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十一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7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们一行人在角落处坐下,其间,路人甲的目光落在了二叔身上,我敏锐的感觉到,这两人似乎认识,因为他们‘含情脉脉’的对视了很久。

片刻后,二叔率先移开目光,神色间似乎极为疲惫,他的神情,让我想起了当年最后一次见三叔,那是在西王母国的地道里,在交代出真实身份的那一刻,三叔,或者是解连环,也露出过这种疲惫的神情。

我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路人甲当初曾替它做过事,后来再雅布达,他又曾经隐晦的提起二叔的事,似乎二叔跟他做过某种交易。那么,二叔这次会下这个海斗,难道跟路人甲也有关?

我实在很看不透这个人,他究竟是属于哪一边的?有时候,我觉得他像一根墙头草,但有时候,我又觉得,他似乎有自己特殊的目标,只是暂时依附于某种势力,一旦有需求时,又可以随时背叛。

大约是察觉到我打量的目光,路人甲也端正脸,没有再去看二叔,带着w镜的脸上依旧看不出表情,他淡淡道:“既然吴二爷在这里,我也不用多跟你废话了,斗里的东西我要定了。”

去你大爷的。

我心里暗骂,面上笑道:“别,这话您别跟我说。现在我们也是瓮中之鳖,东西到了谁手里还不知道呢。”路人甲抬了抬下巴,示意我继续说。

我早就习惯他高傲的态度,也没放在心上,便挑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将我们的情况大致讲了一番,紧接着一摊手,道:“就是这么回事儿,现在东西估计被德国人拿去了,咱们两拨人就是打破头也争不出什么。话有说话来……某些人当初可是信誓旦旦,说要解决她,怎么现在……”

我话说了一半,朝路人甲挑衅,他显然被问到了忌讳处,唯一露出的下半张脸,嘴角顿时冷了下来,冷冷道:“关你屁事。”

我呛了一下,忍下想揍人的冲动,道:“现在出路只有一条,我们都被困住。”

路人甲舒展身体,靠着墙壁。我这话已经说的很明显,我们都想得到尼日婆显牌,但得到它的基本条件,就是要先从这里出去。

我看路人甲的动作,以为他已经想好了,谁知半晌,他冷冷抛出一句:“关我屁事。”

靠,当然关你屁事。

胖子脸都黑了,道:“天真同志,别搞这些哑谜了,姓齐的,你小子也是个人物,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缺食物,我们缺装备,正好,你们要想得到那件东西,炸洞口是迟早的事儿。我们不过搭个顺风车,算是各取所需,之后的事情牌子的事情,咱们在慢慢斗。”

胖子的话撩明了,我也没吭声,等着他们的答复。

戌时,路人甲笑了一声,道:“我们确实缺食物,杀了你们,不就有了。”

我心里惊了一下,路人甲虽然为人狠辣,但到很少对我下杀手,我总觉得,他跟吴家之间,或许有什么忌讳的东西,否则,绝不会三番两次,即想杀了,又不要命的来救我。

但这一次,事关尼日婆显牌,我实在对路人甲的人品没有信心。

同子和灰老鼠一直提着枪,气氛可以说是随时可以开战,而路人甲那边,黑瞎子现在也只能嘴上硬,事实上,他的情况,也只比二叔好一些,剩下要对付的,只有路人甲和那个大汉。

那大汉显然没有路人甲那么变态的体力,已经是嘴唇发干,注意力不集中了,这人在之前或许算一号人物,但在辐射以及至少三十个小时水米未尽的情况下,铁人也要退化成塑料制品了。

因此,路人甲那边火力虽然重,但论起人来,我们也算势均力敌,想到这儿,我有了些底气,没理路人甲的威胁,也冷下脸,道:“齐羽,咱们两个嘴皮子已经斗的够多了,说实话,你比我聪明,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自己清楚,要合作就带上人跟我们走,或者……咱们就打一场,今儿个谁死在这墓室里,谁活该。”

最后一个字落地,我们这边的四人齐齐亮出了家伙,当然,为了不撕破脸皮,也仅仅是露了个枪口。面具下,我无法判断路人甲是什么表情,只见他沉默须臾,带着手套的手,朝自己的人打了个手势,黑瞎子见了,微微沉默,紧接着,冲我笑道:“小三爷,继西王母过之后,咱们又联手合作了,不胜荣幸。”

我笑了笑,道:“当然荣幸,在西王母国,你怎么追杀我三叔的,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黑瞎子脸色都没变一下,笑道:“既然咱们现在是携手合作的好伙伴,就不该提这些晦气的事情,等去了,小三爷想怎么报仇就看本事了。”

我们没在吭声,为了表示诚意,先分了少部分食物和水递过去。不得不说,黑瞎子也是一个极其变态的人,和他一起被困的伙计,在那个放射洞里就死了,而黑瞎子唯一吃的食物,也就跟着我们蹭了两顿,就靠着这两顿,他又挨了近三十个小时,现在还能磨嘴皮子,我实在佩服他。

但佩服归佩服,帐还是要算清楚的。

他们那边,那大汉几乎是狼吞虎咽,只有黑瞎子和路人甲嚼的很慢,我在想,这两人是不是双胞胎,没准面具一摘下来,上面都是畸形。

但这当然只是我恶毒的猜想,有时候墨镜所遮住的,并不是容颜上的丑陋,这两个人遮住面容,根据我分析,有三种可能,第一:他们为很多人熟悉,怕被认出来。第二:他们身份很特殊,不能被人记住。第三:或许他们面具下的脸,真的很惊世骇俗。

我个人认为,第二个可能性比较大,因为在我认识的人当中,真没有谁能有这样的身手,至于第三个可能,我很难想象,他们究竟会有多惊世骇俗,才会连睡觉都带着伪装,难道长了两对眼睛?

戌时,三人补充完食物,带上装备,我们不发一言,由我在前面带路,开始默契的往目标点走去。

现在我们是合作伙伴,但到了上面,我们就是对手。

上面一共有两拨人马,闷油瓶和德国美女,以前我自动将闷油瓶归为自己这已马的,但现在,就因为二叔的一句话,我的立场,就被迫改变了。至于尼日婆显牌的事情,我至今无法做出决定,我只是个普通人,哪怕我经历了很多寻常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有的经历,但这种两难的抉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既然不知道,就先搁到一边,至少现在,我不想为了一块自己毫无兴趣的牌子,跟自己最过命的兄弟反目。

船头桥头自然直,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很快,我们到了那块大石头下面,没有多余的对话,各归各位,随着几声爆响,在石板的边缘,炸开了一个三角形的缺口,勉强能容一人通过。

缺口炸开时,胖子十分机警,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上。”我们是两批由对手组成的队伍,在这种情况下,上人也是一门技术。

比如让路人甲先上,他这个人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谁知道他上去之后,会不会连自己的手下也不管,直接在上面扫枪,将我们全部干掉?

我们不放心路人甲,路人甲同样不会放心我们,但我们的缺点是人多,特别其中有一个人是我二叔,一个是我过命的兄弟,我是人人都知道的性格,感情用事,自然,我做不出全部坑杀的事情。

上去之后,我也没顾得上查看地形,底下的人默契的按照自己该有的顺序一个个上,最后将灰老鼠拉上来时,我才来得及查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的结构是一间墓室,但上面没有封顶,而是直直延伸出去的,简单的来说,它更像一个四方形的竖井,井的上面黑黝黝的,也不知通向哪里。

同志指着竖井的其中一面墙,道:“这儿有血迹。”那面墙上还有一条垂下来的绳子。我大概可以猜想德国美女后来遇到的事情,她有这个斗的信息,不知通过那条密道,用什么方法,在众人之前到达了这个斗的深处,紧接着,来到这个竖井的井口,在井口出栓上绳子,接着滑落到这个墓室,打开这个石块机关,紧接着开始开棺行动。

大概来时的路太过于凶险,当她得到尼日婆显牌后,便打穿了另一具棺材,准备从下面寻找出口,接着,便遇到了我们。

我仔细查看了那些血迹,并不多,有点像蹭到的,估计是德国美女后来逃跑时蹭上去的。

除此之外,这间形似墓室的竖井完全是空荡荡的,只在四角处,竖立了四尊黑麒麟。

我以为那麒麟是礁石制作的,但凑近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这四尊麒麟,居然是四个整块的玉料雕凿出来的,而且还是罕见的尸玉。

麒麟自古救就是正直的象征,更是被张家人赋予了深厚的寓意,在这么重要的入口处,竖上这样四尊雕像,倒也说得过去。

胖子一脸惋惜,估计是遗憾这东西太大,不能带走。

但紧接着,我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假设小龙女在逃进这个竖井后,顺着绳子往上爬进行逃跑,那么我几乎可以肯定,紧随其后的闷油瓶,有一百种方法可以立刻逮住她。

小龙女的身手根本无法和闷油瓶相比,当她在通过攀绳子而逃命时,闷油瓶几乎可以直接跳跃起来掐住她的脖子,在这种情况下,小龙女早该被闷油瓶逮住了,这绝对是百分之百可以预料到的事情。

但现在,这个竖井里根本没有人。

难道闷油瓶在那种情况下都没能逮住小龙女?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这种几率,简直比禁婆跳脱衣舞的几率还小。

除非……除非德国美女当时长了翅膀,直接拍着翅膀往上飞,这样一来,闷油瓶到有可能追不上。又或者,她根本就没有顺着绳子往上爬,而是走了其它通道,导致闷油瓶追不上……

如果这个通道存在,那会是哪里?

我一边思考,一边将自己的考量告诉胖子,我们默契很高,说完便带着人分头寻找,想看看周围有没有机关,但一圈找下来,甚至我们将四角的麒麟转了个圈,都没能发现一丝机关。

这时,胖子分析道:“你说,小哥该不是看是德国妹子,两人私奔了吧?”我刚想说放他大爷的狗屁,闷油瓶才不喜欢德国娘们呢,但猛的就想起了一件事。

我怎么给忘了,闷油瓶当初,可是搭了德国人的船啊。

他假扮张秃子,但这次任务对于德国势力来说这么重要,上船的每一个人,必然都会有备案,闷油瓶即便扮成张秃子,他是靠什么登上德国人的船的?

德国人凭什么相信他?

我觉得事情很不对头。

一开始,闷油瓶跑出去追小龙女,我想当然的以为,闷油瓶是为了去夺回尼日婆显牌,但现在越想我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这件事……怎么种透着一股怪异的感觉?

究竟是哪里怪异,我又想不出来,但可以肯定,闷油瓶之前追出去的原因,肯定和我最初想的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尼日婆显牌的关系。

我吃透了这里面的古怪,立刻放弃寻找根本不存在的机关,道:“顺着绳子,咱们爬。”路人甲那边没我们这么多想法,他们已经爬了一半,打着探照灯上去,已经只能看到那个黑衣大汉的屁股。

我怕路人甲上去之后玩阴的,万一直接把绳子割断了,我们要想爬上去,恐怕要费好大一翻功夫,当即,我将二叔捆在自己的背上,由胖子打头,一行人开始往上爬。

这绳子做工精良,里面夹着铁丝,可以承受很大的重量,我们虽然人多,但这点重量还不在话下。

由于我们紧跟在后头,因此和路人甲他们拉开的距离,一直保持一种平衡,只要一抬探照灯,就能看到黑衣大汉耸动的屁股。

这条竖井十分高,我两只手臂都打颤,也不见到顶,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一抬探照灯时,突然发现离那黑衣大汉的屁股近了一段距离。

怎么回事?

我愣了一下,心说难道是路人甲他们停下来了?

他们虽然停,但我们没有停,很快,我们赶上了路人甲,一条一条绳子上一长串蚂蚱掉在一起,然而这时我也看清了,在我们头顶上,竟然有一个铁网。

那是有方形铁柱组成的铁网,铁网上还盖着铁板。

路人甲用手推了一下,似乎没能顶动,紧接着,他朝下伸出手,下面的黑瞎子虽然虚弱,但还是麻利的递上去一根撬子。

我一看这铁板就明白了,估计这铁板外面,应该也是一个密闭系统,这斗里气孔密布,难免有些气孔直通海水,为了不破坏斗里的密布结构,就必须要人为的制作密闭系统,进行排水工程,如果我没有估计错,上面应该是一条水道,而这条水道,很可能连接着外界。

铁板是密封的,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事到如今,我几乎可以肯定,闷油瓶和小龙女根本没有爬上来,最诡异的是这条绳子,究竟是谁悬在这里的?

铁板没有打开过,说明小龙女当初也不是从这里下来的,那么这条突如其来的绳子,还是礁石上的血迹,究竟是谁留下的?

最主要的是,闷油瓶他们呢?

即便他们是通过某些机关离开的,那机关总该有个影儿吧?

我心知不对,于是没有去关注路人甲撬铁板的动作,而是打着探照灯观察周围的井壁,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了一个黄鼠狼大小的洞口。

那应该也是一条气孔,但以人的体型来说,是绝对钻不进去的,但就在那个洞口的边缘,却有一个人为留下的记号,那是闷油瓶的记号,我再清楚不过了,记号有些凌乱,看得出来,当时情况很紧急。

我看着那个狭小的洞口,瞬间就反应过来……,我怎么忘了,闷油瓶有缩骨功!

但他钻这个洞干嘛?

难道……难道真正的秘密通道,不是我们头上的排水口,还是这个气孔洞?如此说来,小龙女岂不是也会缩骨?否则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震惊的去戳胖子的屁股,胖子一看那个洞,显然也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半晌才道:“原来……他们还是夫妻档。”

去夫妻档。

我觉得自己简直要抓狂了,我自喻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看人早已经八九不离十,但这个德国女人,真是!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演戏真他妈演到家了!

难怪闷油瓶会那么火急火燎的追出去,看来我小瞧了德国美女,如果她真有缩骨功,那想必手头上的功夫也不是一般的厉害。我再次想了想雅布达的经历,那一次死了那么多人,连张博士都遭难,唯独这个德国女人活下来了,我一直以为是运气,现在看来,真是大错特错了。

在那种情况下,没两把刷子怎么可能。

况且,后来路人甲的追杀,我不信,以路人甲的手段,竟然杀不了一个女人。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女人很厉害!

我错了,我一开始就错了。

从认识的那一刻起,我就以为张博士是队伍的领导者,现在看来,这个德国女人,这个katharine才是真正的领导者,她藏的太深了,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73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五十一章》的精彩点评:
  1. 小哥迷  2015-08-01 18:05:31

    這一次的冒險,德國小龍女一出現就覺得他是領導者,因為他可以叫船轉彎去接吳邪他們,而且那時候伙計也有說,船上還有一個中國人,但看到我沒有什麼表情。。。
    吳邪,胖子,小哥,加油。。。

    [回复]
     
  2. 匿名  2015-09-18 11:43:42

    小哥找个德国媳妇,牛b

    [回复]
     
  3. 匿名  2015-09-30 18:07:05

    黑眼鏡在西王母國追殺過三叔???

    [回复]
     
  4. 匿名  2015-10-06 00:42:44

    是的文锦亲眼所见三叔被黑瞎子弄死在西王母

    [回复]
     
  5. 食物  2016-03-24 06:17:25

    我好像也不多了啊

    [回复]
     
  6. 小哥  2017-08-03 13:48:20

    要不是德国媳妇我怎么可能会说德语

    [回复]
     
  7. 天蓝色的兔子  2017-11-03 11:44:58

    @匿名4楼:扯吧,我和3楼说的是原著。原著里三叔压根没死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