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黄皮子坟 第十九章 引魂鸡

目录:鬼吹灯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16-01-20

(←上一章):    (下一章→):

这条被无数野鼠占领的地下通道,连接着一个如同地下大厅般的洞穴,大厅的地面埋着许多巨石,四周更有许多构造相同的通道,我万没有想到,在这洞穴的石墙上,竟然刻着与黄皮子庙那位“黄仙姑”的神像。

雕刻在石墙后的这幅画面,在我们发现这石墙般的天然翠石屏之时就已经注意到了,不过这些阴刻年代久远,石壁上剥落模糊,若不以衣袖擦掉浮土灰尘实是难以辨认。

此时我站在石墙近前,借着昏黄的灯光,一眼就注意到了那张黄鼠狼诡异邪恶的脸孔,这黄皮子头女人身的画像,另人一看之下,心中就立生烦魇。由于出乎意料,我险些将手中的纸烟掉在地上,赶紧用手指捏住烟尾,放在嘴上狠狠吸了一口,使自己惊诧意外的心情稍稍平稳下来。

劣质的烟丝混合着枯树叶,抽上一口喷出来的烟雾,简直象是生炉子时冒烟的烟囱,将我身旁的丁思甜呛得一阵咳嗽,她挥着手驱赶烟雾:“你难道就不能少抽一点烟吗?这么年轻就养成烟瘾,将来想借就难了。”我觉得丁思甜身上全是优点,唯一的一个小小缺点,就是她不能容忍别人抽烟,每当看见我和胖子吸烟,她总要说列宁同志戒烟的事情,列宁同志年轻的时候生活贫困,而且烟瘾同样很大,有一次列宁的妈妈对他说:“亲爱的弗拉基尔米依里奇,你难道就不能少抽一点烟吗?”不愧是伟人的母亲,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她不直接说你能不能不抽烟了?而是说能不能少抽一点?这是多么伟大的一句哲言啊,既温柔善良,又推己从人,不愧是女人中的女人,在被他母亲这样语重心长的说过之后,列宁同志就再也没吸过烟。

这时候丁思甜又提到这事,劝说我以伟人为榜样,让我戒烟,可我的心思全放在看那“黄仙姑”的画像上了,对她的话根本没太在意,双眼紧盯着石墙上的雕刻,半自嘲半应付地回答着丁思甜:“嗯……不就是戒烟吗,我觉得戒烟其实一点都不难,我最近这半年就已经戒过一百多次了……”

丁思甜见我回答得心不在焉,而是全神贯注地在看石墙,便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石屏上的雕刻图案极为庞驳复杂,黄仙姑那妖邪的形象只占其中一隅,待她看清那张面目可憎的黄鼠狼脸,也吃了一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险些叫出声来。

那画中的黄鼠狼脸女人,形态举止十分奇特,好象正在口中念念有词做着什么邪术,她身前放着一口古纹癍驳的大箱子,箱口半开半掩,在石墙的正中间,则直挺挺的躺着一个女人,那女子头戴面具,身着华美的鳞衣,看她平躺的姿势格外僵硬,似乎是一具被精心装扮的尸体。

在女尸和“黄仙姑”的下方,有一只似鸡似雉叫不出名的长羽禽鸟,正托着一个模糊的人形向上飞升,我在东北山区插队这半年,虽然地处偏僻,但也见识到了许多保留于民间最底层的神秘民俗,我看这模样古怪的飞鸟,发觉其形态极象是大兴安岭民间传说中的“引魂鸡”。

传说人死之后化为鬼,鬼者,归也,其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血归于水,脉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骨归于木,筋归于山,齿归于石,油膏归于露,毛发归于草,呼吸之气化为亡灵而归于幽冥之间。

人活着全仗有一口气息不绝,一旦呼吸停止身亡,这口阳人气息则立即坠入大地之茫茫,在这种观念的风俗中,家中有人过世,要立即宰杀一只雄鸡,并以鸡血涂抹尸身,相传雄鸡之魂可以载着死者亡灵使魂魄升腾,避免坠入轮回再受劫难,在我插队的屯子里,有跳大神的,也就是跳萨满舞的,还有给死人做“引魂鸡”的神婆、神汉,在运动中这些人都挨了整,在开批斗大会时,他们交代罪行,我才得以知晓。

这时候胖子见我和丁思甜看个没完,便也过来凑热闹,我们三人眼见这天然翠石屏上内容离奇荒诞,实是难以窥得其中奥秘所在,只是凭眼中所见揣测,似乎这天然翠石屏上所记载的,是“黄仙姑”施展邪术,利用一种类似“引魂鸡”或是“扎纸鸟”之类的法门,在山区里一些洞窟中,还会看到类似的古老神鸟图腾,被当地人俗称为大羽送死鸟,这只能牵引亡灵的神鸟,将那戴有面具的女尸亡魂,从阴曹地府中救了回来,意图使之复活,而“黄仙姑”那口形影不离的箱子,大概就是其邪法的来源。

这与我事前的猜测截然不同,看来这被无数离奇传说包围着的“百眼窟”,绝非是盗墓胡匪“泥儿会”藏宝之地,他们费劲周折挖出黄皮子坟下的箱子运至草原深处,难道竟是为了给一个早已亡去千年的死鬼招魂?

我想到这心里不禁打了个突,也越来越是好奇,看这天然翠石屏年代甚是久远,想来那戴面具的女尸必定是古人无疑,她究竟是何许人也?现在又身在何处?“泥儿会”的胡匪来到这里之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关于百眼窟附近人畜失踪的传说是否与之有关?还有……各种念头在脑海中此起彼伏,可越琢磨越是没有头绪。

胖子冷不丁一拍大腿:“我说老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你看这埋的这些石头象什么?我越看越觉得眼熟,咱们是不是曾经在哪见过?”

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黄仙姑”的那口箱子上,正在猜想那箱子中装有什么稀罕事物,想着一半却被胖子的话打断了,顺势往那些埋在地面的石头上瞧了几眼,猛然想起在大兴安岭深山的许多人家中,凡是老房子,屋中角落都摆着圆形山石,有的用泥土埋住一半,有的干脆就直接摆在屋中,我们知青刚落户到山里,对这种在屋里放石头的做法很不理解,觉得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后来跟屯子里的山民混熟了,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原来这些石头都是解放前留下的,早年间人们都用这种方法避邪驱鬼,古书中提及:“埋石四隅,家中无鬼。”这些石头是用来镇鬼的,在东北民间,僵尸、吊死鬼做祟害人之事的传说极多,住在荒山中的人家,为了保平安,才逐渐形成了这种习俗,至于具体始于什么年代,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

我和胖子提到此事,不由得怀疑这地洞里埋着许多石头,是用来镇压鬼魅的,这些话使丁思甜有些紧张了,她对我们说:“快别提这些了,我觉得后背都冒凉气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来路回不去了,这里共有十条通道,剩下九条,究竟要往哪一边走才能出去?”
我发现丁思甜胆子确实是变小了,也许是因为牧区的牛马损失惨重,让她心中没了底,我估计她和老羊皮的心情差不多,牧区出了事故要承担责任,把这责任减小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回丢失的牛马,但失踪的牛群和惊逃的马匹,恰恰是跑入了这片被牧人视为“禁地”的区域,那些关于“百眼窟”的恐怖传说,早已渗入了当地人的骨髓里,是进是退着实令人犯难,可在这个特殊的年代里,畏怖之心,终究是不如惧责之心来得强烈,如果替她和老羊皮设身处地的考虑一下,他们心中承受的压力一定很大,激烈的思想斗争也一定在不断地进行吧。

要说以前大串联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那时候正是恰同学年少,意气风发,有一次我们串联到某地,恰巧赶上当地一位中学教师,带着一群初中生挖了一座坟,那墓主是清末维新时期的名人,尸体被从坟墓里拉出来,倒挂在树上示众,让革命群众们看看历史上最大保皇党的丑陋面目,我和丁思甜等人闻讯后连夜前去参观,大晚上的月黑风高,几个人竟然兴冲冲摸黑去看挂在树上的古尸,那时候也没见她有半分惧色。

我回过神来,对丁思甜和胖子说:“这处地穴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咱们先看看老羊皮的情况怎么样了,然后尽快想法子出去再说。”随后走到老羊皮身前,他兀自腹涨未消,我们那时候缺乏医药常识,并不知道人体腹腔内肠管的运动主要靠植物神经支配,同时也受到肠管血运动的影响,过量饱食后,容易出现腹胀、血管扩张的现象,因此肠管血运动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我们能做的唯有提他按摩腹部,老羊皮神智多少恢复了一些,最让他念念不忘的是他的马匹,剩下的三匹马,都分别逃进了“百眼窟”地上的密林深处,失了坐骑代步,就连想返回牧场都不容易,我只好安慰他,一定尽快找回马匹。

眼看老羊皮略有好转,我就同胖子、丁思甜商量往哪边走了,这地穴周围环绕着十条通道,构造几乎都是一模一样,我们从一段塌方的隧道进入其中,原路已经塌了,别出是否还有出口尚未可知,但这地穴应该不是古墓,建得不甚坚固,找到出口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我想这里既然有返魂、镇魂的象征性事物,似乎处处都涉及到亡魂、鬼魅,那这周围的十条隧道,很可能代表着冥府的十道,在内部分不清东南西北,只好随便选一条走了。

胖子问:“老胡你这是不是胡掰啊?我听你这说法可够悬的,凭什么说冥府有十道?为什么不是八道九道或是十一道?”

我说:“记得我祖父以前有张冥府水陆图,那上边画的阴间刚好有十道,至于什么不是九道或十一道,我听说是由于唐代将天下划分为十道,阴与阳是相对的,所以阴间也有十道,不过这十条隧道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也吃不准,古代人的心思,咱们又去哪里领会?反正要想化被动为主动,就得亲自走进去看看,要是走运的话,也许这下面还会有其余塌方的缺口能爬出去。”

胖子想想觉得挺有道理,这时大伙歇得也差不多了,于是我仍然同胖子将老羊皮抬了,在来路上做了个记号,随意捡了条通道走了进去,地下潮气很重,呛得人脑仁儿都疼,成群结队的老鼠更是仍人厌恶,一路上的石砖缝隙处,都有许多鼠窟,估计能通到地面,但只有老鼠的体形才能往来其中。

没都多远,隧道内部的坍塌就阻住了去路,只好掉头返回,再另一条隧道里面,终于发现有道竖井,顶部空间狭小,只容得下一人,我先顺着陡峭的石阶摸了上去,发现地道中通向上方的竖井口,被一块灰色的岩石堵住了,用手一摸,那灰色的石板竟是一大块水泥,上面还箍着铁圈,最奇怪的是水泥板表面上还有些阿拉伯数码,象是某种编号,我急于离开这阴森潮湿的地穴,没顾得上仔细去看那些数码究竟有什么含义,把煤油汽灯衔在口中,伸出胳膊往上用力推了推,沉重的水泥块只被我推开了一个窄缝,地面上的冷风呼呼灌了进来,但我用尽吃奶的力气,那水泥板纹丝不动,再也推不开分毫了。

我爬下竖井,把上面的情况告知给同伴们,胖子和丁思甜大为诧异:“你是不是看错了?这百眼窟应该是处古迹,虽然具体是做什么用的咱们无从得知,但怎么会有带编号的水泥板呢?”不过洋字码究竟是从什么时期传入中国的,我们也说不清楚,并且不打算去做这方面的考证,只想尽快脱身。

我们三人里就属胖子力气最大,我对那水泥板无能为力,只好让他再去试试,胖子脱下大衣摘掉帽子,挽起袖子爬上竖井,只听他运气拔力,一边咒骂着一边推动压住竖井的水泥,突出了全身筋骨,使出一身的蛮力,喝了一声:“开……”硬生生把那水泥石板推到一旁,外边暗淡的星光立时撒将下来,我们长出了一口大气,不由得都生出一种重见天日之感。

胖子当先爬上地面,我和丁思甜在下边托着老羊皮,胖子在上面接了将他也拽出地道,然后也跟着爬了上去,只见外边月影朦胧,身边树影婆挲,仍然是在“百眼窟”的那片林子里,这里并没有蚰蜒和野鼠出没,到处都是寂静一片。

趁我和胖子四处打量辨认方向的时间,丁思甜提着汽灯,好奇的去看那块水泥盖子:“咦……这上面除了编码还有字……给水部队① ……波3916……”

① 给水部队:日军在二战期间,设置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研究和准备细菌战的秘密机军事构,下辖若干独立部队,出于隐秘动机,对外对内,一律使用“防疫,给水”部队作为代号。

喜欢 2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