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八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7

(←上一章):    (下一章→):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德国美女见了我们那脸色,就跟见了鬼一样,摆明了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有那挨千刀的闷油瓶,先前还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现在竟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条绳子一直悬在那里没有动,估计德国美女现在只顾着逃命,也没时间去收绳子了,我们赶紧收拾好装备,让同子和灰老鼠在下面等着,立刻和胖子两人攀着绳子追了上去。

一钻进棺材里,顿时一股恶臭铺面而来,我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下,棺材没有破裂的地方,还有一些陪葬的玉器,有两个巴掌大的玉璧,沁色很深,胖子紧跟着我后面,一看,立刻抓了一块塞进衣服里,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没空搭理他,只见这个棺材是被打穿了,顶部也有一个人形大洞,我们从洞里钻出去,才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我一看,顿时惊了,这居然是一条机关道。

确切的说,这是几条纵横交错的石道,但这些石道里,全是密密麻麻的机括,让人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我用探照灯照了一圈,这些机括很复杂,大多数看不出是做什么的,但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单独的机括,很容易看出来,是用来悬吊那些镶嵌在顶部的棺材的。

我这才明白过来,德国美女,竟然不知用什么方法,从上面下来,直接打如了地下埋机括的地方,这可是不得了的,不仅很难,而且最关键的是很危险。

因为机括一旦被破坏,会产生很多情况,有可能是所有机关失效,当然,也有可能是产生机关自毁,造成整个斗都跟着完蛋,像这种大型的机关道,一般只有某种大型机关才会有,我怀疑很可能跟下面的古镜有关,但德国美女,是怎么进来的?

机关道不算小,但由于密布的机括太多,因此为防出现什么变故,我和胖子不得不小心翼翼。

德国美女放下来的那根绳子,之前是拴在机关道里的铁杆上,我一看之下不由捏了把冷汗,也不知是德国美女运气好,还是说懂一些中国的机关术,她所选择的这根铁杆,作用力刚好是向上,如果作用力是向下,那么估计她一拽绳子,就会引起机关发动了。

此刻,我们的前后都是想通的,由于是石制的隧道,周围连脚印都没能留下一个,我和胖子一时不知该往哪边追。胖子将探照灯分别向两边打了一下,发现两边的形势,不由也犯了难,最后我道:“分头找。”

“别。”胖子做了一个赶紧打住的手势,道:“这种时候,眼瞅着就要获得最后的胜利了,千万别散伙。”

我道:“谁跟你散伙,咱们只要记住路线就行,这里面是机关道,为了不影响机关的运作,张家的老祖宗,应该不会在里面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出不来什么大事,咱们分头行动,找的到固然好,找不到也能记住回头路,不至于走丢,我又不是娘们,用不着你照应,有着闲工夫,回去照应林妹子。”

我一说林妹子,胖子顿时就急了,说我口是心非,表面上说对小林没有打歪主意,事实上满肚子坏水。我都要哭了,叫道:“哥哥唉,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咱们要出不去,那可就跟林妹子无缘了,只能跟女粽子搞外交了。”

胖子一听,也不再说什么,我们俩分了装备,一个往前,一个往后,背道而驰。

我挑的是往后的方向,地道里密密麻麻的机括,踩上去要格外小心,沿途而去,时不时能看到一些小型气孔,都比较小,镇水尸什么的肯定钻不进来,估计钻进来一两只耗子还有可能。

我往前没走多久,机关道突然就到了尽头,尽头处是一个大型的封门石,足有一人高,圆形的,堵住了前面的洞口。封门石基本是每个墓室里都会有的,那是在墓穴建好之后,工匠们退出时启动的一道机关,机关一启动,就会有圆形巨石滚下来,将通道给堵住,造成最后的通道封闭,使得整个墓穴彻底与外界隔绝。

我一看这个封门石就知道自己走错了,估计德国小龙女逃跑时并没有走这条路,显而易见,她也并不是从这条路进入机关道德。我心知自己走错,打着探照灯在周围观察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别的洞口,便准备掉头从新跟上胖子,结果我才刚一转头,从我的身后,突然就传来了一种咔咔的摩擦声。

我惊了一下,赶紧回头,身后没有任何变化。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长久以来的历练,让我不由留了个心眼,没有立刻走,而是打着探照灯细细的将身后观察一遍,我可不希望自己一转身,就从黑暗里蹦出一个什么东西将我扑倒。

就在我重新观察时,那种咔咔咔,如同石头摩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我听的真真切切,声音是从封门石那里传出来的。

我惊了一下,忍不住后退一步,难不成这封门石松动了?那这要是朝我压过来,我岂不是得被滚成一个肉饼?

声音还在继续,但封门石纹丝不动,我凝住心神倾听半晌,突然觉得不对劲,听声音,似乎是从封门石的后面传来的,仿佛是某种尖锐的石头在摩擦地面一样,而且听着听着,我发现那摩擦声还极有规律,一长,一短,紧接着又一长,我虽然对信号不太了解,但这种最基本的国际通用的sos求救信号我还是能听出来的。

我顿时惊了,封门石后面有人。

他们被挡在了外面!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们被封门石困在了里面,否则他们根本不用发什么sos的求救信号、。

他是谁?既然声音能够传过来,说明他们应该就在封门石的附近,但他为什么不出声?

我越想越不对劲,路人甲他们被挡在刀山之外,即便是重新找路,估计也没有这么快,那么剩下的,似乎只有老雷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二叔那个队伍中得幸存者?

但他为什么不说话?

我立刻贴近封门石,封门石由于是圆形,因此四角的地方,难免露出了极小的几道弧形细缝,我将探照灯的光芒打进细缝里,凑到旁边问:“是谁?”

没有人回到我,但那种摩擦的声音依旧在响起,时刻提醒着我里面却是有人,而且既有可能是我这边的人马。难道他们是遭遇了什么事,导致不能说话?

在张家人的斗里,意外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很多事情都不能用常理来推测。但现在跟我发求救信号有什么用?我相信,即便是闷油瓶和胖子都来了,我们三个也无法动这个封门石半分,它就像是血管中一个肿起来的血栓,除非将它击碎,否则不管移动到哪里,它都始终会将血管堵住。

但我显然没有能力去破坏这扇封门石,我又问了几句,几乎要抓狂,因为对面的人始终不说话,但他一直在发求救信号,我简直是进也不行,退也不行,戌时,我才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片刻后,我想出了一个办法,于是凑到细缝边开始说话:“停,你先不要发信号,我已经收到你的请求了,现在我想帮你,但你必须配合我,提供给我一些线索。”

我说完,对面一直刮地板的声音果然消失了。

接着,我开始一个个的试探,我道:“让我先猜猜你是谁,猜中了,你就划一下。”

“你是老雷?”对面没动静。

我又道:“你是老雷的伙计或者是他的伙伴?”对面依旧没动静,这下我有些为难了,除了老雷,我实在想不出谁。最后我又问:“难道……你是我二叔的手下?”

对面依旧没动静,我急的有些出汗了,都不是,那会是谁?我苦思冥想了两下,发现自己还漏了几个人,于是道:“你是德国友人?”我以为这次猜中了,但对面依旧没有人回答我。

这次我愣了,都不是,总不会是路人甲的人吧?这点非常不可能,因为封门石所在的位置,和刀山形成了一条直线,路人甲他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现,但绝对不可能从一端猛的跑到另一端去,但为了确认,我还是问了一句:“你是齐羽?或者是齐羽的手下?”

对面依旧没声音,我冷汗顿时就出来了,因为我几乎已经将斗里的所有人都说了一遍,但他还不回答,那他是谁?难道是鬼吗?

我有些警惕了,片刻后,大约是我太久没出声,那边又开始刮地板,只是听声音,那个人似乎快要力竭,节奏和声音都越来越小,越来越不协调,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样,一时间我也有些急了,只能先撇下身份的问题,换了一个路子,又道:“你现在是想从里面出来?”

对面刮了一下,表示yes

我道:“现在不行。你应该知道,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对付这块封石,我必须要时间来想办法,你能等吗?”对面没有出声,显然,他可能不能撑太久了。

我有些头大,又道:“除了破坏封石,我现在哪些方面可以帮到你?食物?水?”当我说到水字时,里面猛的刮了一下,就如同突然发狂的猛兽。

我明白过来,连忙从随身的打捞袋里摸出水袋,想了想,我自己还是先灌了一口,将自己灌饱后,我将水袋从圆弧的缝隙中塞了进去,紧接着,对面便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我又问了两个问题,根本就没人再回答我,甚至连那种刮地板的声音都没有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给耍了,难道对面真是路人甲的人?又或者是德国人?

但就在我怀疑时,从封门石后面,突然传出了人的声音。

那种声音简直不知该怎么形容,嗓子嘶哑的仿佛一支四面漏风的笛子,如同含了一把沙子在说话一样,声音十分低弱刺耳,我甚至分别不出他在说什么。

如果我没有估计错,里面的人应该是因为干渴而失去了发声功能,看来我如果再来晚一点,恐怕里面的人离死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猛的,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照这样的情形看,里面的人显然被困了很久,这么一想,似乎唯一的可能就是二叔的人,但我之前问他是不是二叔的伙计,他怎么不回答?

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但那种嘶哑的如同破锣的声调,我实在是听不出来。

他在说啥?

听发音,好像是过节,这命都要没了,还过个狗屁节。

我忍不住道:“你先别急,再喝点水润一润,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但声音依旧没有停,对面的人依旧在重复一个发言,听的我几乎要不耐烦时,我突然听明白了,随后,浑身都打了个激灵,双腿一软,整个人几乎跪下来。

他说的不是什么过节……他在叫小邪。

靠,这是我二叔偶尔温情泛滥时对我的称呼啊。

但……二叔不是依旧死了吗?那这里面的人是谁?难道真是胖子所怀疑的那样,之前那个二叔,是我物质化出来的?

之前,我也曾经怀疑过那个二叔是不是我物质化出来的,毕竟二叔的死对我打击太大,任何一点能推翻他死亡的证据,我都想去证明。

但当时的情况却不一样,先是闷油瓶去探路,直到他发现对面有人后,闷油瓶才回来叫我们,也就是说,在我还没有想到二叔时,那个二叔就已经存在了,他不可能是闷油瓶物质化出来的,第一,闷油瓶没必要,也不可能想到二叔,第二,闷油瓶是个欲望很少的人,如果他真的物质化,我怀疑他最大的可能,是物质化出一张舒适的床,然后躺上去睡觉。

所以,当我看到二叔骨瘦如柴的那一刻,虽然我很希望他是被物质化出来的,但潜意识的理智告诉我,那是个真货,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里面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叫我?

其实,这个称呼是小时候经常叫得,但长大后,一般就很少叫了,只偶尔家人聚会,长辈们怀念之际会对我这个快满三十的的老男人叫一声小邪,我实在难以相信,这个称呼会在这种情况下被人叫出来。

里面的人究竟是谁?

我脑海里转了很多念头,但戌时,我声音几乎有些发抖,道:“第一个问题重来,如果是,你就刮一下,你是……你是我二叔吗?”

“咔……”对面响起了熟悉的摩擦声,紧接着,对面的人也没有再唤我的名字了。

我整个人的神经几乎都跟着紧绷起来了。

我不信。

我亲手火化的二叔,而且,当时虽然有物质化存在,但在我还没有想到过二叔时,闷油瓶就已经发现他了,那么也就是说,那个二叔不可能是我物质化出来的,现在封门石后面的人是怎么回事?

他在冒充?

可如果是冒充的,他怎么会这么叫我?

这件事很可疑,但他既然自称是二叔,我就不能坐视不理,如果他是个真货,或者被我火化的那个真的是物质化出来的,那我如果现在坐视不理,岂不是相当于害死了后面的人?

想了想,我必须得救人,但这块封石怎么解决?这是一次性的机关,封石落下之后,就跟所有机关切断了联系,也就是说,从机关上,我是想不出任何办法的,思来想去,唯一可以入手的地方,似乎只有一点,那就是得先弄清楚,里面那个‘二叔’究竟是怎么进去的。

他是被困在里面,还是说被挡在外面?

当我怀着这个问题再次观察这个机关道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之前被我忽略的问题。

这块封石是怎么运到这里来的?在古代的陵墓中,我们如果想用封石封住一条墓道,那么就要是先在这条墓道的上方,再挖一条墓道。

这条墓道可以很简陋,甚至可以什么都没有,事实上,它的唯一作用就是用来放推动封石的机关。

封石一开始被放在上层,并且在下层需要放封石的位置,开凿一条与封石体积一样的直上直下的通道,这就使得整个墓室形成了一个横放得u字形,而封石落下时,就会从上方的墓道,通过打直的井口落下来,从而同时封锁两条墓道,但这样一来我们可以预见,在封石的顶部,必然会有一个洞口,这个洞口虽然被封石堵住,但由于其圆形的构造,洞口与封石间,必然会留下一些缝隙,就如同我刚才递水的那个缝隙,但这里却没有。

这说明,这块封石,并不是从上面掉下来的,甚至,上面根本就没有墓道。

那么这块石头,是怎么被运到这里的?

而且最奇特的是,在这块石头前方不远处,就是密布的机括,如果这块圆形的封石,往前多滚那么一圈,就有很大几率冲进机关道里,但偏偏,这块封石没有逾越,它就在最尴尬的位置停住了。

导致它停住的原因,是顶部的石壁凸出了一块,刚好将封石卡住,一切都算计的刚刚好,这样子看来,这块石头反而不像封门石,而像某种机关石。

在墓道里,也常常有跟封门石结构相当的机关石,盗墓贼一进入墓道,机关石就会启动,后门关闭,前面滚过来一个巨石,将盗墓贼活活压成肉渣,这并不是罕见的事。

我越看越觉得这石头不像封石,倒像是机关石。

只不过这机关石停留的位置很怪,它应该是从前面滚到这个地方,然后被卡住了,如果是这样,那么里面的人早该被压扁了,但偏偏,里面居然还有人,而且这个人居然自称是我二叔?

我忍不住怀疑,机关石后面的,究竟是人是鬼。

大概是我太久没说话,后面的‘二叔’又刮了一下,我不确定他的身份,于是说:“别吵,我在想办法。”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凭一个人的力量撼动机关石,唯一能破坏它的方法,只能是炸药。

但这机关道不大,里面又全是机括,在这里用炸药,必须得十二万分小心,我不需要将机关石完全炸碎,只需挨着那个裂缝,炸出一个供人通过的洞口便形,这事儿,非得胖子来办不可。

打定主意,我对里面的‘二叔’说:“救你的办法已经有了,我再给你留些吃的,你顶住,我要去搬救兵。”里面的二叔发出嘶哑的回应声,算是同意了,于是我便打着探照灯往回走。

我们身上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炸药,还是再与路人甲等人汇合后,胖子用食物换过来的,当时我在旁边,假装没看到,虽然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很没有操守,但我的操守,早在八百年前就被逼死了。

我往回走,走到那个棺材的地方时,我顺着绳子往下看,同子和灰老鼠还守在那里,胖子和闷油瓶没有回去,于是我又继续往前走,沿着胖子的路线继续向前。

这边的情况跟我那边差不多,但我走了大约十多分钟后,在那些机关上,就陆陆续续看到了一些血迹,并且与之对应的,还有十多具被凿穿的棺材,只不过,这些棺材只凿了上一层,没有被捅穿,里面的尸骨都被破坏了,陪葬品翻的很凌乱,估计都是德国美女干的,看来,她果然也是来找那块‘尼日婆显牌’的。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71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八章》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4-09-12 15:32:21

    的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2. 來亂的  2015-07-29 01:07:27

    漢摩頂哥

    [回复]
     
  3. 匿名  2015-08-14 06:42:34

    啊啊啊啊,二叔啊!

    [回复]
     
  4. 匿名  2016-06-03 20:01:21

    就知道2叔不可以死

    [回复]
     
  5. 路人  2017-05-27 05:35:58

    希望那个人真的是二叔 希望他能好好的

    [回复]
     
  6. 藏海  2017-06-22 21:44:43

    人在缺水极度虚脱的时候是不可以直接喝水,得在水里加少许盐好像。

    [回复]
     
  7. 匿名  2017-08-16 22:32:36

    @藏海:额

    [回复]
     
  8. 蓝小兔  2017-11-03 11:26:19

    @藏海:嗯。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