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十二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7

(←上一章):    (下一章→):

胖子盯着那个洞口琢磨,道:“德国妹子原来还藏着这一手,我看八成是小哥的亲戚。”

“小哥什么时候有德国亲戚,少瞎说。”我道。我接着去看路人甲,他撬的比较顺利,当初这个密布用的铁板,应该是在周围浇筑了铁水,因此十分牢固,可以防水防塌,但对于凿子一类则没什么抵抗力。

我和胖子不会缩骨功,自然不可能顺着这个小洞钻进去,以我们的体格,胖子估计搁进去两条腿就得被卡住,现在看来,这条绳子,应该也是从这个小洞口里面探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这块铁板外面,是不是如我们猜测的一样,是一个进气的排水口,如果真是那样,那我们离出口就不远了。

只不过,气孔的出口没有定数,它有可能蜿蜒进入极深的海里,也有可能链接着某一块岛屿,这个不出去看一看,靠猜测是很难确定的。

这时,铁板已经被翘起了一个角,路人甲用手肘往上顶,便不停有碎石块往下掉,这其中所耗费的力气是惊人的,由于路人甲借力,我们的绳子也跟着摇晃起来。

我背着二叔爬了这么长得距离,本来就已经双臂发颤了,此时更隐隐有脱力的危险,我心说路人甲难不成是故意的,想把我们所有人都摔死?

这想法刚冒了个头,路人甲就突然从打开的口子窜了出去,片刻后,他在开口处放了块石头撑着,我们才挨个挨个往上爬。

爬出了那个洞口,我发现外面跟我推测的差不多,这是一条经常被水沁的水洞,里面潮乎乎的,石壁上覆满了一种形似苔藓的海藻,大多都已经腐败,散发出一种难闻的味道。

水洞应该也是顺势而为,进行过扩快,可以看到一些人工雕凿的痕迹,突然,我发现那些苔藓下面似乎有图案,像是壁画一类的,我立刻用匕首将那块地方刮出来。

上面当然不可能有壁画,因为这里是一条排水口,但上面却是一个记号。

胖子一看就愣住了,嘴里嘶了一声,道:“我真想知道,这天下的斗,还有哪一个是小哥没去过的。”上面是刻出来的一串如同英文的记号,这是闷油瓶独家专用,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看记号的模糊程度,显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这个记号刻下来后,由于海水涨潮原因,应该已经被淹没很多次,因此显得有些模糊。

我下意识的顺着记号所指的方向看去,前面是黑洞洞的,不知通向何处。

这是什么意思,代表着出口吗?

我看了一眼洞里形似苔藓的植物,心里猛的想到一个问题。

不对!

这条水洞既然可以入水,那么它的两头,肯定都是入海的,在建筑学上,这种设计,一般都是一高一低,高出进水,低处排水,这样形成的落差,就使得斗里的水向两边分流,在斗里留出一个永远不会入水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条洞应该是常年积水的,只有当海水下降的时候,洞里的水才会排完,但大部分人都知道,海水的潮起潮落并不是统一的,比如东海在涨潮,而菲律宾海却有可能正在落潮。现在我们身处的这条水洞是干燥的,也就是说,其中有一个出口,是没有被水淹没的,它很有可能,正处于某个退潮期,使得出口露出了海平面。

也就是说……即便我们没有潜水装备,也可以离开这里。

我立刻将这想法告诉胖子,但转头,我又觉得不放心,道:“咱们现在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了,但小哥那边怎么办?”胖子指了指墙上的记号,道:“你还怕小哥找不到路?与其担心这个,你不如关心一下,小哥逮到德国妹子后,会不会直接把牌子给咔嚓了。”

我没吭声,说实话,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很难下决定,我绝对不会去跟闷油瓶抢东西,那东西太能惹祸了,如同闷油瓶所说,在张家人无法再守护它的时候,就只能把所有线索毁去,我去跟闷油瓶抢,先不说兄弟情义,这种行为,本身就已经陷闷油瓶于不忠。

其次,如果我不去抢,那么两个月之期已到,天知道外面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它已经直接将这个任务下达到了吴家头上,如果违抗……

纵然我们吴家在道上势力很大,但比起它来,还是不堪一击。

难道我要为了兄弟情义,让整个老九门都陪葬?

又或者,为了老九门,背叛闷油瓶?

如果真的那样做,恐怕我所背叛的,不仅仅只是闷油瓶,还有无数张家人的心血,还有自己的良心。

胖子的话我无法作出回应,最后只能道:“你说得对,小哥的事我们没办法操心,先离开这里再说。”

二叔猛的睁开眼,目光直直盯着我。

显然,对于二叔来说,老九门和吴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他至今还没有放弃尼日婆显牌。我对上二叔的目光,不由来的心虚,我知道,二叔是在等我改变主意,他更想能一次性拿到尼日婆显牌。

路人甲则在一旁,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顿了顿,我硬着头皮道:“二叔,张起灵,我斗不过他,我如果跟他抢东西,我会死的很惨的。”

二叔趴在我背上,狠狠咳嗽了一声,低骂道:“没出息的东西。”其实,斗不斗的过闷油瓶是一回事,问题是,我根本不想和闷油瓶翻脸。

他是谁?他曾经救了我无数次,要没有闷油瓶和这一帮兄弟,就我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早已经死在斗里不知多少次。

我不是不敢斗,我不能斗。

二叔骂我,眼睛里是浓浓的失望,他骂完,趴在我背上没吭声。

黑瞎子嘴角带着笑意,道:“看来小三爷已经有决定了,既然不要东西,那自然就最后,本来我们也不想与小三爷为敌。”路人甲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微微侧着头,似乎是在看我。片刻后我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看我背上的二叔。

两人明显是认识的,但我无法去质问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交易,事实上,为了兄弟,不顾老九门利益,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去问。

因此在路人甲与二叔的奇异的交流中,我没开口,胖子最懂我,他知道我的难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我苦笑,道:“但这个坎儿太大,胖子,我这次怕是真的过不去了。”

胖子道:“小哥如果知道你这么大义,肯定特别感动。”

感动?感动有个屁用。我不求闷油瓶感动,我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是该如何面对出斗之后的事情,我几乎可以想象,倒斗、查封、坐牢……一旦进去里面,随便意外死个人,真的不算大事。

但有一点可以坚信,尼日婆显牌,我即便能拿到,也绝不会教给它。闷油瓶救了我很多次,我没有别的报答他,唯一有的,只有对兄弟的忠诚,如果这一点我都无法做到,这个斗我也不用出去了,活该我被镇水尸啃了。

想通这一点,我将背上的二叔抬了抬,虽然不敢面对他的目光,但我还是对路人甲道:“齐爷,剩下的事情我们就不掺合了,你请自便。”

事实上,闷油瓶和小龙女,早已经不知道去了何处,那条小气孔究竟是通向哪个地方,根本没有人能够预料,路人甲即便要找,希望也很渺茫了。

他依旧在与我背上的二叔对视,二叔的目光很奇怪,即充满了对我的失望,又夹杂着一种后悔和愤怒的神色,片刻后,他们都收回目光,奇迹般的,路人甲冷冷道:“我不做浪费时间的事。”说完,他看了洞壁上的记号一眼,开始向着记号的所指的方向而且,我愣住了,和胖子对视一眼,显然,我们都没料到,路人甲竟然就这么放弃了。

胖子琢磨道:“这小子难不成受什么刺激了?”

“受刺激肯定有。”我道。看了眼那三人的背影,我忍不住摇头,心中有股忧心的感觉,道:“但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接下来,我们两拨人马走上了同一条道路,这期间的过程,实在不必多做赘述。那条气道十分长,我们足足停下了补充了两次食物,由此可见,我们在那条气孔中,至少走了十个小时。

这显然不是人工能完成的,但所幸,一路下去,都有当年闷油瓶留下的记号,每当所有人都开始怀疑这条路线的正确性时,那个记号就像一盏指路的明灯一样出现。

就在我第三次感到饥饿时,前方的路人甲突然停下了脚步,对所有人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他侧着耳朵,似乎在听什么动静,于此同时,他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其中一只手套,将手掌贴到了石壁上,似乎是在感受什么。

我双手背着二叔,不太方便,因此没有动作。胖子很机警,立刻也学着路人甲的动作,将手掌贴向了石壁,几乎是瞬间,胖子猛的喝道:“手挽手,深呼吸,快!”

于此同时,路人甲那边,突然十分友爱的做了一个动作,他左手手腕猛的拽住那个黑衣大汉,右手猛的拽住了黑瞎子。我耳里,突然听到了一种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有大水冲过来一样。

我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我们走晚了一步,外面涨潮了,将出口淹没,所以水倒灌进来了。

我几乎是立刻就按照胖子的话作,所有人立刻牢牢拧在一起,于此同时,转角处一股水流朝我们奔涌过来,只霎时间,探照灯也熄灭了,四周陷入了黑暗与缺氧中,这一刻,我猛的感觉到一阵绝望,紧接着,却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所有人都死在斗里,它就没有办法了吧?

当然,真正倒霉的是留在斗外的人,比如解家。

我还来不及为小花默哀,感觉拽着自己右臂的胳膊收了一下,在激烈的水流中扯着我们前进。我知道那是胖子,整个人猛的惊醒过来。

是,这个斗里的几乎每一个人都该死,但胖子不该死,他和尼日婆显牌没有任何关系,他没必要死在这里。大概是这种不甘心的力量,我们开始闭起摸着黑在黑暗中逆水而上。

一个正常人在水里,极限大约是三分钟,像我们这种逆流而上的情况,更是难以持久,我隐约知道,这次或许是真的完蛋了,但一想到胖子,我觉得很不甘心。

没有完成尼日婆显牌的任务,这斗里的每个人,即便出去之后,下场恐怕也不见得比斗里好多少,但胖子是个例外,从头到尾,除了雅布达那一次,他几乎都没有被牵扯进来,他活着出去,也不会有事,所以,我死就死了,如果连累胖子也折在这里,将来在下面,实在没脸见他。

我本以为这次被淹死的几率很大,但老天爷跟我们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因为几乎是一个拐弯的距离,我们就冒出了海面,海上是一片狂风暴雨,闪亮将天空都要撕裂一样,雷声震得人两耳发晕。

我们冒头的地方,是一大片黑礁石,应该和下面的礁石山脉是一体的,原本大约是在海平面上,现在已经被海水淹没的差不多了。

胖子狠狠吐了口水,一瞅海面,道:“连艘接应的船都没有,我说姓齐的,你混得也太逊了一点儿吧。”

路人甲没说话,吐了几口水后,游离了我们一段距离,紧接着手指按在了耳边的墨镜上,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什么,但片刻后,路人甲狠狠锤了一下水面。

我估计他那副五万块的墨镜也不过如此,估计是故障了。果然,路人甲回头时,冲黑瞎子摇了摇头。

我们一行人浮在海面上,随着海水沉沉浮浮,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我背上的二叔已经因为这一番折腾昏迷过去,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道:“现在风大雨大,遇上船的几率很小,咱们不能一直待在水里。”

同子道:“爷,我们之前看海图的时候,我记得南边有个小海岛,咱们测一下方位,看能不能去那岛上休整。”如今我们身处大海,天上乌云密布,也无法用太阳辨别方向,但好在路人甲的眼镜通讯功能虽然坏了,但其它的还能用,我们找准了位置,发现那小岛离我们并不远,便朝那地方游过去,其中的艰辛自不必多说。

我们足足在岛上待了两天,这是一座无人岛,我们完全断了通讯,无法联络到船只,再加上这一带海域本就偏僻,船只来往的可能性更小。

但我不太担心,因为路人甲那边迟早会有船来接应,他跟我二叔之间,肯定有某种关系,到时候,我相信他不会扔下我们不管,毕竟他也没有完成任务,我相信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差不多的。

接着那两天,我们在海岸边用蕉叶搭了个简易的棚子,打一些岛上的野鸟充饥,取一些积聚的雨水解渴,倒也无碍,二叔也只是身体太过虚弱,我们将剩下的营养品几乎全用在他身上,性命一时倒也无碍,直到第三天清晨,我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是闷油瓶。

我看着他,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

疼,真他妈疼。

我刚想叫人,胖子一把捂住我的嘴,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吭声。

紧接着,我们俩轻手轻脚走到了远处,胖子这才指了指沉睡的闷油瓶,道:“今天黎明游上来的,没看见德国女人,不过姓齐的跟小哥谈过话,然后姓齐的就走了。”

“走?”我发现路人甲一行人果然不见了,于是皱眉道:“往哪儿走的?”

胖子道:“船还没有来,他们应该还在岛上转悠,只是不想跟咱们待在一起。”

我心里惊了一下,总觉得胖子话里有话,忍不住道:“你什么意思?”

胖子嘶了一声,直接踹了我一脚,道:“你个怂货,还能是什么意思,小哥上岸的时候,打捞袋是鼓的,跟姓齐的密谈后,打捞袋就空了,然后姓齐的就消失了,你说是为什么?”

我整个人如遭雷击,立刻明白了胖子的意思。闷油瓶能从海底出来,我一点也不意外,小龙女再怎么厉害,但遇到闷油瓶,我几乎已经可以想到他的下场,尼日婆显牌最后显然落在了闷油瓶手里。

但胖子的话明显是说,闷油瓶最后将东西交给路人甲了,这怎么可能?

胖子看着我一脸震惊的模样,神色沉重的点了点头,道:“直到现在胖爷才知道,原来小哥和姓齐的有奸情。”

“去你大爷的。”我道:“他们两个要是有奸情,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那你到是给个说法,你小子纠结了半天,都背叛家族了都没出卖兄弟,没成想,小哥一转手就把东西让出去了,这事儿可不厚道。”

别说胖子,我也觉得不厚道,但一切得等闷油瓶醒了再说。

接下来,我也没心思睡觉,大约到中午十分,闷油瓶醒了,他没有多说什么,神色如常,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队伍去追小龙女,最后还是我憋不住,将胖子所见叙述了一遍,随后道:“小哥,东西是你们家的,我没有立场质问你。但如果你还拿我当兄弟,就给我一个交代。”

闷油瓶一口一口撕鸟肉吃,直把一只鸟肉吃光,才淡淡道:“放心,不会有事。”我等了半天,只等来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一时有些发懵。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东西给他了,老九门不会有事。”

周围一片寂静。

这一刻,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等我反应过来时,我才发现,二叔不知何时,竟然双膝着地,跪下了,他的神情,举动,和当年的霍老太如出一辙。

半晌,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嘶哑道:“这样一来……它岂不是就得手了?”

闷油瓶没有吭声,他背过身,看着远处的海面,再也没有说话。

很久之后,他才道:“不可能。”

三天后,我们终于等来了一艘船,路人甲没有扔下我们,但同样,上了船之后,我也再没有看到过他们的身影,直到快要下船的当天,黑瞎子才冒出了个头。

他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跟我一同站在甲板上,我没搭理他。

戌时,他突然转头道:“小三爷,你知道哑巴张当时为什么想杀我吗?”

我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愿说就说,不说拉倒。黑瞎子耸了耸肩,突然道:“因为我们在上面看到了一块石碑,那石碑上记载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有时候,站在你身边的,不一定是人。”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就此再也没有见过面。

我知道闷油瓶不是人。这话连文锦都说过。

但管他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他是我兄弟。

我认了。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103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十二章》的精彩点评:
  1. 受辱的吳邪  2014-09-19 00:28:21

    完全是騙讀者,就沙海三3,一句所以人都失蹤,那就交代了整個故事嗎?那吳邪究竟最終他的目的是甚麼????完全沒有交代???別說,吳邪就是為了向那汪家報復,你就是為了令到汪家鄉人發生一點點的震盪,而去動用了全世界人,連九門的所有家族的主要人物都不要命的為了這樣小的事嗎?????甚至連所有家族內的生意都停了,又攪胖子去放炸炟,又令那麼多人死在沙海內,是為了這小小的事,吳邪如果最終目的是這樣,那用發動所有他的所有朋友去死呀?????更令人不解的就是那沙海4,簡直與沙海的故事完全沒半點關係的,你都可以叫它是沙海4,那不是欺騙讀者是甚麼,如果你這樣的作家都說給你 諾貝爾獎的話,那就是全世界的作家都死光了……………垃圾!!!!!!!!!!!!!!!!!!!!!!!!!!!!!!!!!!!!!!!!!!!!!

    [回复]
     
  2. 镇定  2015-02-02 00:10:17

    这《盗九》不是三叔本人写的。

    [回复]
     
  3. 。  2015-05-18 13:46:45

    你要是不愿意看没人逼你看更没人愿意看你在这里比比 碍眼

    [回复]
     
  4. 1楼我是你爹!  2015-07-03 13:26:50

    煞笔!就你屁话最多!人家写的差那你还看!?bb个没完!

    [回复]
     
  5. 胖子  2015-07-12 15:07:44

    哎呦我的胡一八啊!你咋被作者写死了呢!放心,兄弟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回复]
     
  6. 浅草  2015-07-20 13:26:16

    呵呵呵呵…一楼的你有资格骂么?有本事你自己去写一个看看?傻逼逼的,跟个二货一样。自己现撒泡尿看看自己在讲。真晦气!!!告诉你,嘴贱这个毛病可不好呦~要不然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嘴贱这是病~得治!

    [回复]
     
  7. 浅草  2015-07-20 13:29:00

    呵呵呵呵…一楼的你有资格骂么?有本事你自己去写一个看看?傻逼逼的,跟个二货一样。自己现撒泡尿看看自己在讲。真晦气!!!告诉你,嘴贱这个毛病可不好呦~要不然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嘴贱这是病~得治! 姐姐这可是在提醒你!以后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一点!!!别有事没事的就出来发疯!要是咬到人了,这可不好呦~

    [回复]
     
  8. 无邪邪  2015-07-22 12:11:30

    楼上牛逼烘烘的,八成是个母老虎= =#

    [回复]
     
  9. 消失的粽子  2015-08-04 13:19:04

    你门就不骂1楼的,那天我会出现在她的床下。你们就等着看新闻吧,哈哈哈哈哈……

    [回复]
     
  10. 生命法则  2015-08-12 13:19:45

    傻逼

    [回复]
     
  11. 浅草  2015-08-14 15:46:35

    楼上,傻你妈逼!!!妈的!!!

    [回复]
     
  12. 匿名  2015-08-17 16:20:13

    发现都是骂一楼的,说一楼没资格骂,但你们又有什么资格骂一楼。

    [回复]
     
  13. wo  2015-08-22 22:48:17

    一楼骂三叔为什么到这来骂?

    [回复]
     
  14. 吴邪  2015-08-24 21:59:39

    不管你们骂谁 但是这个明显不是三叔写的 我希望作者可以改改 毕竟你颠倒了三叔的思想 对稻米们会造成影响…还有了 你居然写小哥不是人!!!天真很生气!!!!!

    [回复]
     
  15. 天真  2015-08-28 09:31:14

    小哥真的不是人嗎?不過我一點也不在忽是不是人 反正小哥就是小哥 他都是我的好兄弟喔~^ ^

    [回复]
     
  16. 大东  2015-09-02 09:15:31

    既然续写就得有个续写的样,别安自己的想法,否则直接重新这一本就行了

    [回复]
     
  17. .  2015-09-15 20:56:09

    天啊你不是觉得不好看么怎么还看到了五十二章。。。。

    [回复]
     
  18. 第五十二章  2015-09-30 08:29:54

    我也这么想,以为一楼已经不看了 居然一章不落全看

    [回复]
     
  19. 小哥  2015-10-06 15:42:07

    后半部写的太罗嗦了,精简结构会更好。

    [回复]
     
  20. 无间盗  2015-10-11 02:03:46

    绝对支持一楼!贊一楼!如果这样的垃圾也能拿諾貝爾獎的話,那就是对文学奖的污辱!
    还有稻米中不少人都文化水平烂的发腐,一点素质都没有。自己骂就没问题,别人那怕是写点评论
    就骂了,而且我发现烂的发腐之人说的最多一句:有本事你自己写啊。这一句就能想到此人之素养烂而腐臭也。

    [回复]
     
  21. 楼上嘴巴放干净点  2015-11-24 10:11:25

    这不是三叔写的,作为一篇同人来讲如果你给我一部比这写得更好的作品,老子把脑袋削下来给你当马桶

    [回复]
     
  22. 张教授  2016-02-04 21:02:45

    评论小说没有错,错的是评论小说的那个人太蠢。

    [回复]
     
  23. 盗墓笔记  2016-07-09 16:26:35

    早就知道这不是三叔写的了,就当同人看看吧,挺好的

    [回复]
     
  24. 匿名  2016-07-09 22:25:24

    虽然有些地方不尽如人意,观点也不尽相同,但还是对作者邪灵一把刀说声“谢谢!”

    [回复]
     
  25. MJ  2016-07-20 11:13:50

    你特麼有病吧一樓的,你要覺得劇情不符合邏輯大可不必看,沒人逼你,作者辛辛苦苦碼字你也看了這麼多章,要真覺得不合適你自己去寫阿,何必在這裡瞎逼逼,不想看就滾!言論是自由的但也沒必要這麼過激,這是對作者最起碼的尊重。

    [回复]
     
  26. 一群萨比  2016-07-31 07:00:46

    既然说这个烂还看到五十二章?

    [回复]
     
  27. 1楼的  2016-09-11 11:55:00

    你说的是沙海吧,跟盗9有关系么

    [回复]
     
  28. 匿名  2016-10-18 03:19:31

    看了好几遍了 那些骂盗九的 如果你找的到比邪灵一把刀写的盗九好的 你出来 我随你骂 真心想对邪灵一把刀说声谢谢 找个很久一个写的差不多的结局 都没找到 直到你写的 不管怎样 最起码能让我知道铁三角最后聚齐了

    [回复]
     
  29. 匿名  2017-05-09 23:22:34

    @受辱的吳邪:看不了别看,骂骂咧咧哪一部都没落下,谁花多少钱雇你看的?小说谁写谁作主,人物和经历都是别人心中的故事,你写的好你写啊!一开口便知你读的书都喂了狗。

    [回复]
     
  30. 大神  2017-05-25 17:13:13

    闷油瓶不是人是神,这人也真是没意识都看到最后了还一直说不说,不好还看到最后是不是傻!是是是傻!

    [回复]
     
  31. 匿名  2017-05-30 10:03:40

    这个结局和817对不上

    [回复]
     
  32. 我  2017-06-16 14:01:45

    [回复]
     
  33. ······  2017-07-17 20:11:36

    有事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吵,个人有个人看法,不能太过以自我为中心。 —致楼上所有参战的人。

    [回复]
     
  34. 张  2017-08-10 20:52:50

    @无间盗:那你还看到了五十二章。。。

    [回复]
     
  35. 。。。  2018-03-02 22:35:26

    醉了

    [回复]
     
  36. 匿名  2018-03-13 15:28:40

    @受辱的吳邪:谁告诉你这是沙海4了,傻逼吧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