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重启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南部档案   盲塚   钓王   幻境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黄河鬼棺   鬼吹灯   作品集   盗墓笔记全集   盗墓笔记大结局   盗墓笔记后记   圣雪寻踪   吴邪的孤岛生涯   铁衣寒   南派三叔   微博   藏海戏麟   微访谈   阅读顺序   盗墓笔记txt下载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五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邪灵一把刀    发布时间:2014-08-16

(←上一章):    (下一章→):

胖子踢了我一脚,道:“死没死还不知道,别急着哭丧,还有……别忘了这里的力量,没准这个人不是真货。”胖子的话提醒了我,先前闷油瓶说这地方有人,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二叔,物质化的力量能传播很远,我甚至怀疑,这个二叔是不是我物质化出来的。

胖子这时候却在琢磨着要不要把云彩也物质化出来。

我没工夫跟他解释物质化的诡异之处,只连忙去探二叔的鼻息,一摸之下,我整个人都抖了因为二叔的脉动,已经完全停止了。

死了。

我脑海里嗡鸣一声,实在没办法形容此刻的感觉,又一个至亲的人死在斗里,而我却连为什么都不知道。

胖子脸色变了一下,见我神色衰败,道:“不会真出事了吧。”一边说,他也跟着把二叔从地上坐起来,摸了摸二叔的脖子。紧接着,胖子不吭声了,看了我一眼,道:“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

又是胖子在安慰我。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哭,老胡死得时候,胖子的痛苦绝对不亚于我,但那时候,也是他在安慰我。

吴邪啊吴邪,你怎么就那么没用……还是来晚了一步。

正当胖子急的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时,我将几乎要冒出来的眼泪逼回去,深深吸了口气,对胖子道:“不用安慰我,咱们回吧。”

“回?”胖子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我居然能如此镇定。

我紧跟着点了点头,道:“二叔已经找到了,我留在这里已经没用意义了。”胖子迟疑了一下,没再去说二叔的事情,他看了看四周,道:“胖爷到是想回去,可是这连个洞都没用,咱们怎么出去,对,还有潜水服,当时咱们脱在外面,现在再回去是不可能了。”

我这一刻出奇的冷静,确切的来说,是一种很深刻的绝望,死的人已经太多了,连我最后豁出命想去救的二叔,竟然也这么去了。

直到这一刻,我才深刻的认识到,有很多事情,一个普通人是无法反抗的,我对胖子说:“这些身外之物很好解决,没有洞口,我们就在这里开一个洞口。”

胖子嘶了一声,道:“物质化?咱们这么折腾,出去之后会不会就变成白痴了?”老痒曾经说过,物质化会使记忆力减退,这种力量,用的越多,副作用就越大。

变成白痴总比死在这里强,以前,我还想二叔还有机会找个女人生仔,但现在,我这吴家独苗的身份彻底坐实了,如果我就这么死在斗里,不说爷爷,三叔和二叔都会跳起来揍我。

片刻后,我感觉自己镇定下来,于是掏出了打火机,示意胖子用油,片刻后,小瓶的黄色燃油倒在了二叔的身上,我拿着打火机,点燃了。

闷油瓶一直没说话,他站在拱桥的尽头,静静注视着一切,这是我第二次为自己的亲人活化,足足燃烧了一个小时才熄灭,剩下一堆焦黑的颗粒,我用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平静,将烧出来的颗粒包起来收进打捞袋,随后看向闷油瓶,道:“小哥,你还要继续?”

闷油瓶缓缓点头,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澜:“这是最后一次。”

去最后一次。这句话似乎很多人都对我说过,每当我以为是最后一次的时候,又会冒出下一次,然后就像走进了一个死循环里。

顿了顿,闷油瓶又道:“这里的起灵力量,是没有办法打开出口的。”

起灵力量?

我和胖子同时看着他等解释,闷油瓶淡淡道:“就是你说的物质化。”

起灵,张起灵……难怪张家人会有这样一个封号,或许,早在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发现了这种力量。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难道让无数人追求了这么久的终极,就是这种被张家人称为‘起灵’的物质化力量?

我先是觉得好笑,随后又觉得默然。

如果可以运用这种力量,就可以获得你所能想到的一切东西,健康、金钱、美色,似乎,这确实很诱人。

我忍不住问:“这就是终极?”难道所谓的长生,就是像老痒那样,进行复制?但复制出来的人……还是自己吗?那样的自己,又有什么意义?

我几乎已经想通了一切,但我没想到,闷油瓶居然摇了摇头,他道:“这只是张家人所带回得一部分力量,不是真正的终极。”

闷油瓶似乎有些松动,这种越来越接近谜底的真相,几乎让我有些发抖,于是压抑着声音,问道:“那真正的终极,是什么?”如果这里的‘起灵’,只是终极的一部分,那么终极的全貌是什么模样?

闷油瓶沉默了很久,只说了一句让我苦笑不已的话:“我忘了。”

他这句话的真实性让人怀疑,但我无法反驳,或许百年前的闷油瓶知道真正的终极,但如今,他已经忘了。猛的,我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猜想,如果当初的闷油瓶知道真正的终极,那么他有没有运用那种力量?

他后来的规律性失忆,究竟是因为‘起灵’,还是因为陨玉里那块记忆石?

胖子道:“小哥,您别卖关子,有些话我老早就想说了,你说咱们兄弟三个,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见闷油瓶没有反驳,他又趁热打铁,说:“你刚才说,物质化的力量不能打开出口,是不是因为这个工作量太大?”

闷油瓶终于点了点头,道:“你们承受不了……这里的力量很小,我也不行。”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二叔的骨灰,道:“那你这次下来,是要找真正的终极?”

“不。”闷油瓶突然笑了一下,道:“我要毁灭它。”

胖子嘶了一声,道:“胖爷我到觉得,这力量挺好的,小哥,这是你们张家的宝贵遗产,您这么折腾是为什么?”

闷油瓶看了我们一眼,淡淡道:“因为我活够了。”

我愣了一下……在昆仑山的壁画里曾经记载过,张家人是发现了一种力量,从而获得了长寿,难道这个力量,就是这种类似青铜树的物质化?

真正的物质化,或者说,真正的‘起灵’力量,究竟是什么样子?我看着闷油瓶,完全无法想象,他是靠着这种力量来生存,但有一点很明确,张家人所掌握的真正的起灵,绝对和物质化不同,他们有很本质的区别。

至少,闷油瓶漫长的生命是由起灵造成的,但他身上,没有老痒给人的那种感觉,让人浑身不舒服,甚至觉得狰狞,所以,这两种近似的力量,肯定有某种不同。

正是这种不同,才使无数想要长生的人,趋之若鹜。

然而,与仅仅是长生不同,这种比物质化还要高的起灵,或许还有其它更为强大的力量,如果有单独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掌握了这种力量,恐怕就……

想到这儿,我总算明白为何当年西藏第一批发现这种力量的人,会如此珍而重之的进行迁移,甚至打造三枚鬼玺,这种力量的本身就让人敬畏,而这种力量,更是不能被公开的,张家之所以会设立‘起灵’这个职位,或许是只有这个人,才有资格去接触这种力量。

更确切的来说,是一种守护,这样的力量,是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将整件事情了解的如此透彻,闷油瓶一句话,就点破了所有谜团,数千年前的那一批,发现了这种惊世骇俗的力量,为了它不被有心人利用,彻底将这个消息封锁起来,并且设置了不同线索,真正想要极其这些线索,又谈何容易。

张家之所以会有迁坟的习俗,恐怕也不单单只是敲穴吸髓的风水原因,恐怕更多的,是出在张家人对于终极的保护上。

理清这一切后,我突然感到无比平静,多年来追寻的一切,也总是得到证实,而可悲的是,上位者为了追求这些力量,却让下面的人牺牲了一辈又一辈。

我有些恨,但除了恨,我无法做其它的,除非有一天,我也能掌握那种力量,或许就可以报仇,在它脸上,狠狠踹一脚,然后说:去你妈的!

或许,三叔当年去昆仑山,最后所追求的就是这个,可惜,他没有时间走到最后。

我深深吸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小哥,我陪你走最后一程。”胖子踹了我一脚,道:“是我们。”

闷油瓶目光变得很深邃,缓缓点了点头。

胖子指了指同子和灰老鼠,道:“这俩小子怎么办?”

我没再提二叔的事,事实上,这种死亡,几乎是可以预见的,凶险的海下古墓、有限的食物、被破坏的密闭系统、漫长的一个月,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人能生存多久?

我抱了一丝希望,但我也做好了绝望的准备。

我道:“先别管他们,咱们的桥搭错了。”如今,我们依旧处于方柱上,只不过位置变了一下,举目望去,目光的可是范围内,依旧是一根根矗立的方柱。

难道还要再搭一次桥?

这一次,我实在不知道,桥的终点该延伸向哪里。

胖子提议道:“这搭桥也是有副作用的,这么瞎猫碰死耗子,没有没脑的搭下去也不是回事,我看,咱们还得从这些镜子上下手。

上面的镜子密密麻麻,随着探照灯打上去,光线竟然没有产生一点变化,显然,能引起这么逼真的投影效果,并不只是镜子在作怪,这里还有其它的东西。

胖子道:“咱们找找引起镜子折射的东西是什么,一枪蹦了它,万事大吉。”

我道:“这么多镜子,要找到猴年马月,如果那么容易找出来,小哥早就做了。”

闷油瓶十分配合,淡淡道:“不用找,不可能。”

胖子又把闷油瓶的祖宗骂了一遍,紧接着又敲了敲我的脑袋,道:“大学本科,你倒是想想办法。”

我急了,道:“本科有个屁用,我又不是学物理的。”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了想到了物理学中一个关于镜子的小游戏,据说是美国大学物理研究新生必完的一个项目,就是准备一个黑暗的房间,放置十个反光板,每个光板调成统一的角度,然后人站在里面。

这个游戏最终的效果就是,所有人的位置,以原点进行偏移,即镜子调整为多少度,你在别人眼中的位置就会倾斜多少度,这中间有个死角,即四十五至六十五度,超过或低于这个度数,游戏都不会成功。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镜子的角度后,忽然发现,这些镜子的角度,似乎刚好保持在这个角度以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眼前的投影,事实上,就会呈现这样一个状态。

我们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在进行视觉上的偏移,比如我看到的另一根方柱,它在我的正前方,而事实上,它或许只是一个投影,真正的那根方柱,或许就在离它不远的四十五至六十度角以内。

我将自己的想法跟两人说明,为了证明它是否正确,我们觉得进行一个小实验。

首先,我看准了离我们最近的一根方柱,它离我们,大约有五米,处于我们的正前方。

我们手头上没有什么可以抛掷的物体,因为现在身上的每一个装备,对于我们来说都十分重要,最后我们只能找了两个相对不重要的装备进行试验,两个黑驴蹄子,有闷油瓶在,也没它们什么事了。

随后,先由闷油瓶将其中一个黑驴蹄子扔到正前方的方柱上,如果我的假设不成立,它是个实体的话,那么黑驴蹄子会稳稳当当的停在上面,反之,它则会坠入黑暗中。

当闷油瓶将第一个黑驴蹄子扔出去后,它几乎是一下子就消失了,方柱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胖子嘶了一声,喜道:“天真,被你小子给蒙对了。”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得意,但这时候,我完全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估计任何人在刚刚烧完自己至亲的尸体后,即使再压抑,再伪装,也无法做到谈笑风生。

最后,闷油瓶拿出第二个黑驴蹄子,扔到了距离那根方柱为原点的五十度角的位置,由于无法估计镜子准确的度数,所以我们取了一个折中的数字,这一次,黑驴蹄子扔出去后,一样也失踪了。

胖子惊了一下,道:“怎么回事?”

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急,慢慢看,大约就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那根方形石柱上,突然冒出了一只黑驴蹄子。

胖子瞬间明白过来,冲我比了个大拇指,道:“你牛x。”

现在这种情况,就证明我的猜测靠谱了,现在出现的这个黑驴蹄子,实际上是我们扔出去的第二个黑驴蹄子的投影,真正的第二个黑驴蹄子和那根方柱,在光线的扭曲下,造成了视觉移位,事实上,它应该位于我们所看不见的虚空处。

只要能找准位置,一切就好说,我们根据方柱的走向,选准了北方为前进点,一般主墓的格局,讲究坐北,进了主墓室,朝着北走准没错,当然,如果墓主人要打破陈规,故意在北方设下埋伏,那盗墓贼也只有认栽了。

那根处于‘虚空’的方柱离我们并不远,也只是五米左右的距离,但这个距离虽然不远,凭我和胖子也很难过去,最后这个任务理所当然落到闷油瓶头上,他微微后退,两步一个助跑,整个人就腾空跳了过去。

在他向虚空跳出去的一瞬间,我还是很害怕的,毕竟即便知道那里有东西,但我的眼睛被彻彻底底欺骗过去了,一看到闷油瓶往虚空跳,心脏就漏了一拍,等他突然消失时,我才定下来。

紧接着,从虚空中,突然抛出了一条青铜锁链,被胖子稳稳接在了手里,我们先将锁链扣在同子身上,将人慢慢往下放,随后就跟着荡过去,一下子没入了虚空中,如此故伎重施,我们就如同蚂蚁搬家一样,一根一根的往前挪,每一步都踩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这个机关的设置十分坑人,因为偶尔会出现几根真实的方柱,事实上,就是对其中某几个镜子动了手脚,造成一种虚虚实实的现象,但我们掌握了诀窍后,只需要时时留意上方古镜的角度规律,倒也有惊无险。

大约在十多次后,闷油瓶跳入虚空后,竟然没有再扔锁链过来。我们等了一会儿,依旧不见动静,胖子推测道:“小哥当搬运工,一个个运我们,你说,他是不是虚脱了?”

我估摸着也有可能,闷油瓶就算是起灵,那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又不像老痒一样是物质化出来的,当然会饿会累,于是我冲虚空喊道:“没事儿,小哥你先歇歇,歇好了咱们再继续。”如今二叔已死,我依旧没有那种急迫感了,甚至有种心如死灰的平静。

至于路人甲或者德国小龙女,通过闷油瓶的信息过后,我大约也能猜到一点,雅布达之行,所有人的以为那是最后一程,闷油瓶毁掉了雅布达启动龙纹密盒的钥匙,按理说,一切就该终结。

但后来德国美女没有死,并且它以及德国势力都不会甘心,他们一定是又做了什么,才了解到这个斗的存在,于是又派人下斗。

至于二叔,他为什么下斗,又跟什么人做了交易,我实在摸不透,或许这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路人甲,一个是小花,但如今想这些都没用了,二叔已经去了。

闷油瓶此次一行后,也将彻底破坏最后的线索,一切到此为止,我如果再追查下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对我说:吴邪,你不该来。

我想,我真的不该来。

我吼完,闷油瓶那边没有回答我,他的个性本来就是这样,我不指望他会回一声‘嗯’,或者说一声‘好’,所以我和胖子守着灰老鼠和同子继续等。

但大约五分钟后,我和胖子脸色都变了。

闷油瓶不可能休息这么久。

这个斗太多人参与进来,他一直很紧迫,而且以我对闷油瓶的了解,再苦再累,他都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五分钟,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心知不妙。

胖子立刻冲着闷油瓶消失的虚空处喊,但依旧没人回答。

胖子脑门上顿时冒汗,道:“天真,你该不会是估算失误,小哥掉下去了吧?那下面可是毒液和成平的‘有求’啊。

我心虚的腿都软了,紧张道:“不、不会吧。”一边说,我赶紧进行确认。

头顶的镜子没问题,角度也没问题……落脚点应该就在那里,不会错的,但闷油瓶为什么不回答我们?他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

就这一瞬间,我冷汗也跟着冒出来了。

加微信 dmbjqun (按住3秒复制)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支付宝首页搜索 514769179 ,你会回来打死我(滑稽.jpg)

喜欢 69

(←上一章):    (下一章→):

喜欢盗墓笔记小说的话请把 www.daomubiji.org 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四十五章》的精彩点评:
  1. 匿名  2015-08-14 06:16:31

    这一章有看没有懂

    [回复]
     
  2. 我  2015-10-01 16:31:47

    为什么小哥在这盗9笑这么多次

    [回复]
     
  3. 匿名  2016-01-20 03:15:14

    如果终极可以让人类长寿 张家人和张起灵为什么不贡献出来让人类进化 反而想毁了它 张家人和张起灵很自私 他们是人类的罪人

    [回复]
     
  4. 回楼上  2016-03-24 05:29:41

    或许有什么缺陷

    [回复]
     
  5. 起灵计划  2016-06-02 02:03:08

    忘了那句话了吗?人心有时候比鬼神更可怕

    [回复]
     
  6. 匿名  2016-06-03 16:51:06

    看来闷油瓶是复制出来的怪物,所以说他不是人

    [回复]
     
  7. 匿名  2016-07-09 17:57:27

    为什么不在闷油瓶身上绑着绳子跳呢多一道人力保险啊

    [回复]
     
  8. 匿名  2016-08-17 22:14:30

    三楼,说这话,到底谁自私

    [回复]
     
  9. 匿名  2017-06-15 16:24:42

    3楼…真不知道说他天真还是傻

    [回复]
     
  10. 匿名  2017-07-13 10:31:59

    @匿名:如果都长寿人类的资源的地方根本不够,拜托动点脑子好不好

    [回复]
     
  11. 匿名  2017-08-08 22:07:15

    @匿名:煞笔,计划生育为的什么?每个人都长寿地球早炸了,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有

    [回复]
     
  12. 张起灵  2017-08-10 18:12:32

    长生是一种痛苦,毁灭,只是为了保护

    [回复]
     
  13. 匿名  2017-09-01 20:18:54

    @匿名:你好像傻逼 自然规律 你懂么

    [回复]
     
  14. 蓝小兔  2017-11-03 11:11:48

    @3楼:长生是要有代价的,想想老痒

    [回复]
     
  15. 匿名  2017-11-22 05:43:54

    @匿名:傻逼

    [回复]
     
  16. 匿名  2017-11-22 15:13:43

    @匿名:煞笔

    [回复]
     
  17. 匿名  2018-07-03 19:56:19

    @匿名:一看就是没脑子

    [回复]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代表其自身观点,不表明本站立场。留言应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