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50 胶卷盒

目录: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5-10-14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都感觉忽然有些启发,我坐下来,逼迫自己冷静思考,各种线索因为有了这只铁盒子的汇合,我逐渐明白了一些东西。

难道,事情是这样的?

前面的事情已经非常清楚了,日本人建立这个基地,并且运入一架巨型轰炸机的目的,就是那个巨大的虚空的深渊。

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也许是他们在勘探石油和煤矿时,发现了这个巨大的空间,又或者他们仅仅是出于好奇心,在探索这条暗河时,发现了暗河尽头的巨大虚无。是什么动机都不重要,显然他们最后非常坚决地想要知道,这片中国大地之下,犹如宇宙般的黑暗中,到底有些什么?

而要实现目的,他们选择使用深山轰炸机,而他们自然不可能用肉眼来记录观测的结果,在深山轰炸机上,肯定装有侦察机用的航拍设备,其中很可能有当时最先进的航拍摄像机。

然而,飞机起飞后,整个基地因为某种原因,忽然就被抛弃了,当深山飞回大坝内,因为没有导航,坠毁在了地下河内、当时河内铺满了中国尸体做成的缓冲包,所以飞机没有完全损毁,可能有人受伤,但死亡的只有一个驾驶人员,就是我们在飞机残骸中看到的那具奇怪的尸体。其他人可能活了下来。

那胶卷盒我们是从冰层中的尸体上发现的,那么说,冰层里的尸体可能就是当时的机组成员?他们迫降后幸存了下来,拿下了胶卷,但之后又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冻死在冰窖里了?

是不是他们在飞机坠毁之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飞行员没有离开,反而到了大坝底层,在那只雷达附近堆砌弹头。最后因为某种事故,被冻死在那里。

而雷达和弹头排成的形状,正如王四川说的那样,很像一个套,一个陷阱。

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因为,他们在深渊中看到了什么,或者说,难道他们认为,深渊中有某种东西,被深山吸引了过来?

想到这里,我的背脊开始发凉,有点起鸡皮疙瘩。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在这些人被冻死几十年后,我们的地质勘探队也发现了这个空洞。于是,我们来了。

我们不知道第一支勘探队发生了什么事情,假设一切都是那个敌特在搞鬼,显然这个敌特来自日本,他知道下面的一切,也知道中国人发现了这里,于是混在了第一支勘探队里,杀害了队员破坏了任务。

从他在这里留下的痕迹来看,他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很可能,就是那个胶卷盒。但是他不知道胶卷竟然被冻在了冰里,所以一直到我们进来也没有找到。为了拖延时间,他把我们降入冰窖,也想冻死我们,可惜,他没想到第一支勘探队里有人竟然没死,还利用电话线设置了发报机,使得老唐他们拿到了要塞平面图并且找到了冰窖。

几乎是直线,我把推测和王四川一说,三个人想的都差不多。

“如此说来,这敌特居心叵测,十分的厉害。竟然把我们这么多人玩弄在股掌之中。”王四川道,“他把我们降到冰窖之后,竟然还想杀掉落单的你,但是明明第一支勘探队是个女人失踪,为什么你感觉杀你的是个男人?”

我咬了咬下唇,就道:“很明显,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我弄错了,或者,那人是男扮女装,日本人身材不高,所以不是没有可能,还有就是,这个人,混在我们的队伍里进来了。”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那几张纸条。

这个人,他在冰窖中想把我活埋,也是他关上了电缆渠的铁门,想把我们困在这里。

“你觉得,这个人是谁?”我问王四川。

他摇头,这些工程兵我们都不了解,说实在的,谁都有可能。

“要我说,要么是陈落户,要么是裴青,这两个人最可疑。”他道,“我看八成是裴青。”

王四川对裴青有情绪不假,不过我现在心里也有些怀疑裴青,只是不想说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马在海问:“那现在怎么办?敌在暗,我们在明。”

“我没有反特的经验,咱们三个都曾被困,显然咱们三个应该是清白的。”我道,“我们现在继续和他们周旋,恐怕胜算不大,既然已经知道那胶卷是他们的目的,谨慎起见,我们应该先找到胶片,然后离开这里,到地面上,让组织上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个提议,现在想起来是当时我们个人利益和组织利益乃至国家利益高度统一,所以立即一致通过。

王四川道:“不过,如果真是我们想的那样,现在仓库里人那么少,很可能那家伙已经得手了,胶片已经被抢去了。”

我道也有这个可能性,但事实是怎样不能靠推测,我们无论如何必须想办法先回仓库。

另外,老唐他们肯定也在找路回仓库,我们也有义务在仓库留下信息,告诉他们我们的去向和敌特的事情,否则他们很可能还会找我们,旁生出许多枝节来,要是因此导致更多的人员伤亡,我们的罪过就大了。

最合适的做法,应该是我们中有一人留下,两个人拿到胶卷后离开,留下的人负责传递情报,但这时候谁留下都是个敏感问题,所以我一时间也没说什么。

总之,仓库是第一站,必须先回去。

一共三条岔路,两条已经知道是错误的,那最后的那条肯定就是出路。

接下来的事情非常枯燥,这块区域应该是大坝的核心所在,大坝成员的宿舍,食堂,武器库,都在这层,包括无数的控制室,小型办公场所,厕所,我们在其中穿行了足有两个多小时,绕了无数的弯路,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楼梯。

这是一条应急楼梯,应该是沉箱无法使用的时候撤离用的,非常狭窄,我们往上走了二十级后听到了风声,又走了十级,推开一扇铁丝门,我们终于回到了大坝顶部。

一爬出来,强风直灌入口鼻,那道孤零零的探照灯还在,另一边的虚无深远而又宁静。经历了那么多,再次看到这片深远,感受更加复杂。

另一边,水位已经下降,原本淹没在水面下的东西全部露了出来,我们看到了小山一样高的尸体袋,巨大的深山折戟其中,能清晰地看到飞机坠毁划过的痕迹。同时,更多的水下建筑露了出来,几处地方甚至还有灯亮着。应该是马在海打开探照灯的同时打开了这些。

地下河并未完全干涸,水位降得非常低而且能听见水流的声音,大坝的闸门关上了,这里开始蓄水,过不了多久,这些水流会使得水位重新上升。

马在海指了指一个方向,那边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那儿就是过滤闸,我们的船就在那儿,应该还在。”

“如果我们靠这船出去了,那你当班长的心愿肯定能了了。”我道,心说即使没有船,趟水我也要趟出去,哪怕几乎等于送死。

没有时间过于关注这些,我们商量了一下如何找到仓库,想沿着大坝的外沿爬下去,现在刚才我们绕弯的地方再找找看。

正要行动,马在海忽然嘘了一声:“你们快看!”

我转头,看他正望向大坝的内侧,立即凑过去:“干嘛?”

“有人!”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大坝内侧的黑暗处,一只手电光正在快速移动,有人想在那些铁丝板上行走。

“是谁?”王四川道。

马在海看着,脸色焦虑,“不知道,不过他在朝我系皮筏艇的地方去。”

“糟了。”三个人顿时意识到不好,只有一个手电,孤身一人,难道是那个敌特?他往皮筏子的方向跑,难道是他得手了,准备偷偷离开?

这时候我们根本没办法细想,不管这人是敌是友,我们必须抓住他。还没等我说话,马在海和王四川已经冲了出去,开始攀爬铁丝梯。

巨大的大坝的另一边,没有强风,下面也不是万丈深渊,我们爬得飞快,如果我们抢不到前头,很可能我们就出不去了。

走运的是,我们很快就爬下来大坝,地下铁丝板搭建的通道四通八达。不过视野不太开阔,一时间看不见那人在什么方向。

正在犹豫,王四川眼见,他说前面有手电光,离我们大概五六百米。

“追!”我叫道。但他立即把我拉住了:“我们没枪,万一是敌特,他背的是自动步枪,我们怎么说都不是对手。”

“那怎么办?”我急道。

“我们得一击制敌。”王四川很沉着,“听着,这不是开玩笑的,对方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特务。这儿你是技术兵,小马是工程兵,都没正儿八经打过仗,绝对不能莽撞。”

我怒道:“你就打过仗了?!”

“老子虽然没打过仗,但是五岁起就跟我爹骑马,十五岁能结伴上山打狼,我们蒙古族的小孩子玩儿什么都拼命,怎么也比你们强点。”他看着那手电光道,“我们现在和打猎差不多,唯一的优势就是人多,我们三个人必须有分工,一个人分散他的注意力,一个人打掉他的枪,另一个人在这个间隙制服他。我负责打落他的枪,老吴你身体最单薄,你负责吸引他的注意力,小马,你在那一刹那偷袭他。”

我说:“你又没枪拿什么打落他的枪?”

王四川四处寻找,想找称手的玩意儿,但这里是铁丝板做的通道,什么都没有堆积,他最后探出去,从手里的麻袋中拽出去一根大腿骨,道:”蒙古人在草原上也是什么都没有,只要手艺精湛,任何东西在我们手里都是武器。“

我看着他拿着腿骨的姿势,就明白他是准备投布鲁,问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打他的脑袋将他打倒?“

王四川说:“这是不可能的,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我往那边看过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里照明不足,那个人只有手电的部分能够看清,其他部分随着他的动作都若隐若现。

”如果他把手电放在船上,那么我连他的上半身都看不到,所以你必须让他开枪,我才能知道他枪的位置。”

平时我对他的技术倒有信心,但这次是这么关键的时候,绝对不容许失误,我道:“不成,单纯押宝在你的布鲁上,要是打不中怎么办?”

王四川道:“你哪那么多废话,再犹豫这家伙就跑了,咱们可能要在这儿待一辈子。”

我抬头一看,光点已经停了下来,不知道在干什么,王四川的话让我毛骨悚然,明白此时只能赌一把了,于是点头。

三个人关掉手电,继续小心翼翼往前,利用很多东西作掩护,迅速朝手电靠近。前面的人也清晰了起来。

最后大概离他只剩下十米,我们看到一个穿着日本军装的人,正在往皮筏子上搬东西,不时警惕地看四周。接着,看到了那卷胶卷盒,已经被搬到了皮筏子上。

我缩在几只麻袋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观察,那人竟然戴着防毒面具。

妈的,都到这时候了,还不露出庐山真面目。

王四川给我使了个眼色,悄悄做了几个手语,让我吸引对方的注意力,马在海潜水,他准备投掷布鲁。

我一旦发出动静,对方立即会警觉然后开枪,他在对方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时候,甩出布鲁打掉他的枪。然后马在海突然出水,把对方拽到水里,我们三个再一拥而上。

我把过程想了一遍,没问题,就点头。王四川刚想动手,忽然,对面那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警惕地看着四周,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我和王四川立即缩回头,心说真他妈警觉,果然是专业特务。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再次探头出来,对方手上加快了速度,显然有所害怕。

王四川不再和我商量,使了个眼色,马在海倒是非常沉着,立即潜水而去。我穷尽目力判断着,一直看着他到了皮筏子下方,做好了准备。

王四川对我点了一下头,我深吸一口气,心里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接着,猛地狂奔起来,大吼道:“不许动!”

手电光迅速朝我这里照来,跑了两步之后,对方开枪了,子弹呼啸着从我脑后飞了过去。

我顿感不妙,因为子弹贴我脑后的距离太近了,这家伙显然射击的技巧非常熟练,他可能根本看不到我,只是听着声音就能大概判断我的位置,而且开枪的速度太快了。几乎是本能,一下滚倒。之后,看到两道火光掠过我刚才站的地方,再晚一秒我就没命了。

好在王四川那边也不慢,我卧倒之后听到了布鲁破空特有的声响,那肯定是王四川说的最凶狠的用来击倒野牛的投法,然后是一连串猛动和落水声。

我知道我们成功了,我马上跳起来,往水声传来的地方跑去。

王四川比我更快,我看到水中水花四溅,刚想跳下去,却看到皮筏子上赫然放着那只黑色的铁皮胶卷盒。

我上去抱住它,抬起掉在另一边的步枪,对准了水里。

两个打一个,而且其中一个是王四川,应该不用我了,我还是先保护重要的资料比较靠谱。

水里扑腾了半响,先是马在海探出了头又沉下去,我端起枪瞄准水里,大家绞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也不敢贸然开枪。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忽然平静了,一个扑腾马在海先爬上皮筏子,大口喘气。

我差点就一枪托砸下去,看到是他才收手,问怎么样了,他根本说不出话,拼命的喘,连我去拉他手都没力气接。

几秒后,王四川也出水了,他肺活量大,没有那么喘气,在水里划着四处看。

四周的睡眠非常平静,我用手电扫过,看不出一丝异样。

“妈的,被他跑了!”王四川骂到,“东西拿到了吗?”

我扬了扬铁盒子,他摇了摇头,爬上皮筏子拉起马在海:“功亏一篑,本来咱们肯定都是一等功。”说着爬起来。

我看着漆黑一片的水面,知道肯定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再看马在海的神情,显然他很想离开了,他问:“现在怎么办?要么直接上路?”

说实话,我看到这皮筏子,只剩下立即离开的欲望了,几乎不容我思考,立即点头。“不管了,为了胶卷的安全,我觉得我们应该马上离开。”

马在海大喜,开始解缆绳,我看向王四川,认为他肯定和我想法一致。

没想到他没有动。

我心中咯噔一下,看着他,问他干吗?难道还想等老唐出现,现在形势有变,应该随机应变了。

当时我也知道,就这么出去了对老唐他们是一种不负责任,但是由于有一个巨大的借口在手上,我完全管不了那么多了,王四川的正义感非常强,我很怕他在这个时候钻牛角尖。

他看着我,表情有点奇怪,犹豫了一下,才道:“不是,我想,我们是否应该先回放映厅。”

”放映厅?”马在海也惊讶,“回那儿干啥?”

王四川拍了拍铁盒子:“如果把这东西就这么交上去,我们这辈子都可能不知道,里面拍的是什么。”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立即明白了。

“你说,等我们三十年,四十年之后,会不会后悔当时没有耽搁这几个小时的时间?也许,几个小时后,我们会看到人类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37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50 胶卷盒》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6-09-06 20:02:35

    回去看

    [回复]
     
  2. 匿名  2017-07-19 00:01:46

    好奇心害死猫啊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