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神宫 第二十一章 风蚀湖的王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收藏本站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幻境   吴邪的孤岛生涯   南派三叔   微博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昆仑神宫 第二十一章 风蚀湖的王

目录:鬼吹灯    作者:天下霸唱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6-01-08

(←上一章):    (下一章→):

明叔还在犹豫,觉得Shirley 杨有些小题大作,放着路不走非要爬那块陡峭的岩石,我和胖子却知道Shirley 杨在这种事上一向认真,从来不开玩笑,她既然着急让大伙远远躲开,一定是发现了危险的征兆,何况我经她一说也已经看出来了,山上那条路,的确是太光滑了,连根杂草都没有,肯定不是人走的路。

我们在湖中的位置,距离那条光滑如镜的道路很近,不管从上面冲下来什么猛兽,在水中都无法抵挡,连忙拉住明叔和阿香,手脚并用,游向左侧湖边的一块绿色岩石。

这湖边虽然山林密布,但能上岸的地方不多,唯有那平滑异常的道路,其余两面都是看不到顶的峭壁,此外也就是左边有一大块深绿色的巨岩,高有十几米,想爬上去且得使些力气。

我们游到绿岩下方,刚伸手触摸到冰凉的石壁,耳中便听到山上道路的远端,也传来了一阵阵碎石摩擦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正迅速从山林深处爬出来。众人心头一沉,听那声音来得好快。能用身体把山路磨得如此光滑的,不是巨蟒大蛇,就是“龙王鳄”一类栖息在昆仑山深处的猛兽,甭管是什么,都够我们喝一壶的,赶紧拿登山镐钩住绿岩往上攀爬。

但绿岩上生了许多苔藓,坡度又陡,登山镐并不应手。Shirley 杨的飞虎爪又在背囊里取不出来,只好找了一条登山绳系个绳圈,使出她在德克萨斯学的套马手艺,将绳圈套在了一块突起的石头上。

看明叔那身手一点都不像五十来岁的人,跟只老猿一样,不愧是在海上历练了多年的老水手,逃起命来比谁都利索,噌噌几下就拽着绳子,抢先爬上了绿岩中部的一个天然凸台。我和胖子还有Shirley 杨在下面托着阿香,将她推向上边,明叔伸手把阿香拽上去。

协助Shirley 杨爬上岩石时,那块套着绳子的石头已经松动了,胖子一扯连绳子带石头都扯进了水里。等Shirley 杨重新准备绳索的时候,我和胖子只听得身后“哗啦”一阵猛烈的入水声,有个东西已经从山中蹿下,钻入了湖中。

Shirley 杨和明叔从岩石上放下登山绳接应我们,明叔在高处看见了那水里的怪物。他一向有个毛病,可能是帕金森综合征的前期征兆,一紧张手就抖得厉害,手里不管拿着什么东西,都握不牢,早晚要弹弦子,此刻也是如此,手里拿着岩楔想把它固定在岩缝中,突然一哆嗦,岩钉掉进了水里。

我和胖子的手刚抓住登山绳,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用力,整团的绳子和岩钉就掉了下来。我和胖子在下面气得大骂明叔是我们这边的意大利人,怎么尽帮倒忙。

Shirley 杨想再拿别的绳子,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指着水面对我说:“先到水下的岩洞里去躲一躲。”

我和胖子虽然不知道从水中过来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不好惹,那家伙转瞬就到,无奈之下只好闭住气沉入湖底。这湖并不深,湖水清澈,水底的岩石都呈白色。湖底有一些渗水孔,另外还有几处很深的凹洞,可谓是千疮百孔。此处的地貌,都是未被水淹之前被风蚀形成的,是一个特殊的风蚀湖。千万年沧海桑田的变化,使这块巨大的风蚀岩沉到了湖底,也许这风蚀湖的寿命一到,下面的风孔就会全部塌陷,而这片从山中流出的湖水,就会冲到地下的更深处,形成一个地下瀑布。

水中的各种鱼儿都乱了营,除了数量最多的白胡子无鳞鱼之外,还有一些红鳞裂腹鱼,以及长尾黑鲚寸鱼,不知是刚才灾难之门附近的爆炸,还是突然入水的怪物,这些鱼显然受了极大的惊吓,纷纷游进洞中躲藏。白胡子鱼可能就是鲶鱼的一个分支,它们在体形长成之前,并不适应地下的环境,慌乱中钻进灾难之门的鱼群,又纷纷游了回来,宁可冒着被水怪吃掉的危险,也舍不得逃离这水温舒适的风蚀湖。

我刚沉到水里,就发现在慌乱的鱼群中,有一条五六米长,生有四短足,身上长着大条黑白斑纹,形似巨蜥的东西,像颗鱼雷似的,在水底铆足了劲朝我们猛撞过来。

我脑中猛然浮现出一个猛兽的名字———“斑纹蛟”,它生性喜热惧寒,一九七二年在昆仑山麦达不察冰川下施工的兄弟部队,曾经在冰层里挖出过这种猛兽冻死的尸体,有人想把它做成标本,但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能成功。当时我们还特意赶了几百里山路,去那里参观过,不得了,这东西比龙王鳄还狠,而且皮糙肉厚,连来复枪也奈何它不得。

胖子和我见斑纹蛟来势迅猛,微微一怔,立刻沉到湖底一块竖起的异形风蚀岩下,斑纹蛟的坚硬的三角形脑袋猛撞在岩石上,立时将雪白脆弱的风蚀岩撞成了无数碎块,趁势向上破水而出。

我心中一惊,不好,它想蹿出水去袭击绿岩上的Shirley 杨和明叔三人。忽见水花四溅,白沫横飞,斑纹蛟又重重地落回湖中,看来它在水中一跃之力,还够不到岩石上的猎物。斑纹蛟紧接着一个盘旋俯冲下来,然而它似乎没有固定目标,在湖中乱冲乱撞,来不及逃散的鱼群,全被它咬住嚼碎。

我趁机拿过胖子的氧气瓶吸了两口,同他趁乱躲进湖底的一个风洞里。这里也挤着很多避难的鱼类,如今我们和鱼群谁也顾不上谁,各躲各的。很快我就明白了那只斑纹蛟的企图,它在湖中折腾个不停,是想把藏在风洞里的鱼都赶出来,那些白胡子鱼果然受不住惊吓,从风洞中游出来四处乱窜,斑纹蛟就趁机大开杀戒,它好像和这群鱼有血海深仇似的,绝不是单纯地为了饱腹。

白胡子鱼先前结成鱼阵,可能就是要防御这个残暴的天敌。

清澈透明的湖水很快就被鱼的鲜血染红了,湖中到处都是被咬碎的鱼尸。我和胖子躲在风洞里看得惊心动魄,想借机逃回绿岩下爬上去,但爬上去至少需要半分钟的时间,倘若半路撞上这只杀红了眼的斑纹蛟,它在水中的速度比鱼雷还快,如果不能依托有利地形躲避,无论在水中或陆地都没有丝毫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只好在水底忍耐着等候机会。

胖子带的氧气瓶中,也没剩下多少氧气了,正没理会处,湖底却突然出现了更为惨烈的场面。追赶着鱼群乱咬的斑纹蛟,刚好游到我和胖子躲避的风洞前,这时只见混杂着鲜血的水中白影闪动,那条在湖底的白胡子老鱼,神不知鬼不觉地已经出现在了斑纹蛟身后,扭动十几米长的身躯,甩起鱼头,狠狠撞到了斑纹蛟全身唯一柔软的小腹。斑纹蛟在水中被撞得翻出一溜儿跟头,怪躯一扭,复又冲至,一口咬住白胡子老鱼的鱼脊。这种白胡子鱼虽然没鱼鳞,但它身上的鱼皮有种波纹状肉鳞,也十分结实,尤其这条老鱼身躯庞大,肉鳞更是坚硬。

斑纹蛟仗着牙尖、皮厚、爪利,白胡子老鱼则是活得年头多了,经验丰富,而且身长体巨,肉鳞坚固,被咬上几口也不会致命,双方纠缠在一起,一时打得难解难分。整个湖里都开了锅,不过从山腹间注入的水很多,加上湖底的一些漏底风洞渗水量也不小,所以阵阵血雾随流随散,风蚀湖中的水始终明澈透亮。

我和胖子看得明白,这是二虎相争,它们是为了争夺在风蚀湖的生存空间所展开的决战。它们为什么理由打得你死我活?也许是因为风蚀湖的独特水质?也许是天敌之间的宿怨?这我们就无法知道了,但想逃回湖面就得趁现在了,二人分头将氧气瓶中最后残存的氧气吸了个精光,避开湖中恶斗的斑纹蛟和白胡子老鱼,摸着边缘的风蚀岩,游上水面。

Shirley 杨在绿岩上俯看湖中的情景,远比我们在水下看得清楚,她见我们趁乱浮上,便将登山绳放下,这次没敢再让明叔帮忙。

我攀上岩石的时候,回头向下看了一眼,老鱼已经占了上风,正用鱼头把那斑纹蛟顶到湖底撞击,斑纹蛟嘴里都吐了血沫,眼见不能支撑。等我登上岩石,却发现情势急转直下,从那山道上又爬出来一条体形更大的斑纹蛟,白胡子老鱼只顾着眼前的死对头,对后边毫无防备,被从后掩至的斑纹蛟一口咬住鱼鳃,将它拽进了风蚀湖深处的最大风洞之中。

看来这场争夺风蚀湖王位的恶战已经接近了尾声,胖子抹了抹脸上的水说:“等它们咬完了,咱还得抓紧时间下去捞点鱼肉。明叔把装食品的背囊丢在水晶墙后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咱们全得饿肚子了。”

我对胖子说:“水下太危险了,别为了青稞粒子,滚丢了糌粑团子。我那包里还有点吃的,咱们可以按当年主席教导咱们的办法,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的时候,那就吃半干半稀,大伙省着点儿吃,还能对付个三两天。”

胖子说:“有吃糌粑的肚皮,才有想问题的脑袋。一会儿我非下去捞鱼不可,这深山老林里哪有闲着的时候,指不定接下来还碰上什么,做个饿死鬼到了阴曹地府也免不了受气。”

Shirley 杨注视着湖中的动静,她显然是觉得湖下的恶战还远未结束,听到我和胖子的话,便对我们说:“这里的鱼不能吃。当年恶罗海城的居民都在一夜间消失了,外界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关于恶罗海城毁灭的传说有很多,其中就有传说讲那些城中的军民人等,都变为了水中的鱼。虽然这些传说不太可信,不过藏地确实自古便有不吃鱼的风俗,而且这么大群体的白胡子鱼也确实古怪,咱们最好别自找麻烦……”

风蚀湖中的湖水中,忽然出现了数以万计的白胡子鱼,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它们似乎想去水底解救那条老鱼。

这时天色渐晚,暮色苍茫,为了看得清楚一些,我爬上了绿岩的最上层,但这道绿岩后边的情景,比湖中的鱼群激战更令人震惊。岩后是个比风蚀湖水平面更低的凹地,一座好像巨大蜂巢般的风蚀岩古城,少说也有十几层,突兀地陷在其中,围着它的也全是白花花的风蚀岩,上面的洞穴数不胜数。这一带与周围葱郁的森林截然不同,几乎是寸草不生。蜂巢般的城顶,有一个巨石修成的眼球标记,难道这就是古代传说中恶罗海城?我没体会到一丝长途跋涉后抵达目的地的喜悦,相反觉得全身汗毛都快竖起来了,因为令人胆寒的是,这座城中不仅灯火通明,而且死气沉沉。

暮霭笼罩下的恶罗海城,城内有无数星星点点的灯火,在若有若无的薄雾中显得分外朦胧,好像古城中的居民已经点燃了火烛,准备着迎接黑夜的到来,而城中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只看了几眼,我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传说这座城中的居民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而且后世轮回宗也灭绝数百年之久了,这城中怎么可能还有灯火的光亮?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城中,又没有半点动静,看来它不是“死城”,就是一座“鬼城”。

就在我吃惊不已的时候,其余的人也陆续攀到了绿岩的顶端,他们同我一样,见到这座存在着死与生两重世界的古城,都半天说不出话来。

传说罗马时代的庞贝古城是由于火山喷发毁于一夜之间,后来的考古发掘,发现城中的居民死亡的时候,都还保留着生前在家中正常生活的样子,庞贝城的姿态在那毁灭的一瞬间永远凝固住了。

然而我们眼前的古城,里面的居民似乎全部人间蒸发了,只有蜂巢般的恶罗海城,灯火辉煌地矗立在暮色里。它保存得是那样完好,以至于让人觉得它似乎挣脱了时间的枷锁,在这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任何改变。这城中究竟发生过什么灾难?

我们难免会想到这城是“鬼螫”,但问了阿香之后,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这座魔鬼的巢穴,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并非死者亡灵制造的“鬼螫”。

我们正要商量着怎么进城,忽听岩下的风蚀湖中湖水翻腾。这时天尚未黑透,从高处往下看,玻璃般透澈的风蚀湖全貌历历在目,白胡子老鱼与那两只斑纹蛟恶斗已经分出了胜负,成千上万的白胡子鱼,为了帮助它们的老祖宗,奋不顾身地在水下用身体撞击斑纹蛟。

白胡子鱼的头顶上都有一块殷红的斑痕,那里似乎是它们最结实的部位,它们的体形平均都在半米左右,在水中将身体弹起来,足能把人撞吐了血。那对斑纹蛟虽然猛恶顽强,被十条八条的大鱼撞上也不觉得怎样,但架不住上万条大鱼的狂轰乱炸,加上老鱼趁势反击,斑纹蛟招架不住,只好蹿回了岸上的树林里,树木被它们撞得东倒西歪,顷刻间消失了踪影。

遍体鳞伤的老鱼浮在湖中,它身上被斑纹蛟咬掉了不少肉鳞,鱼鳃被扯掉了一大块。它的鱼子鱼孙们围拢过来,用嘴堵住了它的伤口,白胡子鱼越聚越多,不消片刻,便再次结成了鱼阵,黑压压的一大片,遮住了风蚀湖的湖面。

我见那鱼阵缓缓沉向湖底,心想白胡子鱼与斑纹蛟之间,肯定经常有这种激烈的冲突,斑纹蛟似乎只想将这些鱼群赶尽杀绝,而非单纯地猎食果腹,但鱼群有鱼王统率,斑纹蛟虽然厉害,也很难占到什么便宜。难道它们之间的矛盾,仅仅是想抢夺这片罕见的风蚀湖吗?这湖泊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这其中也许牵涉到很多古老的秘密,但眼前顾不上这些了,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下来,先进恶罗海城。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0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热门小说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