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虫谷 第十一章 指令为搜索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收藏本站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幻境   吴邪的孤岛生涯   南派三叔   微博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云南虫谷 第十一章 指令为搜索

目录:鬼吹灯    作者:天下霸唱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5-12-26

(←上一章):    (下一章→):

黎明前的原始森林,像是笼罩在死神翅膀的黑暗阴影中,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可以听到。我坐在树梢上听了数遍,绝对不会有错,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

连树下的胖子也听到了这组“嘀嘀嗒嗒”的奇怪信号,仰着脖子不停地向树上张望。

我们一时未敢轻举妄动,只是打开了狼眼手电筒,去照那发出声响的地方,但是狼眼手电筒的光柱被茂密的植物遮挡得影影绰绰,越看越觉得瘆人,甚至有些形状奇怪的老树皮,在黑暗中看上去都像是面目狰狞的尸怪。

我悄声问身边的Shirley杨:“莫不是有美国飞行员掉进了树洞里,临死时所发的求救电波仍然阴魂不散地回荡在这大树周围?”

Shirley杨摇头道:“不会,刚才我进机舱残骸里搜寻的时候,把每一处都仔细看过了,不仅没有机组成员的尸骨,也没有伞包,所以我才判断他们在坠机前都跳伞逃生了。而且机头撞在山上,已经彻底毁坏了,然后这一节机舱才掉落到树冠上的,那信号声又怎么可能从树干里传出来?”

我对Shirley杨说道:“刚才你射杀那只大雕鸮之前,那串信号的意思是SOS,刚才一断,突然变成了DEAD,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联系?除了驾驶这架C型运输机的美国空军,这深山野岭间又有谁懂得摩斯通讯码?”

Shirley杨曾不止一次地同我说起过,人死之后会上天堂,那里才是人生旅程的终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Shirley杨是相信人有灵魂存在的。Shirley杨对我说:“初时听到的那段SOS求救代码,可能是我听差了,也许就是那只雕鸮在机舱里啄咬树蜥发出的,所以显得杂乱而不连贯。而现在这段信号声你也听到了,与那个完全不同,长短很有规律,而且重复了这么多次,都没有误差……”

亲耳所闻,又如此真切,我也不得不相信“鬼信号”传说的真实性了。我对Shirley杨说:“这信号声虽然很有规律,但不像是那种能发射信号的机械声,有些像是水滴的声音,但是比之要沉闷许多,也许真被咱们猜中了,树干里面有死人……”

Shirley杨说:“有科学家曾经做过实验,人体灵魂有微弱电波,即使是这么微弱的能量,也有可能在特定的环境或者磁场中长久保存,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这段死亡代码究竟是在传递何种意图,是给咱们警告,还是恐吓?”

以我的经验判断,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选择逃避,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始终疑神疑鬼的,会造成草木皆兵的情形,以至于把自己的心态都扰乱了,那样反倒更容易出事。这时候只有壮着胆子找出它的根源,弄个水落石出,才可以让自己安心。天色马上就要亮了,黑夜即将过去,天一亮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于是我扶着树枝站起身来,对Shirley杨说:“咱们乱猜也没用,不妨过去一探,究竟是不是什么亡魂作祟,看明白了再作理会。”

Shirley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把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换了个新弹匣递过来给我。这种冲锋枪过于沉重,她用着并不顺手,我们俩调整了一下登山头盔上的射灯焦距,重新加固了保险索。

我把冲锋枪的弹匣拔下来,看了看里面子弹压得满满的,便把弹匣在头盔上“当当”磕了两下。这种枪故障率是出了名的高,务必要把弹匣中的子弹压实,以免关键时刻子弹卡壳。复又插进枪身,拉动枪栓把子弹上了膛,对Shirley杨一挥手,两人分左右两个方向,攀住老树上的支杈,寻着那“鬼信号”声响的来源,来到了运输机残骸与树冠相接的地方。

距离越近,那嘀嗒声就越清晰,越听越觉得不像是电子声,在机舱残骸旁边,经过一番仔细的搜索,最后登山头盔上的射灯光柱,聚集在了一处树干上。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Shirley杨在前,我在她身后半米远负责掩护。Shirley杨借着射灯的光线,仔细打量了一番那段发出信号声的树干,回过头来对我打了个手势,可以确定了,声音就是来自这里,嘀嘀嗒嗒的不同寻常。

我把汤普森冲锋枪的枪口对准了目标,以免里面再钻出雕鸮之类的东西伤到人,芝加哥打字机11点4毫米的大口径不是吃素的,暴雨般的射速将会把任何丛林中的猛兽打成碎片。

Shirley杨见我准备就绪,于是取出伞兵刀拿在手中,对准那段被植物覆盖得满满当当的树干,缓缓切了下去,将那些厚厚的绿苔藤蔓逐层用伞兵刀削掉,没削几下,竟发现那里是个天然的树洞。这个树洞仅有两个拳头那么大,经年累月,以至于洞口已经彻底被寄生在树上的植物封死。

Shirley杨小心翼翼地把伞兵刀刀尖插进绿苔的最深处,从刀尖处传来的触感,像是碰到了一块坚硬的物体。

我和Shirley杨对望了一眼,都是充满了疑问,事先都没想到这里会有个这样小的树洞,就算有树洞,能让人或者动物之类的生物在里面发出声响,也不应该只是个小窟窿。在这株老夫妻榕树上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小树洞,它们都是小动物的乐园,而且看来都不是短时间之内可以形成的。

突然身后的树干一阵摇晃,原来胖子第二次爬了上来,这次他不用我再提醒,直接先把保险栓挂在身上。

我刚要问他怎么不在树下替我们警戒,又爬上来做什么,却见他一脸惊慌。这世上能让胖子害怕的事不多,只听胖子战战兢兢地对我说:“老胡,我他妈的……这林子里八成是闹鬼啊,我必须得跟你们在一起,刚才吓死我了。”

我见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的,在不涉及钱的情况下,除非是直接威胁到性命才会让他紧张。我忙问胖子究竟是怎么了,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

胖子定了定神,说道:“刚才我在树底下,抬起头看你们俩在树上爬来爬去,只是这天太黑,看了半天,只见你们头盔上的射灯,朦朦胧胧也瞧不清楚。我看得烦了,便打算抽支烟解解乏,忽然听周围有女人在哭,哭得那个惨,可他妈吓死本老爷了,烟头都拿反了,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烫了。绝对是有女鬼啊,你听你听……又来了。”

Shirley杨正用伞兵刀一块块挑去树洞里的腐烂植物,刚弄得差不多了,还没来得及看下面坚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此刻听到胖子说附近有女鬼在哭,便把手里的活停了下来,与我一同支起耳朵去听四周的动静。

我们一直都只留意那个“鬼信号”,这时静下来一听,四周果然有阵阵呜咽之声。遮龙山后面没有任何风,所以绝不可能是风声,那声音凄惨异常,而且忽东忽西地飘忽不定,漆黑中更令人发毛。

我与胖子、Shirley杨立刻在树冠上排成丁字形,我端着汤普森冲锋枪,胖子用“剑威”气步枪,Shirley杨则举着六四式手枪,这样一来,每个人防御的角度缩减成一百二十度,互相形成防御依托。

那凄楚的哭泣声围着我们转了两圈,忽然分为三道,从半空中朝我们快速掩至。我这回听得分明,不是女鬼,是夜猫子在啼嚎,原来是那该死的雕鸮同类,不过这回不是一两只。听这叫声个体都小不了,想必是来找我们报仇的,虽然我们手中有枪有弹,但是黑暗中对付这些出没于夜空中的幽灵,实在是有点吃亏。

此刻Shirley杨也顾不上节省照明弹了,从便携袋中摸出信号枪,嗵的一声响,照明弹从这大树顶上升了起来,惨白的光芒悬挂在森林上,久久不散,四周里照得如同雪地一般。

我们也被那照明弹强烈的白光晃得头疼,正忍着炫目的白光准备搜寻目标射击,却听森林中忽然变得死一般沉寂,除了我们的心跳和呼吸声,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突然袭来的几只雕鸮被照明弹的光芒所震慑,遁入远处的黑暗,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组令人头皮发麻的“鬼信号”,也跟着消失,再也听不到半点动静,连早晨应该有的各种鸟雀叫声都没有,所有的动物像是都死绝了。

我还未来得及诧异,几乎在这些声响消失的同时,天边云峰峥嵘,一线朝霞划破了云隙,把第一缕晨光洒进了这片诡异的丛林。

好像在天亮的一瞬间,山谷丛林间的魑魅魍魉也都为了躲避阳光,通通逃回老巢躲了起来。

我们想起那树身上的窟窿,都回头去看,只见那C型运输机下的树干上,有个绿色的窟窿,深处有一片深红色的光滑石头,正在晨曦中发出微弱的光芒。

还没等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忽然脚下的树梢咔嚓嚓断了下来。原来这条横生的粗大榕树枝,承受了C型运输机的大部分重量,我们刚才为了准备迎击来袭的雕鸮,紧急中聚在一起,这本就是在树上活动的大忌,尤其有个胖子,这老榕树树身吃不住劲,再也支撑不住,树顶的多半截树干,劈成了两半,老迈的树身完全断裂开来。

万幸的是我们的保险绳都固定在老榕树的主干上,虽然吃了在树身上一撞,索性并没直接摔到地上,今天这道保险绳已经救了我们不下三回了。头顶那架C型运输机,由于失去了承重的主要树枝,则直接滑落到了二十多米高的大树下边,发出巨大而又悲惨的声响。

我们抬起头就可以看到老树裂开树身的内部,这一看都不由得目瞪口呆,隔了半晌胖子才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挺值钱……我想这回……咱们可真……真他妈发了。”

这时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信号声,突然再一次从劈开的树身中传了出来……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0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热门小说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