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天宫(下) 第九章 墙串子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评论   盗墓笔记txt下载

云顶天宫(下) 第九章 墙串子

目录:盗墓笔记3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7-12

(←上一章):    (下一章→):

“灭手电?”我一听蒙了,已经少了这么多人,还灭手电,要是再少了怎么办?这不是找倒霉嘛——忙看向华和尚,想他老成些,看他怎么反应。

华和尚也紧张的要命,看见我看向他,竟然还问我道:“灭不灭?”

胖子关掉手电道:“听他的,灭了看看!”

我马上关掉手电,华和尚他们也陆续关掉,一下子四周陷入到绝对的黑暗当中,我们赶紧抬头看房顶,一开始还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胖子正想骂人,忽然上面就亮了起来,我们马上看到,无数绿色的小光点密密麻麻的聚集在房顶上,咋一看,好像看到了漫天的星海一样。

“是五十星图。”

我听到边上华和尚的声音,我抬头再一看,果然,上方的绿色光点组成的形状,隐约是一个五十星图的样子,但是又不是很象,因为,这些绿色的光点,竟然是在移动的。

“这下发财了,这么多夜明珠!”胖子惊讶道。

“不是,夜明珠哪有这么小。”我冷汗都下来了:“在动,是虫子!”

“虫?什么虫?”胖子一下就紧张了,大概是想起了尸蟞:“萤火虫?”

“不是,荧火虫是一闪闪的,我没——”话还没说完,我突然感觉到脖子里痒了起来,好像什么掉进了我的领子,忙用手一摸。摸到了一团东西,一捏就给我捏死了。

当时凭借着手感,我就感觉到不妙,这是节肢昆虫,而且好象长了很多的腿。

我把这东西用手指从我脖子里捏出来。打起手电一看,心里忽然一毛,忙把那东西扔在地上。

那是一只巴掌长的,长的非常像蜈蚣的昆虫,前后的触须很长,身体细长分成九节,每一节的背上都有一个绿点,但是它和蜈蚣明显不同的是,这虫子的脚非常长,几乎和它身体等长,而且非常的多,犹如很多长毛在躯干两侧。

我知道这种虫子叫做‘蚰蜓’。有的地方叫‘墙串子’或者‘蚵蛸’,这东西非常邪门。我小时候什么都敢碰,但是就是不敢碰它,总觉得这东西让人一看就不舒服,我们家乡的传说。这东西只要一爬过你的身上,给它爬过的地方全部都会腐烂。最可怕的是,这东西会往人的耳朵里钻,现在看到,一下子就浑身发麻。

‘墙串子’在聊斋里面都有记载,最大能长到三尺,而且和蜈蚣蜘蛛一样,都是妖性很重的东西。

我看到这虫子就全身发紧起来,突然头上又痒了起来,一摸又是一只,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我顿时大叫起来,忙把它拍掉,然后带起了登山服的帽子,一照地上,我操,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已经爬了好几只这种虫子,而且还有更多的不停的从上面掉下来。

下面的人无可避免的中招,华和尚反应没我这么快,已经跳将起来,不停的将他脖子里的东西拍出来,但是一点用也没有,那东西见缝就钻,很快就钻到了他的衣服里面。而且地上的虫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全部都围向我们,从我们的鞋上爬上来。

胖子拿出脸盆子罩在头上,另一只手用工兵铲不停的拍打,我看到叶成抱住了脑袋,赶紧去帮他,拉开他的手一看,只见他的耳朵里已经爬进去了好几只。

有些‘墙串子’和蜈蚣一样有剧毒,甚至毒过蜈蚣。我宁可我身上爬满蝎子也不愿意爬这种东西。我让他侧转头低下,拍打他的脑袋,把虫子拍出来。

我们边拍边跑,但是哪里都是下雨一样的‘墙串子’掉下来,正在就要抓狂的时候,忽然啪一声,远处的一盏灯奴亮了起来,不知道是谁给点燃了。

我正纳闷这时候谁还有心思去点灯,忽然地上的‘墙串子’就起了反应,开始向灯奴的方向爬了过去。

远处传来顺子的声音:“几位老板,点起火!这些虫子会在温暖的东西上产卵,不要让你的身体成为四周最暖的东西。”

原来是顺子这小子,我心道,看样子他醒了过来了。

我和胖子一听,赶紧爬上一边的灯奴,这东西是用石头雕刻而成的,造型是一个人背着一个盆子,盆子里面就灯芯,灯奴有一人多高,我爬上去一看,盆子的万年油都冻成肥皂了,里面爬满了虫子。

我拿起打火机烧了烧灯芯,火苗一开始很小,但是随着里面万年油的熔化,慢慢旺盛起来。油盆子的‘墙串子’一看到火苗,竟然毫不犹豫的围了上去,几只‘墙串子’缠绕在一去,被火烧的噼叭作响。

我再一次打开手电,向屋顶照去,上面的横梁彩画已经变化了,似乎刚才的图案是由这些虫子排列而成的。这时候其他地方也点起了灯奴,火光透过黑暗后非常的灰暗,我还是看不到边上的人,但是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方位。看来这里的黑暗,并不是不能用光来穿越,而是我们的光线不够强而已。

头上还是有零星的虫子掉下来,但是大部分就掉到灯奴那里的方向去了,我们几个用护着头,向一边的灯光跑去,跑了几步就看到郎风还有顺子,郎风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顺子一边摸着后脑,一边给他拍身上的虫子。

我跑上去,问他怎么了,他道:“完了,虫子跑进脑子里去了,进的太深,挖不出来了。”

胖子啊了一声,不由自主地挖了挖耳朵,自言自语道: “幸亏我耳屎多。”

我问顺子道:“还有没有得救?”

顺子摇头道:“不知道了,在我们村子里,一旦中了这雪毛子,死活是听天由命的。”

我翻了翻郎风眼睛,已经没有知觉了,真的够呛,不过这其实也是好事情。因为这家伙是陈皮阿四手下的人,到时候如果和陈皮阿四翻脸的时候——这是迟早的事情——肯定非常难对付,现在中了招了,我们手里就多了一分胜算。

潘子远处叫了一声,让我们全部围过去,我对顺子道:“先不管了,人集合到一起再说吧,你脑袋没事情吧。”

顺子点了点头,纳闷道:“我怎么突然就昏过去了?我记得——你们要炸山!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胖子马上道:“你真糊涂了,我们本来只是想放个礼炮。没想到雪崩了,有山石掉下来,砸到你头上了,把你砸晕了,我们给雪裹到了这里,好象是座庙,我们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顺子想了想道:“我没一点记忆了,不过你们怎么可以在雪山上炸东西,简直太乱来了……不行,你们回去得给我加钱,这买卖不合算。”

胖子还想说话,我怕胖子扯到哪里去都不知道了,拍了拍他道:“别扯JB蛋,这事情咱们待会儿再说,快点过去。”

说着和胖子两个人一起抬起郎风,就想把他抬到潘子那里去。郎风个子太大了,我们两个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勉强把他推的坐起来。

郎风抽搐着, 脑袋已经挺不直了,拖拉在那边。我想着怎么把他抬的立起来。这个时候,胖子突然皱了皱眉头。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原来郎风的后脑有一块明显给打过的痕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一看能发现。

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这说明郎风并不是中了毒,而是给人打晕了。我看了一眼正在背郎风背包的顺子,刚想问他怎么回事情,胖子嘘了一声,示意我别说话。

我看了看胖子的眼色,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意,只好还了一个眼色过去,然后抬起朗风,吃力地将他过的肩膀上,搀扶着就往潘子的方向去了。

经过一段黑暗,我们到达了潘子的那盏灯奴之前,陈皮阿四和潘子都等在那里,惟独不见闷油瓶子。我问潘子:“那小哥呢?”

潘子道:“不是在和你们在一起吗?我一直没有看到他。”

我向四周望去,除了我们点起的那盏灯奴和顺子点起的那盏灯奴的灯火,没有第四盏灯奴亮起来,远处只有两点朦胧的火光幽幽的毫无生气的立在那里。

按照道理来说,在那种环境下,听到顺子的叫声,怎么样也会点上边上的灯奴,不然肯定会给这些墙串子围死的,如果他不点上,难道是在听到顺子叫之前,已经像郎风一样中招失去知觉了?

也不可能啊,象他这样的蚊香体质,应该什么虫子都见了怕怕才对。

胖子对这四周的黑暗大叫了一声,声音一路回旋,在空旷的灵宫里面绕了很久,可是没有人回答,好像闷油瓶根本没有进来过一样。静下来一听,也没有任何呼吸声和脚步声。

我心里明了,以这个家伙的身手,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在毫无声响的情况下制住他,如果他这样无声息的消失了,肯定是他有什么特殊的理由,或者发现了什么东西,自己离开了队伍。那即使我们现在给他跪下来磕头,他也不会出现的。

潘子和胖子又叫了几声,确定没有回应,就打起手电准备去找,我把他们拦住,道:“这时候千万别走散了,我们先把伤员处理好。然后一起去。”

众人一想也对,马上围到了郎风边上,陈皮阿四检查了一下郎风的伤势,以他这种老狐狸的性格,我看到他几乎立即就发现了郎风后脑的伤口,但是他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露出来,而是看了我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忽然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不对啊,刚才背着郎风回来的人,是胖子和我,按照一般的逻辑关系,陈皮阿四不可能会怀疑在山村里临时找来的顺子,那他就很可能认为,击伤郎风的是我和胖子中的一个,或者两个都是。

那他以后会对我们采取什么策略,这事情就不好说了。这真是把枪口往自己身上拽啊。

话说回来,顺子是退伍兵,怎么说也是边防第一线的正规军。要说他打昏一个郎风也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可能是忌讳着我们,到底我们的身份不明,又明显都不是好东西,所以暂时装傻来迷惑我们,这我也不能去拆穿他,这里环境这么复杂,多一个朋友好过多一个敌人。

当时就不应该找个当兵的来做向导啊,我自己在心理嘀咕。心里感觉到关系乱成一团。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一边的顺子将郎风放倒,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两只牙签,将他的耳朵撑开,将里面的‘墙串子’剔了出来,拍到地上,胖子马上一脚踩死。

顺子和我们道,这种虫子他们叫做‘雪毛’,是非常罕见的中药。虫子一般是在雪线下活动的,在雪线上从来没有见到过,不知道这里怎么会这么多,郎风脑子里种了虫子了,估计坚持了不了多少时间了。

一般来说通过耳朵进入大脑,那是扯蛋。我摸了摸郎风的下颚,发现红肿,肯定是‘墙串子’在他耳朵的里面咬了一口中毒了,没有顺子说的那么严重。只不过这些虫子到底是哪里来的,真的让人搞不懂。

胖子看着头顶道:“肯定是藏在屋顶的瓦片里,给那个什么虫香玉一熏,就醒了过来,这一招还真他娘的狠。不过,那老汪难道知道我们会烧磁龟?”

我心说那是肯定的,既然把磁龟埋在封墓石的最下方,必然是希望盗墓贼会发现,然后对它进行破坏,不论是烧还是砸,估计都会导致虫香玉的挥发,熏醒隐藏在宫殿瓦顶上的蚰蜒,但是如果对于灵宫有所敬的人如果不破坏,那磁龟在这里,就能永远保护云顶天宫的安全。

华和尚有带了一些药品,给郎风注射了一支,说是暂时可以保他的命。注射完了之后,我们将郎风的外衣脱掉,将衣服里面蜷缩着的虫子拍掉,清理干净了。潘子对陈皮阿四道:“四阿公,这虫子的毒性很厉害,我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要再有人给蜇一下,药品就不够了。”

陈皮阿四看了看四周,皱起眉头,叶成叹了口气,把刚才我们发现自己被困的事情说了一遍给潘子听。潘子一听之下也是疑惑到了极点:“你确定,不会是我们走岔了?”

叶成刚想说话,顺子‘嗯’了一声,说道:“奇怪。”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他刚才点燃的第一盏灯奴的火光,在远处的黑暗里消失了。

灯奴里面的灯油几百年没用了,现在能点着已经谢天谢地了,我对他说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顺子却还是皱着眉头,又拍了我一下,让我再看。

我有点不耐烦了,这个时候,我却看到我点燃的那盏灯奴的第二盏火苗,抖动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人在他边上走过,带动了风吹动火苗。

大殿之中绝对没有风,如果边上没有东西经过,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以为是闷油瓶回来,想叫一声,胖子却捂住了我的嘴巴,我看到火苗的光影,隐约照出了一个人的轮廓,肯定不是闷油瓶,因为这个影子太高大了。

我有点感觉不对,但是影子太模糊了,实在连个轮廓也照不清楚,陈皮阿四看了几眼,突然手一扬,打出一颗铁弹子,直掠过原处灯奴的火苗边上,劲风带起火苗,一下子亮了一下,马上我们就看到了一个脖子长的有点异样的人影,站在灯奴的边上。

盗墓笔记微信
喜欢 45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vip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云顶天宫(下) 第九章 墙串子》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5-09-05 13:02:25

    象他这样的蚊香体质,应该什么虫子都见了怕怕才对。 萌

    [回复]
     
  2. 匿名  2016-02-14 17:22:45

    闷油瓶怎么就成了蚊香了……

    [回复]
     
  3. 哈哈  2016-02-14 17:23:36

    闷油瓶怎么就成了蚊香了……

    [回复]
     
  4. 蚊香  2016-08-10 17:00:42

    谁叫我

    [回复]
     
  5. 小哥  2017-02-07 22:09:05

    蟲子見了我都怕怕

    [回复]
     
  6. 盲点  2017-03-26 15:16:45

    吴邪只要出血也会变蚊香体质阿

    [回复]
     
  7. 楼上  2017-08-01 11:03:13

    天真跟段誉那六脉神剑一样,是时灵时不灵的

    [回复]
     
  8. 答案  2017-08-02 11:24:43

    吴邪的血只有在体温升高的时候才会起到作用

    [回复]
     
  9. 终极:  2017-08-12 13:54:58

    小哥是宝血啊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