

我抬头看了看右边水泥墙上的标语,真是格外熟悉,笑道:“你肯定看不明白,这叫最高指示。地图上表示右侧是条备用通道,比较狭窄简陋,但已经是完工了,同志们我看咱走到此地也没得挑了,只好从有标语的这边进去。”

胖子说:“得勒,听胡司令的最高指示准没错,走着……”说罢大摇大摆地当先走了进去。我担心胖子走得太快脱了队,赶紧招呼其余三人,跟着他快步向前。西侧通道的渗水更为严重,也可能是和下了一夜的大雨有关,两侧虽有排水管口,但地上的积水仍是有脚面深浅,水泥墙下边都生满了绿苔。

黑绿色的墙根里铺了满满一层蜗牛,白花花地十分显眼,往里走蜗牛更多,有活的也有死亡后留下的空壳,一脚踩下去,就会传出“喀吧喀吧”的壳体碎裂声。

幺妹儿虽然胆大,此时脚底踩着稀烂一团的蜗牛死体,也难免觉得有些恶心:“以前哪有郎儿个多蜗牛?它们都是从啥子地方冒出来的?”

我转头对她说:“这地方渗水太多,苔痕厚了才引来蜗牛,你只要别想它就不觉得恶心了,跟紧了我,千万别掉队……”我还没嘱咐完她,就听前边有人“哎呦”一声摔倒在地,孙九爷被遍地的蜗牛滑了个四脚朝天,两手都被碎壳扎破了。

我赶紧伸手将他搀了起来,看他没摔断筋骨才略微放心,在这狭窄潮湿的通道中无法歇息,便让他再咬牙坚持坚持,好在孙九爷是吃过大苦受过大罪的人,跌得身上青淤了也不以为意,咬咬牙还能继续往前走。

我见这队伍中有老有小,真摔断了胳膊腿也不是闹着玩的,就让幺妹儿和Shirley杨扶着一瘸一拐的孙教授,我和胖子在前一边走,一边用“工兵铲”铲开前边地上的大片蜗牛,给他们清理道路。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1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