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37 又一个

目录: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5-10-12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也跟着蹲下,此时我可以感觉到通风管道中有微弱的风吹出来,手电照下去,黑黢黢的一片,并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东西.深邃的管道尽头混沌着一股奇怪的气息,不知道通向哪里。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那股微风中,我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化学气味,虽然比在落水洞电机站的地方淡很多,但是我还是可以断定这是同样的气味。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但是它在此时出现,总让我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当。

难道当时有人用这件衣服来堵塞这个口子,该不会这个通风系统出现泄漏,现在被我们一拿开,外面的毒气正一点一点泄漏进来?

我心里想着就感觉不太舒服,马在海和我收拾起一堆的杂物,把那个通风管道口象征性的堵了堵,这样稍微有一些安全感。

几个人坐下来的时候,都严重委靡了,一连串的惊吓真的太消磨人的意志力。

马在海轻声问:“如果不是从这里出去的,那么袁工到底到哪里去了?”

我看着口子,下意识摇头,其实我们都在自欺欺人,那样大小的通道,就算袁喜乐能爬进去,也是不可能前进的,前提就是不可能。但是如果不是这里,那又是哪里呢?这里可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除了这个口子外,其他的任何孔洞恐怕连蟑螂都爬不进来。

想着这些事情,我下意识的又用手电照了一圈四周。

刚才的混乱把整个房间弄的杂乱不堪,一片狼籍,可见我们刚才惊慌的程度,还是没有袁喜乐,这里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

就在我想到四个人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又跳动了一下,又发现了一点异样,而且这种莫名的异样,非常的熟悉,似乎刚才也有过。

我再次照射了一番房间,在疑惑了好久后,突然意识到了异样的所在。

我刚才认为这里剩下了四个人,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第四个人就是一直缩在角落里的陈落户,但是扫射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没有看到过他了。

我站了起来,颓然的心情又开始紧张,手电再次反复的照射,那种诡异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最后我几乎崩溃的意识到:陈落户也不见了!!

那一刻我真的崩溃了,血气上涌,再也支撑不住,感觉一阵头昏脑涨。人摇摇欲坠,直想坐倒在地上。好在马在海将我扶住,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情。我结结巴巴的叫出来,几个人再次变色,手电的光线马上在铁舱中横扫,马在海大叫“陈工”。

这种累加的刺激犹如一个幕后黑手设置的棋局,一点一点的诱导我们的情绪走向崩溃,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在闪硕的手电光斑中,很快所有人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

我们当时在想什么,我已经无法记忆,但是恐惧是必然的,现在想来 ,当时我们碰到的是一种人力无法解释的现象,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是害怕消失还是害怕被一个人抛弃在这里?这一切都陷入到了混沌的情绪中。

我们敲打着铁舱的壁,发出刺耳的声音,大声呼叫,趴下来检查地板,本来凌乱的铁舱变的更加混乱。

然而这些都是徒劳的,坚固的毫无破绽的墙壁,让我们的内心的更加恐慌。

一直折腾到我们筋疲力尽,副班长第一个静了下来,我们才逐渐冷静,马在海抓着板寸头,颓然坐倒在椅子上。而我则头顶着墙壁,用力狠狠的撞了一下。

这一切,已经失去秩序了,天哪,难道这里有鬼不成?

三个人再也没有话,安静的待在自己的位置上,我们能听到互相沉重的呼吸声。气氛,可以说当时我们的脑子都是空白的,根本没有气氛可言。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也许是两小时,也许是四小时,谁也没有说一句话,激动过后,潮水一样的疲惫,向我们涌来。

那是一段长时间的头脑空白,我并没有睡着,但是那种疲倦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在我的地质勘探生涯中,经历过很多次几天几夜不睡觉的情况,但是身体的疲劳可以调节,我们都是抗日战争开始不久后出生的人,我们的童年已经经历过很多难以想象的艰苦劳动,所以身体的劳累我们并不在意,而这种精神的疲倦,却是最难以忍受的。

不过,这样一段长时间的冷静与休息,却确实使的我们的心境,慢慢的平缓了下来。

也不知道确切是过了多久,我想大概是冷汗收缩带来的寒冷让我清醒了起来,又或许是饥饿。

我深吸了一口气,关掉了自己手里的手电,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想自己多久没有吃东西了,又已经在这准封闭的铁舱内,呆了多少时间了?

没有天黑天亮,这里的一切都混乱不堪,我没有手表,那个年代,手表是属于家用电器,连打火机都是限量供应的,更何况手表。

随着各种感觉回归,我开始思索,几乎是强迫般的,整件事情开始在我大脑里回放,想阻止都没有办法。

后来我对老猫说过,在这整件事情中,那个时候的考虑,我认为才是真正的考虑,可以说当时我考虑问题的方式,开始是真正的开窍了,我一直认为我之后能在业有现在这些小成,这一次的经历是起了催化剂的作用。

这里要插一段说明,在我们那个年代,也许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其实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人,都特别的单纯,考虑问题的方式非常的直接,这也和当时我们只能接触到非常有限的信息有关。你可以让你们的父母回忆一下当时的电影,样板戏,都是非常简单的情节,好人坏人看长相就能分清楚。所以,当时的我们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太过复杂的问题。这也是十年浩劫为什么破坏力如此惊人的原因。da-mo-cang-lang大漠苍狼

我一开始,大脑里全是那两个人消失时候的景象,满是晃动的手电光电,我头晕目眩强迫自己不去想,而转向对这整件事情的思考上来。

这肯定是一个不一般的气闭舱,或者说,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古怪,在这一千二百米深的地底深处,几十年前废弃的日本人残留设施内的古怪气闭舱里,有两个大活人,在绝对不可能消失的情况下,突然不见了,我假设这个命题存在,那么在我们注意力涣散的那几分钟里,我们的身后,在我们没有注视着他们的情况下,这个气闭舱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我苦苦的回忆,当时哪怕是一点能让我感觉到不对的感觉。

第一次袁喜乐的消失,是在一片黑暗当中,我们的注意力全在找手电上,没有去听四周的任何声音,可以说当时袁喜乐可以利用那些时间做任何的事情。

第二次陈落户消失是在半黑暗当中,我们的注意力全在通风管道口,我们的身后同样是一个完全的视觉死角。

可以说,他们失踪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都是在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一个地方之后发生的。

我叹了口气,心里就有了一个自然而然的荒唐念头,难道在这个铁舱里,只要你一走神,四周就会有人消失吗?

这实在是荒谬绝伦的事情。

不过,想到这里,我突然就浑身一寒,突然意识到,我现在的这种状态,不也是走神吗?我猛的惊醒,忙抬头去看四周,去找副班长和马在海。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黑暗,不知道何时,他们的两支手电光点,竟然已经熄灭了,而在我发呆的过程中,竟然一点也没有发觉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股莫名的恐惧顿时又涌了上来,我的喉咙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声。

想到这一点,没来由的,我在那一刹那就突然陷入了极度的恐惧,整个人都害怕的缩了起来,一口气在我的胸膛出了出不来,下也下不去。我马上勉强发出了一下叫声,我自己都无法辨认出我在说什么,只可以勉强称呼为一声声音。

没有任何的回应,在漆黑一片的空间里,似乎真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脑子顿时又开始发炸,刚才歇斯底里换来的片刻镇定顿时就消失了,我努力又喊了一声,同时一下子打开了手电。

一瞬间,我真的以为,我会看到一个空空如也的铁舱,在这地狱一般的废墟里,我一个人被遗留在了这里,被困在一个漆黑一片的密室里,外面是有毒的雾气,而和我同来的人犹如鬼魅一样的离奇消失。这实在是太过恐怖的境地了,如果真的如此,我恐怕我会立即疯掉。

所谓现实和小说的区别,往往也是在这个地方,小说趋于极端的环境,但是现实中往往不会把人逼到那种地步,我的手电一打开,就看到马在海几乎凑在了我的面前,一张脸好像死人一般惨白,似乎在摸索什么,把我吓的大叫起来,同时他也被我吓的下往后缩了好几米。

另一只手电亮了起来,朝我照来,我看到了铁舱另一边副班长正疑惑的看着我们。

我松了一口气后就大怒,问:你们在搞什么鬼,关了手电一声不吭的干什么?

马在海给我结结实实吓了个半死,说不出话来,副班长解释说,他想着两个人不见的时候,整个铁舱的都是基本黑暗状态,他在想,是不是这里有什么机关,在一片漆黑的时候会打开,所以让关了手电找找,当时他说的时候我也关了手电,他以为我也在找。

我当时肯定是走神了,一点他说话的印象也没有,此时看到他们两个人还在铁舱里,才再次松了口气,对他们说,刚才以为他们也不见了。

两个人都脸色发白,很能理解我的感受,显然他们自己也有这样的顾虑,不过正规的军人到底是和我不一样的,这种事情,他们只是放在心里。

我于是问他们,那有没有在黑暗中摸到什么?马在海就摇头。

这其实也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常理来说,在光亮的时候都发现不出的破绽,如何可能会在黑暗中发现?但是副班长这样的能够想到这些应该已经很不错了,那个年代的工程兵并没有非常高的文化水平,最多在他们的专业上受过一些训练,最典型的就是当时的英雄铁道兵部队,有一句老话,就是铁道兵三件宝:铁锹,洋镐,破棉袄。很能体现当时特种工程部队的状况。

我们坐下来聚头到一起,都是一脸的严肃,我对他们说别慌别慌,从现在开始我们三个人包成一团,要再有人不见,我们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几个人点头,让我欣慰的是,我们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形势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我肚子里强烈的饥饿感也告诉我,我们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只不过现在无法去思考那些。而面前的两个战士,让我安心。

在唯物主义的指导方向下,我们在深山中遇到过的很多奇怪的事情,都可以在事后用很牵强的理由的解释,不过,确实在很多的情况下,最后我们发现这些牵强的理解是正确的,这里面有多少是妄加的,有多少是正确的,谁也说不清楚。但是现在的情况,恐怕单纯的以唯物主义来解释是不太可能的了。

我开始想着,如果袁喜乐和陈落户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而我也活着回去了,那以后该如何对别人讲述这个故事?

而这鬼魅一样消失的两个人,现在又在哪里?是完全消失了,还是到了其他的地方?

我抬头看向四周,刚刚进来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铁舱在这里的意义,这个几十年前的日军基地,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铁舱在这里我觉得只是同样的陌生而已,从来没想过是否这个铁舱同样也是这个基地内十分特别的地方。

这铁舱用是来做什么的呢?我突然想。

看这里的摆设,这里好像是一个临时的指挥室或者避难室,这个铁舱位于大坝的中层机房的一角,一个完全由铁皮修筑的舱室,外面由过渡用的准备室,表面上看上去,这里是用来在毒雾上升的时候,临时避难用的铁舱。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日本人在这里经营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局面,巨大的大坝和战斗机,这些几乎无法解释的东西都出现在了这个巨型天然岩洞的尽头,他们的目的我们现在根本窥探不到,那会不会这个铁舱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我站了起来,看着四周的铁壁,突然就有了个疑问,这铁舱的铁壁的后面是什么?混凝土,还是我所不知道的东西?

我站起来,第一次不是去敲,而是用手去触摸这个铁壁,这里的锈迹坑坑洼洼,犹如被强酸溶蚀过,可以看到铁壁的外面,曾经有一层白色的漆的痕迹,只能说是痕迹了,因为连指甲盖大小的漆面都没有了,铁壁冰冷冰冷的,我一摸到,所有的温度瞬间给吸走了。

不对!我突然意识到,太冷了!这温度,犹如冰冷的地下河水的温度,冷的让人吃不消。

我又把耳朵贴上去,去听铁壁后面的声音,此时副班长和马在海都非常诧异我的举动,其中马在海就问我怎么了?

我举手让他别出声,因为我这一贴上去,已经听到了一种令人费解的声音。

我一开始无法辨认出那是什么,但是随即我就知道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出现我的大脑里。

我听到的是水声。不是水流激打岩石的那种咆哮,我很熟悉这种声音,因为我家是渔民,我知道这种声音,是在吃水线下水流摩擦船壁的那种沉闷的“梭梭”声。

这个发现是我始料未及的,我非常的诧异的又听了一段时间,确实没错,是那种声音。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铁舱在是在机房的上方,我清晰的记得水面在我们的脚下好几层的地方,铁舱的四周不可能有水啊,这里是水坝“背水面”,就算在这过程中,水闸关闸蓄水了,暗河水位上升,水位也不可能满上来这么高。

我把我的发现和马副班长他们一说,他们也很奇怪,都趴上去听,也都听到了,马在海苦笑说:难道我们现在在水下?

我拿起他刚才用来勾衣服的铁杆,用力砸了一下铁壁,碰一声被我砸出了火星,但是声音非常的沉闷。一点金属空鸣都没有。

四周好像真的全是水。

我愕然,此时想到了一个事情,我突然就想起了这铁舱外面,是一块巨大的铁制墙壁。

那就是说,显然这铁舱的装置,是独立于整个大坝的混凝土结构的,这个铁舱是被一个巨大的四方形铁盒子包起来的。天哪,我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心说怎么早没有想到这上面去。水坝里是什么装置需要这样的东西?那太简单了,在我的印象里,只有一种设备需要这样的铁皮外壳!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15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37 又一个》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6-07-23 12:18:53

    难道是潜水艇?

    [回复]
     
  2. 冰雪霜花  2017-02-06 20:25:29

    脊背有点儿凉

    [回复]
     
  3. flyman  2017-06-29 21:34:01

    电梯?

    [回复]
     
  4. 大哥  2017-08-01 15:37:02

    主角打了自己几个巴掌了已经

    [回复]
     
  5. 巴掌  2017-08-14 11:29:53

    三叔书里的人物都喜欢抽自己巴掌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