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章
首页   盗墓笔记1   盗墓笔记2   盗墓笔记3    盗墓笔记4   盗墓笔记5   盗墓笔记6    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十年   盗墓笔记9
藏海花1   藏海花2   沙海   微信短篇   贺岁篇   老九门   吴邪的私家笔记   世界   勇者大冒险   大漠苍狼    怒江之战    作品集     收藏本站

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章

目录:盗墓笔记9    作者:南派三叔    繁體版    发布时间:2014-08-14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不死心,在看完第二纵之后,拉着胖子往左移,准备再看第三纵,但胖子摇了摇头,指了指我们身后的氧气瓶,示意我要节约体力,不能这么耽误时间。

我这才想起正事,忍不住低骂一声,暗暗告诫自己:吴邪啊吴邪,你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拍摄探索与发现的,你要争气点,别再管这些破事。

就在我警告自己时,我突然发现,远处下方的位置,一团冷黄色的光晕,突然移动起来,而且是成一个圆形在移动,如果我没记错,那里应该是德国美女的搜索范围,而圆形是我们事先约定的信号,代表有发现,看到这个信号,所有人必须集合。

我最后看了眼那栋巧夺天工,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群,便和胖子掉头,向着右下方游过去,一边下潜,我一边看水压表,上面的数字显示,我们已经下潜了接近四十米,除去海潮退去的五十多米,换句话说,我们实际已经处于海下九十多米的方位。

水面上的潜水设备,是无法下潜到这种呢深度的,而小龙女所配备的,显然是军方装备,但对此,我们都默契的没有开口。

很快,我和胖子游到了信号灯的位置,我发现,打信号的是张秃头,他臃肿的身体穿着潜水服,很像一只翻了肚皮的蛤蟆,而此时,德国美女的人以及灰老鼠两人,也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很快,我们都游到了张秃头附近。

我看了看周围,是黑漆漆的海水,没有任何东西,便用唇形问他出了什么事,张秃头眯起眼,用手指着下方,示意他的发现在下面。

我们不由低下头,但由于探照灯的射程,我只能看到水域下方幽黑一片,但张秃子虽然不靠谱,也总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忽悠我们,于是我往下游了游,大约下潜三米多时,我的实现里突然闪过一个东西。

那东西是黄色,在探照灯的光芒下一闪而过,似乎是什么移动的海生物,看个头,足有一人大小。就在那东西飘过去的一瞬间,我身边多了个人,我以为是胖子,结果转头一看,却是张秃头。

他盯着那个生物出现的地方,眼睛瞪的很大,猛打手势,我立刻明白,刚才看到的那个东西,就是张秃头发现的。

我心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以前的人认为深海没有生物,但现代科学早已探索到,即便是在海下千米都存在海生物,更何况我们这里的海水落差不过百米深,视线里出现一两条海生物,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没等我想明白,张秃头已经开始往下潜,与他身形不匹配的是,他的潜水技术不错,看起来很轻松,估计跟他的海洋生物学专业有关。

我立刻冲胖子等人招手,示意跟上,随着下潜的姿势,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水压表,不由心中惊了一下,因为水压表显示,我们已经是在海下八十米,加上落潮的五十米水深,我们实际已经下降一百三十多米,而我们这套潜水装备,可承受的海压,则在一百五十米。

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觉得有些不妙,现在由于潮汐,水位还没有恢复,因此水压只到八十米,但一旦潮汐停止,水位恢复,那么我们的水压,就会一下子上升到一百三十米,也就是说,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最多只能在下潜十五米的距离,否则很容易出事。

我刚想提醒众人注意水压表,就突然发现,在视线的下方,又出现了那个黄色的东西,然而这一次我却看清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海生物,而是一团漂浮着的黄色物体。

如果硬要形容,我感觉它就像一团飘荡在海水中的破布。

而最奇特的事,在海水的涌动之下,那团破布竟然只在固定的范围浮动,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无法挣脱一般。

我总算知道张秃头为什么打集合信号了,估算了下距离,此刻我们距离那团破布,应该在十五米以上,二十米以下的距离。

这个数据有点惊险,但只要赶在潮汐回涌之前返回,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我继续往下潜,张秃头刚才估计是考虑到同样的问题,因此顿了一下,但当我从他身边潜下去时,他立刻就跟上来了。

这让我对他的看法不仅有些改观,看来这人也不是个只会吹牛皮的,好歹还有些胆量。

胖子一见我往下游,也带着其它人往下潜,很快,我们就到了那团破布上方,而此刻,它的原貌也完全展现在我们眼前,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只觉得阴冷的海水,透过潜水服,传来阵阵寒气。

那团‘黄色的破布’,事实上是腐烂的衣物,只不过布料质地奇特,也不知泡在海水中多长时间,全都烂成了破布条,而这些破布全部来自一具具枯骨中。

这些枯骨,被一条条铁链缠在一根石柱上。石柱目测,直径约在两米左右,形态并不规则,显然也是就地取材,顺着礁石的构造人工制作的,处处都显得凹凸不平,这些枯骨,被无次序的绑在黑色的礁石住上,也无法看清究竟有多少具。

他们也不知在海水中浸泡了多少年,身上的衣服已经烂成布条,随着海水的涌动,纠结的缠在一起。

我们面面相觑,因为这些都不是最奇特的,最诡异的是,这些枯骨隐藏在纠结的布料之中,但他们骨骼的颜色,却是鲜红如血,鲜红的眼窟窿瞪着我们,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

我不知道其它人是什么感觉,但看到这些血骷髅的一瞬间,我觉得浑身上下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看了看其余人,显然也觉得发悚,那三个德国人,甚至忍不住往后游了几下,反倒是德国美女见过世面,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到没有其它变化。

片刻后,我们几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将目光投到了更下方的位置。

那根石柱,从我们的位置看下去,至今无法看到底部,我们的水下探照灯,在水里的照明面积也就五米左右,再加上五米的发散光圈,实际上最多能看十米,而且还很模糊。

眼前的景象让我意识到,这根石柱很高,而它能被竖立在这里,说明它的底布,肯定还有其它东西。

我算了算水压,忍不住有些心惊,虽然此刻的水压显示为九十五米,但这是个虚假数字,实际水压,我们甚至已经在超负荷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岛斗居然会隐藏的这么深。我回想着李招四的话,他只说一百米左右,但这个左右,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二的深度,我不由思忖,难道二叔他们当时,是从其它入口进入的?

如果现在继续往下,将会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因为海水随时会上涨,水压会在瞬间加深。

我想了想现在的状况,忍不住看向德国美女,这女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二叔当时可以那么顺利的进入岛斗,显然是知道什么信息,才能这么有勇气。那么德国美女呢?她有没有获得什么信息?或者说……她背后的德国势力,有没有知道什么信息?

最后,我忍不住有种想叹气的冲动,只可惜这是海底,叹气太浪费压缩空气了,于是我忍着,最后决定继续往下潜,德国美女这里指望不上,只能自己找入口了。

最后我冲几人打了个手势,示意继续下去。胖子看了看自己的水压表,冲我做了个唇形,说再看看。

我道:别看,再看来不及。

胖子摇头,显然不同意我冒险的做法,但我这次下斗,本来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甚至在临走前,我还在律师处立了一份遗嘱,一个月后如果我没有消息,那么我名下的各种资金以及不动产,一半捐助慈善事业,一半留给我的父母。

我这辈子挖坟盗墓,也间接害死过不少同伴,这么做,算是为自己积份阴德,我不怕死,但如果真的有地狱的话,我很怕会下第十八层,没办法,怕痛。

我冲胖子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冒险,接着也没有管德国美女一行人,一马当先,一边盯着水压表的数据,一边往更深的地方潜。

很快,水压表就到了一百一的位置,开始闪烁红光,示意进入危险范围。而就在这时,我的双脚终于落地。

确切的来说,是靠水的浮力,漂浮在表面,我能感觉到,脚下所踩着的是坚硬的礁石,但没有一点费力的感觉。

我抬头看了看,德国美女几人依旧浮在上方,没有动,但令我安慰又无奈的是,胖子紧跟我一步落地,一到底,他就用自己戴头盔的脑袋撞了我的头盔一下,我吓的赶紧扶住自己的头盔,心说这是在海底保命的家伙,可得当祖宗供着,谁敢撞它我跟谁急。

胖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也没多说什么废话,打了个手势,示意抓紧时间,赶紧搜索。

就在我们准备搜索关头,德国美女等人也慢慢潜下来,对此我没有任何异议,我们虽然同生共死过,但毕竟立场不同,这个世界上,无奈的事情太多了。

这次的装备,已经是德国美女大方的友情赠送了,我没有资格再奢望其它的。

但就在我往上看时,我突然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上面的人少了一个。

由于重人都穿着潜水衣,我们之间距离差距又比较大,因此除了能看出少一个人以为,我根本无法知道少了谁。我数了数,从上面游下来的,有五个人,然而这个人数不对。

我们这次下来,一共八人,我、胖子、灰老鼠、同子,另外就是德国美女、张秃头、以及另外两个德国壮丁。而此刻,我和胖子在海底,按理说,还剩下六个人,但现在,只有五个人向我们潜过来,还有一个人不见了。

我眼皮跳了一下,心脏顿时噗通跳动起来。这是在海底,那个消失的人,不可能躲到哪里尿尿去了,他如果敢再水压一百米的海底把命根子掏出来,我保证他这辈子都尿不出来。

那么,那个消失的人是谁?他在哪里?

多年前的经验,让我立刻抓住了胖子的手,紧接着,我便移动身体,和他背对背靠在一起。

这是典型的防御姿势,胖子心知肚明,我看到他潜水头盔里的脸,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随后便机警的四下张望,有时候,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不需要多余的姿势,能互相明白,这便是默契。

很快,上面的人游的近了,我挨个挨个看过去,顿时惊了,因为我发现,消失的是德国美女。

游在最前面的是张秃头,他显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见我和胖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便忍不住回头张望,一看之下,显然也愣住了。

紧接着,张秃头快速的往回游,显然在寻找掉队的德国美女,其它人也很快发现少了一个人,纷纷散开寻找,片刻后,我们聚集在一起,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那三个德国大汉,更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们几人,我们四个是中途上船的,而且德国美女对我们虽然不错,但肯定交代过这些人要防着我们,自然表明我们不是一路人。

如今德国美女失踪,而当时灰老鼠和同子都在队伍中,显然,这些德国人怀疑我们动了手脚,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

就在我思索,德国美女究竟出了什么事时,胖子忽然扯了我的手臂一把,将强力探照灯打向右边的位置,那里正是石柱所在的地方,石柱上布满了斑驳的铁链,仿佛经过长时间的海水侵蚀,随时都会断裂一般。视线随着石柱向下,逐渐到达底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石柱的底下,有一个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浑身的肌肉顿时绷紧了。

由于光源的照射范围,我们此刻所处的位置,都能看到那个人,她背对着我们,就在石柱的下方,也不知在做什么。

这海里没有别人,显然,那个人就是德国美女。胖子嘴里骂了句娘,紧接着便往下游,我们所有人都跟着往下潜,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整个人猛的停住了,于此同时,几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身形。

因为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发现,那个人影的姿势,太过诡异了。她以一种爬行的姿态匍匐在地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个身影十分巨大,足足有正常人的四五倍。

我们都穿着新式潜水服,比较厚重臃肿,穿着之后,每个人的身形都胖了一圈不止,再加上之前俯视的距离,因此一开始,我们都没有发现这个人影不正常的巨大,将它误以为是德国美女,而现在,所有人都清晰了。

最离奇的是,那个巨人的头在动。

左右摇摆,仿佛一头在低头闻味道的野兽。

一个巨人,匍匐在海底,这个景象,怎么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们所有人都原地顿住了,片刻后,那个巨人的头突然不动了,而是偏过巨大的头颅,直直面向我们。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倒流了,整个人寒毛倒竖,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随着巨人侧脸的动作,我们看清了他的样貌,那是一张十分古怪的脸,让我觉得很熟悉,但绝对不是现实生活中会存在的脸。

那张脸漆黑,看不见五官,整张脸只能看见大致轮廓,双颊瘦长,两边的颧骨很高,顶起来之后,整张脸都显得狰狞变形一样。

初次见面的人,肯定会被吓一大跳,但我除了最初的心悸以外,便升起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不对……这东西,我一定在某个地方见过。

之所以说它是东西,是因为我看清了它的材质,并不是一个真人,而是一个石人,如果我没有估计错,应该也是就地取材制作的,但它的头颅为什么会转动?

难道是因为什么机关?

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机关,能够在接触裸露的海水后,至今还能运转。即便真是机关,那么这个转头的机关设置在这里有什么用?难道是为了吓人?

很快我就想起来了,这种脸的造型,我曾经在天渊棺椁里见过,当时我们被阻挡住奇门遁甲之外,上面绘有松达剌人发展史的壁画,当时里面就曾经出现过这种人物造型,似乎是一种祭祀的面具。

想到面具,我不由心中一动。

这转动的头颅如果真是一种机关术,那么必然有启动机关的条件,这个条件,究竟被什么给触发了?难道是失踪的德国美女做了什么?

我想到这儿,立刻对胖子和灰老鼠两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跟我下去看个仔细,至于德国美女的人,他们如今已经在怀疑我们,唯今之计,互不干涉是最好的。

但很快,德国人也跟了上来,我转头看,发现带头的是张秃头,他有好的冲我咧出一口黄牙。

重新下到海底后,我们已经很靠近这具人像了,离的近了,我才得以看清全貌,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如果真要给它做个描述,那么它应该是一个‘石人驼柱连体雕’。

这个石人,是个女人的造型,以野兽般的姿势,匍匐在地上,那根硕大的锁尸柱,就被她驼在背上,看她伸手迈腿的姿势,似乎要将这根石柱背向什么地方。

我忍不住游到女人脖子的部位,想看看是什么机关,但一看之下,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因为女人的脖颈部位,并没有我想象中得可以活动的机关,而是平整的礁石,完全没有任何间隙,也就是说,这个女人的脖子,和她的身体是一个整体,根本没有安装机关。

我怔了一下。

那刚才摆动头颅的位置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女人的头,从一开始就朝向我们所在的方位?而摆头的,事实上是另有其人?

我觉得这个有点不太可能,因为一个真正的人,没有谁会拥有那么巨大的头颅。

胖子围着驼柱女人转圈,我发现,他正盯着女人的某个部位一动不动,不禁气的热血涌动,狠狠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但由于是在水里,这一脚没什么力道,就跟捞痒痒一样。

这个死胖子,难道是憋出问题了,一具裸体雕塑都能看半天,当着这么多外国同胞的脸,正是丢,面子。

我踹我,胖子回过头,显然很不解。我瞪了他一眼,心说别再盯着女人的胸看,人家没穿内衣,这样看着多不好意思。谁知胖子摇了摇头,往后游了一下,指了指女人胸下的位置,没说话,却猛给我丢眼色。

我一看他这神情就知道出事了,不由也将目光看向那女人的胸部,随着头颅的专题,头盔上的潜水探照灯和胖子的探照灯打到一处,女人身体下面的情形,顿时就一览无余。

我看了半晌,发现除了胸大了些,也没有别的区别,正想游近些再看,胖子猛的扯了我一把,脸色都青了,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们后退,我还没来得及看发生什么事,就见从那女人的胸后面,突然探出了一个光秃秃的脑袋。

我一看那脑袋,顿时就恶心的只想吐,那东西的头颅,几乎和驼柱女的头颅等大,从女人的两胸间探出来,黑漆漆,皱巴巴,让我一下子想到了云顶天宫的大头尸胎。

但或许是这玩意处于海里,再加上那具面容诡异的女雕塑,组合在一起,显得更加骇人。

难道刚才摆头的就是它?这东西是什么玩意?粽子?

如果是粽子,看情形是个硬粽,但至今为止,我除了见过禁婆能在水里发威,还没见哪个硬粽这么牛逼,难不成……这实际上是一只秃了头的禁婆?

这玩意一出来,除了我和胖子还能淡定以外,其它人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似的,不住往后退,那张秃头原本在我身后不远处,慌张之下往后退,但在海底没有稳住,反而栽了个跟头,往前滚了一圈,由于我们之前离托柱女雕的距离十分近,张秃头滚了一圈后,屁股直接朝着女人的脸压过去。

我来不及骂张秃头猥琐,之间那个躲藏在女人胸间的巨大头颅,猛的窜了出来,朝着张秃头的屁股扑上去。我慌乱间,反手就去抬枪,但我们用的是水下气压枪,跟陆地差别很大,慌乱间也没有想到这一点,照着陆地瞄准的手势给了一枪,结果打出去的位置,差了十万八千里。

眼见张秃头屁股要遭殃,我心里一惊,心说这对不住了,不是我不想救你,实在是无能为力。谁知就在这时,那颗巨大的头颅,突然像是遇到天敌一般,猛的缩了回去,一瞬间就消失了。

怎么回事?

我愣了一下,重新看向女人的胸间,发现那个头颅已经消失了,但古人将这个雕塑做的十分夸张,双胸硕大,再加上女人是俯趴的姿势,因此胸后面是否还藏了其他东西,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我警惕的盯着女人的胸部,也顾不得猥琐了,反正这女人长成这幅尊荣,我是半点心思也升不起来。看了片刻,也不见有动静,我心说难道那女人的后面,真的还有其它东西?

刚才那玩意,究竟是粽子还是什么海生物?

那颗头颅,五官确实和人很像,但又有一些细微的差别,鼻子扁平,有着水生物典型的特征,而且也没有长毛,我怀疑,那会不会是什么未知的海生物,将巢穴安在了女人的肚腹位置,按照女人趴地的姿势,肚腹的中空位置,确实是海生物隐藏的好地方。

既然不是粽子,我的一颗心便放下来,转头去看张秃头,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刚才那东西,为什么会突然逃走?

不仅我,胖子也同样怀疑,显然,他和我又想到了一处,再次开始怀疑张秃头的身份。

张秃头一脸心有余悸的神色,发现我和胖子的脸色后,后怕的勉强笑了笑,比了比自己屁股,嘴里说了三字:放屁了。

我冷笑一声,没理他,这人如果是闷油瓶,那么到最后,他总会露出尾巴,如果不是闷油瓶,那就更不用**心了。胖子似乎还想说什么,我拽住他,摇了摇头,做了个嘴型,道:“找小龙女要紧。”

盗墓笔记小说微信
喜欢 17

(←上一章):    (下一章→):

微信dmbjtxt看南派三叔最新小说,记得把盗墓笔记小说分享给微信好友哦

盗迷对《盗墓笔记9大结局 第二十章》的精彩点评:
  1. 刘哥  2015-08-16 10:46:21

    怪了

     
  2. 匿名  2016-07-08 21:03:48

    到底是油瓶吗?

     
  3. 怀疑  2016-08-11 17:18:10

    怀疑这个人就是闷油瓶假扮的

     
  4. 揣兜兜  2016-08-20 16:23:16

    这就.厉害了。

     
  5. 张教授  2016-12-18 18:36:52

    臭屁不响嘛 这都不知道

     
点评,是一个阅读方式

昵称:

内容:(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本站立场)

(←上一章):    (下一章→):

最新章节
推荐章节